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萌系路飞的旅程 103.第一百零二章 艾斯番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艾斯番外

    人死了会去哪裡,这个问题,艾斯真的从没想过,他只知道在快死的那一刻,眼眸裡满满是路飞快要崩溃的脸庞,是如此的深刻,悲伤的让他心痛,他这个笨蛋弟弟,就算成为了一个厉害的海贼,他依旧还是没法放下心,可能是因为他对路飞的印象袋依旧是停留在那时候一脸傻乎乎地追在他和萨博身后跑的模样,那个总是要他们照顾的小鬼。

    这样的小鬼居然会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小时候的他真的想也没想过,当时的他只知道自己是一个不幸的存在,一出生他的母亲就死了,而他那被海军形容成恶魔一样的父亲也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死了,他的诞生象徵著死亡和不幸。

    他不能向别人透露自己的父母是谁,身边的人都说他是野孩子,没人想和没父母的他玩,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萨博和路飞的出现,那是他那黑暗人生中的一道光,也是让他感觉到自己也并不是完全不幸的存在,他想他也是可以幸福的…

    那段日子真的过的很快乐,他们三个人到处跑,到处捣乱,嘻嘻哈哈又是一天。

    想起以前,路飞似乎总是闯祸最多的那一个,不仅是作为最小的弟弟,也是最叫人不省心的货,总是把自己陷入危险,拖他们后腿,但就算是这样,路飞依旧是他们最重要,最珍惜的弟弟。

    可是,对不起了路飞,似乎…已经不能再站在你身后看著你了。

    接下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可能以前的我没曾说过…

    我可是一直都爱著你的,路飞。

    谢谢你的出现,谢谢你不顾一切的拯救,能遇见你实在是太好了。

    人死了会去哪裡,在黑暗袭来的那一刻,艾斯也没曾想过这问题,他只知道身体开始慢慢变轻,胸口中的巨大痛楚慢慢地消退,冰冷的身体突然被注入一股温暖,耳畔中传来一把温柔的声音 — 去到尸魂界好好生活吧。

    当艾斯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在一个老婆婆的家,老婆婆是一个人住的,住在流魂街1区,也是算最和平的一区。

    住在流魂街的人都是被死神魂葬后所送来的,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没有资格进入瀞灵廷,除非是具有较高灵力的人才可以借由成为死神而进入瀞灵廷。

    艾斯半懂不懂地听著老婆婆所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想不起以前的事,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艾斯。

    看见如此茫然的艾斯,老婆婆温柔地安慰著︰想不起就别去想了,终有一天你会慢慢想起来的。

    在老婆婆的帮助下,艾斯终于对现在身处的地方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会感觉到飢饿,老婆婆说是因为他有灵力,还说他可以尝试一下去报考死神。

    不过对于死神,艾斯显得不是太感兴趣,比起死神,他更愿意做一个海贼。

    这个想法是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就跳了出来,艾斯也不禁愣了一愣,可是任凭他努力去想,也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

    艾斯从没想过要成为死神,每天只是过著帮老婆婆看店的工作,这样的生活虽然很轻鬆,但同时也很沉闷,他总感觉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自由的,可是要如何的自由,他也说不出一个方法。

    好烦躁,这种怎么想也不想出来的感觉让他内心很烦躁,直到有一天,大虚的到来,彻底改变了他的世界。

    看著老婆婆生命要受到威胁的那一刻,身体下意识地作出了反应,看著从自己拳头上所发出的火燄,他居然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和陌生,彷彿那本来就是属于他身体一部份的感觉。

    火拳艾斯,他的脑海突然出现这四个字。

    在死神赶来前,艾斯已经把那三只大虚给放倒掉,那强悍的实力让其后赶到现场的死神给怔住了。

    看著眼前的黑髮小子,更木剑八兴奋了,正想出手的时候,很快便被八千流阻止了,最后只能先把艾斯领回去,跟山本总队长报备一下。

    这样的强悍的实力很不正常,而且在没有斩魂刀底下,居然能产生火,并用此作为攻击,这样的存在对尸魂界来说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没人知道山本总队长和艾斯谈了些什么,只知道当艾斯出来后便很快被安排进护庭十一番队,这样的结果让尸魂界裡的所有死神都很惊讶,一个从没上过真央,手上也没斩魂刀的人居然能直接进队,而且还是实力最强的一队,这惹来了不少人的好奇,眼红和不爽。

    对于自己在一夜间成为尸魂界热话对像的艾斯并没有太大感想,他并没有参加什么席位战,就像隐形人一样,安静地过著日子,他从来就对做死神没有太大的兴趣。

    艾斯的低调让人开始慢慢忘记他的存在,就这样安静地过了五十年,而在这五十年间,他也开始慢慢想起了以往的事,虽然很模糊,但他似乎是有亲人的,还有一个他很崇拜的男人,可是任凭他再想,他也想不起那些人的脸和名字,唯一能记得只有一个名字 — 路飞。

    一天,山本总队长下了命令让十一番队到虚圈讨伐大虚,顺便再抓基力安以上的大虚给十二番队做研究,虽然同时十一番队,但艾斯并没有被选上,他安静地待在尸魂界等待讨伐队的归来,那一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裡自己快死,还有一个少年痛苦地跪在他面前,不知为什么,这样的画面让他的心好痛,他好想去安慰那少年,叫他别哭,可是他做不到,身体很重,重到连动一根手指头也不行。

    他看著那少年倒在地上,危险正向少年袭去,见状,他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不要,然后他就醒了。

    醒来后的他满身都是汗,不只脑子,连胸口也很痛,痛到让他每一口呼吸都很辛苦,这种感觉维持了一阵子,才慢慢好转过来。

    该死,这究竟是怎么什么一回事。

    十一番队归来了,而且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当中有两位死神被山本总队长约见了,其后还频频受到十二番队队长的邀请。

    接下来,席位争夺战又来了,本来打算和以前一样坐在一旁的艾斯,这次居然被第六席的山下凉介给要求决斗,艾斯一脸傻乎乎地看著山下凉介,似乎在怀疑对方是不是指错人,但结果证明山下凉介指的就是他。

    山下凉介一直都看不惯艾斯,不仅没有上过真央,没有斩魂刀,而且还不合群,总是给人很懒散的感觉,吃又吃得多过人,简直就是蛀米大虫一样的存在,他完全搞不憧这样的人怎么会被山本总队长亲自点进十一番队。

    艾斯双手抱著后脑袋,想也没想便拒绝了山下凉介,他才不要参加什么席位之战,很麻烦。

    可是山下凉介怎么也不放弃,什至出言挑衅艾斯胆小怕事,不配做死神。

    艾斯无所谓地挖著耳朵,似乎是左耳入右耳出一样,那模样看在山下凉介的眼裡,更是让他火冒几尺。

    就在山下凉介快要放弃的瞬间,他突然想起曾经听过艾斯能凭空生火这事,所以他说了一句话,一句让艾斯变脸的话。

    “什么火拳,那只是你用来骗人的技俩吧,明明就只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废物,难道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别打脸充胖子吗?”

    “真抱歉,我的父母的确没有教过我,不过既然你都说成这样,我再不答应你,似乎也说不过去,但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这是你自找的。”艾斯紧抿著嘴,一脸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

    山下凉介拿著斩魂刀,率先便进攻了,就在他以为自己斩到了艾斯的那一刻,明明该是切到肉,却像在斩空气一样,还没来得及深想,便被一拳放倒在地上,脸上全是火辣辣的痛。

    所有人都愣住了,深深地被刚才的那一幕给怔住,山下凉介斩到的是火?

    山下凉介懊恼地站起来,握著刀,再次想冲上前时,便立刻被迎面而来的一团火给吓到了,肚子因被击中而传来莫大的痛楚,然后就这样被揍飞了。

    这下,艾斯也再也没法低调下去,自动成为了十一番队的六席。

    而在结束掉席位之战后,正想离开的艾斯被人拦住了,是斑目一角和绫濑川弓亲。

    “喂,你认识一个叫路飞的人吗?”斑目一角一脸不耐地问道,想起一会儿还要到十二番队,他的心情就很烦躁。

    艾斯愣了一下,随即紧张地问︰“你们也认识他吗?”

    “嘛,算是认识。”斑目一角说。

    “这样说,你就是路飞要找的人。”绫濑川弓亲没想到原来路飞要找的艾斯居然一直就在他们的队裡,如果不是刚才山下凉介的直接指明,他们也不会留意到眼前的艾斯。

    “路飞也在这裡吗?”连艾斯也搞不清,为什么心裡会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喜悦以及期待。

    “不,我们是在另一个世界遇到他,他说如果我们有机会能遇到你,请帮他传话。”绫濑川弓亲在说话的同时,不忘把艾斯打量一番。

    “他说了些什么?”掩过内心的一丝失望,艾斯问。

    “他说他很想念你,还有就是他一定会成为海贼王。”绫濑川弓亲把路飞对他所说的话,转述给艾斯。

    海…贼…王?

    路…飞?

    白胡子…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突然在脑海涌现,伴随著剧烈的痛楚,他抱著脑袋,呼吸顿时乱了起来,那不对径的模样惹起了绫濑川弓亲和斑目一角的注意。

    他想起来,他是火拳艾斯,是白胡子海贼团第二队队长,路飞是他的弟弟,而他是因为救下路飞而死的!

    该死,好痛,他的脑子好痛!

    绫濑川弓亲和斑目一角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艾斯便直接晕倒在他们面前。

    “喂!”

    待艾斯醒来的时候,以往的记忆也紧贴著回来,想起晕倒前绫濑川弓亲所转达的话,他不禁捂著脸哭了起来。

    路飞…

    老爹…

    接下来,因为当上了六席的关系,艾斯开始和队裡的人有了互动,当中他和绫濑川弓亲,以及斑目一角更为亲近,这也是因为路飞的关系。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有一天,艾斯连同其他人被山本总队长给招见了,说灵王下了命令,让他派死神到异世界进行虚的搜索,经十二番队的调查发现,虚圈那边似乎出现了时空之繨,因此为了不让虚破坏其他的世界,灵王亲自下了这样的命令。

    在正式送人进去之前,十二番队已经用机械作为白老鼠,试了没问题才正式启用,事实上十二留队一直都有能通往其他世界的技术,只是到最后为免被滥用,所以受到灵王的禁止。

    艾斯想了想,去异世界说不定能遇到路飞,所以也没多考虑便答应了这样的任务,并在第二天立刻启程。

    因为怎么说也算是到现世执行任务,所以艾斯也换上了义骇。

    一到了那边的世界,他就立码发现那真的是他死前一直所生活的世界。

    还没能好好的感受那喜悦,下一秒就被一个消息给吓傻了。

    看著手裡的报纸 — 大事件!草帽路飞淮备结婚,对象为一俊美男人!

    本来还大口大口咬著肉串的艾斯就这样愣住了,随即而来的是猛烈的咳嗽。

    这是怎么一回事,路飞怎么会和一个男的结婚!

    看著版面上路飞和那男人亲吻的照片,艾斯感觉他的拳头有点痒,怎么办,他好想揍人!

    什么虚的搜索,他现在的脑海全都被路飞要和男人结婚这消息给佔住了,唯一知道的就是立刻找到路飞,接著把那教坏路飞的男人狠狠给揍一顿。

    艾斯二话不说地先把自己乔装一翻,接著立刻找来船,正式开启寻找路飞的路途。

    这时候的路飞还不知道艾斯已经回来了,也不知道有很多人正朝他的方向前进,只是和往常一样嘻嘻哈哈地大笑,整天和伊路米腻在一起。

    对于伊路米的手段,草帽一伙纷纷表示,真厉害,这么高调地宣佈主权,真是不怕死。

    这时,正用望远镜看著海上情况的乌索普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乌索普?”注意到乌索普的不对径,乔巴一脸狐疑地问道。

    “那个…我好像看到了好几艘船正向我们驶来…”乌索普声音微微颤抖著,他似乎是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船?”乔巴微歪了歪脑袋,然后所有人也看了过来。

    “那个路飞,我好像看到了你爷爷,萨博,四王红髮,罗,还有女帝…”乌索普露出一个快要崩溃的表情,天啊,居然一次看到这么多人,他要晕了…

    路飞先是傻乎乎地看著乌索普,然后发出惊吓地声音︰“咦!!!”

    “怎么办,我们会被灭吗?”乔巴无措地乱走著,这简直就是要世界末日啊!

    “怎么办啊!”娜美也被这样的阵型给吓到了,跟著乔巴一起碎碎唸著。

    “这真是SUPER的可怕!”弗兰奇说。

    “会被杀吗?我不想死啊!”布鲁克先是慌张地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平静地扭头说,“啊…虽然我已经是一架骷髅。”

    “呵呵!”被布鲁克娱乐了一番的罗宾掩嘴笑了笑。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嘈!”刚棒著食物出来的山治看到这样的画面,张口问道。

    “路飞的爷爷来了,还有萨博,女帝…”索隆边打著呵欠边说著,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山治兴奋地打断了!

    “什么!女帝来了!”山治二话不说地把食物扔到一旁,然后眼冒心心地夺过乌索普的望远镜,找寻著女帝的影子。

    只是他看了看,先是看到的是路飞的爷爷,想也没想便把镜头移到另一艘船上,是萨博,再移,是罗,再移,是红髮,再移,终于看到了女帝。

    他美好的幻想还没来得及多想,下一秒就愣住了。

    等等…他刚才看到了什么?

    山治︰“…”

    “他们怎么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路飞站起来,一脸狐疑地问著自家同伴。

    草帽一伙齐声怒吼︰“还不是因为你!”

    “我?”路飞一脸无辜地指著自己,“为什么?”

    “他们应该是为了我们的婚事而来。”伊路米面无表情地说著这句话,虽然外表看似平静,可是怎么说,第一次见家长,内心还是有点小紧张。

    “原来如此!”路飞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卡普没想过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而且不只是龙,居然连红髮,女帝,还有罗也来了。

    “罗!你来干吗?”在所有人登船后,路飞第一时间朝罗说这句话,只是罗还没回话,便被卡普中气十足地打断了,他拳起拳头,用力地朝路飞的脑揍下一拳︰“路飞!你这子小是活腻了吗,连看到爷爷都不会叫人了吗!”

    “好痛!”路飞抱著被卡普打痛的地方,下一秒大声地回吼了过去,“混蛋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你这小子!”被路飞反应给气到的卡普正想再上前教训的时候,便被香克斯阻止了,“嘛嘛,路飞还小,你就原谅一下他吧。”

    “香克斯!”此时注意到香克斯的路飞激动地喊了一声。

    “好久不见了,路飞。”香克斯看著眼前长得快和他一样高的路飞,对比以前那模样,突然有点感慨起来。

    “路飞。”萨博先是盯著伊路米良久,才轻轻喊出这一声。

    “萨博!”路飞看了一下萨博身旁的人,感觉有点熟悉,还没来得及开口问道,便被汉库克给打断了。

    “路飞!你真的要和这个这么丑的男人结婚吗?”汉库克看了一下伊路米,还是不相信这样的男人居然能成为路飞的另一半。

    “这么丑的男人?”路飞四处看了一下,“哪裡?”

    “他!”忍不下去的汉库克伸手一指,指著伊路米。

    “你说大哥?”路飞扭头看了一下伊路米,再看著汉库克说。

    “大哥?”萨博愣了愣,随即炸了,生气地说︰“他是什么时候成为你大哥的!”

    该死!这不表示他又多了个弟弟!

    不行!他是绝不会承认的!

    “那个…”路飞张开口,正想回应萨博的问题时,又被卡普打断了,“我是不会允许你和那个男的结婚!”

    “路飞…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其他对像吗?”这是香克斯。

    “我…”

    “没想到草帽当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这是罗。

    “那个…”

    “路飞,你快告诉妾身,这不是真的…”

    “汉库…”

    “路飞…”

    “你这小子…”

    几个人,几把声音同时在说话,路飞被轰炸得脑子都痛了起来,就在快要忍不住要炸的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路飞。”

    所有人都安静了,视线都落在说话那个人的身上,时候彷彿就像静止了一样,路飞留意到卡普他们全都一脸震惊地看著他的后方,当中的萨博更是激动得快要哭出来似的,他张开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法开声。

    见状,路飞猛然扭头一看,然后他也像其他人一样给愣住了。

    “我回来了,路飞。”

    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瞬间让路飞流泪了,双唇微微颤抖著,几乎是用著说不出话的声音︰“艾…艾…艾斯…”

    “是我,路飞。”看著眼前哭得向个孩子一样的路飞,艾斯也不禁红起眼眶来。

    “是…是真的吗…”路飞粗鲁地擦了擦眼泪,“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你没有做梦,我是真的。”艾斯忍著哭意,强扯起一道微笑说。

    “艾斯…”路飞缓缓走近了几步,直到看到艾斯对他张开手时,再也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艾斯!”

    路飞一用力,瞬间扑进艾斯的怀裡,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著艾斯,深怕这只是一场梦,一旦鬆手,艾斯就会再次消失不见。

    “路飞。”艾斯也紧紧地回抱著路飞,露出一个最真实的喜悦笑容。

    “艾斯?”萨博缓缓地走上前,他还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艾斯。

    听到自己名字的艾斯缓缓抬起头,看看著萨博的脸,脑海突然闪过某人的影子,迟疑了一下,紧张地开口︰“萨…博?”

    “啊,是我,我没有死。”萨博粗暴地擦了一下眼泪。

    “这不是梦吧?”艾斯咬著唇说,怎么办,他突然感觉这一切都很美满。

    “笨蛋。”萨博笑了笑,随即也扑了上前,紧紧地抱著艾斯。

    就这样,久别多年的三兄弟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哭得鬼吼鬼叫的,那画面看得其他人也不禁默默地流起感动的泪水。

    当哭的差不多时,卡普擦了下眼泪,中气大足地对著眼前的三兄弟说︰“好了,你们这三个小鬼也哭得差不多了吧!”

    三兄弟顶著哭肿了的眼睛,一同扭头看向卡普,脸上都带著被打断情绪的不满,似乎是在表示不够,还不够。

    “现在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在所有人都坐好后,卡普率先问著艾斯。

    艾斯看了一下同样带著疑问的路飞等人,开始除除说著自己的经历,直到他把所有发生的事都说出来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所以说,艾斯还是会离开吗?”听了一切,路飞最关注的点是这个,艾斯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是因为争行任务,那是不是任务一结束,艾斯又会消失掉?

    “是的,不过这一次我会在这裡待起码五十年。”死神的生命很漫长,他可以待到路飞死后,再帮他魂葬,没错他也可以做到魂葬,事实上他也是有斩魂刀,他的斩魂刀叫赤火,那是一把看似很小的刀子,像餐刀一样,可是一旦他注入了火燄,赤火就会伸长,变成一把长刀。

    “真的吗?”本来还处于情绪低落的路飞,在听到艾斯那番话的瞬间,立码又恢复过来。

    艾斯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解决了艾斯的事情,现在便到你了。”知道艾斯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卡普也总算稍微安下心,只是路飞的事还没解决好。

    “我?”路飞不明白为什么众人的视线顿时投向了自己。

    “爷爷,很抱歉到现在才和你见面,我是路飞的丈夫,伊路米揍敌客,职业是一名杀手,家裡有…”伊路米在卡普要说话的前一秒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著自己。

    在伊路米把所有的话都说完后,卡普挖著鼻挖问︰“你叫谁爷爷?”

    “你。”伊路米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卡普激动的站起来,大声咆哮了一声,“我告诉你,我是绝不会承认你的!”

    “爷爷,我和路飞已经签了纸,可以说已经结了婚,只差没举办婚礼。”伊路米没有介意卡普的话,非常淡定地扔下了一个炸弹,震得所有人都懵住了。

    已经签了纸?

    众人把视线投向路飞,然后又看向伊路米,最后齐声吼了出来︰“什么!”

    “路飞,你快告诉妾身,这不是真的!”汉库克红著眼眶,捉住路飞的手说。

    伊路米淡淡地睨了一下汉库克和路飞紧贴的手,然后从身上拿出了结婚证明,递到众人的面前,“这是结婚证明。”

    所有人顿时围过来看,只是没看几秒,就被卡普一手夺去了,他认真地看了一下,内心的怒气顿时上升好几尺,他想也没想,便把那结婚证明用力一撕。

    见状,伊路米一脸淡定地说︰“爷爷,如果你想撕的我还有很多。”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撕的只是其中一个副本,并不是正本,正本还在我那。

    “你这小子!”卡普怒了,他居然被当作猴子一样耍了。

    “路飞,你是真的要结婚吗?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吗?”萨博一脸正色地说著。

    “我知道,就是一直在一起,一起吃肉,一起去玩,一起睡觉,一起做很多快乐的事。”路飞把之前伊路米告诉他的话,原原本本地说一遍。

    “如果是这样,那路飞和我结婚好了。”艾斯想也没想,突然语中惊人地说出这句。

    “咦!”草帽一伙兀然发出惊讶的声音。

    “那路飞也和我结婚好了。”萨博睨了一下伊路米,也说出和艾斯一样的话。

    “那…那如果是这样,妾身…妾身也要和路飞…结…结…婚!”汉库克涨红著脸,一脸害羞地用著断断渐渐的声音说。

    众人︰“…”

    “可以啊!”路飞想也没想便答应了,然后还附上了一个大大的爽朗笑容。

    对于路飞如此爽快的回答,众人沉默了几秒后,随即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咦!!!”

    睨著笑的一脸爽朗的路飞,伊路米眼神一暗,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黑色气息,明显是快要黑化的节奏。

    艾斯,萨博,卡普和龙一同看向伊路米,那眼神带著随时要上前打一场的预兆。

    “可是…大哥说了结婚只能是两个人的事,所以我想我还是不能和你们结婚,因为我已经先答应了大哥。”路飞猛然想起了伊路米说过结婚只能是两个人的事这番话,而他既然先答应了大哥,那就不能反口。

    路飞的这番话一瞬间便让伊路米的黑化冷静了下来,同时心裡升起一股莫名的满足感,他这段日子的努力果然见效了。

    只是伊路米满意了,并不表示其他人满意,而不满意的结果就是直接上前打一顿。

    就这样,伊路米迎来了人生中唯一一次被围殴的体验。

    看著眼前像世界大战一样的场面,草帽一伙表示︰伊路米,祝你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总的来说,这是一场由结婚惹出来的血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