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之暗香魂 第七章 山长水远,隐隐晴空(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水云间之暗香魂最新章节!

    虞明稷沉默着看了青伦一会儿后才说道:“你们下去吧。”

    太监宫女们都下去了。刚才准备来押走引青伦来这里地那位公公问道:“太子殿下,沈公公冒犯太子殿下和尊师,不知要怎么处理?”

    “先带下去!”他吼道。

    “是。”

    虞明稷转过头来接着对着青伦道:“你想说什么,说吧。”

    “在你每天晚上睡觉前,你都感到特别恐惧对吧?”

    “你说什么?”他皱起眉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每天晚上都睡得不好对吧,而且经常做噩梦,从梦中被吓醒,甚至……”哭醒。

    他听着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地从青伦的口中吐出来,一个字一个字像是毒针一样一针一针地扎进他的心里。他忽然变得不安烦躁,面上露出狠戾的表情:“住口!”说完他便挥出右手,一巴掌就要打到青伦的脸上了。

    青伦在心里早已做好准备,一个闪身,便躲开了。

    虞明稷望着自己的空落落的手掌有些惊讶和愣怔。

    “你放了刚才那位公公,而且保证以后不再为难这些宫女太监,我就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而且我有办法可以让你摆脱那些噩梦。”

    “呵,我不需要。”他冷笑,“怎么,你的筹码就这么点?”

    “你做出狂放佞傲地姿态来,无非是想给皇上……”

    青伦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不要装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

    “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想必你自己非常清楚吧。”

    他愕然,双目圆睁,不敢相信。

    “要在皇宫里生存,我还是要做些准备的。”

    “你还知道些什么?”

    “其他的我不知道了,你不必紧张,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我也不想跟你作仇人,毕竟我还要当你几年的师傅。”

    “你来这里,有别的目的?”

    青伦淡淡地笑了,走到一边的石凳上坐下:“我的目的的确不是什么救国家于水火。”看来青伦猜得没错,他这些残忍嗜血愚不可及的行为全是做给皇帝看的。不然,若真的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样无知,只图享乐,也不会看出她有别的目的了。或许也的确只有这样才可以让那个多疑多虑的皇帝安下心来,不必担心这个太子会有能力做出什么乘乱篡位的事情来。他也才能够将太子之位子保住,让皇帝对他安心,也就不会派人监视他的行为,至少不会太多,他也便可以在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势力。这才真正像是祁景笙的为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的确不敢想象,这个女人,竟然还刚进皇宫就能够把十多年前的事情翻出来,而且那些事在当年便被抹去了所有能够抹去的痕迹。她能够一眼便看出自己每晚失眠做噩梦,不仅对自己所作所为没有一丝畏惧,还能够看出自己这样做是有意欺瞒皇帝。不管她是事先就查探出来,还是凭借敏锐的洞察力看出来的,都让人不可思议。若是她事先查探出来,那么说明她背后有着很强的后盾。若是她自己看出来的,那便更是不简单。不管怎样,这样的人,要么收为己用,要么就得斩草除根,以除后患。

    “我是你未来的新学先生。”

    虞明稷坐到青伦的对面,看见她从怀里拿出一朵七彩的花来。

    “这叫依米花,有安神定心的功用,你把它放在你的枕头边上,能治失眠。”

    他接过这朵花,从阳光下看,可以似有似无地看出花的每一瓣都有星星点点的细小光辉,闪烁着不同的颜色,花里还渗出淡淡的清香,好似是从春日的阳光下飘来的香气,无法描述,一闻便觉得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虽然虞明稷仍旧像是以前的祁景笙那样,毒辣而且阴险,可是毕竟年岁太小,有些心思可也算不上太阴沉。青伦看着虞明稷趴在石桌上沉沉地睡去,不禁心里暗暗想着。他之前便已经接到圣旨,明明知道青伦回成为他的先生,而且毫无疑问,他也一定早已知道,青伦今天会来觐见,可是他却大张旗鼓地在自己地院落里搞这种游戏,明显便是做给青伦看的。一是为了通过这种残忍显出自己的威严,与此同时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无知和懦弱,自己是一个帝国的太子,不能统帅一方,在朝野有一番作为,却只能与宫人为戏,以此让皇帝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以对自己放松警惕。这其实只要稍微细心一点也便可以察觉,只是今上实在是一个刚愎自用之人,对自己实在太自信,也就对很多细节疏忽大意了。

    所以虞明稷他成功了。

    在青伦来东宫前,皇帝特意叮嘱,告诉她太子无知而且狂躁,让她多费些心思。

    皇后无子,虞明稷是长子,而且其母妃是如今的改革派领军人物谢康的女儿。皇帝虽然也是赞同改革的,只是改革也就意味着削权,自己作为天子的万万人之上的掌控地位便会遭到节制,因此对于改革,对于纳新,他从来都只是嘴上说说,或是只做表面功夫,以掩众人悠悠之口。所以他鼓励大兴实业,可是却明文规定官督商办,而且大多为军工企业,他创建新式学堂,为自己的儿子选拔新学先生,却又严格控制报纸和印刷业;他提拔新式官员,可又大多只是在翰林院等没有实际职权的位置上任职。因此,虽然谢康本是内阁大臣,可却因为改革态度比皇帝更为激进,屡屡向皇帝进言,请求学习西学,以致触怒皇帝,以殿前失言的罪名被开出内阁,回到原任。后来因为自己女儿的原因,又再次受到牵连,因此被开了缺,打回原籍。

    太子也因此变得更加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