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上二楼,大家都奔着糖果,程嘉懿眼看可能抢不上了,直接奔向的是罐头,边跑边打开书包,到货架前也不看价格,只要是肉,管它午餐肉还是红烧肉,不管铁皮的还是玻璃瓶的,看到就往书包里搁。

    货架几乎瞬间就被抢空,程嘉懿的书包才装了一半,她转身就奔水果罐头。

    书包总算是装满了,她打眼一扫,想要找到火腿肠,忽然就看到饼干二字,眼睛一亮,转过去果然看到了压缩饼干。

    这玩意可是末日旅游、居家必备的好东西,程嘉懿毫不客气地左右手各拎了一箱。

    下楼的时候,超市里都要人山人海了,一楼冷鲜的地方还没有人,程嘉懿还有时间比较价格。

    她本身喜欢排骨,然而排骨比肉贵多了,她想着手里的那么点钱,略微计算了下书包里的东西,又买了一大块冷鲜肉和十斤牛肉。

    收银的时候才有时间整理书包。付完款,手机里的钱全空了,现金竟然就剩下几元钱。

    程嘉懿背着满满沉重的书包,左手一大袋是两箱压缩饼干,右手是一袋子十斤肉。

    出了门,武警的眼神望过来。程嘉懿心砰砰跳了几下,竭力做出不堪负重的样子。

    武警的视线扫视过来,终于又移开。

    程嘉懿不敢快走,做贼心虚般地挪动着。只觉得如芒在背。仿佛武警一直注视着她。终于拐过正门,程嘉懿长吁了一口气,加快了脚步。

    书包很沉,手里的东西也很沉,程嘉懿又感觉到饿了,忙腾出一只手将糖取出来,左顾右盼地塞到嘴里。

    马路上还是很空,听力也灵敏起来,远远听到车的声音,她就放慢脚步。

    可终究不敢穿过楼群,零散的人比被抓起研究还可怕。

    终于她看到小区门口。

    一进小区她就跑了起来。

    她家的楼在小区中间,需要跑过半个小区。这半个小区的住户都能看着她一个人拎着全是吃的。

    果然,好像听到有人出来的动静,她不及回头,还没有到楼门口就拿出钥匙。

    百忙中回头,身后好几个男人就在不远,她匆匆打开门挤进去回手推上,同时也将咒骂声一同关在外边,靠在门上只喘了一口气,就直奔电梯。

    电梯正在下降。

    程嘉懿眼睛立时就瞪了起来,转头扑向电梯。

    她的动作异乎寻常地迅速,背上手上好像全没有负重。只有心脏在急速地跳动着,随着心脏的跳动,心里升起的不是恐惧,而是愤怒、兴奋和冲动。

    楼下传来询问的声音,然后有脚步声上楼,程嘉懿一口气冲到六楼,忽然站住了。

    六楼楼梯入户大门大开,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她认得这个男人,住在对门,以前上学放学的时候经常碰见,她总会问声好的。

    现在就是这个也总会笑眯眯地答应一句的男人正盯着她,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手里的东西。

    楼下脚步声也在接近,男人的脸色变了变。“嘉懿啊,赶紧进来。”

    说着让开了大门。

    程嘉懿直觉不对,但站在外边更危险,她瞬间就决定下来,挤进楼门。

    那男人一手关上楼梯通道的门,锁上门锁,另一手就抓住了程嘉懿的书包。程嘉懿被带着向后一靠,就看到对面男人家的大门开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冲鼻而来。

    程嘉懿的心简直要跳了出来。

    这股血腥的味道太熟悉了,新鲜、诱人,一下子就从鼻端冲入到心底,她忽然想起前一天学校发生的事情,猛然回头。

    男人的眼睛里透露着血腥、残忍、兴奋,男人正推着她向他的家门。

    男人家中只有夫妻二人,儿子在外地念大学。程嘉懿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对门家里的情况,她挣扎了一下,感觉到男人手里的力气,不由就被推进了房间。

    门关上,她手里的袋子砰地落地,双臂顺势脱离书包,挣脱出男人的控制。

    血腥味更加刺鼻,眼睛一扫,就看出这家房间的户型和她家一样,就是相反,鼻端血腥的味道更浓了。

    她盯着男人,看着男人在向她笑。

    “嘉懿是吧,你爸爸妈妈怎么让你一个人出去买东西?”男人掂了掂书包放下。

    “我爸病了,我妈不让他出门。李叔,婶子呢?”程嘉懿向后挪了一步,瞟一眼客厅窗户,窗帘挡着,能透出光线,对面却看不到室内的事情。

    “哦,你婶子也病了,在屋里躺着呢,你去看看?”男人笑着,舌头舔了下嘴唇。

    “不了,我得赶紧回家。”程嘉懿的右手放在身后,缓缓拔出了水果刀。

    “急什么,你都进来了,不看看你婶子多没有礼貌。”男人又上前一步,咧嘴笑着。

    程嘉懿的手紧紧地握着刀子,汗缓缓渗出额头,身子忽然又要开始发虚。

    男人急切地又上前一步,忽然扔掉虚伪的面孔就向程嘉懿抓来,程嘉懿后退了一步,男人已经扑倒了身前,一把抱住程嘉懿,恶心地向她的嘴咬过去。

    突然,男人大叫了一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程嘉懿,抱着她的手缓缓松开,身子却僵直着一动不动。

    程嘉懿缓缓后退了一步,男人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前。

    一只雪白的手握着什么东西在身前,他看不到血,只觉得疼,刺骨的疼。

    男人抬起头,眼睛里忽然露出凶狠的表情,就在这一刹那,程嘉懿的手一拧。

    “啊!”男人再大叫了一声,程嘉懿忽然抽出了水果刀,再一下,狠狠地扎在男人的胸膛上。

    水果刀几乎全没入到男人的身体里,男人抽搐了下,瞪着眼睛,缓缓向后倒去。

    程嘉懿的手还死死地握着刀把,眼看着水果刀从男人的身体内滑了出来。

    新鲜的血液好像激起了程嘉懿身体内某种因子,涌出一种吸取的感觉,她不由后退了一步,看着手里的水果刀,看着上边淋漓的鲜血。

    她警觉地左右看看,然后又凑上前看看男人,男人瞪着眼睛,胸口和腹部的血流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