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之暗香魂 三 斜辉脉脉水悠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水云间之暗香魂最新章节!

    昨天喝了许多酒,今天起床脑袋疼得很,浑身还没有一点气力。

    青伦也不为难自己,便就这样躺在床上,丫头染七给她熬了醒酒汤,又端了些水果和清粥喝了,她才觉得好了些。可是她还是不想起,就这样软软地躺在床上。她准备就这样躺一天。

    “姑娘,姑娘,快起来,快起来!来客人了!”就在青伦又要进入睡梦的时候,染七那尖而亮的声音就从院子里穿门而入。

    来客人了?算算弄影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去过小红楼伺候客人了,难道今天又有哪位达官贵人专门儿点了她?

    “姑娘,快、起来,来、来客人了,要你去。”青伦正想着,染七便已经到了床边气喘吁吁地说着。

    虽然此刻青伦的确没什么心情去弹词唱曲,可没办法啊,还得在这儿生存不是。

    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坐了起来。染七忙把青伦扶下床走到梳妆镜那里坐下,一阵折腾之后梳了个雅致的朝云近香髻。

    染七知道青伦向来不喜欢涂脂抹粉,便只是如往常一样在青伦的嘴唇上点了些淡淡的胭脂。换上一件月色锦衣便走向小红楼三楼的弄影斋。

    弄影斋是青伦在小红楼的专属会客室,每个二级以上的歌舞姬都有自己的会客室,只是因为层级的不同,每个会客室里的装潢又有区分,而弄影的弄影斋便是整个小红楼最奢豪的,厅堂卧室书房一应俱全,里面还摆满了各种摆件,墙上挂满了字画,桌椅茶几甚至是用金丝楠乌木制作而成,进门一看,可谓富丽堂皇,堪比曾经住过的公主府。

    记得当时青伦推门一看,也是吃惊不少。

    因为青伦着实不喜欢看起来的荣华,便把弄影斋重新布置了一番,以清淡雅致的风格为主,撤下了那些黄金琉璃的摆件,换上了花卉盆栽,客厅的字画也只是挂了一两幅应个景,其余的便挂在了书房。

    卧室五彩斑斓的床帐也换成了青伦最喜欢的淡青色。

    这样一来,青伦在里面住着便舒服自在多了。

    “今天是哪位贵人?”青伦边走边问身旁的染七丫头。

    “我不知道,我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不过我确定之前没见过。因为……他竟然有一头白发,可看上去他最多也才三十来岁。”

    “没见过……难道是新到任的官员?”

    “不,看着不像是做官的。嗯……我也说不上来他像是做什么的。不过他特别有贵气。”

    “来陵安玩儿的公子哥儿?”

    “不,也不像,怎么看都不像是纨绔子弟。”

    “……”会是谁呢?为什么这般不安?

    “弄影姐姐?诶!还真是你啊!看到你真是太好啦!”正在思忖间,便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呼喊声。

    听这爽朗的声音,青伦便猜出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司钰小世子。

    “这是去见哪位爷啊,我们的弄影姑娘竟然还盛装打扮了?”青伦转过身便看见一副贼兮兮的面孔。

    “司钰小世子又是看上哪家姑娘了,竟然亲自到小红楼来?”青伦学着他调笑道。

    司钰掰开扶着青伦的染七的双手,屁颠屁颠地就贴到了青伦的身边:“弄影姐姐,每次都说不过你。”

    一旁的染七可不乐意了:“喂!小子!我们家弄影姑娘要去见客人的!”

    “什么客人比我还重要,去!给我打发了!要是不乐意就说爷我出双倍的价钱赔给他!”

    染七气不打一处来。

    青伦再一边看得乐不可支:“我说,你俩可不可以不要一见面就吵吵。”

    “小姐,你看他一副自大狂的样儿!”

    “我自大?!你个小泼妇!”

    “你——你——”

    “够啦——你们真是——”青伦看了看司钰,又看了看染七,真是好笑又好气。

    “不跟小泼妇一般见识!”接着又转过头对着青伦赔笑道:“弄影姐姐,你帮我一个忙吧?嗯?”

    “什么忙?你说。”

    “你们小红楼最近来了个叫……叫什么来着……你知道吧?听说那可真是水葱一般的人儿啊!”

    “什么水葱般的人儿,比我们家姑娘还好?”

    “跟我们弄影姐姐当然不能比,可——诶!我说!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打岔!”

    看着他俩立马又要燃起战火,又想着客人还在等她,便抽出被司钰抓着的胳膊,径自去了弄影斋。

    “诶!弄影姐姐!”

    “姑娘!等等我!”

    偌默此刻就站在阁楼的三层的内楼廊上,看到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走上楼来,又回到了弄影斋里坐着。

    虽然他不愿意相信那个他在天伦镜中看到的女子就是青伦,可天伦镜不会出错。

    他一番思想的挣扎之后还是觉得应该亲眼来看看。

    他坐在弄影斋的会客厅里,在他旁边放着一个笼子,里面一只淡青色的青蛙安静的趴在那里,它陪着他的主人,等待着它主人思念了十万年的青伦。

    偌默此刻比青伦更加不安,不知道她究竟是不是青儿,不知道他的青儿是否还记得十万年前的他,不知道他应该以怎样的面目去迎接接下来的时刻——

    青伦就站在门口,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有些害怕,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没有过如此情况——之后才轻轻推开了那扇朱漆鹿雕的木门。

    在客厅的左边,一个雪白的身影寂静地端坐在那里。从上到下,除了那双眼睛,全是白雪皎洁的颜色,好像是被层层的冰雪笼罩,干净,却又深邃。

    青伦看得呆了,尤是那双幽蓝的双眸,里面好像有一片幽谧却汹涌着暗流的大海。

    他是谁?他是谁?为什么……为什么这般陌生却又如此熟悉?为什么看着那双眼睛,她会莫名地恐惧?

    她是怎么了?她怎么会这样?

    青伦站在门口,忘记了进去,她的指甲深深地扎在手心的嫩肉里,她听不到旁边染七和司钰清脆的呼叫声,更听不到那只青蛙的呱呱声。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好像坠入了茫茫不见天日的黑洞。

    她看见偌默在向她走来,一惊之下猛地往后退去,却又因为撞到了刚刚跑上来的染七一下没站稳竟向后倒了去——下一秒,她在一个雪白的怀抱里再次看到了那双幽蓝色的瞳眸。

    “这小子……”……“谁啊……”司钰呆呆的问句在喧闹嘈杂的歌舞酒会里竟显得这般清晰,浅浅淡淡地,便传入了青伦的耳中。

    青伦连忙站起来,意识到自己刚才极度的失态。

    虽然恐惧并没有从她的心头减少半分,可这么多年的历练也让她有足够的勇气和意志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理了理自己的衣裙和头发,恭敬礼貌地为自己的失礼鞠躬道歉。

    可青伦并没有收到应该得到的答复,她疑惑地抬起头来,只看到一双充满了疑虑的蓝色幽瞳。

    正当青伦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司钰这不知轻重的毛头小子就冒了出来:“弄影姐姐,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位——这么美的哥哥啊,你竟然暗藏私货,金屋藏娇,都不介绍给弟弟认识,真是太不够义气啦!”他竟然走上前挽住了这冰雪“美人”的手!

    青伦忍住抽动的嘴角,极力保持惯有的待客微笑:“容我介绍。这位是南朝三王爷府上的小公子司钰。”她看着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偌默,迟疑着。

    “偌默。”他淡淡道。

    “默公子,幸会。”

    “哦——原来你们也是第一次见啊,我还以为是老相识了呢。快进去吧,我和默哥哥也算是有缘,进来喝两杯,不醉不归啊!”说着他便主人一般地拉着偌默进了房间。

    “诶,默哥哥,你是哪里人啊,怎么一头白发?是天生如此吗?你怎么想到要来小红楼找弄影姐姐啊,是不是早就听闻弄影姐姐的名声所以想要一探究竟?怎么样?我们沉鱼落雁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的弄影姐姐,没让你失望吧!”

    整个客宴因为司钰这自来熟的小家伙倒也笑料不少,减了许多尴尬,一顿饭吃得也算高兴。

    虽然青伦并不知道那从头到尾从没笑过的偌默公子到底作何想法,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见她,因为不管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在烟花之地寻花问柳之徒。

    席间青伦弹了昨夜柳景庄作下的新词,词曲婉转伤怀,一旁的染七丫头甚至流下了热泪,可青伦看那偌默却没有丝毫动容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失败。

    那只名为小青的青蛙青伦收了,可貌似这只青蛙更喜欢和司钰玩儿,她便做了个顺水人情,转手就送给了司钰。

    晚间躺在床上,青伦翻来覆去也睡不着,脑海里始终充斥着那满头的银丝还有那双幽冷又深邃的蓝色眼睛。

    实在睡不着,她便裹了件外套步入院子中的凉亭,在凉亭的石凳上坐下,看着月亮洒下满院清辉突然觉得平静了不少。

    “那个人自称偌默的人究竟是谁呢?总感觉一种熟悉的恐惧。莫不是这花弄影以前认识的,难道花弄影就是因他自杀的?”真是越想越离谱。

    在天狼星宫的偌默也如青伦一样辗转反侧,他在纠结的是这位弄影姑娘究竟是不是青伦。如果不是,她见了他为何反应那么大,如果是,为何之后她又可以那般若无其事?难道她装着不认识他?还是真的忘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