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第15章 万劫不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太子爷的鬼迷心窍最新章节!

    冷贵妃计划被破坏,这一次可真是气狠了,接连几次朝皇后发难,皇后接招接得也很懵,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宫女怎么被夏帝看上侍寝,而且那宫女是她给太子准备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冷贵妃跟皇后斗了好几天,怒气消失了不少之后,理智终于回笼,慢慢想了想那天的事情,总算回味过来不对了。

    人是她的人弄错了,可人都已经送进雨露殿了,那是怎么出来的?

    就算皇后手眼通天把人换了,那沈锦曦是怎么回侯府的?沈锦乔又知不知道?

    要知道当时她就是看着沈锦乔一直没回来,这才笃定成事了,可沈锦乔最后回来了,却过了那么久。

    这中间那段时间沈锦乔干什么去了?

    莫非皇后和沈锦乔联手?

    不对,因为是沈锦乔发现了什么,然后向皇后求助,皇后最见不得她好,自然要釜底抽薪,一定是这样的。

    冷贵妃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知道了真相,顿时更气了。

    “好你个沈锦乔,往我平日对你这么好,你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本宫?”

    乖巧?听话?懂事?看似温吞,实则却是个城府深的,明明什么都知道,说不定早就知道,却从不反抗,只等最关键的时候给她重重一击。

    沈锦乔,你可真是好得很呢,她对她那么好,就养出这么个白眼狼?

    虽然中间的过程发生了很多偏差,但结局沈锦乔是知道的,等冷贵妃反应过来,一定不会饶了她,这次她可算是把冷贵妃得罪惨了。

    不过也不重要,冷贵妃那些算计本就见不得光,若是她敢撕破脸,沈烨这个平南侯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冷贵妃就算气也不会明面上怎样她,顶多暗地里下手。

    也不知道冷贵妃会怎么报复她,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冷贵妃那边暂且不用管,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找钱啊,太子殿下那边她还得还恩情呢,太子殿下的恩情,没有上万两银子那是不行的,可现在她严重缺钱啊?

    然后,沈锦乔堵住了沈安阳。

    “大哥,最近有没有去千华阁?手气怎么样啊?钱输光了吗?”

    沈安阳看着沈锦乔笑眯眯的样子就觉得头皮发麻,他最怕沈锦乔这样笑了,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你又想干嘛?”

    “没事儿,就想大哥带个路,一起出去玩儿一下。”

    沈安阳想到之前她逼着他带出去,然后她把文昌伯的公子给踢下去摔了一个大包......

    虽然那小子色迷心窍不责怪她,但是遇到下一个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啊。

    “不去,我坚决不去。”

    沈安阳的坚决不去,在沈锦乔这个恶霸眼里那就跟不存在一样,直接被沈锦乔拎着出门去了千华阁。

    沈安阳想哭,别的事还好说,要是老爹知道他把沈锦乔带来这里赌钱,不管他是不是被逼的,但最后屁股被打开花的一定会是他。

    沈锦乔才不管沈安阳的哀嚎,她来千华阁也不是为了赌钱,而是知道太子殿下今日出宫了,她不能入宫去给太子道谢,贵妃盯得紧,要是知道她去了太子那里,那还得了?

    况且那是东宫,若是她出入被人看见,以后如何解释得清?

    呃,上一次是意外,完全的意外,不能算。

    不过虽然她的目的是太子,却也不能太过直接,索性拉着沈安阳去赌桌见识一下他的赌术。

    沈锦乔今日衣着简单,蒙着面纱,虽然眼波流转依旧让人心神荡漾,但一看到旁边有人跟着,尤其是明诛抱着剑一副不好亲近的样子,其他人也不敢太过靠近。

    沈安阳也是好这一手,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瘾大啊,来了就坐上赌桌,然后三两下把自己兜里剩余的那一点儿钱给赌没了。

    就这点儿能耐还敢来赌钱?摆明就是给人送钱好吗?

    沈锦乔那视金钱如命根子的性格怎么能看得下去?

    丢了一锭银子给沈安阳,在沈安阳下注的时候,她在他脚上踢一脚,沈安阳只能委屈的把注放到另外一边。

    然后......赢了。

    不敢相信。

    一把、两把、三把,眼看着面前的银子越来越多,沈安阳不敢相信,假的吧?他来这里从来只有输钱,什么时候赢过钱?

    赌徒的快乐就是享受赢钱的快乐和输钱的痛苦,沈安阳赢得特别开心,最后一兴奋,再次把所有的钱都压上去了。

    没等到沈锦乔用脚踹他,他还得意洋洋,以为自己终于压对了一把,结果......全部输掉。

    什么?“怎么输了?我怎么输了?”

    沈安阳不敢相信起身,猛然转头看向沈锦乔,结果却发现他身后沈锦乔的影子都没有。

    瞬间,欲哭无泪,为什么走不告诉他一声?他的银子啊。

    沈锦乔才不管沈安阳呢,她找到了太子殿下所在,可没兴趣陪他赌钱。

    至于赌术?霍长风的赌术倒是不错,但沈锦乔可没时间学。

    不过是揣摩庄家的心思罢了。

    你见过哪个庄家会让压钱多的那一边赢的?

    一个新人坐上桌子,庄家怎么这也会让新人赢上两把,等他被赢钱的欲望冲昏了头脑,等下才好让他拿更多的钱出来不是?

    庄家多半都是能掌控骰子的,所以别想公平,只要揣摩了庄家的心思,想赢钱就容易,不过小钱可以,大钱是不行的。

    而沈锦乔之所以能指点沈安阳,也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罢了。

    太子殿下坐在千华阁的顶层包厢里,司恒、卫北言还有几个沈锦乔不太熟的公子哥在隔壁玩儿筛子,太子爷则在珠帘后。

    身子微扬靠在靠枕上,一脚屈膝,双眸微合,似乎是在小憩。

    侍卫虽然让沈锦乔进来了,沈锦乔也不敢上前打扰,只能在旁边找地儿坐着,等着太子醒来。

    自从刚刚进来匆匆一撇,沈锦乔就不敢抬头再看,有些事物天生带着致命的吸引力,比如赌博。

    除非不沾染,一旦沾上,倾家荡产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太子殿下的容貌在她看来,那是比赌博更具有毒性的存在,看多了,万劫不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