祸国王妃别想逃 第九十章 相见,也许是喜欢的吧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沐浅夏悄悄的推门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侧影,站在窗户边,眺望着外面。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子步履轻缓的走了过来,给站在窗边的男子披上了一件衣服。

    “皇……兄。”沐浅夏出神地望着站在窗口的那个侧影,呢喃道。

    沐辰逸闻言,转过身,原本淡然如水的眼眸,在看到沐浅夏的刹那,就像是平静的溪水中投入一枚石子,溅起层层涟漪。

    “浅……浅。”沐辰逸朝沐浅夏微微一笑,张开了双臂。

    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润,沐浅夏伸手胡乱的擦去脸上的泪水,脸上挂起甜甜的笑容,向沐辰逸跑去。

    沐辰逸紧紧的拥抱住沐浅夏,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淡淡的温馨在空气中弥漫。

    被沐浅夏忽略许久的那名年轻女子轻笑两声,道:“好了,你们两个人不是都相安无事吗?你们一定有许多的话要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一会儿再过来。”

    待到那名女子走后,沐浅夏才微微哽咽着道:“皇兄,浅浅还以为,你……”沐浅夏哽咽片刻,又继续道:“浅浅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皇兄你了。”话刚说完,眼泪又再度流了出来,打湿了沐辰逸的肩膀。

    沐辰逸心疼的拍拍沐浅夏的后背,道:“是皇兄不好,脱困后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让你担忧了这么久。”

    沐浅夏从沐辰逸地怀抱中退出,看着沐辰逸满是心疼的眼神,更加的内疚不已,“皇兄,是浅浅不好,这一切都是浅浅的错,你早就说过顾离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让我离他远一点,甚至让我将他逐出公主府,可是我没有听您的话,执拗的将他留在了府里,结果却造成这样的结局。您在大火中下落不明,我们西楚也因此陷入了内乱中,我是西楚的罪人。”

    “浅浅,这不怪你,你自幼单纯,不懂人心险恶,更何况顾离隐藏的那么深,就连我都没有猜到他会是西楚的三皇子。若不是他那日救我时听到他手下人对他的称呼,我恐怕还以为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在江湖中享有“四大公子”之名的顾离。”沐辰逸柔声安慰道。

    “皇兄,那场大火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从皇宫中出来后又去了哪里?”沐浅夏继续追问道。

    沐辰逸道:“我们西楚皇室其实一直养着一只暗卫,只有历任的皇帝才能知道、调动,那场大火就是他们放的。趁着那场大火,我从皇宫中离开,因为我的身体中含有毒素,没离开多远就晕倒了,暗卫们束手无策,却正好遇到了偷偷溜出了的小梦,然后我就被她带回医谷医治了。毒解后,我得知外界的消息,由老四登上了西楚的皇位,心里甚是欣慰,再加上医谷的环境很好,我便想着留在这里。”

    沐浅夏皱了皱眉,疑惑的道:“医谷?”

    “医谷是江湖中的一个组织,谷中各个都是医术超绝之人,甚至有传言他们能将人死而复生。只是,他们却有个规矩,那就是谷中之人终生不得踏出谷外一步,他们只医有缘人。”沐辰逸解释道。

    “那,跟在你身边的那个姑娘是?”沐浅夏对于那个她之前素未谋面的姑娘充满了好奇,刚刚的第一次见面,她对那个姑娘的印象很好。

    “她就是我跟你说的救我之人,她叫韩笑梦。”

    “原来她就是皇兄你的救命恩人呐,一会儿我要好好谢谢她。只是,她们医谷之人不是终生不得踏出医谷半步吗,她怎么跟着皇兄你一起出来了?”

    “她,退出了医谷。”沐辰逸一字一字地道。

    “退出了医谷?”沐浅夏不可置信地道。

    “她之前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我也一直以失忆为由留在医谷,可是就在半个月前,我在医谷遭到了追杀,追杀我的人个个武艺高强,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找到医谷的,我为了不给医谷中的那些无辜之人带来不必要的灾难,在那次追杀后,我将我真实的身份告诉了韩笑梦,并打算向她告别。可谁知,她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后不仅没有怪我刻意欺瞒她,反而决定同我一起离开。小梦这个人不喜欢医谷规矩的束缚,她向往外面新奇的世界,她不希望自己一辈子都待在这个医谷里,所以她决定退出医谷,同我一起离开。”

    “皇兄,我觉得小梦姑娘离开医谷的原因不止是为了追求外面的新奇世界,恐怕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留在皇兄你的身边吧。之前我推门进来的时候,可是看到小梦姑娘给你披衣服,她眼里对你的关心绝对不是假的。皇兄,小梦姑娘她喜欢你,你别说不知道。”沐浅夏似笑非笑地挑眉道。

    “浅浅,别闹,我和小梦只是……”

    沐辰逸还没说完,沐浅夏就笑着打断道:“我知道,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不过,皇兄,你难道不喜欢小梦姑娘吗?”

    “喜不喜欢重要吗?我现在的身份尴尬,而且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危险,小梦还小,她值得更好的人去守护,而那个人,不会是我,你明白吗?”沐辰逸的视线盯着缥缈的远方,轻声道。

    皇兄说的这个道理她懂,只是她看韩笑梦是真心的喜欢皇兄,而皇兄也对她有意,她不希望他们向她和顾离那般,错过了,再也回不去了。

    “好了,浅浅,不说我了,说说你吧,听说你嫁给顾离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沐辰逸皱着眉头,沉声道。按照他对沐浅夏的了解,她明知道顾离之前利用她,给西楚带来了祸事,她不恨顾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沐浅夏勾唇,自嘲一笑,道:“这门婚事是顾离和现如今的西楚皇帝二人商量后定下的,我除了同意,还有什么方法?而且,我若是不同意的话,顾离就会发兵西楚,你也知道西楚当时的情况,怎么可能会是东秦的对手?”

    沐辰逸眉毛一扬,怒声道:“真是岂有此理,他竟然敢威胁你。”说罢,迈开步伐向屋外而去,看样子是想找顾离打一架。

    沐浅夏见状,赶紧拉住沐辰逸的手,急忙柔声道:“皇兄,别冲动,你先听浅浅说完。”

    沐辰逸停住脚步,深吸两口气,闭上眼睛,平复一下躁动的心情,沉声道:“说 。”

    “就算我没有嫁给顾离,我也会嫁给其他人,作为巩固西楚皇权的棋子,既如此,都不如嫁给顾离,至少我还是了解点儿顾离,知道他不会对我如何的。而且顾离对我很好,事事顺着我意,府中的下人对我也很尊敬,我在府中过得很好。皇兄,你看,我是不是比之前还胖了些许,气色也好了不少?”沐浅夏俏皮地眨眨眼睛,道。至于中间她和顾离之间的矛盾就没必要说出来,让皇兄徒增担忧了。

    沐浅夏又继续补充道:“每当我受到皇后的刁难时,顾离都会不管是非的站在我这边,替我说话;每当我受到危险时,顾离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我的身边,救我于为难中。”

    沐辰逸上上下下仔细大量了沐浅夏片刻,见她确实如她自己所言,变胖了,气色也红润了,这才放心地道:“之前是皇兄不在你身边,才让你受到了委屈,现在皇兄就在你身边,有什么事就和皇兄说,有委屈千万别憋着,虽然皇兄现在不是西楚的皇帝,但皇兄还是有能力替你出气的。”

    沐浅夏闻言,只觉一顾暖流涌上了她的心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皇兄是从始至终真心对她好的那个,不由得感动地道:“皇兄,你对浅浅可真好,谢谢你。”

    沐辰逸闻言,揉了揉沐浅夏的头发,笑道:“傻丫头,我就你这么一个亲妹妹,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亲的人,也是唯一的亲人,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浅浅,你,喜欢顾离吗?”沐辰逸突然正色道。虽然他之前感觉到沐浅夏是喜欢顾离的,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是是非非,他也不知道沐浅夏的心意究竟是何了。

    闻言,沐浅夏垂下眼帘,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沉默良久,才轻声道:“也许是喜欢的吧。”

    其实,在知道暗月楼楼主永宸是顾离时,沐浅夏不仅是气顾离对她的欺瞒,她气的更多的是她自己。

    在永宸的身份被她看破之前,她已经对“暗月楼楼主”产生了隐约而模糊的好感。仿佛这个人有什么地方存在着神奇的魔力吸引着她一般……

    她竟然两次都吊死在同一棵树上!

    那棵名叫顾离的树不过是换个了名字,换了副尊容,把自己乔装打扮了一下,再一次来到她的面前时,她竟然还是无知无觉地头一仰吊了上去!

    这算什么事?!

    顾离真的是她的劫难,迈不过去的坎儿!

    沐浅夏又和沐辰逸聊了好久,把这段时间想和彼此说的话都说了出来。直到天边微微泛白,顾离在门外唤她名字时,沐浅夏才依依不舍地从沐辰逸的屋子里离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