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冷老婆 第29章 点名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我的冰冷老婆最新章节!

    秦远吃了一惊,这话没旁人听到,他反应过来后才有些了然,难怪老爷子会对自己的印象不错。

    一顿饭吃得很多人都不爽快,尤其是顾沅霜的父母,他们不在这一桌,年轻人一桌,他们那一辈的一桌。

    两桌离得很近,秦远能听到顾沅霜的父母那一桌的议论声,估计他们也没想避着自己。

    “永强,虽说霜霜大了,能自己做主了,如果是普通人家,也就算了,但我们顾家不一样,她的婚姻大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你还是要深思。”

    一个跟顾沅霜她爸有些相像的男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顾永强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位大哥的意思,只是他自己心里也有怒气,便冷哼一声道:“领了证也可以离婚,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好。”

    那男人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顾沅霜这一桌,年轻一辈差不多都在这里,而且都是直系的堂兄弟姐妹。

    “哎,有些人以为踏进了顾家的大门,就是顾家的女婿了,却不知道迟早是要被轰出去的,这叫什么?”

    顾庆宇装模作样的叹气道。

    立即有一个青年接话道:“宇子哥,这叫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穷疯了!”

    “哈哈哈哈!有道理!”

    顾庆宇大笑,斜眼瞥了秦远一眼,却见他在自顾自的吃东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鄙夷道:“乡巴佬,没吃过这些山珍海味吧?我们可都吃腻了,也就你这种穷鬼,整天青菜泡面才喜欢吃这些东西。”

    他看不起秦远是有原因的,他爸在顾家几个兄弟里排行老大,但是掌管的产业,却不如顾沅霜的父亲,也就是说,他们家有多少分量,得看顾沅霜家里能把顾家的产业做到多大。

    如果顾沅霜跟张绍毫联姻,他借着之前跟张绍毫打好的关系,他们家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可现在挤上来一个秦远,等于是煮熟的鸭子到了嘴边飞走了,顾庆宇恨不得把秦远丢到滨江里面去喂鱼。

    听到顾庆宇的嘲讽,秦远咽下一口大龙虾肉,抬头说道:“能在爷爷的寿宴上主厨的,应该都是大厨师,连爷爷都在吃这些,你却说吃腻了,难不成你平时吃的东西,都比爷爷吃的贵得多?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平时都吃些什么?”

    此言一出,这一桌子的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顾沅霜颇有些诧异的看了秦远一眼,眼中有着赞赏之色。

    这人也不算榆木脑袋,偷换概念还挺有一手的。

    秦远的声音不小,最起码邻桌都能听到,让顾永强几兄弟,都看了过来。

    顾庆宇脸色涨红,反驳道:“你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吃的比爷爷好了?”

    “没说过吗?那没事了,反正这些东西你都吃腻了,不过我听说,你现在就挂着一个子公司业务经理的名头,但整天在外面游手好闲,按照子公司业务经理的待遇,你应该还没钱天天吃山珍海味吧?哦——”

    秦远说到后面,拉长了尾音,恍然大悟道:“你是不是经常伸手向爸妈要钱?那你这跟我找老婆要钱,有什么两样?”

    秦远一脸认真,顾庆宇已经有些慌了神,平时怎么说他游手好闲都没事,但眼下的场面,要是让爷爷或是顾沅霜的父亲心里不愉快,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顾庆宇的慌张,秦远不屑一笑,继续喝汤。

    小样,跟爷斗,你还嫩点。

    秦远从来不是什么好好学生,以前在学校除了体育跟数学,其他成绩也就中游水平,打架斗殴是常事,坑人也手到擒来,来之前他还挺忐忑不安的,现在已经渐入佳境了。

    顾庆宇的父亲眉头微皱,瞪了他一眼,让顾庆宇心里更加慌张,脱口而出道:“我找谁拿钱关你什么事?你还是操心好自己吧,指不定哪天就被踹出去了,到时候你一无所有,废物!”

    “我出去至少能养活自己,你没了顾家,能养活自己吗?”

    秦远挑眉问道。

    “谁说我不能?你这个废物都能做到的事情,我会做不到?”

    顾庆宇不甘示弱,反唇相讥。

    “够了!”

    这时候,一声怒喝响起,顾庆宇抬头,只见自己的父亲顾永贺一脸怒气的盯着自己,他也清醒过来,低下头不敢说话。

    这废物明显是在激将自己,要真跑出去赚钱,他没点屁大的本事,每天的开销还很大,不可能不找别人拿钱。

    “你不说我还忘了,最近子公司资金有漏洞,我还没派人去查,等吃了饭,我让人查一下,顾家是家大业大,但也养不起一堆吃白饭的白眼狼。”

    顾沅霜适时补刀,小两口一唱一和,把顾庆宇的脸色吓得惨白。

    顾家的主业在顾沅霜一家手里,他们家只有副业,真要去查资金流动,他们家肯定跑不了,虽说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但传出去也脸上无光,他老子能把他掐死。

    “父亲的寿宴,都消停一点,还有,你的职位已经变动了,下周开始给我跑业务去!”

    顾永贺冷声对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说道。

    顾庆宇豁然抬头,接触到父亲阴沉的目光,又只能恨恨的盯着秦远,闷不吭声。

    他知道,父亲这肯定是说给顾沅霜一家听的,不同意婚事归不同意,但顾沅霜一家也不是什么好好先生。

    一顿饭不欢而散,秦远倒是吃了个饱,平时还真吃不到这些东西。

    饭后,也没几个人送礼,都是一些小辈送一些礼物,顾永强这一辈的几个兄弟姐妹,是不送东西的,这也是老爷子的要求。

    “爷爷,我的贺礼是一副宋代的名画,孙子知道爷爷喜爱收藏,希望爷爷喜欢,也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顾庆宇拿出一个盒子,当众打开,嘴角带着冷笑,瞥了秦远一眼,阴阳怪气道:“不像某些人,吃着软饭不说,还敷衍了事送一条烟。”

    秦远装没听到,自顾自的吃着饭后点心。

    老爷子扫了一眼,便淡淡道:“放一边吧,其他人没送的都给管家,沅霜,小伙子,你们跟我来。”

    老爷子说着便起身,佣人也搀扶着他离席。

    秦远跟顾沅霜对视一眼,后者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秦远这才和顾沅霜跟在老爷子身后。

    留下偌大个餐厅的众人,面面相觑,震惊跟不解都写在了脸上,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老爷子怎么会点名要见那个废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