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238章: 自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门打开了,连串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放手。”一道呵斥的女声传来。

    沈家琪眉头微皱,叶馨!隐隐间,他已经摸透了幕后之人的意图了。

    热气不断从体内涌出,饶是他有较好的忍耐力,也有点扛不住。

    上次刘雨欣陷害他和悦悦,那是他心甘情愿。但这一次……沈家琪尽量让身体放松,不让来人看出一点不妥。

    紧接着,门关上了。

    房间里久久笼罩着一层可怕的静默。

    又过了几分钟,沈家琪听到了脚步声,正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身体的感官被无限放大,沈家琪身上早已溢出了一层冷汗。

    慢慢的,房间里的人不断靠近,一股幽香钻进了鼻孔。

    沈家琪差点就溢出声来,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终于,人在床边停了下来,属于女子的芬芳不断地诱惑他。

    一只禁锢的野兽似乎要破体而出,就在那只手快要摸到自己脸庞时,沈家琪突然睁开眼,快而准的箍住那只皓腕。

    “家、家琪。”叶馨迷离的眼里透出一股清醒,“我好热……”她咽了咽口水,床上是她心心念念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

    ‘沈家琪在房间里等着你,只要遵从本能,他就是你的了。’

    是谁在耳边说话?叶馨明亮的双眼再次迷离起来,不断的扭动腰肢。“家琪,你不喜欢我了吗?”

    她的声音嗡嗡的,却似一道加速剂险些让沈家琪弃械投降。

    “走开。”他拼尽了力气狠狠的推开她,自己也直坐起来。

    叶馨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疼痛稍微换回一些理智。一向让她引以为傲的高傲和良好的家教让自己无法低头去做这种受人谴责的事情,但是……心里的猛兽在叫嚣。

    她想要,更想要得到沈家琪。

    叶馨昂着头,多年的隐忍和委屈夺眶而出:“家琪,你难道忘了我们玛格丽特的约定了吗?”

    沈家琪陷入回忆之中……

    那一年,他出国留学,临别前一晚,高雄和金吟一帮人在熟悉的酒吧里给他践行。

    其他人都识趣的去跳舞,只留下两个人。

    “家琪,你到了国外可别看多了美女就忘记我们了。”叶馨打趣。

    沈家琪喝了一口酒,“曹逸阳的调调不适合你。”

    叶馨低头,两人间陷入一阵沉默。

    沈家琪不在乎,反正不是他不自在。

    许久,久到他以为叶馨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家琪,我喜欢你。”

    面对忽然的告白,沈家琪显得手足无措。更何况,对面那个人还是他当做妹妹疼宠的叶馨。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就看到了她的眼泪,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你别拒绝我。”叶馨颤声道,抓紧了衣摆。“家琪,你一直都知道我喜欢你,对吗?”

    沈家琪不点头承认也不摇头否认。

    心里揪疼,叶馨擦擦眼泪,笑了:“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还是想要争一争。家琪,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沈家琪抿唇,俊朗的脸庞透出一股疏离,“你应该有自己的幸福。”

    爱这种字眼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负担。至少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遇到真正让自己心动的人。

    叶馨紧咬唇角,倔强的昂头:“没有你何来幸福。”

    沈家琪险些不敢直视她的眼,心软了软,但是——“小馨,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有些东西远比爱情还要重要。”

    叶馨瞪大了眼,脸色惨白。

    沈家琪不忍心,“叶老很疼你,你不必牺牲自己的幸福的。”

    叶馨握拳,鼓足了勇气。“家琪,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等你的。如果哪天你改变了心意,那就说明我有重新告白的机会。”她举起了手中的玛格丽特,仰头一饮而尽,目光里满是祈求。

    “不要拒绝我,家琪。”

    沈家琪叹了一口气,把桌上的纸盒推了过去,“擦擦吧。”

    叶馨知道他已经同意了,破涕而笑。

    ……

    回忆戛然而止。

    “家琪,你既然追求杜悦,那就是你说你相信了爱情。所以我也可以履行我们的约定,跟你告白了。”

    沈家琪摇摇头,努力保持清醒。“那时年少轻狂,你还是忘了吧。”

    叶馨如遭雷击,泪水不停落下。“难道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沈家琪起身,语气冷漠:“不能。”想到杜悦,他的嘴角才柔和起来,“我已经有了想要守护的人。”

    叶馨如坠冰窖,潮红的面色一阵惨白。“杜悦改变了你?”

    沈家琪不否认,“是。”他略带警告的看着她,“虽然我不知道在今晚的事中你扮演了什么角色,但如果再有下次……小馨,你别怪我不顾当年的情谊。”

    叶馨心止不住的疼,站了起来,带着一丝决绝,奋力一搏:“那又如何,反正你都出不去了。”

    沈家琪冷笑,他摇摇晃晃走到了窗边,打开窗子,冷气从外面扑了进来,雨水打在他的手背上,瞬间清醒不少。

    感受到冷意,叶馨的也清醒许多。“家琪,你出不去的。”

    沈家琪哼了一声,“是吗?”他跨了一步,操起手上的花瓶,对着窗子砸了上去。

    花瓶砸在窗子上,碎片洒落下去。

    紧接着,他又接连操起能搬得起来的东西都砸了过去。

    “啊——”叶馨抱头蹲身,尖声叫了起来。

    而此时酒店门口,有人差点被楼上的东西砸到,骂骂咧咧了几句。

    紧接着,不断有东西从上面砸落。

    沈勇毅呼吸加粗,冲进了大雨中,朝着楼上看去。

    高雄也意识到了什么,也冲了出去。

    十分钟后,酒店房门被撞开了。

    沈勇毅最先冲了进来,扫了一圈,就看见地上蜷成一团的叶馨,还有扶着窗站着的沈家琪。

    沈家琪眯着眼,笑着埋怨道:“爸,你怎么才来。”

    沈勇毅大步走到了他的旁边,看着他的脸色,立马就明白了前因后果:“我们去医院。”

    沈家琪点头,将身体大部分的力量都放在他身上。在路过高雄的时候,他警告道:“别让悦悦知道。”

    高雄点头保证,“我知道。”

    等他人一出,高雄才想起来,吼了一嗓子:“我该怎么说?”

    可惜,没人回答他。

    ……

    杜月默吃了药已经睡了过去,幸好没有发烧。

    杜悦揉揉眉心,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急忙接起:“高雄,家琪有没有事?”

    “没事,是金吟他们恶作剧。”高雄为自己编的理由沾沾自喜。

    另一边,杜悦的心再次沉到了谷底。“三哥没事就好。”

    高雄格外紧张,这会儿听不出她的语气,打呵呵:“噢,我要挂了,那边还在叫我过去喝酒呢,他们非要给三哥来个单身派对。”

    杜悦笑道:“去吧。”

    挂断电话,她的笑容消失了。高雄一点都不会撒谎,订婚宴和单身派对根本就没联系。

    “悦悦,你怎么还不睡呀?”杜帧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杜悦回头,“一会儿就睡,帧帧怎么下楼了。”

    杜帧撇撇嘴,“我睡不着。”他指了指楼上。

    杜悦上前握住了他的手,“帧帧不欢迎她是吗?等明天悦悦就让她离开。”

    杜帧低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帧帧不讨厌她。”

    杜悦愣了愣,“帧帧……以前不是说不想见到她吗?”

    杜帧点头,又摇头,“其实,帧帧一直都知道,她每年都会给我们寄礼物的。”他抬头,紧张极了,“是吗?”

    “是。”杜悦意外,“就为了这个?”她其实很想追问,难道他就忘记了过去她对他们的所作所为、难道就不怨恨她吗?

    她甚至想要告诉他不要被杜月默给欺骗了,可一旦面对他澄澈的双眸,杜悦实在无法问出口。

    就在这时,杜帧的一句话更是让她无地自容:“悦悦,没有她就没有帧帧和悦悦了。”

    谁还能说他傻?

    ……

    这场雨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杜悦浅眠,听到楼下的开门声惊醒了。

    打开床头灯,批了一件衣服下了楼。

    沈家琪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见杜悦,意外极了。“怎么还不睡?”

    他快步走了过来,“在等我?”

    “我睡不着。”杜悦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瞧见他眉宇的疲倦,牵起他的手一起在沙发上坐下。“都处理好了吗?”

    沈家琪嘴角一扬,把她揽入怀中,“高雄是怎么跟你说的?”

    杜悦撇唇,“金吟他们恶作剧,特意为你举办了单身party。”

    沈家琪无语,“难怪他老是被高爷爷揍。”

    杜悦咯咯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问:“没事了吧?”

    “没事了。”沈家琪在她的发丝上吻了吻,“这份礼物,我会加倍的还给那个人的。”

    杜悦凝色,往他怀里靠了靠,“对不起。”

    沈家琪温柔地笑道:“笨笨,这本来也是我的事。”

    杜悦心里涌入一道暖流,“那……明天的订婚?”

    “当然要继续。”沈家琪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认真的看着她,“我等了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然后,俯身吻在了那片想念已久的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