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云间之暗香魂 十 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水云间之暗香魂最新章节!

    翌年三月三日,青伦被正式册封为顺宁郡主,品阶正三品,与风夫人于慧同一品阶。

    当天,春阳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上抛撒着暖暖的金色光芒,云朵变换着无数的身姿,时不时还有燕子飞过。

    青伦身着一身朱红色的锦衣华袍——那是青伦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穿红——衣服上用彩色丝线精心绣制而成的凤凰栩栩如生,仿若就要起舞腾飞,头顶的雪莲花冠在阳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步摇随着青伦走上台阶的脚步在耳边一晃一晃。

    头顶是晴朗的天空,前方是身着冠冕朝服、挺立如松的祁景笙,身后是排列整齐的宫妃以及有品阶的夫人小姐。

    青伦一步步踏上金丝红毯铺就的大理石台阶,身上衣服和首饰的重量让她有些喘不过气。太阳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刺眼,青伦一阵恍惚,祁景笙的身影也变得模糊起来。

    突然想起去年的除夕夜。

    当时青伦和国公府一家受邀进宫赴宴与天子太后一同过除夕,据说,这是太后提出来的。

    青伦发现风怡是中毒而非生病之后,就一直怀疑这毒很有可能与太后或风于慧有关,因为风怡为人相当低调,而且也并不是奸恶之人,没有在外树敌,所以下毒之人一定是与她有着相当密切的利害关系的人,可又实在想不出其中的关联在哪,而这利害关系又是什么。

    为了调查清楚,本来不想赴宴的青伦还是去了。

    本来想要通过暗中观察太后获得一些线索,没想到从太后身上没找着有用的线索,倒是祁景笙清清楚楚地把原委告诉了她——

    除夕晚宴结束之后,祁景笙单独召见青伦,而且是派了一个小太监秘密传话。

    青伦心生疑虑,不过她还是去了。

    青伦跟着这位名叫乌良的太监出了摆宴席的荣华殿,穿过御花园,又经过一片竹林,到了一个湖边,湖水已经因为气温的寒冷冻结了,白色的月光与晶莹的冰层交相辉映,光芒点点,无暇纯净得恍如梦中之景。

    青伦看到,祁景笙就坐在湖心的那座小亭子里。

    乌良已经离开了,青伦感到一阵寒气袭来,倒让青伦顿感清醒。

    走过木桥来到祁景笙的面前站定,等着他说明因由。

    “坐吧。”他淡淡地开口。

    青伦坐下后,祁景笙起身脱下自己的袍子给青伦披上后又回到原来的凳子上坐下。

    “我知道你最近在调查风怡姑姑中毒的事儿。”他晃着手里的茶杯,依旧淡淡地说着。

    青伦皱了皱眉,等着他的下文。

    “空相大师是我的师傅。”

    “……”

    “毒就是他下的。”

    “什么?”

    “风怡的毒就是空相下的。”

    “是你让他下的?!”

    祁景笙默然凝视了青伦十几秒,后又自嘲似的笑了笑说:“我如果要给人下毒的话,绝不会用那么轻的毒。”

    青伦看着他,月亮就在他的身后,片片白绒毛一般洁白的光芒就洒落在他的身后和四周,然而这个背光的人却是黑到化不开的一团模糊。青伦感到心悸。“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想要与你合作。”

    “与我?为什么是我?”

    “空相看人一向很准。”

    “……”

    “他说,你是上天的使者。”

    “……”

    “只有你才能助我。”

    “毒是谁让下他的。”

    “太后。”

    月亮躲进了云层里,在一片黑暗之下,青伦才清楚地看见了祁景笙那一张冷峻瘦削的脸。

    湖中的冷气越来越重,青伦感到阵阵刺骨的寒冷,然而心中交杂的震惊、仓惶和质疑种种心绪又让她觉得闷热,冷热交替下,青伦有些无法思考。

    “空相不仅仅是一位僧人,在他出家之前,他是北朝最负盛名的毒蛊专家。”

    “……”

    “太后让他给风怡下毒,为的是威胁你。”

    “威胁我什么?”

    “让你嫁给我。”

    “什么?!”

    “准确的说,是为了巩固风家在朝中的地位,通过联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我?而且还费如此多的心机!”

    “风珑还太小,不知世事,不适合成为她们的棋子。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风珑很得太后喜欢。她也知道,我并不喜欢风珑。而风珑更喜欢和景焱待在一起。”

    “……”

    “景焱是我的弟弟。”

    “你如此坦白,觉得我一定会与你合作吗?”

    “你会的。”

    “……”

    “我不仅相信空相,更相信我自己。”

    青伦当时并没有直接给他答复,她说她需要考虑。

    祁景笙似乎理解她的震惊和悲痛,也并没有强求,不过他却要求十天之内给他答复。

    他告诉她,瑛珄的解药就在他手里。

    他还告诉她,以后国公府里的饭菜不可随便吃,另外,如果风于慧或太后问起你今晚的去向,就直接告诉她们是我召见了你。

    “就是为了让她们相信——你我的‘感情’?”青伦嘲讽地笑了笑。

    “嗯,你知道就好。还有,以后进宫最好把那支我送你的月桂白玉簪子戴上。太后知道我送了你那支簪子。”

    哦!是的,他在冬至那天的皇家家宴上送了她一支白玉簪子,一支雕琢成月桂形状的簪子。

    祁景笙说,这是他自己刻的。

    当时太后、风慎、风于慧以及祁景笙众多的妃嫔都在场,祁景笙亲手给青伦戴上,还说,月桂是他最喜欢的花。

    青伦乘轿回国公府,快到府门,看到偌大的国公府庭院在月亮的照耀下一片惨白。

    青伦不知道还有谁可以相信。

    原来风玦把她从陵安城带到金南城不过是为了他将来将要继承的家业不致败落,原来表面和善的于慧和太后都是为了利用她,原来所谓的疾病不过是为了威胁她的借口。

    她本来也没期待过要在这深府内院里获得一丝温情,她本来只想要好好照顾风怡从而让自己这个偷窃了她女儿身体的人可以无愧于心地活着,然而没想到从头至尾都是阴谋!

    可她又忽然想起——万一下毒的正是那皇帝呢?

    可是,不管是谁,她都得弄到苍梧薜荔。

    青伦不想进这个大门,好像这扇门瞬间成为了地狱的入口。

    她想到灵修,此刻她好想它,好想抱抱它,可她又突然想到她已经好久没有抱过灵修了,她甚至都不知道现在它在哪!

    她想要逃离,远远地躲开这些繁冗的俗事,找一片清净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待着。可是风怡还等着解药。为了得到解药,她就不得不答应祁景笙的交易。她将不得不直面这一场根本与她无关的血雨腥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