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束手就擒 第13章:屈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杜悦不解,为何会卷入三人间的战争中,还成为他们互相挤兑的工具。

    她扯动嘴角,自嘲地笑笑,眸光落在对面满脸娇嗔的刘雨欣身上。

    “小姨真是爱说笑,顽石怎么可能跟珍珠媲美,姨夫肯定知道怎么取舍的。”

    既然刘雨欣非要争个长短,那她便拱手相让又如何?

    对于杜悦的自我贬低,刘雨欣显得有些意外,愣怔在原地,一时也忘了跟沈家琪索要个满意的答案。

    沈家琪也望着杜悦,诧异只在他黑眸中存在瞬间,随即,他就偏开视线,拍了拍刘雨欣搭在臂膀中的手背:“开席了,我们过去吧。”

    刘雨欣佯装生气地横了他一眼:“今天勉强放过你!”

    沈家琪扯出笑来:“行,等下回去了,想要什么跟我说。”两人边说边朝主桌方向走去。

    “刚刚怎么那么说话。”

    等到他们走远,屈润泽收起搁她腰上的手,声音冷冽无比。

    杜悦转头,望着他脸色难看的侧面,红唇微微勾起:“这个答案不是大家都爱听的吗?”

    说这些的时候,她微仰头,一双清澈透亮的桃花眼上翘,神色倔强不可方物,红唇上是嘲讽的笑意,唯独没有委屈和受伤。

    屈润泽眸中的光芒明灭不定,并没有出口否认。

    果然如此……她猜得八九不离十,今天带她来吃饭,不过是为了攀比。

    可是屈润泽貌似没搞清楚,就她的出生家世,这样做,只会自取其辱。

    “阿泽,杵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外公都好长时间没跟你聊过天了。”

    突然,刘国锋嘹亮的声音传来。

    杜悦看过去,刘国锋居中坐着,他左手边是刘雨欣,其次是沈家琪,而他右手边的座位空空如也,应该是留给屈润泽的。

    但是,杜悦有些犯难她该坐那里。

    主桌上只剩两个位置,若是屈润泽坐到刘国锋旁边,那她就得去另一个……

    沈家琪左边的空位。

    “阿泽是跟媳妇一起来的啊。”刘国锋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

    杜悦赶紧正了正心神,朝他所在方向点头致意:“您好。”

    刘国锋没有接腔,只是沉默地盯着她的脸,这种磨人的寂静持续了很久。

    杜悦到底有些忐忑不安,又怕出言打断显得太过无礼冒失,于是气氛就在他们两人的对视中僵持着,原本喧哗的包厢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最后,还是刘国锋挥了挥手:“坐吧,马上就开宴了。”

    “这……都没什么地方可坐的了,悦悦,你要不介意,来这儿坐?”

    接着,刘雨欣充满关怀的声音响起,指了指沈家琪边上的位置,她脸上的笑容真诚明媚,杜悦眼前一阵恍惚,总觉得这样的笑靥似曾相识……

    刘雨欣朝沈家琪撒娇的说道:“是我让悦悦过来的哦,你可不许有意见。”

    沈家琪听罢,不动声色地往杜悦所在看了眼,浅笑:“怎么会呢,我乐意至极。”

    她这才重新展颜微笑,回头看杜悦,柔和的下巴微抬,样子像在施舍:“悦悦,来我这边坐,我们年纪差太多,应该比较有共同话题。”

    刘雨欣的声音并不大,却穿透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

    杜悦打量刘雨欣和善温柔的脸庞,拿不定她是真单纯还是有意叫自己下不了台,若真是为她想,何必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

    不过……既然刘雨欣想表达她大度善良,而自己又确实没地儿坐,何不如她所愿?

    杜悦颔首,礼貌地道谢:“小姨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如她所料,刘雨欣见她顺着杆子往上爬,脸色当即一变,笑容有些讪然:“这么客气干嘛,家琪有佳人作陪,心里指不定多高兴呢。”

    沈家琪眼观鼻鼻观心,唯垂首喝茶,仿若没听到她酸味十足的话。

    刘雨欣心中懊恼不已,嗔怪地睨了沈家琪一眼,之后便转过头和刘国锋说话。

    刘国锋似是觉察到两人间的不愉快,眼神停留在缓步而来的杜悦身上,话却是对沈家琪说的。

    “这次回国尽量多待些时间,毕竟这里才是根。”

    “嗯,家里老人年纪也大了,我打算留下来多尽尽孝。”

    刘国锋似有所感:“是啊,人老了,最希望合家欢乐。”

    他话音刚落,偌大的包厢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迎合声。

    杜悦拉开椅子坐下,一杯茶适时递到她面前:“谢谢。”

    她伸手接过时,两人手指有轻微的碰触,能感觉到他掌心灼人的热度。

    杜悦抬眸,撞进沈家琪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眸中,他点头,而后别开视线。

    杜悦低头啄了一口茶,清香甘甜。

    她突然感到如坐针毡,抬头,对上屈润泽两道冷冽的目光,随即,他转过头,大喝一口茶,放下杯子的时候,脸上又是一副浅笑。

    接着,他侧头对坐在他旁边的二太太耳语几句,二太太暧昧地瞄了杜悦一眼,然后起身:“结婚挺久了还这么腻歪,那我就去那边坐啦。”

    二太太这么说,杜悦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只得起身跟她换位子。

    她起身推开椅子,没想到会被掀开的地毯一角绊到,身体不平衡地朝后跌去。

    “唉,小心地毯!“三太太惊呼提醒,可惜太迟了。

    杜悦脚一崴,本能地想要去攀住些能稳住身形的事物。

    接着,她感到腰间一暖,有人托住她。

    圆桌顶上水晶吊灯光芒靓丽夺目,沈家琪大半个脸融入那绚烂的光晕中,他的五官深邃立体,直挺的鼻梁下是形状很好的薄唇,下巴线条柔和又干毅,眼角微翘,依旧是温和的笑容。

    “还好吗?”沈家琪将她扶正。

    “嗯。”杜悦惊魂未定,回神后,下意识地从他怀里抽离:“谢谢你。”

    对于杜悦的刻意疏远,沈家琪并没太在意,笑着退了一步,保持着令她觉得安心的距离。

    “老公,你没事吧?哎呀,衣服都这样了……”

    刘雨欣慌忙起身,一双秀丽的眉毛蹙起,面上是在关心沈家琪,言语间却有着对杜悦的些许责怪和不满,特别是……想到向来不喜多管闲事的沈家琪竟三番两次为杜悦解围,她心里蛮不是滋味。

    “不要紧,镶钻可以拿回去补上,小事而已。”

    和刘雨欣的大惊小怪相比,沈家琪的神情淡淡的,显然没太放心上。

    “怎么会没有关系,这衬衣是我千里迢迢从国外定制带回来的,全球限量的,现在就是补上了,样子也会差很多。”

    听了刘雨欣的埋怨,杜悦目光一扫,果然见沈家琪左侧领口的钻缺了一颗,因着没系领带,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一小截古铜色的健康肌肤,透着男人含蓄又沉稳的力量。

    “怎么这么不小心?真是叫我头疼,离开身边一会儿就出乱子。”

    就在杜悦不知该做何反应时,一道含笑中带着一丝宠溺的男声插进,接着,她被揽入屈润泽宽广的怀抱里,屈润泽勾着食指为杜悦将额前一缕乱发撂到耳后:“跟我过去坐吧,可别当了人家的灯泡。”

    刘雨欣笑得不十分自然:“怎么会呢,阿泽真是爱说笑!”

    杜悦刚想侧身,放在腰上的手蓦地收紧,屈润泽霸道地将她锁在怀里,这种曾经渴望的温暖和解围,此刻如愿而至,她却并未有喜悦感,反倒觉得沉闷地叫人窒息。

    屈润泽低头看着杜悦,把手搁在她苍白的脸上略微抚摸了下,样子似关心妻子的模范丈夫:“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没有。”杜悦淡淡地应了一句。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他说完,搂着杜悦回到对面座位上。

    屈润泽和刘雅丽只隔着一个座位,经过这么一调整,就变成杜悦夹在他们俩中间,刘雅丽冷漠地睨了杜悦一眼,低头继续吃燕姨剥的鸡尾虾,倒没怎么刻意刁难她。

    不过,杜悦的屁股刚沾上椅子,燕姨就突然绕着桌子走到她旁边,将一碟调料放到她眼皮子底下。

    杜悦淡淡扫了横眉瞪眼的燕姨一眼,只当不明白她是何意,径直夹过一块榴莲花开放进嘴里。

    “杜悦……”刘雅丽见杜悦装聋作哑,沉声提醒她。

    “屈夫人,您有什么吩咐?”杜悦偏过头,礼貌地询问。

    同桌的人听到杜悦那么喊刘雅丽,无一不露出讶然的神情来,但很快又识趣地装作无知,纷纷低头用餐。

    而燕姨眼底怨毒的目光更甚,恨不得将她活剥生吞。

    “剥虾子给我吃。”刘雅丽微扬下巴,仿佛叫杜悦动手是看得起她。

    杜悦没有任何回应,只垂眸看那盘鸡尾虾,就在刘雅丽耐性全失快要变脸的瞬间,她突然低低一笑:“好,知道了。”

    从古至今,能融洽相处的婆媳屈指可数,杜悦并不知刘雅丽的敌意从何而来,只能暂且归结于对她身世的不满与对屈润泽的占有欲,她没能在一个和睦完整的家庭长大,在讨好长辈这方面有欠缺,虽然她已尽力想做到最好。

    既然刘雅丽要她剥虾,那即便对方只是个不相干的长辈,她也不应拒绝的,不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