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124章:无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那个……你们认识?”前面的男人疑惑地看着对峙中得两人。

    杜悦抽回自己拉这门把的手,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大步离开。

    她刚走没两步,手臂就被拽住,整个人受力停住。

    沈家琪双手紧紧扣住她的肩头,嘴角含笑,眼神却冷冽:“怎么不上车?”

    “我想怎样跟你有什么关系?”杜悦伸手去掰他的手指:“放开我。”

    “看来你很擅长半路拦司机搭讪?”

    沈家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声音出奇地温柔:“那司机还在等你呢。”

    “你究竟想干嘛?”杜悦抬头瞪着他:“我都已经说得那么清楚了,你还回来干什么?我喜欢搭谁的车是我的自由,不要你来管。”

    沈家琪笑容一滞:“看来我出现地不是时候。”

    他轻声说完,甩开杜悦的肩膀,转身就离开。

    杜悦望着他大步远去的背影,心口像是压了块大石头,有些堵得慌。

    下一刻,已经走出很长一段路的沈家琪突然停住,蓦然转身,又大步回来,用力扯住她的肩膀,像拖一个娃娃般拉着她往前走。

    “沈家琪,你放手!”杜悦想用力挣脱他的禁锢。

    沈家琪冷着脸,死死扣住她的胳膊往前走去。

    此刻的他,早不见了往日的温柔,露出他强势偏执的真面目来。

    杜悦脚步踉跄,差点要跌倒,这个时候连畏惧都顾不上,只是拼命地反抗:“沈家琪,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我说我不喜欢你,你这样纠缠不觉得很贱吗?”

    沈家琪突然停下,杜悦一不留神,直接撞到他后背上。

    他回头,食指冷冷地点着她的鼻尖:“你也是我见过最贱的女人。”

    杜悦愤怒地拍开他的手,怒目相视,眼眶却哄了。

    沈家琪温和地嗤笑:“既然我们都这么犯贱,凑成一对不是挺好,省得祸害别人。”

    杜悦无法挣脱他,又被他一路拖着,进了最近的一家便捷酒店。

    杜悦立刻就明白了沈家琪的意图。

    她死扒住门,如何也不肯往里走:“我都说了不想跟你见面了,你还想干嘛?”

    沈家琪冷着脸,仿佛没看到她刻意流露出的厌恶,掰开她扒着门的手,三除两下就拉着她走到前台,掏出几张人民币丢在柜台上:“要一间隔音好、床结实的房!”

    杜悦听到他毫不掩饰说出这种露骨的话,强忍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侍者和其他住客都诧异地看着这对像是在吵架得夫妇,但很快都理解地转过了头,这种方式,确实是不错的和解方式。

    沈家琪拿了房卡,二话不说就像拎小鸡般把杜悦带到十八层。

    ……

    房门刚打开,沈家琪就将杜悦往床上一丢,长腿回勾关上了门。

    杜悦被撞得七荤八素,刚想起身,一道人影就覆盖了上来。

    “沈家琪,你混蛋!”杜悦眼眶红红的,有眼泪滴落出来。

    沈家琪稍微支撑起上身,看着她满脸委屈的样子:“既然说我贱,那我就贱到底好了。”

    “衣冠禽兽……”杜悦眼泪掉得更厉害,沾湿了双鬓和床单。

    他俯首,薄唇覆盖上她的,声音显得低沉磁性,气息却格外灼人:“我是商人,自然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你弄丢我老婆了,肯定要赔我一个的。”

    “明明是你自己要离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杜悦更是委屈到不行。

    沈家琪脸上肆无忌惮的笑一收,勾着手指替她抹掉眼角的泪:“你明明也喜欢我。”

    杜悦别过脸,即便脖子扭得酸涩,却还是固执地不肯去看他。

    “要是不喜欢我,你干嘛在路边哭?”

    “谁哭了?”杜悦声音不大,却闷闷的,听起来像是在撒娇般。

    沈家琪低声笑出来:“行,没哭。”

    杜悦回头,对上他炙热深邃的眼眸,两人呼吸交织,甚至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

    杜悦从酒店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她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到无力,腰间好像有藤条勒得她呼吸有点困难,杜悦意识逐渐恢复,才意识到自己正被人抱在怀中,腰上缠着一条男人的手臂。

    杜悦看了看,依然是在那家快捷酒店中,房间被弄得一塌糊涂。

    她甚至能清晰地闻到房间里散发出的迷离味道。

    她回头,就看到沈家琪安静地睡在她身边,黑发有些凌乱,深邃的五官在阳光下变得有点柔和,看起来就是个无害而温文的男人。

    然后杜悦可是见识过他的霸道跟阴霾的,怎么还可能被他温润的外表所蒙蔽?

    她秀美微微蹙起,挣扎着想要从他怀中逃离。

    沈家琪黑色睫毛动了动,缓慢地,睁开了双眼,漆黑的眼眸微微眯起,在晨光中熠熠生辉。

    “醒了?”沈家琪亲昵地在杜悦耳边蹭了蹭。

    杜悦轻轻推开他坐起身,没去看他,扯过床单护在身前,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脑中还一片迷糊。

    “怎么了?”沈家琪跟着坐起来,手臂仍旧缠上她的腰,将她紧紧困在自己怀抱中。

    “放开我,我要起床了。”杜悦浅淡地开口。

    沈家琪没松开的意思,跟着薄薄的床单碰触她的柔软:“起床气这么大?”

    杜悦恼羞成怒胡乱抓起身后的枕头,狠狠砸到沈家琪的身上:“混蛋!流氓!混蛋!”直到打到自己气喘吁吁才肯罢休,那些棉絮从脱线的枕头里纷纷飘落出来。

    “气消了?”沈家琪神色淡然,黑发上有一些棉絮挂着。

    杜悦转过脸,丢下枕头。

    “我以为你昨晚也挺高兴的。”沈家琪突然冒出一句话,杜悦惊讶地看着他。

    他黑眸深不见底:“你不知道你昨晚在我身下的样子有多主动,那眼神,好像在叫我继续,不要停……如果这房间隔音不够好,那隔壁的住客可就遭殃了。”

    “你!”杜悦再次抓起枕头就要砸向他,却反被紧紧扣住手腕。

    “沈家琪,快放开我!”

    沈家琪脸上又挂着笑容,淡淡的,看在杜悦眼中却显得虚伪而禽兽。

    他强制性地将她拉进自己怀抱中,啄了口她的小嘴,下颚抵住她的额头,浑然未觉她的挣扎,把枕头丢到一旁,抱紧她:“乖,别闹了,我现在还头疼着呢。”

    杜悦越是反抗,他抱得越紧,最后她实在无可奈何,合上眼道:“松开我,我要洗漱去了。”

    沈家琪的手不知何时上移,在她胸口处留恋不肯松开。

    “沈家琪,你有完没完?”杜悦死死盯着他,总算把昨晚说到一半的那句话喊了出来。

    他停下所有动作,抬眸扫着她,脸上的笑容有些收敛。

    杜悦被他看得有点发怵,不自觉就放轻了声音:“你放开我吧。”

    这次,沈家琪也没再死缠烂打,爽快地就放开了她。

    杜悦倒有点不习惯,看了他一眼,他却反倒躺回床上合上眼,仿佛没注意到她的注视。

    ……

    杜悦在洗手间待了很久,穿戴干净后才出来。

    房间里的电视机打开着,她偏过头,就看到沈家琪也穿好西裤和衬衫,靠在床头,一头枕在脑后,一手拿着遥控器在转台,听到浴室开门声也没回头看一眼。

    杜悦抓了包,站在那里,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沈家琪也没吭声,自顾自地看着娱乐节目。

    许久,杜悦才瞪着他问道:“你走不走?”

    他抬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关掉电视,将遥控器搁到一边,站了起来。

    杜悦率先走到玄关处换高跟鞋,房间里一地凌乱,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她撑着墙壁将脚放进鞋子里,站稳后才伸手去拿插在墙上的房卡。

    沈家琪的手伸过来,比她更快一步拿走房卡。

    他打开门出去的时候,手却扫过她的翘臀,杜悦本来还因之前尴尬的沉默耿耿于怀,现在顿时恼羞成怒:“你做什么啊?”

    沈家琪一本正经,收回手,神色坦荡地走了出去。

    杜悦涨红了脸,站在门旁,被捏过的地方像是火烧一般,她气急败坏地瞪着沈家琪远去的背影,这时,突然从隔壁房间探出个头来,一个阿妈冲着杜悦呵呵直笑。

    杜悦尴尬地收敛脸上的羞愤,礼貌地点头打招呼。

    对方一张老脸笑成一朵小雏菊模样:“小姑娘,气色很不错嘛。”

    杜悦讪然地笑了笑。

    对方不由啧啧出声,上下打量杜悦一遍:“有男人滋养果然不同,哪像我都快变成黄脸婆了。”

    杜悦脸上的笑容顿时再也挂不住了。

    对方瞥了眼沈家琪的背影,暧昧地冲杜悦眨了眨眼:“小姑娘,你男人应该挺强悍的吧?昨天晚上……啧啧……我看好多人趴在你们门口偷听呢!”

    杜悦脸刷地红了,再也呆不下去,转身加快脚步朝电梯跑去,简直是落荒而逃。

    沈家琪站在电梯旁等她:“怎么这么久?”

    杜悦瞪了他一眼,使大力按了电梯的下行按钮,脸上温度滚烫。

    ……

    在前台退房的时候,遇到的尴尬并不比对面那位八卦大妈的时候少。

    “1808退房!”

    服务员一声吼,旁边原本各自忙的房客都不约而同地看着沈家琪和杜悦,眼神怪异。

    沈家琪薄唇紧抿,俨然正人君子的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