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番外·逢春

    1

    欧洲杯结束那天, 飞机才刚刚抵达哈尔滨, 魏光严就转机杀去了北京。

    听宋诗意说, 那个新鼓手东子跟陆小双告白了。

    鉴于魏光严一直以来坚称他与陆小双不过是好兄弟, 程亦川优哉游哉问他:“人家告白, 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这么心急火燎的。”

    魏光严说:“既然是好兄弟, 终身大事当然要亲自把关!”

    “都什么年头了, 婚姻大事父母都插不了手,你一外人还能插上手了?”

    “现在杀过去插插手, 也好过将来她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孩子找我哭诉, 说当初嫁错了人。”

    一旁的宋诗意沉默半天,终于插了句嘴:“她就算有什么要哭诉的,也该找我不找你吧?”

    魏光严语塞, 扔下一个火速离去的背影, 消失在转机的通道里。

    宋诗意与程亦川四目相对, 偷偷笑起来。

    “这次该成了吧?”

    “谁知道呢, 那小子缺心眼, 这时候了都还死鸭子嘴硬。”

    “小双等他很久了。”

    “放心吧, 等不了多久了。”

    2

    抵达北京已是夜里八点, 魏光严一口气杀到了后海的酒吧里。

    春夏秋冬, 后海的夜都是喧哗热闹的,乐队的鼓点敲在人心上, 震耳欲聋的音乐令人目眩神迷。

    他冲进了酒吧, 没看见陆小双的身影, 抬头倒是看见东子坐在台上敲架子鼓。年轻人左耳上镶着三颗亮晶晶的耳钉, 脖子上露出一小块纹身,一身白T牛仔裤,裤子上破破烂烂,到处都是洞。好在脸是娃娃脸,去掉了这身行头给他带来的飞扬跋扈。

    平心而论,很帅。

    但是在魏光严眼里,东子=不良少年≈见异思迁的花心大萝卜+玩玩而已没有责任心+毛都没长齐怎么能弹恋爱。

    于是众目睽睽下,某个突如其来冲进店里的人,轻而易举跳上台,拎小鸡似的把鼓手绑架走了。

    众人哗然:What happened?

    后院里,还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年轻男人把一个更年轻的男人推到了墙壁上,一个看似凶狠其实很虚张声势的壁咚。

    “说,你看上她哪一点?”

    “哈?”

    “你给我放老实点,有一说一。要是说不出来,我揍你!”

    “哈??”

    “哈什么哈!有胆子告白,就该有脑子想清楚自己为什么告白。要是让我知道你就是玩玩而已——”魏光严揉了揉拳头,指节很做作地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他一边凶神恶煞地恐吓人,一边回忆童年看的《古惑仔》。

    东子震惊地看着他,再次张嘴,还是那个字:“哈???”

    下一秒,门口出现一个人,云淡风轻命令道:“放开他,有事冲我来。”

    两人齐齐回头,看见了院门口不知何时出现的陆小双大姐大。

    3

    “不是在欧洲比赛吗?”

    “比完了。”

    “怎么跑北京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

    魏光严顿了顿,别开脸:“宋诗意说东子给你告白了,我来帮你探探虚实。”

    “我是傻子吗,分不清别人真心还是假意?”

    “我这不是怕你当局者迷嘛。”

    陆小双不紧不慢笑了两声,从湖边的石凳上站起来,一跃跳进湖边的游船上,吓了魏光严一大跳。

    他压低声音吼她:“喂,叫保安看到怎么办?!”

    “请他去酒吧喝两杯,贿赂一下就完事儿。”她回头冲他招招手,“下来。”

    魏光严做贼心虚,好宝宝当惯了,心跳如雷,观察好半天,确定没人看见,这才跳了上船。

    船身一晃,他重心不稳,险些摔下去。

    下一秒,陆小双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往她那踉跄两步,差点扑倒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心下忽然一动,干脆不刹车了,又往前一扑,把她扑倒了。

    陆小双:“……”

    魏光严:“……”

    陆小双:“……”

    魏光严:“……”

    四目相对,她好半天才踹他一脚,“你干嘛?”

    “不小心摔了啊。”他理直气壮。

    “明明就站稳了的。”

    “没有的事,就是站不稳。”

    “国家级运动员的平衡感这么不好吗?”

    “平时是很好的,今天不太好。”

    两人还维持着他把她压在船上的姿势。陆小双动了动,想叫他起来,但他纹丝不动,压得很踏实。

    她抬眼看他,似笑非笑地勾勾唇角,问:“再问一遍,你来干什么?”

    他顿了顿,答:“找东子。”

    “找他干嘛?”

    “算账。”

    “算什么账?”

    他像是挤牙膏一样,虽然一问一答,但好在还是挤出了她想要的实话。

    他用黑漆漆的眼珠恶狠狠地瞪着她,说:“我不就出个国比赛?几天没看着,你就要爬墙了!”

    身下的人咯咯笑起来,“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咱俩屁关系没有,我这怎么叫爬墙?”

    魏光严气势汹汹地吼她:“什么叫屁关系没有?你感觉不到吗?你不知道我对你什么感情吗?都他妈多久了,每天跟你聊天,你一生病老子嘘寒问暖,你一召唤老子立马上线,电子宠物都不带这么准时的,你还说屁关系没有?!”

    陆小双大笑:“诶,要是东子不告白,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跟我说了?”

    “说说说,说你妹啊!”魏光严很生气,“我是想拿个奖杯再来找你,光明正大往你面前一放,说老子虽然不会打鼓,但是老子会滑雪。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把计划全打乱了!”

    “这样啊。”被他压住的人眨眨眼,笑了,“没关系啊,你的计划是打乱了,但我的计划实现了。”

    魏光严一愣,狐疑地问:“你的计划?你什么计划?”

    陆小双冲他勾勾手指,他凑近了些,洗耳恭听,哪知道下一秒,被她一把揪住衣领。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串通宋诗意骗你的,东子压根儿没跟我告白。”

    紧接着,女流氓强吻上来。

    魏光严大惊失色。麻蛋,这是被骗了?可是面对献身的女流氓,他大脑一懵,决定先顺其自然,亲了再说。

    然而下一秒,一束光照在两人身上,一身制服的保安手持电筒,怒气冲冲站在岸上大吼:“干什么呢?!这是公众场合,私自跑到船上干什么呢?快给我出来!!!”

    一声雷霆震怒的咆哮,迅速引来一大片围观群众。

    陆小双:“……”

    魏光严:“……”

    她可是这一代的熟脸,浑身一个激灵,迅速捂着脸跳上岸,准备跑路。然而下一刻,手腕忽地被谁拽住。

    魏光严同学一身国家队的运动服,胸前还印着五星红旗,老神在在地跳了上岸,把正欲逃跑的人抓住了。他像是站上领奖台一样,一边冲着众人开心地笑,一边淡定地说:“大家好,介绍一下,这我女朋友。”

    众人:“……”

    咋回事呢,刚才还偷情男女,咋这会儿一脸得意介绍上了?

    紧接着,魏光严把陆小双捂住脸的那只手给拉了下去,把她的面目曝光于群众眼前。他说:“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这位,我女朋友,前面左转那家一号酒吧乐队驻唱。”

    众人:“……”

    所以呢?

    最后,魏光严咧嘴一笑,在手电筒的光芒下,一身正气,仿佛站在聚光灯下,非常开心地说:“将来大家在后海附近,要是看见别的男人对她有非分之想,请记得拨打热线135XXXXXXXX。我将第一时间杀来现场,并给提供线索者不低于两百元现金奖励。”

    陆小双:“?????????”

    她震惊地抬头看去,就看见他得意的笑脸无限接近,下一刻,他捧住她的脑袋亲下来。

    “陆小双,你完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榆木疙瘩开窍了。于是,春天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