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174章:只能用这种方式逼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我们悦悦啊,现在过得可是好日子,不用看别人脸色,也没有那些三姑六婆找上门来寻麻烦,往后啊,就不劳烦屈总到这里来看望她了,她可消受不起你们这些人的关心和挂念!”

    由于高雄经常去找杜帧玩,偶尔也会提到杜悦在屈家跟刘家所受的委屈,比如那次帧帧心脏病发作,她可是听高雄说那晚屈润泽陪着自己的老相好,亏她第二天还说他体贴细心,真是瞎了她的眼了,再加上高雄不断的思想工作,保姆现在对屈润泽可是恨之入骨。

    “你啊,就好好守着你的老相好吧,我们悦悦就不需要你牵挂了,没有你,自然有人爱护我家悦悦。”保姆说着,仰起下巴高傲地走过去,走出一段路,还不忘朝兰博基尼呸了一声。

    屈润泽坐在车种,因保姆的话而心烦意乱,他抽出一根烟点上,在袅袅的烟雾中抬眸看了眼公寓的某一层,他也觉得自己一定疯了,大清早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按灭烟蒂丢出窗外,靠在驾驶座上,合了合眼睛,彻夜无眠让他太阳穴突突跳着,他想要开车回家睡上一觉,却怎么也踩不下油门,他知道自己并不想离开。

    副驾驶座上的手机响个不停,从昨夜开始,每隔一个小时屏幕就会亮起一次。

    屈润泽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拿起手机看都没看一眼就挂掉。

    很快就有新信息发来,他打开……

    “阿泽,你现在连听我解释都不愿意了?你难道真的不想要我了吗?”

    他随手将手机丢到一旁,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接着推开车门下去。

    ……

    屈润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公寓门口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目的去按门铃,等到铃声响起后,他才回神,在他刚打算走人的时候,门却打开了。

    沈家琪握着门把手站在那儿,他身上随意套着一套女性睡衣,有点短,敞开的领口露出古铜色肌肤,他头发乱糟糟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抓痕明显,嘴角还有淡淡的口红渍。

    “来找悦悦吗?”沈家琪率先微微一笑:“她个小懒猫还没起来。”

    屈润泽站在原地,他冷眼看着穿得不伦不类的沈家琪,却根本笑不出来,当一个男人穿着女人的睡衣清早出现在女人的家门口,不用任何言语解释,一切都在不言中。

    “是快递吗?”一道惺忪的女声传了过来:“我昨天买了床单,你帮我签收下。”

    沈家琪黑眸看着门外的屈润泽,话却是对里面的女人说的:“好像不是快递。”

    ……

    杜悦醒来的时候,身边空荡荡的,连带她的睡衣也找不到了。

    她重新从衣柜里拿了套衣服穿上,去洗手间洗漱了下,走出卧室就看到沈家琪站在门口,她昨天在网上买了东西,因为是同城快递,估计应该要到了。

    “好像不是快递。”

    沈家琪的话让正打算回房的杜悦一愣,她掉头走到门口处:“那谁这么早……”

    当杜悦看到门口站着的屈润泽时,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她站在玄关处,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或许说,这样的场景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身上。

    前夫突然出现在你家门口,而你的现任穿着你的睡衣去开了门,然后你又出现了。

    那些狗血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一幕,就这么发生在她身上了。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屈润泽薄唇勾起,脸上是连他都没意识到的冷意,淡淡的,像是蒙了一层纱,模糊不清,即便是在笑,却含着冰霜。

    杜悦站在那里,没有动弹,也没有看屈润泽一眼。

    沈家琪堵在门口,以男主人的驾驶看着屈润泽,神色淡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屈润泽胸口像压着块石头,他扯了扯嘴角,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他们站在屋子里,才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是多么可笑。

    “打扰了。”屈润泽转身就要走。

    杜悦抬眸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有点发愣,可是心却出奇地平静。

    往日,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是她,眼睁睁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他们家门口亲吻的也是她,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们的角色居然会对换,他变成落荒而逃的那个。

    或许不该用落荒而逃这个词,屈润泽对她的感情没有重到能够惊慌失措的地步。

    突然,她被拥入一个结实的怀抱中,杜悦回过神,沈家琪正抱着她,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像哄小孩一样拍着她的头,她的双手续不由自主地攀住他的腰。

    过了片刻,杜悦才松开他,抬眸对着他微笑:“早餐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沈家琪俯首,目光缱绻地看着她:“只要你做的,我都可以。”

    杜悦点头,松开他往厨房跑,但很快,她又出来,手里拿着个锅铲,指着他身上的睡衣:“下次不许再偷穿我的衣服,另外,不许再用我的口红。”说着,又折回厨房。

    沈家琪抬手摸了下脸颊,手掌心有淡淡的红色,他勾起唇角,回头看着公寓门外,目光却变得讳莫如深起来了。

    ……

    屈润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楼,怎么回到车里,又是如何离开的。

    他以为他一点都不在意她身边有谁,当初娶她也不过是出于对屈南风和杜月默的报复,他爱的始终是刘雨欣,跟杜悦举行婚礼还有大半是为了气她回来。

    只是,当他亲眼看着杜悦跟沈家穿着睡衣出现在一个屋檐下,他才发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那般无谓,他清楚地感受到有一团怒火在他胸膛里剧烈燃烧着,甚至越发热烈。

    屈润泽蓦地踩下刹车,兰博基尼在路边停下,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他狠狠地拍下方向盘,突然头痛欲裂,手机却再一次响起来。

    他缓了缓恢复冷静,才拿过手机,目光冰冷,点开了短信。

    “阿泽,这是我给你也是给自己最后的机会,来不来随意,别墅这。”

    屈润泽握紧手机,合上眼睛,片刻之后,他才睁开,看着漆黑一片的手机屏幕,不再有短信进来,也没有电话,他迟疑了下,还是回拨了刘雨欣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请在听到……”

    屈润泽心头一紧,将手机丢下,重新驱动车子,在前面十字路口掉了车头。

    ……

    屈润泽打开别墅大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冷气。

    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几乎是刹那间,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

    屈润泽来不及关上大门,就大步跑向刘雨欣的卧室,却发现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衣服也收拾妥帖放在衣柜中,他在床头站了几秒,然后蓦地转身跑向洗手间。

    他越靠近洗手间越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水声,当他将手搁在门把上,心内不安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他一下子将门推开,黑暗的卫浴间中,刘雨欣穿着白色长裙躺着,一池的清水已经被鲜红的血液染红,她右手拿着把剃须刀,左手无力地垂在浴缸边,腕间有血液喷涌而出。

    刘雨欣浑身湿透了,她像是感觉到他的到来,睫毛微微颤动两下,睁开眼,那双往日神采奕奕的黑眸此刻却暗淡无光,她目光涣散地看着门口,像在看他,又像是透过他看更远的地方。

    “阿泽……”她苍白的双唇微启,费力地吐出两个字。

    屈润泽上前两步,一把夺走她手中的剃须刀,他害怕得牙齿战栗,抓过架子上的毛巾,紧紧地按住她血流不止的左手腕,然后将她从水中捞起迅速往外走。

    刘雨欣嘴唇嗫喏,无力地靠在他怀中,抬眸看着他冷然却焦急地侧脸,虚弱地勾起唇角,眼角挂着几滴泪水,委屈却又乖巧:“阿泽,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我了。”

    “别说话,留着点力气,我送你去医院!”

    刘雨欣昏昏沉沉,双手不痛不痒地攀着他衣服:“阿泽,别离开我,不要抛下我……”

    林姗姗哼着歌拎着个袋子走进别墅区,就看到屈润泽抱着浑身湿透的刘雨欣从电梯里冲出来,一时有点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等到屈润泽走近,她才看到刘雨欣身上的斑斑血迹。

    “雨欣姐,你怎么流那么多血!”林姗姗吓得将手里袋子一丢。

    屈润泽压抑着心内的不安,喝道:“还不赶紧去开车!”

    林姗姗一愣愣,等到反应过来,赶紧撒腿就往外跑。

    刘雨欣下了狠心,割到动脉神经,一到医院就被推进手术室抢救。

    屈润泽站在走廊里,看着亮起的手术灯,愣愣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身后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他刚要回头,右脸蓦地一疼,他整个人一个踉跄撞到墙壁上。

    林姗姗见屈润泽被打,尖叫一声,看清来人后赶紧上前阻止:“胜奇你干什么!”

    屈润泽站稳后,揉着自己被打破的嘴角,低垂下头,眼皮都没掀一下。

    “姗姗,你让开!”黄胜奇推开林姗姗,对屈润泽怒目相视:“我要把这个混蛋打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