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士 第三十六章 找茬生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闪耀钻石,依照皇甫燎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能力,防御、攻击,都属于高强度之内。

    正因为如此,皇甫燎没少提醒吴争,让他不要太过倚重能力,而忽略其它方面的考虑。

    不幸的是,他仅仅是嘴上答应,心里半点都没有听进去。

    比如说这次,他想都没有想,直接冲过去,宛如流星坠地,空气被分开的音爆声响彻训练场。

    而在冲到诸葛明身前十米之内,他踏入一个由黑色藤蔓组成的圈圈,像是林间猎人为捕捉小动物设下的陷阱。

    这是什么?一点刺都没有,想要破掉闪耀钻石的防御压根不可能。吴争心下如此想着。

    这么一瞬间的懈怠,藤蔓忽地缩进,紧紧捆住他的脚踝。旋即,他整个人腾云驾雾般飞起,这触感让他回想起久违的一幕,那是在斗兽场上,自己被师兄充当武器。

    武器!吴争脑中缠绕的迷雾瞬间拨开,他看到自己撞去的方向,分明就是冲向诸葛明的武极天。

    处于高速之内,两人都被惯性束缚,绝非说停就能停下来。

    自己保持闪耀钻石,可以保证安全,却会将武极天撞成重伤。自己解除闪耀钻石,使用凝防护,无疑会被他身上缠绕的电光加上冲击弄成重伤。

    拉裤子都算是轻的。

    阴险的混蛋,吴争心下大骂,他终究无法伤害武极天,解除能力,使用凝全力护住身体。

    砰!两人相撞,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吹拂在深沉黑石之上,扩散至四周。

    诸葛明额前发丝飞扬,他的笑容尚未落下,一缕紫色的电芒已经射至左肾的部位,炸得学服爆裂,皮肤焦黑。

    他额头冒汗,顿时叫道:“认输,我认输!”

    噼里啪啦,一只充满电光的拳头距离他脑袋尚有一厘米,武极天高大的身影矗立在他背后。

    被撞到的瞬间,他强忍住没晕过去,从正面发出一次反击,再顺着冲击力,绕一圈回到诸葛明后面。

    本意是想要揍这个混蛋一顿,不料他居然反应如此快,一下子就明白自己胜机全无,大叫认输。

    换做吴争,肯定假装没听到,先揍再说。

    武极天不一样,他拥有崇高的正义感,有些底线他是无法跨过的。

    啪啪,火魅在观众席拍掌,笑容满脸道:“精彩,癸组的表现非常精彩。丙组就差一点,本该拥有压倒性实力的你们被打得如此狼狈,该回去好好反省一下。特别是吴学员,他不仅需要反省,还需要换条裤子。”

    武极天大惊,目光朝他那里看去,趴在地上的身体,臀部似乎有点。

    “小争!”他惊叫的跑过去,本想要叫醒吴争。后来又想,这样晕过去未必不是件好事。

    叫醒慕容夕,再商量谁将吴争带回去的事情上,两人发生争执,最后决定,一人扛头,一人扛脚,带回去木屋。

    年中考核,以丙组获得第一名,落下帷幕。

    “不要!我已经没脸见人啦,明天学府上下都会传遍我被诸葛明那个混蛋打得拉裤子。”

    月上枝头,丙组木屋之内,清洗干净,又成功脱离泻药时间的吴争,躲在自己的被子里面,死活不肯出来。

    慕容夕和武极天耐着性子,好言相劝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

    她无法压制自己的暴脾气,强行将被子扯开:“不就是拉裤子嘛,这种事情,每一个人都有过经历,你消沉个屁啊。”

    吴争泪眼汪汪,回头道:“可他们都是年纪小,我已经十六岁啦。”

    慕容夕绝美的脸庞有些尴尬,她咳嗽道:“仔细想想,有些人二三十岁都会拉裤子,帝国如此大,总会有几个那样无法控制的痴呆儿存在,你不需要太在意。”

    “我又不是痴呆儿,为什么要用那种标准衡量啊!”吴争怒而反驳。

    慕容夕瞪大火红眼:“人家痴呆儿得罪你了?不许歧视他们啊,你这个笨蛋!”

    “对,我就是笨蛋,十六岁都拉裤子的笨蛋,全世界都是这么认为的,我已经没勇气活下去了。”吴争越说越无力,浑身散发出的颓废之气深深让两人忌惮。

    他们都意识到不妙,在这样颓废下去,丙组整体都将受到侵染。

    慕容夕脑子迅速转了圈,她拍手道:“对啦,照成这一切的人是诸葛明,不如我们帮你收拾他,这样你就没意见了吧?”

    吴争转头道:“真的?私下斗殴,肯定会被导师责罚,你们愿意帮我?”

    “嗯,”武极天心想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自己还能不帮?

    慕容夕摩拳擦掌:“现在就去揍他!”

    吴争翻身而起,面露得意之色:“好,我们这就去收拾他们。”

    三人悄悄离开木屋,踏着月色,一路向左,前往癸组所在木屋。

    来到屋门之前,四周静悄悄的,连一点风都没有。

    吴争对诸葛明的诡计算是有初步了解,停下身子,小声道:“不太对劲,四周太安静,癸组的家伙没道理那么早睡。”

    慕容夕小声回答:“要不我们直接将癸组木屋轰掉如何?”

    武极天迟疑道:“不好吧。”

    他冷笑:“夕姐说得没错,轰开这个木屋,万事大吉。”

    “炎龙!”慕容夕浑身爆发出炽热火焰,呈龙形,呼啸向前。

    十米开外,癸组的木屋被火龙一口吞下,熊熊烈火将木屋烧成灰烬。

    一片火光之中,木屋内的场景显露。

    其他组的学员都聚集在那里,全部使用凝护身,一个个站在那里,用愤怒的目光看向三人。

    诸葛明声泪俱下:“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丙组常年对我们施加的暴行,我们没有如诸位那样拉肚子,全都是他们威逼,不许我们吃早饭。”

    “这次更过分,将我两名同伴打成重伤,至今昏迷未醒。我实在忍无可忍,希望诸位能出来主持公道。”

    躺在床上的刘昌、黄贞保持装睡姿态,他们脸皮没那么厚,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谎话说得面不改色。

    吴争怒极反笑:“诸葛明,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卑鄙无耻的小人。”

    诸葛明振振有词的反击:“若你敢以父母之名,发誓没有下过泻药,谋害诸位同学,那么我当众给你磕头下跪,承认自己是无耻小人。”

    他语气一塞,自己确实下过泻药,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的沉默让一肚子火的学员们爆发,他们都下过泻药,却没有人会认为自己下泻药坑人不对。

    敢于想出这点子的人,多少心灵有点不纯洁。

    指望心灵不纯洁的人承认自己失误,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慕容夕双拳一对:“看样子他们不打算让我们全身而退,多说无益,开打吧!”

    “少得意忘形了,丙组的混球们!”丁组有一位学员开口,身体开始结冰。

    轰!一声巨响,打破寂静黑夜,声震十里之外,甚至传达到皇宫内部。

    学府之内,皇甫燎翻身而起,误以为有敌人袭击,迅速击破屋顶。

    目光四下一望,定格在一年生的方向。

    雷电、火焰、寒冰、树木、风刃,五种不同的能量,交错缠绕,直上百米。

    在黑夜之下,显示出绚丽的美丽。

    皇甫燎大笑:“呦嚯嚯,那群小鬼真有精神。”

    同时,也有一位导师被吵醒,她披着单薄的纱衣,站在屋顶之上,看着各种能量交错形成的柱子,她以手扶额:“那群混球,想要将学府拆掉吗?”

    而有一道声音忽然传遍学府每一个角落:“一年生的小鬼,不知道熬夜是女人的天敌吗?你们再敢打扰我睡觉,明天全部脱光裤子吊在学府门口,让过往百姓欣赏你们脏脏的菊花和肉体!”

    声音传达到慕容夕耳中,她额头冒汗,大叫:“停战,师父她绝对不是口头威胁的人,再打下去,我们百分百会被脱光裤子吊在学府门口。”

    说实话,众人全都是一时冲动,出手之后,几乎都后悔了。

    如此大的动静绝非他们想要造成,偏偏碍于面子,谁都不肯先开口。

    慕容夕一开口表示停战,一个个先后停手,心里大叫幸运。

    有人哼道:“算你们走运,这次放你们一马。”

    慕容夕挑眉:“这话该我们说,要不是导师阻止,你们谁也别想全身而退。”

    输人不输阵,想让她低头,那无疑是不可能的事情。

    打了一会嘴仗,大家说的口干舌燥,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各回各屋。

    待到次日,全员都被导师狠狠处罚一顿,罪名,扰人清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