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缘分吗?或者命中注定呢?

    回想,你又是否觉得所有已经发生的、遇见的人事物,都是命中注定呢?有没有在某一个瞬间,只一眼,你心里便笃定的知道,这事这人这物,未来与你必有瓜葛,只是无法确定是好是坏而已……

    一阵阵刺痛将飘浮的许琪拉回了身体,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抽泣的中年女人。

    “小…琪……小琪?!你醒了?!”中年女人又惊又喜的望着呆愣的许琪,声音哽咽。

    “小琪?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不说话?……医生!!!”中年女人连发三连问,却不等答案的开始狂吼医生。

    许琪“……”

    小琪叫的是她吧?但这个女人谁能告诉她是谁啊?我是谁知道,可我在哪?我怎么了?要冷静的捋一捋……

    可中年女人根本就不给机会的一直在耳边絮絮叨叨个没完,神情黯然,可怜的让你毫无脾气。

    “小琪啊,你怎么能做这么傻的事呢?……医生!!”

    许琪“……”

    “小琪,事情过去了,以后会好的……医生啊!!”

    许琪“……”

    “小琪,你现在要好好的把身体恢复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要去想知道吗?医生啊!!!”中年女人每耳语一句就突然大吼一句医生,这要是教师,估计上课跑神的能被吓死。

    “……”

    “小琪啊,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啊…医生啊!!!快来啊!!”

    许琪扶额,内心惊现土拨鼠尖叫!啊!!!!

    大姐你能不能把话说完整啊?你搞的我好乱啊…你是谁啊?什么傻事?什么事情过去了?乱七八糟的事?你要实在不想说就让我自己安静的想想啊……

    这种状态直到医生姗姗来迟才终于结束。

    医生温柔的劝退了中年女人,空荡的病房只剩下许琪和医生四目相对。小束光线刺进许琪的眼睛,瞳孔骤缩。

    医生暗自点了点头,又相续做了一些其他在安琪看来莫名其妙的检查,温柔的问道“感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许琪:“感觉身体没劲,头晕……”许琪陶醉在这温柔的声线里,只是这颜值,不搭啊。

    “你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现在有这个情况是肯定的,其他的没有什么大碍,这段时间注意好好休息,活动活动手脚。有什么不舒服的及时找我。”

    温柔的声线如丝般穿透了许琪的耳膜,如果这医生的颜值达标的话住院情缘也是可以接受的,许琪心里暗搓搓的想着。

    等等!!安眠药?什么鬼?我干嘛要吞药?我很惜命的好吗……来不及多话,说完话的医生已经抬腿开始往外走去。

    许琪急道“那个…医生,能不能麻烦个事…”

    医生“什么?”

    许琪有些难以启齿“那个,我现在想……可不可以帮我跟……”

    医生“好。”

    ????

    等许琪反应过来的时候医生已经出了门。关键是半天都没人再进病房,这…也能明白自己想静静不想被打扰?这医生的智商…这声音…啊!跟这颜值完全不搭啊!

    经过了短暂的震惊,许琪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手机是人脸识别的,应该是自己的手机没错,可样式明明自己没买过这款吧……难道自己失忆了?

    可自己明明记得是在电脑前盯着股市奋战了几天几夜,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难道是穿越?!

    想到这,又赶紧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前置摄像头。

    “呼…穿越个鬼啊,小说看多了吧”

    许琪看着自己的脸呼了口气。

    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突然大脑一阵刺痛,许琪咬牙抱头哼了一声,所幸刺痛感转瞬即逝,梳理着灵魂深处传来的断断续续的信息,许琪懵逼了。

    已婚,丈夫婚内出轨最好的闺蜜。父母离异,有继父

    “已婚?出轨???我艹!这不是穿越是鬼啊!!我一个股市精英难道英年早逝了??”

    脸还是自己的脸,可好像真的是穿越了,外面的中年女人是自己现在的妈,可这穿越穿的,既然已婚,能不能给我一个幸福的家庭环境啊,为什么要老公出轨闺蜜这么狗血的剧情?

    不会这么狗血的剧情就是你自杀的理由吧?我艹,你怕不是个傻子!250!智障!……许琪在心里将“自己”骂了几十遍,词语都不带重复的。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好歹自己现在有妈妈了,比起原来在孤儿院长大的自己要强上不少。所以,虽然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莫名其妙的英年早逝,虽然自己这一世的经历出奇的狗血,但是有妈妈啊,还是感觉好幸福哇……

    当中年女人(安兰)眼里含泪,面色憔悴的端着热气腾腾的粥来到床边时,许琪笑了,妈妈啊,真漂亮。

    “小琪啊~饿了吧,医生说你现在最好吃些清淡的粥,所以,你将就着吃一些好吗?”安兰看着许琪脸上的迷之微笑有些担心的问道。

    许琪小鸡啄米的边点头边接过妈妈手里的热粥。那迫不及待的模样像极了恶鬼投胎。

    “哎哎哎~烫!烫!小心烫!”安兰慌张的伸手想要做些什么,却已经来不及了。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安兰转身拿了纸巾帮许琪搽干净了急忙吐出的粘在嘴角的粥。无尽的宠溺。

    “呼~~~~”许琪吐着舌头小狗一般的不停的呼气。小小的行为像是有魔力一般扫去了安兰脸上的阴霾与憔悴。阳光适时的照射进来,照红了许琪苍白的脸色,照亮了安兰泛红的眼睛。

    烫着舌头的许琪,大咧着嘴角,眼角笑出了泪花。原来有妈妈,是这种感觉……

    来日方长,慢慢体会。

    “那个……妈……怎么都没人来看我啊?我不会人见人嫌吧?哈哈哈…”许琪将头微微扭到一边假装欣赏病房,嘴里有些不好意思的喊着妈,话总是要说的,这个话题找的给满分都不骄傲啊。

    “啊,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啊?家丑不可外扬知道不?难不成我还得用喇叭到处通知?”

    安兰心直口快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落寞,说完又觉得不妥,偷偷打量着许琪的神态变化。好在许琪好像并没有在意这句话。

    自家事自家知,都说穷人家的亲戚比富人家的少了勾心斗角,多了温暖。可怎么这么穷的自己家和那么穷的亲人们,却喜欢看彼此笑话呢?想到这,安兰轻轻叹了一口气。

    “说的也对哦,嘿嘿”许琪点点头,这还真不是什么好事,多丢人啊,老公出轨就自杀的傻缺事情都干的出来。真是……

    “小琪啊,你可别又多想了。你虽然做了那种事,但我不会觉得是你错,是扬扬…先对不起的你…”

    许琪“……”

    这溺爱也…恩?不对,我做了什么事?这话怎么信息量这么大呢?杨扬是谁?我老公?

    许琪疑惑道“那个…妈,我可能有些事记不起来了,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啊?”

    不太好?那是令人发指好不好安兰在心里絮叨,但这话她不会说出来,许琪的性子她一直都知道,以前不责怪,现在也没了责怪的资格。

    “忘了?哦,忘了也好,忘了就不提了。”

    许琪“……”

    到底什么事啊?什么叫忘了就不提了?您这一脸难以启齿的样子让人更加好奇啊好不好……可奈何安兰说完就真的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了,而是东扯西扯的聊些有的没的。

    天色渐黑,医院的灯火越来越亮,人也越来越困倦。

    “妈…有没有睡着啊?”

    “没呢,怎么了?”

    “聊聊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呗?”

    “忘了就别想了,听话,好好休息。”

    ……

    当打扫阿姨叮叮哐哐吵醒许琪时,许琪只翻了个身,连眼睛都来不及揉。

    “妈……说说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呗……”

    “过去了就过去了,小琪听话,我去买早餐。”

    许琪“……”嘿!这小太太,我就不信问不出来了。

    吃完早餐,看完一集早间电视剧,枯燥的广告时间,看着蠢蠢欲动的许琪,有些坐立不安的安兰感觉自己想要起身避开一下。果不其然……

    “妈,您有没有感觉我不一样了?”

    “我感觉你变啰嗦了…”安兰若有所思的答道。

    许琪“……这不是重点吧,我是说心态,您有没有感觉我心态很好?”

    安兰“……”然后呢?可以告诉你你做了什么是吗?我是你妈,你信不信你撅个屁股我就知道你啦什么屎?

    其实安兰不想说的原因很简单,她更希望许琪能忘掉那么乱七八糟的过往而重新开始生活,这样的话,或许那些恶习也会消失。

    许琪“妈,你看,我现在的心态,根本不会把那些破事放在心上了,像您说的都过去了。所以知道知道事情经过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不?您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安兰“……既然你都觉得过去了,那干嘛还要知道?”徐徐善诱啊,把我对付小时候你的套路拿来对付老了的我?

    许琪“……话不是这么说啊,虽然过去了,但是我有知情权啊,而且知道了才能对未知的可能发生的状况采用措施啊…对吧?”

    安兰“行吧,我懒得跟你争这些,我选个良辰吉日告诉你。我下去晒晒太阳。”

    许琪“……”良辰吉日?这是什么好事啊!说事情丢人的也是您吧?

    许琪“我好像也想下去晒晒太阳呵呵…”

    “不,你不想”

    安兰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病房中凌乱的许琪。

    就问个事至于嘛?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简直就是在我心里放了一只不断挥舞肉爪的小猫咪啊我的天。

    许母去找了医生,毕竟许琪现在的性格和以前大相径庭,且似乎忘记了很多事,她是最了解许琪的人,也是因为了解,才让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医生说是病人可能是受了刺激而自主屏蔽了以前不美好的回忆,在医生的专业指导和安慰之下,许母这才安心。与此同时,病房里的许琪正焦头烂额中。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