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肥宅校花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无法查看

    萧妈妈没动静了。

    萧画:“爸爸回来了吗?”

    萧妈妈:“我也不知道。”

    “你没打电话问爸爸吗?”

    “手机在桌上。”萧妈妈理直气壮。

    萧画看了一眼沙发离桌子的距离,超过五米, 难怪萧妈妈不动。

    萧妈妈是一个奇女子, 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对着镜子大喊:你不行!you can't!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你还努力个屁!

    然后倒头继续睡。

    秉承着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躺平的做人原则,萧妈妈的人生咸鱼的可歌可泣。

    但凡房间里超过五米距离的路, 她是不会靠自己的双脚走过去的。

    因此她现在也不会去桌子前拿手机。

    萧画平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但是今天她失恋了, 跟个小炸.药包似的,一点就燃。

    她认为萧妈妈简直是太没有出息了!人生太失败了!她都要决心减肥了!萧妈妈竟然还选择当一条又丧又没志气的咸鱼!

    萧爸爸正好开门。

    西装革履, 英俊非凡,霸道总裁男主标配——中年版。

    萧画对他喊道:“我真不知道你看上何昭哪儿了!”

    何昭是萧妈妈的名字。

    萧爸爸脱了鞋, 面不改色:“漂亮。”

    萧画怒转头, 看见萧妈妈国色天香堪比古典美人的脸蛋,屈服了!

    她不甘,厉声严色的教训萧爸爸:“好吧!你真是个肤浅的男人!”

    她补充强调:“肤浅!呵!男人!”

    ‘肤浅’的萧爸爸无论公司多忙, 每天风雨无阻八点赶回家做饭, 因为他如果不回来,萧妈妈就算饿到羽化成仙——也不会自己动手点外卖。

    萧画吃了肤浅的萧爸爸做的饭菜, 顿时又捡回了父爱, 对萧爸爸感恩戴德,拍了一阵马屁。

    萧爸爸说:“天色不早, 回房睡觉。”

    意思就是:快滚, 别打扰我和你妈的二人世界。

    萧画心想:我是亲生的吗!

    回到房间里, 一看自己的身高体重, 一看自己的豆豆眼小肉鼻,悲从心中来。

    “我可能真的不是亲生的。”

    自怨自艾了没多久,林苗的电话打过来。

    “喂,画画啊,到家了吗?”

    “到家了。”萧画有气无力。

    “乖乖的有听我的话吧,不准上微博,不准打开校园论坛网。”

    萧画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的哦了一声。

    手里果断的打开校园网。

    她是一个打针的时候非得盯着针的脾气,从小到大就不知道‘眼不见为净’这几个字怎么写,除此之外,她还是个好奇心强烈的女同学。

    淮海一中校园灌水论坛,首页飘着的清一色的帖子,全都是讨论萧画告白周怀之失败的帖子。

    有点蜡烛的,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吐槽的,也有恶意抨击的。

    萧画的心纠成了一团。

    她心想:我如果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没有这么胖的话,大家是不是就不会用有色眼光看我了。

    林苗察觉到不对,问道:“画画,你是不是不听话,又看帖子了?”

    萧画:“放心啦,苗仔,我心理素质很好很强大的,这些对我来说没关系啦。”

    她说着没关系,看下去的时候,眼睛也被泪水糊住了。

    果然,失恋的痛哪有那么好治愈。

    林苗说:“画画,你不要难过,你要想啊,周怀之一个月要拒绝掉多少女孩子啊,你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对谁都那样,没见过什么特殊案例,你往好处想嘛,至少你家学长也没有谈恋爱呀!只要他还是单身的,你就有机会!”

    萧画说:“可是我好喜欢他哦。”

    林苗说:“喜欢就像欣赏玫瑰花园的一朵花一样,不一定非要得到他,你站在园子门口看着也可以啊。”

    “可是有好多人都看着他,我想成为他眼里看到的人呀……”

    说着说着,又哭了。

    她一哭,林苗就没辙了,心先软了一大半。

    “好画画,不要哭,哎哟,哭的我心疼,要不我今晚上到你家来陪你吧,失恋没什么大不了,我陪你唱歌,陪你旅游吧。”

    萧画嚎道:“我好难受啊!”

    林苗罗里吧嗦的安慰:“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你也不能强求他喜欢你啊,对吗?”

    萧画抱着手机:“但是他对我好温柔啊……”

    林苗:“他对谁都是这么温柔的。”

    她从网上扒下一段话,读给萧画听:“天底下的温柔有十分,八分在神爱世人。”

    萧画问道:“那他呢?”

    “他是一面湖水,是温柔本身。”林苗照本宣科的读,“你不能爱上一个本质温柔的人,他对你好,是他温柔的天分,和是不是你无关,你是众生。”

    萧画的脑子转不过弯:“太文艺了,没听懂。”

    林苗:……

    “总之就是周怀之的温柔不是给你单独一个人的,这就是他的性格,他对这么多人好,就只有你误会了!你说说你的脑子怎么长得!”

    糖给完了,就要打一顿了。

    林苗说:“关上电脑,上床睡觉!”

    萧画道:“我晚上还有电台的工作。”

    林苗:“那就关了电脑,赶紧去工作,男人陪不了你一辈子,但是钱可以陪你一辈子。”

    萧画又和她扯了一阵子,心情平复了一下,关上了花花绿绿的网页,把一切看热闹和嘲讽的窥伺目光,都隔绝在了电脑那一头。

    萧画打开了电台APP,进入自己的电台频道。

    晚间十一点整,萧画的节目《童话镇》开播。

    她声音温柔似水,徐徐道来:“听众朋友们晚上好,我是画画,欢迎收听……”

    萧画做这个节目有一年半,读高二那年,她被这个新出来的APP邀请到里面兼职,因为人气不错,又进来的比较早的缘故,萧画的电台收听率挺高,因此一直保留至今。

    夏深洗完澡出来,萧画今天的童话故事已经读了一半了。

    房间里静谧安静,六月的天的暑气被隔绝在了窗外,萧画干净的如同冰块儿似的音色婉转低吟。

    他从《童话镇》开播的第二期,无意间听到这个声音开始,从此每晚睡前必听,至今没有落过一晚上。

    因此萧画今天坐在他身边,开口说第一句话时,他就认出了声音。

    夏深去客厅冰箱拿了一瓶饮料。

    杨小川正在收拾行李,看到夏深,头也没抬:“我过两天就搬出去了,合租通告发在网站上了,这几天帮你留意着哈!”

    夏深:“不用。”

    “两个人住便宜,市中心房价这么高,你就算是不差钱也不用花冤枉钱吧!”杨小川抬起头,不好意思道:“这事儿表姐对不起你哈,我男朋友催我好几次了,叫我搬出去……”

    杨小川今年正好大三,下学期实习,男朋友催她搬出来和自己住。

    其实主要是她男友不放心夏深这么大一个大帅哥在自己女朋友身边晃,还同住一个屋檐下!

    无论杨小川怎么强调夏深是自己表弟都没用。

    况且两个人也不算住在一个屋檐下,二人只是合租,两间房一个朝南,一个朝北,中间还隔着几十平方的客厅,屋檐都有好几个呢,怎么能叫一个屋檐下呢!

    杨小川接上了男朋友的电话,夏深识趣的回屋子里。

    萧画的声音依旧在继续流淌,夏深听了会儿,不动声色的想:哭过了。

    尽管鼻音不明显,但他还是听了出来。

    夏深坐在单人沙发上,头发半干,伸手往衣架挂着的衣服口袋里一模,摸出了今天捡到的萧画的情书。

    她的字娟秀好看,写的一手漂亮的行书,看过去赏心悦目。

    就是内容有些不忍直视,又弱智又肉麻,小学生遣词造句都比她优秀。

    最后的落款名字:萧画。

    夏深耳朵里听着萧画的声音,念道:“萧画,画画……”

    画画,正是萧画主播时用的艺名。

    夏深听着她的声音,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梦里梦见萧画吃了他的蒸饺,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介绍:夏学长你好,我是高三一班的萧画……

    夏深心道:画画原来是长这样的。

    萧画下午的锻炼结束之后,径直来到操场。

    楚安静等候多时。

    “萧画!这边!”

    萧画匆匆过去。

    “你们晚饭没吃吧,我在外面带了一些垫肚子的面包。”

    楚安静和汪菲菲被留下来安排晚会工作。

    两人从下午忙到现在,确实没吃东西。

    萧画的贴心恰到好处。

    楚安静咬了一口面包:“你歌曲伴奏拷到u盘了没,一会儿要导入电脑里面。”

    萧画道:“弄好了,我过去,你在这儿先吃东西吧。”

    楚安静一边吃一边走,“留神脚下的电线,我陪你过去。”

    萧画唱的歌一首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今年某部大爆电视剧的主题曲,她一拷上去,发现学校的电脑里已经有一份一模一样的歌曲了。

    楚安静咦了一声。

    “唐落英也唱这首歌?”

    萧画道:“啊?这么巧啊……”

    楚安静道:“搞什么啊,明明是你先报上去的啊!”

    “萧画,你等下,我帮你问问学生会的。”

    萧画连忙拉住她:“你认识学生会的人吗?”

    “放心,我男朋友是学生会的,我叫他去问。”楚安静回答。

    萧画吃了一惊,这才刚开学呢,楚安静就交上男朋友了?

    她在原地等了会儿,楚安静回来了。

    萧画开口:“怎么了?”

    楚安静看着脸色不太好。

    “歌曲是你先报上去的,结果唐落英找了周怀之给她伴奏,她的节目比你的有看头一些,所以就采用她的了。”

    萧画愣愣道:“怀之学长给她伴奏?”

    楚安静不知道萧画暗恋这位学长,嘴上道:“班里都在说唐落英追他啊,现在这情况,追到手啦?”

    萧画浑身一抖。

    “不会吧……”

    她想了想唐落英的模样。

    挺标致的一个小姑娘。

    搞播音主持的,颜值能低到哪儿去。

    又不是人人都像萧画似的,是个例外。

    楚安静说:“学生会这事儿做的不厚道,就算换歌曲了,也要提前通知啊,现在通知去哪里找伴奏啊?”

    萧画没出声。

    她沉浸在悲伤的海洋中。

    且不说周怀之有没有答应唐落英,光是周怀之给唐落英伴奏的事儿,就足够扎她心了。

    暗恋的人总是多愁善感,萧画也不例外。

    楚安静见萧画的模样,以为她因为伴奏的事儿头疼,连忙安慰:“没事儿,我看时间还早,你那个伴奏要不去网吧里面弄一下,然后我在这里……”

    萧画心不在焉:“不用了,我换首歌吧。”

    楚安静刚想说:你换什么歌都是要伴奏的啊!

    萧画已经走远了。

    她听到和周怀之相关的消息,委实不开心。

    走了半天,找了个座位坐下。

    萧画叹了口气,捂着脸。

    七点整,晚会开始。

    T大今年入学的大一新生都盘着腿按照班级和系别坐在了操场上。

    晚会节目占大头的是艺术系,其中也不乏有个别其他系里的人才,毕竟T大本身就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学校。

    节目单发了一轮下来,萧画的歌曲被换成了虫儿飞。

    一首童谣。

    不需要伴奏。

    军训艺术晚会准备的时间短,虽然是开学初通知下来的,但是七天的军训安排紧凑,也没什么时间给大家排练,因此上台的大多是即兴发挥。

    一周下来,同学之间也算熟悉,萧画在班里除了汪菲菲等人之外,也结识了不少朋友。

    当然,有结识的,也有结识不了的。

    天底下不一定所有人都愿意和萧画交朋友。

    比如唐落英,她就不愿意。

    按道理,二人都是淮海一中毕业的,还有校友的这一层联系在,怎么也比别人熟悉吧。

    但唐落英十分不喜欢萧画,别说交朋友了,正眼都没给她一个。

    正好,萧画也不喜欢她——一个讨厌自己的人,她为什么要去喜欢。

    两人心照不宣的互相讨厌,一周下来,现在看起来是唐落英更胜一筹:

    周怀之给她伴奏去了。

    萧画拧巴着衣角,心里难受。

    前面的节目演了什么,她都没用心看。

    楚安静说:“唱歌的人怎么这么多啊?我都快听腻了!”

    汪菲菲说:“没时间啊,唱歌又不用排练,哎,你看那个跳街舞的,哈哈哈哈哈跟跳大神似的,他咋有勇气上去跳啊!”

    节目到了中旬,管理系的一名新生上台弹了一首董小姐,自弹自唱,很是深情。

    下边同系的男生纷纷起哄。

    汪菲菲捧着下巴道:“这个唱董小姐的是谁啊?”

    “长得挺帅的,要不要我帮你打听一下?”

    “去去去,我有男朋友了好不好!”汪菲菲翻了个白眼。

    楚安静热衷于给身边的朋友拉皮条,一条拉不成,立刻卖保险似的,去给萧画拉一拉。

    “萧画,你没有男朋友吧,你觉得台上这个怎么样?”

    萧画自暴自弃:“我不喜欢他。”

    楚安静道:“不是挺帅的吗?”

    此时,唱董小姐的吉他男已经下场了,上来的是唐落英,以及给她伴奏的周怀之。

    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是萧画心里的‘白衬衫初恋’,她眼巴巴的望着台上,糯糯道:“我喜欢怀之学长……”

    楚安静说:“啥?”

    萧画不肯说了。

    楚安静道:“你喜欢周怀之啊?我说怎么唐落英和你之间有股古古怪怪的气场,原来是情敌。”

    萧画吐槽:“你不都听清楚了吗,怎么还要问第二遍。”

    楚安静道:“习惯,习惯。”

    “喜欢他就去追呗,我看好你,反正我不喜欢唐落英,你追到周怀之最好,气死她!”

    萧画嘟囔:哪有那么好追的……

    舞台上,唐落英的声音随着周怀之的钢琴伴奏缓缓响起。

    楚安静在下面吐槽着唐落英哪里哪里唱跑调了,哪里哪里唱破音了,比台上还热闹。

    萧画站起来道:“下一个就是我啦,我上后台去准备了。”

    “去吧,萧画,给力一点儿啊,对得起你的专业课成绩!”

    她点点头,往后台走去。

    周怀之正下台,迎面看到萧画,顺势开口:“萧画,加油啊。”

    萧画低落的心情又高涨起来,“嗯!学长刚才弹得很好!”

    周怀之道:“哈哈,谢谢。”

    萧画在黑暗里红了脸,支支吾吾没想好说什么。

    唐落英穿着礼服也下来了,“怀之哥,一会儿去哪儿吃完饭啊?”

    挺大声,故意说给萧画听的。

    唐落英淮海一中出身,自然知道萧画那件告白的糗事。

    周怀之道:“你决定吧。”

    萧画的心顿时跌落谷底。

    周怀之:“我先走了。”

    萧画对他挥挥手,心里憋屈的难受。

    主持人道:“萧画来了吗?下一个是你,做好准备。”

    萧画深吸一口气,拿出了一点儿职业精神,走到了台前。

    周怀之正穿过操场,刚走了一半,广播里响起了萧画的声音。

    她的声音大概被上帝亲吻过,空灵圣洁的回荡在整个操场,即使没有伴奏,也如同仙乐,和先前的非专业‘歌手’比起来,萧画简直像职业选手欺负普通玩家。

    虫儿飞是一首宁静的儿歌,萧画唱完了词,剩下的部分成了哼唱。

    唐落英道:“怀之哥?”

    周怀之从愣神中反应过来:“怎么?”

    “没怎么,走吧,这是我欠你的。”

    唐落英嘟嘴:“别说什么欠不欠……”

    周怀之笑道:“有些事情,还是要分的清楚一些才好。”

    唐落英脸色一变,尴尬的笑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