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199章:所以,你来不来帮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雨欣姐,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看到门外狼狈的刘雨欣,林姗姗下了一跳。

    “姗姗……”刘雨欣语含哽咽,脸色苍白如纸,跌跌撞撞地摔在台阶上。

    “雨欣姐!”林姗姗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扶她,发现她膝盖上的青紫:“怎么回事?你受伤了?”

    刘雨欣哆嗦着嘴,没有说话,眼底有惊慌失措,林姗姗拖起她:“走,我们先进屋再说。”

    林姗姗替刘雨欣倒了杯水,她握着杯沿的指关节发白,过了片刻,才缓过神来,林姗姗迟疑了下,不由开口问道:“雨欣姐,到底发生什么了?”

    “姗姗。”刘雨欣后怕地拽住林姗姗的手腕:“刚才我想去找阿泽,我实在是太想他了,过马路的时候不留神,就被一辆车撞到了。”

    林姗姗吓了一跳,仔细打量刘雨欣一番:“雨欣姐,你有没有事?”见刘雨欣状态还算不错,她才松了口气:“早知道我就去军区大院接你了。”

    “姗姗,我好害怕,好像还有别人被撞到了,到时警察会不会找上我?”刘雨欣惊恐无措,双目没有焦距地抓紧林姗姗的手,用力到她发疼。

    “不会的,雨欣姐,不会的……”林姗姗连声安慰:“马路上都有摄像头的,不是你做的,肯定落不到你头上。”

    刘雨欣眼眸稍微闪动,似乎安静下来,可很快又神经质地祈求林姗姗:“姗姗,我好害怕,我不敢一个人,呜呜……”

    林姗姗听得心里一疼,想到屈润泽,安慰道:“雨欣姐,你不要害怕,我马上跟阿泽打电话。”说着,已经掏出手机拨号。

    手机响了许久,那头才有人接起,屈润泽声音很冷淡:“什么事?”

    林姗姗急切道:“阿泽,你在哪里啊?雨欣姐被车撞了,她现在人在……嘟嘟……”

    林姗姗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人掐断,她迅速回头看着刘雨欣,见她脸色蓦地变苍白,心下不由一紧:“雨欣姐,可能是信号不好,你等等,我再打。”

    “不用了姗姗,我理解阿泽,发生这么多,他不肯原谅我也正常。”刘雨欣嘴上这么说,却露出悲痛欲绝的神色来。

    林姗姗嚯地就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辈子那么长,谁不会犯点错?你们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不能这么快放弃。”

    林姗姗的话让刘雨欣眼中泛起光亮,但很快复又泯灭:“姗姗,你不懂,我跟胜奇,阿泽他……”刘雨欣说着,委屈地咬住下唇。

    说到黄胜奇,林姗姗心里也抹过异样,脸上露出瞬间报不平的神色,但见刘雨欣楚楚可怜,终究还是叹了口气:“雨欣姐,这事确实是你们不对。”

    不管是谁,看到心爱的女人跟发小好上了,心里都不会好受。

    “姗姗……”刘雨欣说着就要去扯林姗姗的手,但却像是牵扯到伤口,疼得倒吸口冷气,林姗姗俯首,看到有鲜红的血沿着沙发边缘流出。

    “雨欣姐!”林姗姗尖叫一声:“你流血了,快,我送你去医院。”

    “姗姗,我不去。”刘雨欣虚弱地摇头,捂着肚子靠在沙发上,黑色的发丝被汗渍浸湿,贴在额头上,原本精致的五官染上苍白。

    “雨欣姐,那怎么行……你这样会出事的!”林姗姗边说着边掏出电话,又拨了屈润泽的,只是语音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刘雨欣出现意识模糊的征兆,林姗姗想拉她起来,却不小心两人一起跌倒在地毯上。

    ……

    刘雨欣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复古式吊顶,四周漆黑一片,只在靠近门口处留了盏壁灯。

    她挣扎着起来,张了张嘴,喉咙干哑到发不出声来。

    门从外推开,林姗姗声音传来:“雨欣姐,你醒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刘雨欣定眼望去,是黄胜奇。

    “雨欣。”黄胜奇走到床边,想伸手去碰触她,却迟疑着又收了回去。

    “你过来干什么?”刘雨欣脸色一冷,情绪瞬间失控:“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啊!”

    “雨欣姐,你听我解释!”林姗姗用力抱住她:“昨晚你晕倒了,我吓坏了,阿泽又联系不上,胜奇知道了很担心,还好他及时赶过来了。”

    刘雨欣冷冷地别开脸:“我不想看到你,你最好马上给我离开。”

    黄胜奇放在身侧的双拳握紧,沉痛地看着刘雨欣,杵在原地固执地不肯动弹。

    刘雨欣用力掀开被子,眼看着就要挣扎着下床,林姗姗顿时急了:“胜奇,要不你先走,雨欣姐有我照顾,没事的。”

    黄胜奇深深看了刘雨欣一眼,转身,推门出去。

    在快出门口时,他回头幽幽道:“阿泽,他对你那么冷情,你这样,真的值得吗?”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胜奇走后,刘雨欣像被抽空全身气力般,跌回床上。

    “雨欣姐,没事了,你再睡会儿吧?”林姗姗说着,替她捋好被角。

    她要离开的时候,刘雨欣却突然拽住她的手腕:“姗姗,怎么办,昨晚胜奇过来这边,阿泽知道了,肯定要误会我的。”

    林姗姗感受到刘雨欣低落在手背上的泪水,安慰道:“不会的,阿泽不是那种人。”

    “可是他已经不相信我了,再也不会了……”刘雨欣语调中带着哭腔:“姗姗,你一定要证明我的清白,我不能再让阿泽误会了。”

    “放心吧,雨欣姐,昨天晚上你一直跟我在一起,谁也误会不了你。”林姗姗拍着胸脯保证。

    “真的?”刘雨欣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攀着她。

    “嗯,谁问我,我都说昨晚你整晚跟我一起。”林姗姗笃定地点头。

    ……

    从德馨大酒店出来,杜月默率先开车离开,沈安邦他们早就有军用车等着接他们了。

    “爸妈,爷爷奶奶,你们先回去,我送下悦悦。”沈家琪拢了拢西装扣子道。

    沈勇毅点头:“好的,晚点有空回下军区大院,有些具体事宜还是要商量下的。”

    “伯父伯母,爷爷奶奶,我跟帧帧先走了。”杜悦朝他们点头告别,杜帧这才依依不舍地从沈老太太身边走开。

    上了车之后,杜帧躲在车后座,为了联系方便,前几天杜悦帮他买了部手机,这几天经常见他捧着手机倒腾。

    “谢谢。”杜悦黑眸望着沈家琪,他侧脸轮廓分明,在午后阳光下平添了股朝气。

    沈家琪侧脸,温和地看着她,趁着等红绿灯的档口,伸手握住她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男人,给了她温暖,排除众难叫他家人接纳自己,到了现在,他却只轻描淡写说应该的。

    杜悦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不由回握住沈家琪的手:“今天,我很开心。”杜月默一直是她横在心里的那块心病。

    跟屈润泽的那场婚姻,她是擅作主张,杜月默也从未点头同意过,可是,又有哪个女人要嫁人了,不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

    “晚上一起吃饭?”沈家琪挂了通电话之后问她。

    “你会不会很忙?”杜悦问道。

    “最近还有些项目要跟进。”沈家琪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打,突然笑着看向杜悦:“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来帮我?”

    杜悦先是一楞,很快想起自己对沈家琪的承诺,他帮她洗清冤屈,她就为他工作。

    那个时候她还没想到真的会和沈家琪走到一起,现在身份和心态都有所变化,她这段时间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

    ……

    “怎么了?”沈家琪见杜悦迟迟没有回答,不由看着欲言又止的她,眼底有纵容的鼓励。

    “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杜悦缓了缓说出想法:“毕业这么多年,我实践技能多,但是文化课程还相对欠缺。”

    “你想进修?”沈家琪补了一句。

    “嗯,前阵子听小敏说他们学校有在招生MBA,我想去试一试。”杜悦虽然知道学历不代表什么,但是她不希望自己跟沈家琪的差距太大。

    沈家琪顿了顿,英俊的脸庞上闪过了然,眼底很快染上赞同:“这个我支持,不过要等我们婚礼办完之后。”

    杜悦脸羞涩地红了脸,刚想说什么,后座上突然响起一个女声:“我在上班,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第二轮试镜安排在下周一。”

    杜悦眉头不由一挑,跟沈家琪默契地对视一眼,杜悦回头看过去:“帧帧,你在玩微信吗?”

    杜帧有点手忙脚乱地想关语音,听到杜悦问话,抬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雄雄说这个好玩……”关键是通过这个可以找到他姐姐。

    “这样啊。”沈家琪笑笑,见杜帧有点窘迫,悄然拧开车载电台,杜悦见状也没继续刚才的话题。

    “本市地产十强企业柯氏,总裁独子柯少南昨夜从兴业小区顶楼坠落,目前正在医院抢救,生死未明,具体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中……”

    接下来,是记者对调查事件警察局长的采访。

    从他们言辞中,不难听出,柯氏对此事的态度很强硬,报道末尾是柯正山的讲话:“我不知道少南为什么要遭此横祸,但如果是人为的,我们一定不姑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