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宠小龙妃:师尊,哪里逃 第1044章 番外最终回——花舞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爱宠小龙妃:师尊,哪里逃最新章节!

    即翼山。

    山中野兽精怪这便是四处躲藏,都不肯露面了。

    听说这妖山中却来了好几个上神,这正邪不两立,妖气和仙气便也不能混为一谈。

    于是,飞禽走兽虎豹狼豺皆是安静避让。

    听说来的还是一家子,这神仙真是雅兴。

    哪里不好春游,却来妖山招摇过市,结伴出游。

    “咳咳咳,葭月,你别进来了,这里都是灰,别弄得一头灰尘。”

    流火用面巾捂着自己的口鼻,然后和葭月摆了摆手,让她和容儿都出去。

    这狐狸洞真是尘封了太久,灰尘足足有三尺多厚。

    “咳咳,爹,我能不能也出去。我体虚乏力!”谷玥刚从阳间坐满了六十年皇帝回来,大约是日理万机,又有后宫佳丽三千人需要照应,这便是小小年纪便体虚了。

    流火横了这儿子一眼,把一个鸡毛掸子丢给了他,这做苦力的事情倒是逃得很快!

    谷玥苦笑,爹爹还是这般严格,被抓了个正着。

    他正准备开溜,去春天的即翼山上尽情撒欢。

    早就听娘亲说这妖山上的趣事了,想想以前娘亲,两位爹爹都是在这里相识的,他倒是也要好好去溜达一圈,才不枉费这难得一趟的省亲之旅。

    “把你娘亲的房间都打扫干净了才能去玩,不然你想都别想。”

    葭月看着他们两父子这抬杠的样子,却是忍俊不禁。

    不过好在玥儿终于肯叫流火爹爹了,看着还是水火不容,但是感情精进了许多。

    她在镇妖塔百年,流火陪着谷玥在人世做那皇帝,两人之间,也是有了很多的默契。

    “好好好!我去了!不过容儿那丫头就没人看管了。爹娘你们最好多注意些,这丫头刚把太上老君的丹炉都给踢翻了,破坏力不容小觑。”

    谷玥摆了摆手说道。

    “啊!哥哥你陪我玩吗?你不陪我玩儿,那我自个儿去玩!”

    容儿真是精力旺盛,从外面回来,蹦跳着手里抓着只蛤蟆。

    葭月看了寒了寒,真是有些头疼。

    “葭月,你陪着容儿吧,我来一起打扫。”玄武帝君撩起了袖子,也是要给这个狐狸洞做出一份贡献。

    “阿四哥哥,你陪着容儿吧,我是要做菜烧饭的。”

    说好了谁都不许用仙法,洗手作羹汤,葭月这番心意倒是很动人。

    玄武帝君勾唇浅笑,和葭月耳语了一番,便拉着容儿去外面玩了。

    葭月有些脸红,看流火目不斜视,好像一副孤高之状。

    “夫君,你喜欢吃什么?”葭月凑上前笑眯眯问道。

    “嗯。。。。。。不如采几个野果子吃吧。”没想流火神尊很是淡然说道。似乎对葭月的手艺并没有那么多的期许。

    “鲫鱼汤怎么样?”葭月不死心,继续问道。

    “呵。你高兴就好。”流火默默点了点头,意味深长。

    “你是不相信我的手艺?我手艺好了很多了!”葭月抿了抿唇,拉着这人的袖口央求道。

    本是背对着她的神尊大人却倏然转身,将葭月单手揽在自己的怀中,垂头啄了口葭月的鼻尖,看着她原是气鼓鼓此刻却是瞪大眼睛捂着鼻子的样子,哄道:

    “便是和以前一样难喝,我也会喝下去的。担心什么?”

    葭月的脸如何能不红了起来?

    这神尊一贯清冷的眼眸带上了难得一见的缠绵悱恻。

    这便是秘色的景致,寻常如何能得见?

    点了点头,她偷笑。

    气氛正好,谷玥大咧咧走了出来,差点被吓到。

    “你们继续,别理我,不用理我。我只是抹布不干净了。”

    谷玥捂着眼睛横着避了出去。

    让葭月和流火都是有些哑然失笑。

    他们不小了,不过,在这狐狸洞中,这幽幽岁月却还是和当年那样。

    愿岁月静好。

    。。。。。。

    玄虚帝君牵着女儿的手,漫步在这成片的荆桃林里。

    真快啊,这树都长得那么高。

    “二爹爹,你带我去哪里玩啊?”容儿问道。

    玄武帝君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到,横了这女儿一眼,真是每次都被说得猝不及防。

    这孩子像谁?

    他当年有那么嘴上不饶人吗?

    “什么二爹爹,胡说八道。”

    玄武帝君忘了自己当年是如何地亦正亦邪,邪魅狂狷,自从有了这个女儿,便知晓终是遇到了对手了。

    每次都被说得哑口无言,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好吧。娘亲昨晚宠幸的是你,那姑且您是大爹爹好了。”

    “你这丫头!”玄武帝君的手高高抬起,正是要好好教训这丫头,不想她楚楚可怜捂着自己的脑袋,泪花瞬间泛上了她的眼眶,这便是能屈能伸的好汉。

    不过,帝君也不舍得打她。

    他每次被惹急了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只是这么一想,那林子里就传来了巨大的喘息声,还真和打雷一样。

    “哎呀,什么东西?”容儿害怕,躲到了玄武帝君的身后。

    “别怕,该是这里的妖兽。”帝君安慰道。

    慢慢走近,玄武帝君的眼前,出现的是那并不陌生的人参树。

    下面,有只巨大的凶兽躺着,是穷奇。

    说到穷奇,当年的鼠妖与它有一番恩怨纠葛。

    可玄武帝君的脑海里,却还保留着囚地的另一番回忆。

    一步,两步,他领着容儿往那树下走去。

    “是谁?”

    穷奇寿命将近,它躲在这里等死。

    人参树给了它很多曾经的惦念。

    它吃着人参果,在这妖山里活了将近千年。

    不过,时间到了,它要走了。

    可是,却还是没有等到那位上仙。

    “是本座。”玄武帝君说话间,指尖在这凶兽的面前掠过。

    霎那,这瞎了好久的穷奇却在弥留之际感到了久违的光线!

    这是。。。。。。

    穷奇恍如隔世,它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不想,却看到了这期盼许久的身影!

    顿时,这巨兽的眼眶里,涌起了泪水。

    “囚地上仙?您,您怎么来了?!”

    穷奇艰难地挪动这步子,想要与这曾经的主人下跪,可是,动不了。

    囚地上神不是死了吗?

    上神回来了?!

    百感交集,这凶兽竟然开始抽泣。

    “其实本座一直都在,本座便是那鼠妖阿四,也是那魔君,只是,我们许多次的见面,却都没有认出彼此。”

    玄武帝君也是感慨万千。

    穷奇是他的坐骑。

    当年他折落在即翼山,没想到,这凶兽却一直守在这里。

    真是傻啊。。。。。。

    “什么?这。。。。。。!”穷奇听帝君这样一说,更是难以自处。

    如此说来,它还曾经对主人大打出手?

    苍老的凶兽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四肢跪地求主人原谅。

    他失了上神的管束,在这山间霸道横行,不想差点伤了主人的性命!

    “穷奇啊,我都把我自己给忘了,你认不出我,又有什么奇怪的?”

    看着四肢跪地的穷奇,玄武帝君叹息道,

    “还是本尊当年用螭吻镜弄瞎了你的眼睛,所以后来再见,即便我已经化出了人形,可你,也已经看不到我的真面了!不怪你,如何怪你?穷奇,你久等了。。。。。。”

    玄武帝君感慨万千,他上前,摸了摸坐骑的头,让它在神光之中开始涅槃。

    穷奇好像在笑,然后,缩小成了一团。

    “哇,好可爱啊!”容儿上前,一把抱起了地上的毛茸茸的小东西,好像一只小猫一般。

    “容儿,以后这穷奇便是你的坐骑,爹爹把它交给你了。要好好管教,也要好好约束自己。”

    玄武帝君抚着女儿的头,说道。

    “一定,容儿多谢爹爹。”

    小女孩抱着那初生的穷奇,笑得那么灿烂。

    风,吹遍这荆桃的花叶。

    青山绿水,花舞其间。

    全剧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