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之暗香魂 十四 月明人倚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水云间之暗香魂最新章节!

    寒冬的冷月洒下雪花一般的光芒,冷冷凄凄地看着这金砖碧瓦地亭榭楼阁。

    青伦倚在楼廊上,想着一早的册封仪式,觉得萧索,像是掉进了黑洞,被无边无际无休无止的空无所缠绕包围。

    她与偌默定情的第二天,当她梦中醒来,身旁早已一丝温度也无。她恍惚以为那美满幸福的一天只是一场梦。却又那么真实。以至于她好长时间都分不清楚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当她醒来一会儿后祁景笙的羽林卫便找到了她。

    可她还是不敢相信昨晚还在她身边的灵修一早就不见了踪影。

    她在那间棚屋里等了一年。

    一年零一个月后,也就是今天,她成了祁景笙的皇后。

    “怎么站在这里,不冷吗?”祁景笙拿出一件狐狸裘披在她身上。

    “还好。”

    “进去吧。”

    “嗯。”

    祁景笙轻轻搂着青伦进了永平殿。

    “今天我只能留宿这里。”祁景笙略有些迟疑地说。

    “我知道。”

    “而且不能分开睡。”

    “嗯。”

    他们一同走到了内室,侍女们上来伺候祁景笙和青伦更衣,看着他俩睡下了才拉上帘子出去了。

    “因为太后的探子——我担心打草惊蛇。”

    她侧过身去背对着祁景笙说:“我知道。”

    “你……为什么你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我们虽然并不算真正的夫妻,但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尽全力帮你。”

    “早些睡吧。”

    “……”祁景笙还想多问些什么,比如她的不安和冷漠是因为什么,是她失踪那几天发生了什么吗?他的内心隐隐躁动着,可是看着近在眼前却又永远无法触碰的人,他只能默默叹息,忍住了所有的疑问和渴望。

    以后的每一天,祁景笙都跟她在一起,半年过去了,日日形影不离。

    祁景笙细心周到地照顾着她。从日常起居到衣食偏好,祁景笙都顾及到了。

    没几天祁景笙都会送礼物给她。

    她生病了他会亲自照顾她,她心情不好了他会带着她去郊外或御家苑场观山临水或骑马田猎,她渐渐地喜欢上了抄经念佛的安宁与寂静,他就在她的宫苑旁边建了一座佛堂,中央的释迦牟尼塑像甚至全用黄金打造,经常因为她而荒废早朝,不理政务。

    半年内,青伦看着祁景笙那双原本深井一般的幽凉的双眸现在竟然变得温柔多情,她不自觉地感到恍惚,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做戏还是真情实意。

    因为青伦引得皇朝帝王贪图享乐,每日只知对酒当歌,不知黎民政纲,朝廷上下都在议论,言官开始上书进谏,有的甚至直接在朝上攻讦辱骂,青伦成了众所周知的祸水。

    有的激进的甚至要求更换皇后。

    在这半年内,因为皇帝不理政务,因此大多数政事都由太后以及国舅帮忙处理。外戚真正地进入了国家的权力中心,拥有了至高的地位。太后封赏了几乎所有的同姓子弟,风家成为了真正风靡全国的第一世家。

    虽然太后与国舅极力压制舆论,可是皇后祸国的言论早已遍布全国。

    与此同时,鼠疫开始肆虐于离帝都不远的黄河上游地区,星象家预言这是因为真龙晦暗无法维护苍生的结果,又有传言说是因为外戚专权横行全国,所以上天降罪,以示惩戒和警告。

    青伦如今几乎每天都在佛堂里打坐诵经,只有闻着那浓重的檀香味儿,她才觉得宁静与安详。

    太后会时不时地来看望并且要求青伦无论如何要坐稳皇后的位置,她还告诉青伦唯一的秘诀就是快些生出龙子以正视听。

    青伦在心中总是觉得好笑,她看着太后那一双闪烁着权力欲望而内心空虚的眼睛,看着她下垂松弛的肌肤,还有耳边怎么也遮不住的白发,不自觉地竟然开始同情她,同情她被家族利用的命运,同情她甘于这样的利用。

    每次太后训诫,要求她劝诫皇帝雨露均沾,拿出皇后的高贵的操守与品德,成为一个德美兼具的国母,青伦都是垂手恭听,可是她知道皇帝在干什么,她更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因此她虽然每次都会将太后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祁景笙,可是最后相视一笑的默契都在告诉她祁景笙的计划正一步一步地迈向成功。

    八个月以后,鼠疫发生地以及蔓延地都发生叛乱,太后与国舅开始派遣军队镇压,与此同时,刚刚收服不久的南地也接二连三地暴乱,边疆地区的少数民族也借此机会趁火打劫,劫掠边地的财产和土地,全国都变成了疆场。

    帝国的军队有力地镇压了叛乱,可是就像一场山火除非烧到了尽头是不会熄灭的那样,皇朝的军队面对这样的状况也变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帝国即将面临崩溃。官员开始接二连三地进谏依旧每日与皇后游山玩水的皇帝,有的甚至以死相逼,以示忠诚。

    当那位以死进谏的官员被凌迟的时候,祁景笙笑了笑说:“清欢,你觉得他该死不该死?”

    青伦看着眼前即将被处死的言官,又看了看旁边一脸玩味的祁景笙,不明白他究竟在想什么,要知道,他是时候****并且他有这个能力,可是如今他究竟在做什么呢,他要的不就是皇位吗?可是现在帝国都快成为废墟了。他的皇位也岌岌可危,反叛的军队已经开始要求更换皇帝了。

    “你想要他死,他就死。你想要救他,我就放了他。”祁景笙继续笑着说。

    前方的官员依旧在乱骂着,一条人命真的掌握在她的手里吗?她甚至连她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掌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如果我说,我想拿整个国家来换你身上的一件东西,你愿意吗?”

    “什么?”

    祁景笙深深地看着她说:“你的心。”祁景笙在半年前就知道自己已经深深沦陷了,他想要她的欲望超过了所有的一切。可是即使他用尽一切的力气她仍旧那样平静,平静到冷漠的境地。

    青伦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疑惑和震惊。

    看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脸,感受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青伦猛地推开了他,朝着佛堂奔去。

    在那一刻,她意识到,除了权力,祁景笙还想要更多,更多。可是她早已厌烦了被欲望包裹的生活。她想要的,只是纯粹的温暖和情意。而这一切,她也早已失去了,失去得不明不白。

    她收拾包袱想要逃走,可是还没出院门,她便被侍卫拦截了,是皇帝的近卫,她认识的。

    她被软禁了。

    祁景笙依旧每日都来看她,每日都给她带各种各样新鲜的玩意儿,一只会说话的鸟,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一株异地的花草,一颗昆仑山的冰晶,五彩的鲛綃……他费尽一切的心机讨好她,他又明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尽管他根本不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

    据说,叛乱依旧在持续,太后被关押,风府被查抄,风府上下连同所有仆人都被以叛国罪论处并打入监牢择日处死。只有风诀逃过了一死,自从青伦嫁入皇家,他便不知所踪。

    祁景笙开始没日没夜的处理政事,想尽办法招募军队,自己节衣缩食筹集军费,可是一切都只是杯水车薪。

    空相作为国师,理所当然应该献计献策,他犹豫了很久终于面见皇帝说出了埋藏已久的秘密。

    祁景笙来到青伦的清欢殿,青伦正在看书,看到他进来,她便合上书转身朝里屋走。

    “我给你苍梧薜荔,并且放你自由。”

    青伦站住。不敢相信。“什么条件?”

    祁景笙苦笑,也不知道是在笑青伦还是笑自己,之后他整肃脸色,淡淡地说道:“帮我平叛。”

    “要怎么帮?”

    祁景笙召空相进来。并让所有人都退出去。

    空相走到青伦面前,拿出他曾经给她的那颗鲛人琥珀,说:“放弃你现在的身体,进入到它里面。”

    “什么?”

    “它永远都将死未死。”

    青伦震惊地望着空相,不明白他究竟是如何得知,看着那双洞察所有的秘密的透澈的双眼,又觉得理所应当。可是她可以相信他吗?

    “回到你原来的身体,你就可以见到灵修了。”

    她眼神复杂又矛盾地看着空相,看着空相手里美丽的鲛人琥珀。“为什么?”为什么要帮她?

    “还记得小红楼后门的乞丐吗?”

    有了碧海蓝天的花魂之后,青伦所有的力量都已苏醒,却又以另外一种方式沉睡着,因为这具凡人的躯体根本无力承受青伦本身巨大的能量。

    空相得到那鲛人琥珀也是因缘际会。

    他的前半生一直都在寻找真正的空与真正的道,可是又永远拨不开眼前的迷障,他打坐、念经、食素,严格要求自己,要求自己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佛门中人,可是他越是努力,身体内的躁动和欲望就越是强烈,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甚至一度想要放弃,一次他听说还有一种办法可以寻到真理——当一个游僧,一个苦行僧。

    他开始行走于大山森林,漫步于荒山野岭,食野菜,斗群兽,严寒的冬日也只有一件破烂不堪的袈裟蔽体。

    他变得骨瘦如柴,毛发长到脚踝。

    一次经过一个高及九天的石柱,石柱旁一条清流小溪潺涣而下,他摘了一片油桐树叶准备舀水喝,却发现水底一个乳黄色的石头,里头竟然是一个半透明的鲛人形象,鲛人轻闭双眼,满脸安静与祥和

    。在那一刻,他仿佛受到某种召唤,感受到一种万物一体的力量,在那顺间,在他的体内爆炸,在消失,在上升,通透和明晰,如同雨后的太阳,如同黎明。

    在那一刻,他看到了这颗琥珀的前生今世,便踏上漫漫征途决定去寻找琥珀的主人,他的山间,在丛林,在繁华的街头,寻找,寻找。

    他在寻找的途中遇到了花弄影,可是在那时他并不知道花弄影便是青伦,因为那股力量仍旧分散于四处各地,而没有被青伦重新拥有。

    直到他在慈恩寺遇到力量苏醒的宁清欢。

    他把琥珀交给她,因为他以为她的命运应该由她自己决定,可是鲛人琥珀却在妆奁内落满灰尘。

    他早已预知到,金国将成为分裂世界未来的主人,所以他想尽办法进入金朝皇室,因为他深知一个掌权者对于人们思想的掌控力量。得到皇室的支持,他才能有能力完成他的伟大的事业。

    可是他也清楚,青伦回到自己鲛人的身体里所造成的后果——她会回忆起所有已经忘记的记忆,从此痛苦不堪。

    一边是恩情,一边是众生。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众生以及他的事业。

    在此之后,他陷入了不可消除的悔恨与痛苦,因为他自私地没有在事先告诉青伦所有的后果,却以一种手段去诱惑青伦。

    即使他以众生的性命来安慰自己,他也无法得到真正的安宁。

    他知道,他将永堕地狱。

    “我一直有个疑问。”青伦走到祁景笙面前,“鼠疫真的是天灾吗?”

    祁景笙目光闪烁,不语。

    “你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就帮你。”

    祁景笙默默地注视着青伦,仿佛在思考究竟要不要说出真相。

    青伦坚定地望着祁景笙,却又饱含着丝丝疼痛与悲伤,似乎她早已知道真相,并不是因为那场鼠疫死了多少人,而是因为眼前这男人,这个曾经对她百般温柔的男人,当真面目被揭开,她悲伤曾经一度的恍惚,她痛恨自己浑浊的目光,以致以为这个荆棘毒刺一般的男人竟然也如同春天的暖风一般温暖。

    “是我。”祁景笙淡淡地回答,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温度,也没有丝毫的重量。

    一切的计谋青伦都是知道的,她知道他派遣自己培养的近卫到全国各地散布流言,自己沉醉于温柔乡让风氏以及太后疏于防范,暗地里谕示言官传播李清欢的失德行为,进言废黜皇后,挑起官员与太后的矛盾,纵容风氏子弟在全国横行霸道,惹得全国上下一片民怨,制造风氏与百姓之间的争端,在朝廷、街市、里巷散布外戚专权惹怒天帝佛祖的谣言,最终导致全国上下怨声载道,争端不绝。

    风氏的一家独大本来就已经引得许多其他世家的不满,祁景笙利用这一点,拉拢了许多普通世家的支持,本来可以借此孤立风氏最终打垮风氏,可是他却没有,他居然在离京都不远的地方制造瘟疫。

    青伦一度以为这只是天灾,可是这场天灾来得太奇怪,瘟疫一般都发生在洪水过后或者是偏远地方,可是这一年风调雨顺,百姓原本可以丰衣足食,可是就在离京都不远的城市竟然发生了瘟疫,这不得不让青伦心有疑虑和怀疑。

    “为什么?”

    “因为没有天灾。”

    “……”

    “而我必须根除所有后患。”

    “……”

    “人怨不够。”

    青伦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和言语来表示她对眼前这个人的痛恨,更不知以何种表情和言语来表示对自己的痛恨。她是他的同谋!

    “如果我今天不帮你呢?”青伦隐忍着愤恨说道。

    “那你就在这里待到直到你愿意为止。”

    “如果我从没有存在过呢?”如果她当初没有这样贪图一具完美的躯体,如果她的魂魄早已如同其他普通人一样跟着肉体的灭亡而湮灭,如果她不是她。

    “……”

    “你也是失策是吧,没料到你的国家如此脆弱,一场瘟疫就能够要了它的命。”

    祁景笙笑了笑,伸手慢慢靠近青伦的脸颊,拭去从眼角滑落的泪珠,又慢慢往下,触及到她的嘴角,那粉红的颜色如同春天娇羞的花朵一样烂漫,曾让他几回魂梦牵挂,那双凉漠的双眼又让他几回梦碎魂散。

    可是一场大梦终会醒,在那梦醒的时刻,意识到一切都只是自己空虚的想象和无望的期盼,意识到做梦的空洞与现实的绝望,在那一刻,心就会获得如同钢铁一般顽强的意志。

    “是的,我没料到。不过我同样没料到,我的身边竟然住着一个来自上古时代的精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