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之暗香魂 四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水云间之暗香魂最新章节!

    过了几日,老妈妈红姐来传话说陵安城新到的太守三日后办酒宴请她前去歌舞助兴。

    正是三月初,花儿开得烂漫,清甜的微风沁人心脾。燕子也回到了南国,开始在原来的巢穴修巢产卵。美好的春光,总是让人喜、也让人愁。

    转眼便是太守酒宴,青伦收拾好便坐上轿子去了位于陵安城西的太守府。

    据说这新上任的太守姓安名衍,是新晋的状元,陵安太守也是皇帝钦点,而这太守之职本就是陵安最高长官,看来这安衍可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不过她一个平民女子,谅这陵安太守也不会为难于她。

    进了太守府,只闻着一阵甜甜的清香,偶有几片白粉色的花瓣从窗外飘了进来,拾起一看,才知是桃花。

    青伦打开轿帘,只看见一片桃林,满院粉白,美得如同画中仙境。没想到这陵安太守竟如此喜爱桃花?

    青伦以为,这场宴席就如往常一样,只需要她弹弹唱唱便可完事。

    没想到这陵安太守是个雅人。

    他邀请了许多名人学士,青伦认识的柳景庄也在其中。席间大谈风雅,还赋诗作画、挥汗洒墨、斗棋赏月。

    这位风雅的安衍太守素闻陵安城内的歌姬不仅歌舞了得,更通晓诗词,便有心试一试这位正在台上唱着《二泉映月》的花弄影。

    “弄影姑娘,安某常闻陵安城内、小红楼上的弄影姑娘不仅人长得美若天仙,这诗词也是一绝。此次有幸能请到弄影姑娘,实在是三生有幸。今日得听姑娘宛如天籁之琴音歌声,觉得仍然不够尽兴,若能再赏姑娘词赋之才,才觉得今日可得圆满。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青伦淡淡地笑了笑,心中已是了然:“但凭大人吩咐。”

    “那姑娘便以这满院的红白桃花为题如何?”

    青伦看着红白交杂的满院桃花,置身桃林,闻着暖风中的桃香,漫漫恍惚之间,只觉得有了些醉意。

    再一思索之后,一曲《如梦令》便到了嘴边:“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青伦语声一落,便赢得满席叫好之声。

    本想着席宴完了之后就去找柳景庄,问问他什么时候动身去北朝。可突然之间,青伦只觉得身体一轻,便不知去了何处。

    众人只看到天上一颗星星闪了一道强光,那刚才还在台上念词的美人一瞬之间竟没了踪影。一阵惊呼之后,安衍便立即派人前去寻找青伦。

    他们不知道的是,青伦是被偌默大神给带走的,他们凡人又如何能够找得到呢。

    等到青伦缓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置身于一处通体冰雕的宫殿,俊宇轩昂,烈烈如幻。

    而唯一不同的颜色,就是眼前这个人的那双眼睛。此刻这双眼睛正略带蕴怒地看着自己。

    青伦觉得荒唐极了。一瞬之间她就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

    紧接着她也淡定了,她自己本身就是最大的荒唐了——能够凭着鲜活尸体而存活在人世,世界上还有什么可奇怪的呢。

    “默公子,把弄影放下吧。”

    偌默什么也没说,也没什么表情,淡淡地从容地就把她放下了。

    “不知默公子把妾身带到这里来是何用意?”

    他依然什么也没说,走到一边,拿来一只青蛙,递到青伦面前。淡淡地说道:“送你。”

    “啊?”这不是她给了司钰的那只青蛙吗,怎么……难道他后来竟知道她把它转手送了出去所以他又去要了回来?自己怎么可以遇到这么一个让自己可以这么不淡定的一个人。她尴尬地笑了笑,接了过来,捧在手心,之后说道:“还是跟之前一样可爱哈,多谢。”

    “你喜欢就好。”

    “你是……怎么把它取回来的?”

    “就这样取回来的。”

    “哦……嗯……”青伦额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尴尬地笑着。

    “……”

    “公子带我来就只是为这件事儿?”

    “不是。”

    “那是为何?”

    “你以后不许再去卖唱。”

    “啊?”

    “……”

    “……”

    “总之,就是不许。”

    他话音之间竟然带着一种强硬的恳求,让气闷的青伦也不好发作:“公子,把我送回去吧。我家里人该担心了。”

    “你可以住这儿。”

    青伦一阵诧异之后无奈地笑了笑道:“谢公子一片好意。不过小红楼有规矩,歌舞姬一律不准在外留宿。”

    他迟疑了一阵之后说:“你……都忘了是吗。”

    “什么?”

    他眼中闪过一丝伤痛,紧接着又快速隐了去:“没什么。”

    其实他依旧不知道她是不是青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要去靠近她。

    过了这么多年,不管怎样现在的青伦都不会是往日的青伦、不会是那个在苍湖碧波之间生长的、没有沾染俗尘的那个一丝不染、就如一滴水那样透明的青伦了,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要靠近她,似乎内心就有一个声音在默默地响着: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这天上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凡间就已经是好几天过去了。

    小红楼名伎花弄影失踪的事儿可谓是满城皆知,又因为是在太守府失踪的,街巷之间都在传闻这花弄影是因为这新任太守安衍贪图美色把花弄影给藏了起来,一夕之间,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此事。

    至于究竟如何,谁也给不出一个答案。

    不过这花弄影失踪可的确是确有其事。

    说到这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的安衍安大人呢,其实他可是一位清明正直的好官。

    花弄影在他处失踪,他当然责无旁贷,全力在城中搜寻。

    不过他奇怪的是,当时那一道闪光究竟从何而来?难道真是从天而降的圣光?可为何就在那一瞬之间花弄影却不见了?长这么大,他还没遇到过这等怪事儿。

    当然了,他也听说了坊间传闻,他当时对那汇报此事的当差笑着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歪。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儿,如果还和这些个无知百姓计较,岂不是自降身价。”

    偌默把她送到城门口,这是她自己请求的。要是一瞬之间消失一瞬之间又回来,大家岂不是会把她当作妖孽看待。还是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一步步从城门口走回小红楼,众人一致侧目而视,那些个当差的便迅速回去报告他们的太守大人。

    这可真是让她名声大噪啊,现下估计整个陵安城没人不知道她花弄影了吧。青伦在心里暗暗觉得真是讽刺。

    快到小红楼了,迎面竟看到司钰小世子和柳景庄满面关切地朝着她奔将过来。

    一走近青伦身边,这浮躁的司钰小世子便抓着她的肩膀左看右看:“弄影姐姐,你、你没事儿吧?你不知道,可把我们担心坏了!这满大街的到处找!”

    柳景庄呢?则站在一边,一副事不关己,只顾看热闹的样子:“没事儿就好啦,这司钰大老爷终于不用来闹我了。”

    青伦看着他俩,淡淡地笑着,表示自己没事儿。

    “弄影姐姐,咱快回去吧。那红大娘这几天比热锅上的蚂蚁还着急呢。生怕自己的财神跑掉了。”

    “对了,弄影姐姐,你那天是上哪去了?听柳景庄说你是被一道光给吸走了?”青伦走在中间,左边的司钰抓着她的手臂。右边的柳兄隔得远远儿的,走着自己的路。

    青伦听到这个说法也是喉头一哽:“是啊,被一道光给吸走了。”

    “骗谁呢,你以为我真是三岁小孩儿呢!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而且你这一去就是三天!”

    “……”青伦笑了笑,无话。

    “呱——呱——”

    司钰寻向声源,惊奇地道:“诶!这不是小青嘛!怎么在你这里,我找了它好久,还以为它跑掉了!”

    “额……我在路上偶然碰上了它,就捡了回来。但是我是不能再把它托付给你了,都照顾不好,我不放心,还是我自己照顾它我比较安心。”青伦急中生智,也算是把青蛙这件事给搪塞了过去。

    司钰虽然不乐意,也巴巴地请求让他把小青带回去。可青伦答应了,住在天上的那位偌默大神也不会答应啊。

    只是她不知为什么,看着这只青蛙,心里就闷得慌,不仅总是想起偌默那双幽蓝如深海的眼睛,还想起一些破碎的、却又让她痛苦不堪的画面,似乎就是这只青蛙就是一场血腥场面的见证者。

    过了两天,实在无法再直面它,便又把它送给了司钰。

    一开始还担心偌默会来寻她麻烦,不过事实证明是她多想了。

    一件事过去了,还有另一件事:关于她失踪的事青伦实在是没想出来有什么好的借口可以把这件事给搪塞过去,因为她消失得真的太诡异了,而且当时那么多人亲眼看见。

    总不能说她是被一个有灵法的人给带走的吧,大家也不会相信啊,说不定还会因此说她在装神弄鬼,而且朝廷向来打击鬼神巫卜之说。

    到最后这件事便因为当事人花弄影的沉默不语而不了了之。

    安衍也曾派人请了花弄影去堂上说明因由,可她就是不说你拿她有什么办法。

    青伦就由着人们胡乱议论。至少自己还给人们茶余饭后的无聊提供了谈资不是。

    一段时间过后,因为此事没了什么新鲜的更新事件,人们对此事的热衷程度也就渐渐淡了。

    虽说人们议论她议论得少了,可这件事儿却给小红楼的花弄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同时因为此事而扩大的名声甚至传到了南朝的都城金南城。

    很多金南城的达官贵人皆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这花弄影的风采。

    就说这最近吧,就已经有十几位来自金南城的贵族子弟经常传召花弄影。

    被名声深深负累的青伦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换一具躯壳了。

    可想想又有些舍不得柳景庄和司钰。

    换一具躯壳就得换一种生活,就得完全失去以前的朋友,完全失去好不容易在一种生活之中习惯而来的安全感。

    至于那位天狼神呢,青伦回到小红楼没几天,他便成了青伦的邻居了。

    青伦知道这位新搬来的邻居竟然是偌默还以为他是有什么图谋、或者是因为自己把小青又给了司钰他不开心所以找她麻烦。不过看他什么举动都没有,甚至也都没有到小红楼来,便逐渐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青伦其实也奇怪,这个偌默究竟是什么来历。她也想过要不要去拜访他,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搞清楚他究竟是谁、来自哪里。可最后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管他是什么来历,在她的内心深处都有个隐隐的声音在告诉她:她都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

    说到这一直都没啥动静的偌默,他其实可没闲着。

    自从在青伦红园的旁边住下之后,他也养起了花来,因为在一次偷偷拜访红园的经历中他得知了她喜欢养花。

    除此之外,他还把整个屋子重新整修了一番,弄得竟然跟青伦在小红楼的弄影斋的风格相差无几,有的地方像是书房卧室甚至一模一样。

    他因为上次在凡间用法力,已经失去了将半的修为了,因此再也不可在凡间用法力了。

    况且,在整个的动手过程中他也得到了快乐和满足。

    尤其在养花过程中,看着那花从花骨朵一天天长大,有时候一夜之间便盛开出了一朵饱满丰润的花朵,他觉得心中都被愉快填满。

    而当他想着他的青儿也如他这样一般,他就只觉自己好像置身于柔软的云朵之上,那种愉悦,真是无法形容。

    他如此精心地布置着房屋、培植着花朵,希望一切弄好之后请青伦过来坐坐,他想,那样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关于那只青蛙,其实他早已知道,只是他也已经知道过去对于青伦来说是多么残酷的经历。为此,他还后悔自己居然送了小青给她。

    他不想她记起过去。其实忘了更好,他真这样觉得。他要做的,是给她新的美好的快乐的回忆,而不是让她重新被已经逝去的痛苦包裹。

    他有时候甚至想,其实就这样静静地在她身边就好了。

    可是在极为寂静的夜晚,他时而可以听见隔壁传来的她轻微的叹息声。

    他觉得其实她并不如她白天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总是充满安详的微笑,他希望通过他的努力走进她的内心,从而真正地、真正地让彼此属于彼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