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侠寻宋记 第一回 香盗——小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超侠寻宋记最新章节!

    1067年,北宋,汴梁,夷山寒涧

    ☆☆☆

    鬼市的石洞可通达夷山涧谷。

    石桥下涧水潺潺,蒸腾起一片淡淡水雾,石桥伸入潭水,尽头是一个石亭,正在水中央。昔日的飞盗会用这个山谷藏匿赃物,如今竟然成了这么个雅致的场所。

    他简直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人改变了这一切?

    青衣人走上石桥,忽然,他闻到了阵阵异香,香远益清。一眼望去山涧中开满了荷花。挖空的莲蓬内点烛火做灯,数不清的荷灯随波逐流,烛光闪闪,波光粼粼。

    为什么这样的场景在记忆中似曾相识?

    青衣人大步向亭子走去,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长身而立的背影。

    他记得这个背影,在盛夏的时候,也是一片荷花中。

    每年盛夏,家乡大明湖上都会举行荷花节,夜晚人们纷纷泛舟赏荷、消夏纳凉。哥哥带着他,和几个半大的孩子,偷了船驶进湖中央,夺莲采藕,好不惬意。嬉闹够了,大家就躺在船上享受浩月遮云的夏夜凉风,他抬头望过去,只有哥哥站在船头,那月下的背影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兄长,他曾一直追随的背影,似是见到故人,青衣人差点失声叫了出来。

    听到脚步声,那人转过身来。

    青衣人仔细端详,对方身段笔直,绰态仪静,清雅俊逸,神态甚是潇洒,却又英气逼人。

    “二叔。”

    青衣人确实没想到,他见到的正是故人,他的亲侄子。

    十七年前,几个侄子在跟魔教血拼的战斗中都死了,除非……

    “你是?”

    “怎么,这么多年没见,二叔不认识我了?”

    “你是……你是……小虫?”仔细辨认之后,青衣人的声音变得激动了起来。

    “是我,二叔。”

    叔侄两人终于相认,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这个侄子名叫秦禹九,是兄长最小的儿子。起个贱名好养活,禹就是虫,他又排名老九。这小九一直跟着他母亲,养在老家齐州(今山东济南)。当年飞盗会出事的时候,他年岁还小。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死?”

    “家中的老仆提起过,说曾经有人去过老家,打听秦家小九儿的消息,我猜这人一定是二叔你。”

    “我是打听过你们母子的消息,听说你接手了老家的香料生意,进了京城。我想你既然不知道飞盗会的事情,又过上普通人的生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后来,我还听说你成了全国最知名的香料商人,‘凝香居’制作出的熏香、配香名冠京城。原来是你派人给我送来了蝙蝠镖?”

    “我十岁生日的时候,父亲第一次接我进京,是二叔你亲手送给我这枚蝙蝠镖做见面礼。我想如果你再见到了肯定知道是我找你。”

    “太早以前的事我早忘记了。再说这么多年,我隐姓埋名,处处谨小慎微,就怕魔教哪天找上门来。”

    “叔叔这么多年就没有不甘心吗?”

    “不甘又能怎样?你找我到底想要干嘛?”青衣人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他拍了一下额头,恍然大悟道,“香盗?你就是香盗?”

    秦禹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查出真相,更没忘记为父报仇。”

    “短短时间能让飞盗会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得不佩服。”青衣人嘴角扯起了一丝苦笑,摇摇头道,“为父报仇,凭什么?就凭着外面那一群乌合之众,那种水平的武功,那不是让魔教的人笑掉大牙。”

    “我当然知道这些人和当年的飞盗会没法比。”秦禹九为了重组飞盗会,招揽人手的时候已经将入会的门槛降了又降,但现在这些人别说跟全盛时期的飞盗会比,就是和原来飞盗会里武功最差的人比也不是一个档次。他眼望着青衣人,热切的说道:“所以我才想请叔叔您回来主持大局。”

    铁蝙蝠秦平仰天大笑,笑声中满是苦涩:“当年飞盗会几大高手联手,才杀了一个魔教右使,便落得全军覆没。我侥幸逃得性命,隐匿到了江南,就是想着魔教总坛在江南,一来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二来也可以趁机打探消息。可是当我知道了魔教的情况,便更加清楚,想要报仇和东山再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初魔教左使楚翯武功便已不弱,如今更是炉火纯青;而现在的右使洛离,虽然是个年轻人,但据说比原来那个更难对付。‘左合右离’,这两大护法如果想剿灭飞盗会,恐怕是易如反掌,飞盗会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是不屑于出手罢了。”

    “我想,魔教的楚翯和叔叔的想法如出一辙。”

    “什么意思?”

    秦禹九继续说道,“我再次拉起飞盗会的大旗,魔教那边却没什么反应。不但没有找上门来报复,以前的那股怨气似乎也没了。叔叔也见到了,现在飞盗会里的这些人,良莠不齐,大多都是滥竽充数,充充场面可以,真要动手马上就会露馅。魔教的人想必心里也很清楚。”

    秦禹九心里叹了一声,对于这点他是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好笑,这么一场江湖恩怨竟然因为这个原因慢慢平息了下来。

    铁蝙蝠微眯双眼,喃喃说道:“这倒是一个难得的喘息机会。”

    “要是有叔叔您这只铁蝙蝠回来坐镇,飞盗会复兴必将指日可待。”

    “你小子,少给我拍马屁。”

    秦禹九轻笑而过,眉梢微轩,正色问道:“当年父亲偷盗魔教圣书的事儿,二叔应该知道的最清楚,侄儿想从你这儿听听前因后果。”

    叔侄二人在石桌旁坐下,秦平讲起过去的那一段往事。

    “当年,有一神秘商人来到飞盗会,先拿出稀世南珠十颗,正在大家看得眼热之时,他才说出,谁能帮他盗得魔教圣书,就再付二十颗同样品质的南珠。飞盗会争先恐后,人人跃跃欲试。后来大家约定,此番各显神通,谁能得手就归谁。于是大家分头行动,两三波高手出手,最后得手的还是你父亲。盗来一看才知道,所谓的魔教圣书并不是什么书,而是四块木板子,上面镶刻的文字狗屁不通,毫无意义,更不像我们所猜想的隐藏着什么魔教至上武功。”

    铁蝙蝠叹口气,又说道:“你父亲一人按商人的约定,如期赴会。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去不回。我带着人找上门,却发现那富商一家也都暗遭毒手,此时魔教大举杀到,将我们团团围住。我跟他们解释,是富商出钱让我们偷盗圣书,盗书的人也被害死了,可魔教的人却诬赖我们飞盗会杀人灭口,当下两方厮杀起来,拼了个两败俱伤。我受了重伤逃了出来,等养好了伤才听说魔教还在疯狂的四处追杀飞盗会,甚至牵连了很多无辜的人。”

    铁蝙蝠说到这里,便默默不语,仿佛仍在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阻止兄长,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沉默了一阵,秦禹九缓缓开口说话,“这跟侄儿了解到的情况大致相同,只是这些年我以香药商人的身份从各处打探,倒知道了些二叔不知道的事情。”

    “哦?”

    秦禹九点燃了石桌上的一盏灯,透着晶莹剔透的琉璃灯罩,泛出红色的光,亭子里的两人也都映上了一层红色。

    不一会儿,在鬼市中见过的那名白衣女子捧着个红色大盒子走了过来。

    “香菱,把东西给二叔看看。”

    香菱将红色盒子打开,捧到了青衣人眼前。

    “圣书?!”铁蝙蝠惊叫出声,嗓音变得有些嘶哑。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块一尺见方的木板,跟兄长当年拿回家的那四块木板一模一样!他瞪大眼睛看着秦禹九,“你从哪里得来的?”

    “东平郡王府。”

    “老王爷怎么会跟魔教扯上关系?”铁蝙蝠知道这个东平郡王是太宗之孙,是个逍遥王爷,为人一向端重厚道,与人为善。

    “去年年底我给王爷做香药时,暗闯东平王府的藏宝楼,在一堆奇珍异宝中看见了这块破木板,能不让我稀奇吗?当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觉得好奇,便顺手盗走了它。”

    他指着木板说:“这板子上排着的汉字不能成文,凌乱不堪,不过左下角却有一排极小的文字。”

    铁蝙蝠拿起木板摩挲起来,果然在左下角摸到凹凸的刻痕,他把木板拿近了,借着灯光仔细看,终于找到了一排小字,“看着不是汉文。”

    “是的,我多方找人才查出这是一种古波斯文,那小字的意思是《巨人书》,魔教最早由波斯传入中原,我马上就猜到,这恐怕就是魔教圣书!没想到竟是这样东西让父亲丢了性命。”

    秦禹九叹了口气道:“为了打消心中疑问,我假扮魔教的人再探王府,我刚亮出身份,那老王爷就吓得伏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出了其中的内幕。没想到老王爷喜欢绿林逸事,收集江湖物件,他说这块木板是一个飞盗会的大盗卖给他的。因为他也知道当年有人出三十颗南珠买魔教圣书,就觉得一定是什么稀罕玩意儿,所以他想都没想就买了下来,可买回来才大呼上当,让下人随手丢在珍宝楼的角落里,一转眼就过了十几年。”

    “飞盗会的人?难道真让魔教说对了,你父亲是被自己人谋害的?什么人如此狠毒?王爷可说出到底是何人卖给他的?”

    “没有,老王爷只是猎奇,根本不认识这些江湖中人,很多消息更是道听途说。不过我继续追查,发现当年父亲的一个朋友也在同一时间被人杀害。这人不是飞盗会的人,却是一个巧手工匠,我怀疑父亲留了一手,他让这个朋友仿制了一套假的木板,交易的时候带着假的去,而真的放在这工匠手中;只是不知这个消息怎么会走露出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父亲走后,飞盗会里有人杀了这工匠,夺走了真的木板。其中一块辗转卖给王爷,其他三块则下落不明。”

    铁蝙蝠听得惊心动魄,半晌没说话。

    秦禹九竖眉肃然道:“这也就是为什么魔教紧咬着飞盗会不放,我想他们不夺回圣书决不罢休。当然这事完不了,我也要查个水落石出,找出幕后真凶,才能告慰父亲在天之灵。”

    秦禹九又说他怕其他三块木板也被卖给了达官贵人,于是利用那些皇亲国戚,贵妇、士大夫邀他过府购香的机会,打探木板下落。当然也有可能它们还没出手,还在杀父仇人手里。

    香菱带着红盒子离开之后,两人许久也没说一句话,但显然,已是叔侄一心了。

    铁蝙蝠说道:“你又会制香,名字里又有个‘九’字,还在门庭若市的地方大肆宣扬,难道你就不怕官府查到你秦禹九身上?”

    “我本就是故意为之,要是怕,我也不这么做了。”

    铁蝙蝠盯着侄子看,心想:这小子口气不小,不知道武功如何,我且试他一试。他笑了出来,说道:“哥哥一定没想到,他的九儿竟然成了‘天下第一’的飞盗。”

    秦禹九听二叔故意将“天下第一”四个字咬的很重,知道他有意看看自己的武功,遂站起身来,凭栏看着亭外碧绿的湖水,笑道:“我引了老家的荷花种在这山涧里,没想到却越开越盛,二叔可知这荷花好看,荷灯难点?”

    铁蝙蝠望着亭子外湖面上的几盏荷灯,心想点燃这么多蜡烛确实是件繁琐的事情。

    刚要开口说话,铁蝙蝠蓦地发现,身边秦禹九转眼间不见了,他紧走几步,来到亭子边,哪里还有秦禹九的影子,只有眼前一片荷叶摇曳,荷花锦簇。他在石亭里向远处望去,隐约听见隐在夜雾中的荷花荡深处,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声响,一阵微风过后,荷花清香扑面而来,秦禹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亭中,而越来越浓的荷香在亭中弥漫。

    只见原先昏暗无光、薄雾涌动的那片涧水上,一盏盏的荷灯从远至近、由暗转明,渐渐亮起。

    铁蝙蝠睁大了双眼,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以荷叶为盛器,燃烛于内,秦禹九这份轻功真是有些骇人听闻。

    铁蝙蝠哈哈大笑道,“没想到,荷九郎竟是这么练轻功的。”

    荷九郎盗物留香,谁能想到,留下的就是这“绝谷寒涧”里的荷香。

    看着秦禹九施展出这独步天下的轻功,铁蝙蝠只觉快慰平生。他看得出这位侄子头脑清楚,心思缜密,而且坚毅果敢,敢于担当,不禁对未来又多了几分信心。

    ﹍﹍﹍﹍﹍﹍﹍﹍﹍﹍﹍﹍﹍﹍﹍﹍﹍﹍﹍﹍﹍﹍﹍﹍﹍﹍﹍﹍﹍﹍﹍﹍﹍﹍﹍﹍﹍﹍﹍﹍﹍﹍﹍﹍﹍﹍﹍﹍

    ①门床马道:宋时酒楼下供顾客小酌的零散座席。

    ②三分:三国演义。

    ③神册:封神演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