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真理握在谁手上最新章节!

    甄理和郝若坐在啤酒馆里慢慢喝着略带苦涩的酒, 听郝若道:“放心,不是来找你复合的。只是当年的事情, 我觉得很对不起你,理理。”

    “不是应该我说对不起的吗?”甄理笑着反问。

    郝若道:“当初是我太不成熟了,后来每次想起来都脸红,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现在想起来,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更合适。”

    甄理不是不感动的, 但有什么朋友会千里迢迢赶过来就为了说这句话?

    郝若的以退为进, 甄理心知肚明,却不能去点破。

    郝若说是当朋友,就果然遵循着朋友的原则。

    甄理复诊之后, 便陪着郝若在德国玩了一圈,她知道不应该,可还是耐不住心底那个声音,她是渴盼着一切都能重来的, 她朋友不多, 所以总是格外珍惜。

    只是甄理并没有太长的假期,她还得回新几内亚岛, 幸运的是总部那边总算是敲定了人选,不出一个月她就能离开天堂站了。

    而不幸的是,郝若走通了总部的关系, 居然要去天堂站考察, 毕竟捐钱的就是大爷。

    “你捐了多少啊?”甄理在飞机上问。

    “五千万。”郝若没有隐瞒。

    甄理心想难怪了, 总部对接任她的人选一拖再拖, 敢情是有大款冲着她的面子捐钱呢,先是有隋遇,现在又来一个郝若。

    “哦,原来现在是大款了。”甄理取笑道。

    郝若有些脸红地摆了摆手,“你就不要笑我了,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支持你。”

    甄理但笑不语,郝若赶紧又补充道:“朋友不就是这样的么?”

    朋友当然不是这样的。

    甄理正头疼呢,越是临近天堂站,她心里就越是忐忑,隋遇就在那儿,见着郝若还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呢,而郝若见着隋遇估计也没什么好事儿。

    甄理在德国就劝过郝若不要去,因为郝若自身也很忙,电话一直接不停,但是郝若似乎是铁了心要去新几内亚岛,又有总部的行文,甄理也没办法坚持。

    不过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真下了飞机,甄理也就不忐忑了,该怎样就怎样吧。

    只是甄理怎么算也没算到,开着快艇来接她的人会是隋遇。肯定是Nina泄露了她的行程计划,不过甄理也知道这不能怪Nina,隋遇想知道的事情,千方百计都会知道的。

    两个男人一见面,顿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连基本的礼仪都抛到了一边,谁也没跟谁打招呼。

    甄理也没心情充当和事佬,反正都是前男友,谁也不比谁更高级。

    爱咋咋的。

    因为风太大,说话必须很大声才能听见,郝若想同甄理说话,就只能把嘴附到甄理耳边,“他什么时候来的?他不是订婚了吗?”

    看来郝若的消息还算灵通,不过最新的进展却不知道,隋遇被绿的事情,当然不可能闹得众人皆知。

    话音才落,甄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隋遇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她的身体惯性地倾斜,差点儿跌进湖里,幸亏隋遇伸手拉了她一把。

    但是扑面而来的水花还是溅了她一身。

    甄理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稳,也没跟隋遇一般见识,她其实知道哪儿是隋遇的死穴,只不过不想用那法子对付他而已,毕竟那是郝若,她怎肯再利用别人的感情。

    郝若又凑到甄理耳边道:“幼稚。”

    甄理“噗嗤”笑出声。

    这次她和郝若都学乖了,双手死死地拽着船舷,但隋遇却没再次来个急转弯。

    好容易下了船,脚才刚落地,隋遇就一手拽着甄理的背包,一手拉着她的手肘,强迫着她往前走。

    甄理被隋遇拽得有些踉跄,她是不跟隋遇一般见识,想要息事宁人,可不能在工作的地方闹出什么桃色新闻。

    所以甄理只能以眼神安抚想要追上来的郝若。

    好在Nina为了迎接大款,也来了码头,甄理只能“临危授命”,“Nina,请你帮Raymond安排一下住宿,还有带他四处看看。”

    一进甄理的寝室,隋遇转身就反锁了门。

    甄理揉了揉自己的手肘,隋遇的力道很大,要不是看他鼻子都开始喷气儿了,她刚才未必肯妥协的。

    知道隋遇是气极了,这时候不跟他硬杠才是明智的选择。

    “五天前你就该回来的,怎么遇上旧情人连工作都忘记了?”隋遇的话冷中带酸,含讽带刺,甄理都替他牙酸。

    他爱吃醋,甄理就打算让他吃个够,谁让隋遇看不清楚自己的地位呢,他以为他谁啊,不过就是个前男友。

    只是甄理还没来得及说她陪着郝若在德国玩了一圈,就被隋遇指着脖子上的红点质问,“这是什么?”

    甄理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衬衣胸前的纽扣就被隋遇扯落了一地,“你做什么?!”

    亏得是长大了,要是放在二十岁的时候,甄理一准儿尖叫,而现在则是在震惊之后,死死抓着领口,压低了嗓音质问。

    她可不想别人看热闹,尖叫就算了。

    隋遇单手钳住甄理的双手将她推到床上,抽出自己的皮带,把她的双手绑在了床头的栏杆上。

    甄理当然要挣扎,腿一抬就要踢人,可是隋遇却先发制人,直接跪坐在了她腰侧,“手别乱动了,就你那残废手,想挣脱开不可能。磨破了皮受罪的还是你自己。”

    说得好像他一点儿不心疼似的,气得甄理胸都要炸了。

    淡蓝色的衬衣彻底毁了,衣摆散开在两侧,露出中间雪白的胸脯和肚皮。

    还有胸口的几颗红点。那是昨晚在莫尔比斯港住,被蚊子叮的。

    隋遇大概也是看出来了,不再像刚才撕衣服时那么凶狠,反倒是低下头在甄理颈侧不停地嗅。

    甄理有些无语,她就是真那什么解决生理需要了,事后总要沐浴的,他能闻出味儿才怪了。

    只是隋遇的鼻子越嗅越低,甄理的牛仔裤扣被解开,被脱落,露出黑色的蕾丝和雪白的长腿来。

    “隋遇,我以为你不是强迫女人的那种人。”当隋遇的头埋到腿间时,甄理哆嗦着抬起头,挺起腰,怒瞪着隋遇。

    隋遇起身走到五斗柜前,抽出几条甄理自己的小内内,揉成一团塞进她嘴里,差点儿没把甄理给憋死,“呜呜”地发不出成调的音来。

    不过好在隋遇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拖过椅子坐在床边,双手手肘撑在膝盖上,弯腰撑着下巴,凝视着躺在床上穿了比不穿更诱惑的甄理。

    黑色蕾丝的成套内衣,包裹着漂亮的胸脯和叫人神魂颠倒的地方。

    看人的人老神在在,从容优雅,被看的人却羞愧难堪,像只赤0裸羔羊般等待宰杀。

    甄理死死地瞪着隋遇,等着他说话。

    偏偏隋遇就跟舌头被拔了一样,就那么静静坐着,不开口。

    甄理抬腿去踢隋遇,他只是偏身让过,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抬起的腿。

    这情况,吃亏的肯定是甄理,她收回腿,膝盖并得紧紧的,再不肯让隋遇的眼睛占便宜。

    大概是欣赏够了,心里的龌蹉演绎够了,这才有低哑深沉的声音在暗处响起,“理理,你要玩我追你躲的游戏,我有时间也有耐心可以一直陪你玩。但是把那死胖子扯进来不可以。”

    甄理“呜呜”了两声,想反驳说郝若已经不是胖子了。

    这其实更戳隋遇的眼睛。谁也不愿看到昔日的胖子情敌如今居然成了型男。

    “当初我没为难那胖子,你应该感谢我手下留情。”隋遇顿了顿,“可这不表示我能容忍第二次。”

    那时候隋遇同甄理也是一样的想法,输了就输了,那也要漂漂亮亮离场,出手对付情敌这种事情隋遇是不屑为之的。

    但后来,甄理可是刷新了他不少底线。

    “我建议你找个时间给Simon打个电话关心一下。”隋遇接着道。

    甄理的胸脯上下起伏着,她听明白了隋遇的威胁,这人可真是卑鄙无耻。

    隋遇伸手扯出了塞在甄理嘴里的布团,随即用手指按在了甄理的唇上,“理理,别惹我,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知道现在跟我闹,不是明智的选择。”

    “我可以不要脸,你却一直是好面子的。”隋遇无疑戳中了甄理的痛点。

    甄理的确是要面子的,所以才会受制于隋遇。

    而当初隋遇伤她至深,何尝又不是因为面子问题。

    她生日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隋遇会陪着她,可实际上她是一个人在家里,还被Andrea Po出的照片狠狠打了脸。

    后来更是被白嘉惠补刀,现在想想都恨不能隋遇有多远滚多远呢。

    她这个人,生来不被人所爱,所以总想给人以被人深爱的错觉,却总是事与愿违。

    隋遇替甄理解开捆住手的皮带,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皮肤,虽然有些发红,但她并没有剧烈挣扎。

    甄理现在对自己的右手已经有些神经质了,是绝不肯再受一点儿伤的。

    甄理站起身就开始踢隋遇,他这会儿倒是站着不动了,乖乖地挨了好几脚。

    “你这个混蛋!”甄理这是气疯了。

    恰这时门外响起郝若的声音,“理理,你在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