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163章:你的第一个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刘国锋的血压蹿地上去了,额际有青筋突起,想着当着众人的面这样暴露了家丑,前所未有的耻辱让他恨不得举起拐杖当场打死这个不孝女。

    刘烨连忙阻止父亲:“爸,有话我们回家慢慢说。”

    “既然刘老有家事要解决,那我们先告辞了。”沈家琪的声音突然传来。

    正惶恐不安的刘雨欣闻声回头,就看到沈家琪身姿挺拔地站在那里,他双手插兜,温和地笑着,然而那样的笑容却让刘雨欣恨得咬牙切齿。

    他一定知道,肯定是早就知道了,不然张琴怎么会巧合地出现在这里?

    沈家琪却直接忽略刘雨欣眼中迸发的强烈恨意,直直地看着刘国锋说道:“刘老放心,我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今晚这院子发生的事我们都当不知道。”

    刘国锋脸部肌肉抽搐了下,看着满脸笑意地沈家琪,他这是明摆要他们刘家欠他个人情!

    只是,他能如何?现在这么大一个把柄握在人家手上!

    难道真要把他们刘家外甥跟小姨搞在一起的丑闻变成明天镇南家喻户晓的笑料吗?

    刘国锋闭上双眸,深吸一口气,再睁眼看着沈家琪:“这样最好。”

    刘家院子中,恢复了平日的沉寂,其他人都已经散去。

    刘国锋身形晃动,幸好有刘烨在身边,他平息着满腔的怒火:“都进去!”

    刘雨欣捂着自己红肿的脸,咬着唇,猜到一番责备在所难免,做了最坏的打算。

    只是她刚要往里面走,前面的刘国锋却停下来,看着她冷冷道:“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

    “爸!”刘国锋战战兢兢地想要上前。

    刘国锋斜睨着她:“我刘国锋没有你这么给刘家长脸的女儿!”

    说着,刘家院子门在刘雨欣跟前沉重地合上。

    刘雨欣将刘烨透过门缝扫射过来不悦的一眼看在眼底,四肢都开始冰凉,如果刘家容不下她,那她如今拥有的一切……她不敢再想下去,但身体却因为害怕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雨欣姐……”林姗姗着急地声音从旁边传来:“你怎么可能没有怀孕?”

    刘雨欣侧脸看她,眼角的余光却捕捉到院子里的另一个人。

    她看着站在树荫下保持沉默的屈润泽,他脸色阴沉,薄唇紧抿,一双黑眸比过去任何时刻都冷漠,冷漠到令人战栗,似乎隐藏着骤雨般的愤怒。

    “阿泽!”刘雨欣有些急了,朝着屈润泽急忙地走过去:“你听我解释,阿泽!”

    屈润泽垂眸看着刘雨欣,他的视线定格在她眼角的泪水上。

    刘雨欣见他沉默,心内的不安更甚,抓着他的手臂,用力地:“阿泽,不是存心骗你的,开始我以为自己怀孕了,可是检查出来是胃胀气,我好几次想跟你说,但是你那么喜欢孩子……”

    “所以是怪我咯?”

    屈润泽笑了笑:“你不过是为了让我沉浸在孩子的喜悦中,因此任由这个误会继续下去?”

    他在笑,可是笑容却冰冷,没有抵达眼底,含着冰,犹如在质问犯了罪的犯人。

    “阿泽……”刘雨欣咬着唇瓣,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了是不是?”

    “那就不要说了。”屈润泽拍开她的手,转身就要往院子外走。

    “阿泽!”刘雨欣想去拉他,却扑了个空。

    屈润泽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打开轿车,坐了进去。

    刘雨欣跑上前想拉开车门,却发现被他反锁了!

    “阿泽!”刘雨欣焦急地拍打车窗:“阿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屈润泽冷冽的侧脸隐藏于昏暗的灯光下,他发动了引擎,驱车离开那里。

    刘雨欣整个人因为惯性跌倒在地上,裙摆下的膝盖渗出血来,她坐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路灯下她脸色苍白,因为无助,因为迷茫,双肩耷拉下来。

    林姗姗走到刘雨欣身边,弯下腰,去扶刘雨欣,轻声道:“我送你回别墅。”

    刘雨欣回头,泪眼朦胧地看着林姗姗:“姗姗,你还相信我吗?”

    林姗姗神色纠结,眉头拧起,她突然想起刚才自己摔倒的场景,脚下明明是平地……她看着刘雨欣,咬着下唇,不愿意让自己往那方面想,可能真的是她自己不小心绊倒了。

    刘雨欣看出她的怀疑,挥开她的手,自己缓慢站了起来。

    “你也怀疑我是不是?”她苦笑:“怪我不该得罪自己惹不起的人,才会落到这个下场。”

    “什么人?”林姗姗立即抓住了刘雨欣话中的重点:“雨欣姐,你得罪谁了?”

    刘雨欣不敢再多说,悲哀地别过脸:“姗姗,你不要再问了,我不想再提他。”

    林姗姗却了然:“是沈家琪对不对?他一定怀恨在心,见不得你跟阿泽在一起,才故意怂恿大家来闹事,然后又把他舅妈喊过来,他是想挑拨你跟阿泽还有家里人的关系!”

    刘雨欣的手一直颤抖,合上眼睑任泪水滑落:“终归是我自己骗了阿泽,不然他也没办法得逞。”

    “雨欣姐,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的。”

    林姗姗懊恼地握住刘雨欣冰凉的手:“我早该想到是沈家琪在搞鬼,不然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你别难过了,你又不是故意骗阿泽的,只是个误会,只要阿泽心里有你,说开了就好。”

    刘雨欣自嘲地勾起嘴角,摇头:“阿泽不会原谅我的,他刚才多失望啊……”

    “那是因为他没冷静下来想通过!”

    林姗姗安抚地握着刘雨欣的手:“雨欣姐,我现在就去跟阿泽解释!”

    说着,她就要上车追屈润泽。

    刘雨欣连忙抓住她的手不让:“姗姗,他现在肯定恨死我了,你别去啊。”

    “要是我不去,你们之间的误会只会更深,难道你想给通月勤机会吗?”

    “我……”刘雨欣张了张嘴,眼底的惶恐和伤痛再也掩藏不住。

    林姗姗安抚地拍她的手:“雨欣姐,我去找阿泽并不是因为你,实在是因为我看不下去了!”

    说完,她松开刘雨欣的手,打开跑车门。

    刘雨欣站在栅栏外,目送林姗姗离去,一张苍白的脸始终没有半点血色,她的指甲钳进掌心,心绪如同乱麻般,想到沈家琪,想到沈家人,想到杜悦,她的双肩不可克制地颤抖起来。

    她缓慢地转身,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黄胜奇。

    黄胜奇脸上不少伤,看来刚才没少吃亏,他走上前,黑眸直直地看着脸上挂着泪的刘雨欣,他蹙眉,目光沉寂幽深,安静地凝视着刘雨欣,没有开口。

    刘雨欣看着他唇角的淤青,眼底流露出忧伤:“胜奇,你有没有怎么样?”

    “这样值得吗?”黄胜奇却答非所问,眼底有痛苦和愤慨。

    刘雨欣一愣,随即一笑:“什么?”

    黄胜奇往前一步,双手扣着她纤细的肩膀:“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已经挺晚了,胜奇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记得让人帮你擦下药。”

    刘雨欣想拨开他的手,黄胜奇却反而握紧,他又往前逼近一步,和她紧紧地挨着,他稍微俯首,能闻到她发间的清香,看着她乌黑浓密的睫毛,他的胸口像压了千斤石块般感到无比窒息。

    “你放出话,说你心里只有阿泽,我可以不惜一切撮合你们,不问原因,只要你幸福就可以,但是现在又算什么?”黄胜奇拔高音量:“你根本就没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刘雨欣望着黄胜奇激动地神色蹙眉,声音不由冷下来:“胜奇,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黄胜奇胸口剧烈起伏,他紧盯着刘雨欣美丽的脸庞,眼神却近乎哀求:“阿泽有那么好吗?好到你值得这样为他委屈求全?”

    他抬手,想去抚摸她的脸庞:“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阿泽一个男人,雨欣,我……”

    “够了!”刘雨欣甩开黄胜奇扣着她肩膀的手,眉目清冷:“你走吧!”

    “我不信你对我半分感情都没!”黄胜奇却不肯走,逼视着刘雨欣。

    刘雨欣秀眉蹙起:“胜奇,若是我让你有所误会,那我道歉,以后这种话别再说了。”

    “误会?”黄胜奇无比气恼:“难道在你眼中,在美国的那段时光都是我的自以为是的情感吗?”

    “你千里迢迢去美国看我,我难道不该好好招待你吗?”

    刘雨欣勾起嘴角:“胜奇,你不要搞得我们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

    黄胜奇目光灼热地看着她,深吸了口气:“如果那些都是误会,那你的第一个孩子呢?”

    刘雨欣不敢置信地瞪大美瞳看着黄胜奇,一时无言。

    “你难道真的不记得了?那天夜里,我们都喝高了……”

    “别再说了!”刘雨欣冷冷地打断他,神色已然变了几回,死死地盯着黄胜奇:“你明明答应我不再提这件事的!还有,那个孩子时屈润泽的,跟你没关系,没有!”

    “那你为什么那么害怕?”黄胜奇反问。

    “走,你马上给我走!”刘雨欣指着他身后,眼眶湿润:“我不想看到你!”

    黄胜奇双手握成拳,看着刘雨欣愤怒地模样,终于没有再开口,转身大步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