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暮倾城 第一百六十章 永相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楚暮倾城最新章节!

    走近后站在他的身旁,她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发出啜泣的声音:“柳郎……”

    小嘴半张着,却又说不出话来。

    “又薇,好久不见!”柳逸风干着嗓子回应,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额……对啊……”欲言又止,她轻点着头应和。

    为了打破这有些尴尬的局面,陆锦程与顾倾城同时开口:“又薇(薇姐)!”

    顾倾城轻轻看了他一眼,他没有再往前走去。

    顾倾城几步绕到了楚又薇身边,挽着她的手臂,笑盈盈道:“我给你从梦国带回来了礼物……走,我悄悄给你看!包你喜欢!”

    楚又薇觉得顾倾城神秘兮兮的,但她还是依依不舍地任由倾城挽着出了香凝轩。

    陆锦程意识到自己不便跟上去,唯有悻悻地坐在面对房门的圆桌处,自斟自饮起来。

    顾倾城拉着楚又薇走到了热闹的京城大街上,漫无目的。

    “你不是给我带了东西吗?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楚又薇默默地流着泪,突然开口询问,脸上堆满了好奇与无辜。

    顾倾城停下脚步,替她擦了擦眼泪,回答道:“我们日夜兼程地赶回来,哪儿时间选礼物呀?只不过是找个借口带你出来散散心而已!”

    刚把眼泪擦干净,楚又薇“扑哧”一声又哭了,跺着脚埋怨道:“你们回来就算了嘛,干嘛还要把柳郎带回来,这不是存心不让我好过吗?”

    顾倾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道:“还一口一个柳郎呢,居然埋怨起我们把他带回来啦!”

    被戳中心里最柔软的真实,楚又薇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转过身后,一个人飞快地走在前面。

    顾倾城在后紧紧跟着,没想过去打扰她,只是默默陪在身后。

    让顾倾城没有想到的是,楚又薇竟然也会去天之涯……

    “江可彤小姐,你说柳郎回来是带我走的吗?”她站在崖口处自问自答,“一定是的!要不他怎么会回来呢?柳郎可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呀!”

    顾倾城见她情绪稳定,便放心地站在离她较远的一棵树背后,看着她。

    孟子光见楚暮轩与顾倾城同游回来之后心情愉快,便对羽裳遇害之事缄默不语。而楚暮轩更担心孟子光身体,所以也并未向他询问他离开的这几个月可曾发生大事。

    探视完孟子光以后,楚暮轩就回宫去了,而柳逸风也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

    楚暮轩回到文华殿之后,立即传召了宋莹莹,询问她近几个月宫内可曾发生过大事。

    宋莹莹埋着头将羽裳遇害以及荆红灏报仇之事一字不落地告知了楚暮轩。宋莹莹原本以为楚暮轩应该会对荆红嫣受到惩罚一事耿耿于怀,责怪她冲动鲁莽、意气用事。

    然而,让宋莹莹没想到的是,楚暮轩竟然会对羽裳遇害一事悲痛不已,他几乎发狂一般将黄花梨木条案上的奏折书籍以及笔墨纸砚等物品掀翻在地,眼里充血,双手握成了拳头重重地撑在了条案上。

    尽管宋莹莹站在玉阶下,但也听得清楚暮轩伤心的哭声。而站在楚暮轩身旁的赵克更是看清了他脸上的眼泪成串地往下掉。

    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楚暮轩是真的心痛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羽裳有一天会离开他,他依稀记得十二岁那年,羽裳在桃花林向他表明心迹,还递给他一装着生煎包的食盒……

    如果,如果当初他没有先喜欢上顾倾城,他会不会接受羽裳?这些年来,他一直把羽裳的陪伴当作是理所当然。可是,他是真的把她当作顾倾城的替身吗,如果没有那张相似的脸,他还会只认为她只是一个替身吗?

    此时脑子里即使思绪万千也比不上心里的那份痛意——锥心刺骨。

    “你——去把阮雪彤给朕叫来!”他指向身后的赵克。

    “是!”赵克唯唯诺诺地退下。

    阮雪彤?皇上找阮姐姐干嘛?皇后不是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了吗?宋莹莹心下想着。

    没过多久,阮雪彤已经站立在文华殿上,双眼疑惑,昂首挺胸。

    “你把荆红嫣弄哪儿去了?”楚暮轩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因愤怒而颤抖。

    阮雪彤不明就里,她不清楚楚暮轩的愤怒是责怪她还是责怪荆红嫣。

    “我也不知道,就让她自生自灭去了!”阮雪彤嘟囔着,不敢大声。

    楚暮轩点点头,咬牙切齿着:“你为何不等着朕回来再处置她?朕现在真想剥掉她的皮!”

    “她现在生不如死,比剥了皮更难受……”阮雪彤的语气带着对荆红嫣的轻蔑与傲娇。

    楚暮轩抬眼看了看阮雪彤得意的表情,听到她“生不如死”也让他略感安慰——阮雪彤的性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丝毫不带含糊。

    天之涯上吹起一阵凉风,是江可彤听见了楚又薇一番诉说,还是在欢迎柳逸风的到来?

    顾倾城的余光察觉到了有来人,回头发现,原来是柳逸风。她默不作声地站在树后,不去打扰二人的重聚。

    柳逸风犹豫着走到了楚又薇的身后,呼吸不均的气流被楚又薇感受到。他抬起手想要搭在她的肩膀上,可当手还悬在空中迟疑不决时,楚又薇则先他一步转过身,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柳逸风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动。

    “柳郎,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我们走吧,你去哪儿,我跟你去哪儿!”楚又薇带着哭腔恳求道。

    面对楚又薇的善解人意,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应答,只有让抱着她的手臂用力更大一些。

    一切尽在无言中,真实的感觉不必言语更重要吗?

    顾倾城羡慕着柳逸风与楚又薇的妇唱夫随,浪迹天涯的情怀。而她却只有将这样的梦留在心里了……

    然而,真正爱一个人或许就是去习惯他的生活方式吧!楚暮轩在与顾倾城在一同寻找雪灵芝的路途中,也渐渐明白了,他身旁这位笑靥如花的姑娘喜欢亲近自然,遨游天地!

    回到宫中大约三日,他自己再也按耐不住了,找到了太上皇楚天佑,表明自己不愿意再做皇帝的决心。

    楚天佑惊异于楚暮轩的作法,这个在他的眼里,视权力为宠物的男子竟然会为了心爱的人放弃权力?楚天佑虽然自己也不愿意做这个皇帝,但是他还是愿意去成全自己儿子的心愿——放他离开!

    多年之后,他半夜醒来,看见枕边的顾倾城,心里想着:羽裳和倾城,或许本来就是一个人?现在睡在我身边的是倾城还是羽裳?

    二十年之后,楚国的皇上驾崩,而新即位的国君竟然是她!(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