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侠寻宋记 第一回 罗密欧之死(16)——弱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超侠寻宋记最新章节!

    ☆☆☆

    是的,死了都一样。

    盖瑞继续说:“不看清楚他杀人的手法,说实话,今晚我们毫无胜算。”

    说完这句话,老盖瑞不吭声了。马克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顶层果然与盖瑞想象中的十分相似,这个混蛋就是中意这样的屋子,结构也大抵相当。走出长长的走廊,前方是一个双开的大门。越越接近,传来的动静越大。

    马克加快了脚步,超过了老盖瑞,盖瑞则在后面紧追,尽管他们尽量轻手轻脚,但脚步声依然在空旷的巨大穹顶中回荡。他推开那扇门,眼前是一段金属栏杆围成的平台,平台左右两侧是半弧形向下的大理石阶梯。

    楼下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是在打斗。

    马克刚想冲下去,老盖瑞拦住了他。蹲下的同时他用力拉了拉马克,他先用两只手指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指了指平台下方。

    他心想:盖瑞一片苦心其实都是对的,自己现在冲动反倒坏事。

    马克蹲下来,靠近栏杆,向下看去。

    这个房间十分壮观,巨大的黑色漆木柱子,上面镶嵌着红色相间的环状装饰物,柱子的顶头是带着红色法冠的埃及女神像,就像《埃及艳后》里的克里奥佩特拉一样。与楼下的巨大而华丽的水晶吊灯不同,房顶中央吊着一个极其简易的吊灯,上面有四个蜡烛形小灯泡,照亮了屋子。深灰色的墙壁上装饰着一圈鹿头标本,梅花鹿、瞪羚、北美驯鹿……应有尽有,足以显示房主是个经验多么丰富的猎人。吊灯下的地板上矗立着一个三角顶的巨大玻璃暖房,里面种满了独特的植物。这屋子只有一扇窗户,窗前架着一个观星望远镜、一个单人皮沙发、沙发斜后侧放着一个小茶几,上面放着一个黑色的留声机扩音喇叭,里面飘出小提琴曲,它的旁边是一个嵌着玻璃的棕色木框,里面摆着很珍贵的蝴蝶标本,大大小小一共二十只,另一面墙边有一个棕色的长条皮沙发……

    维多利亚式建筑两个最显著的特点:一个是豪华繁琐;另一个是异国情调。由于古宅一直在翻修,房屋里的家具、饰物都被搬进了仓库,屋里空了,也就不显得那么奢华了。即便如此,从矫揉造作的水晶吊灯也能看出一二。眼下的房间是最早的主人艾伦建立的,被称为“埃及室”,正好体现了十足的“异国情调”。

    几经转手,这里是经过新主人重新精心布置的埃及室。去掉了廉价的木椅子、过于花哨的织锦、金色俗气的神邸雕塑。能留在房间里的都是精品。

    当然,如果你肯忽视天花板、墙壁上喷溅的血液,地板上散落的一些残肢断臂,还有挂在水晶玻璃暖房上的内脏肉块,这房间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违和感。

    马克的视线落在了杀手的身上。很意外他的外貌与他狼藉的名声不相符,相反他显得十分温文尔雅,相貌普通但显得很和善,像是大学里的教授或者文员。此时他已经脱去了礼服外套,只穿着白色衬衫,蝴蝶结解开了,挂在衣领处。两个胳膊的袖子挽到了肘部,他两手空空,没有武器,身上也没有沾染上一丝血迹。

    杀手反倒像被一群饥饿凶残的土狼包围起来的猎物。

    马克记得,克里斯教给自己的中文里有句“人不可貌相”,而另一句是孙子兵法里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定下心神,现在就是要找出对手的弱点。

    说到寻找弱点,楼下有人已经在这么做了。

    杀手被几个人围在中间。他们已经损失掉了大部分人,剩下了三、四个身手好的,但都挂了彩,有的伤势极重。不过他们中没人退缩,因为面对这样可怕的怪物,进退生机都不大,不如拿出拼死一搏的勇气,与之一战。

    有人抡起铁棍从侧面冲了上去。

    杀手的左手习惯性的在空中挥了一下。

    马克吃惊的发现,那人连同双手带铁棍被削飞了出去。他心中震动:对方可以隔空伤人?难道真的像亚历珊德拉预计的那样,他能用意念杀人?

    失了双手的汉子,竟然毫不退缩,他忍着剧痛猛向杀手冲去。另外两个人也同时出击,显然都是豁了出去,一个人抡起铁棍,另一个手持日本刀,向杀手的头部狠狠劈去。只可惜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上气流产生了剧烈的变化,空空如也的地方像是有什么飞了过来。

    两个人没来得及发出惊叫,就被无形的力量击中了。身体被看不见的利刃拆解,皮开肉绽、头破血流,就像被放进了“绞肉机”里,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伴着溅出的血,变成了七零八落的碎肉块。那个失了双手的人,被重重地砸倒在地,他两肘支撑,奋力向前爬行,忽然间,他的脊背上被剜去了一个马蹄形的黑洞,深得足可见内脏,当真空般的压力减去时,那洞里才冒出汩汩的鲜血。

    说实话,杀手并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他的眼睛一直望向别处,时时提防。当断手的汉子爬近的同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急速冲到了杀手的身旁。

    马克看得分明,那身穿白色长衫的汉子,是山口组出了名的“鬼煞”土屋,他人高马大,是空手道黑带高手,在山本组里以敢杀敢打、咄咄逼人而著称,那张脸也极其符合他的个性,一条连字眉,虎背熊腰、是个长相凶悍的大力士。土屋用的是一把日本长刀,他腰间的裤带上,还别着一把小太刀。

    而身穿黑色功夫装的中年汉子,个头又瘦又小,皮肤黝黑,典型的四川男人相貌,他就是炮仔的副手,因为平常总是一身黑色棉绸功夫服,又爱驼着背,人送外号“黑虾”。

    “鬼煞”发狂似的扑近。

    杀手缓缓扬起左手手掌,他突地出手,一股闪电似的力道向着土屋袭去。

    土屋大喝一声,高举太刀,手臂连挥,刀锋像是碰到了什么尖利之物,在空中擦出点点火星。他胳膊上被划出了一道血痕,血染白色长衫,艳红色十分刺眼。

    土屋横冲直闯从正面冲锋的时候,“黑虾”的身法迅快无比,已经绕到了近前。他心中暗道:两个帮派一共牺牲了几十号人了,这次绝不能失手。一定要为炮仔大哥报仇!

    他们早知道眼前的怪物能力远在自己之上,却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继续使足全力猛扑上去。

    “黑虾”使的是有铜护手的咏春蝴蝶双刀,最擅长的就是贴身近战。

    尽管杀手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鬼煞”的那把长刀上,但他眼角的余光还是瞥见了瘦小的身影。对方的速度让他吃惊,瞬间竟有一丝慌乱,不过立刻就升腾出一股强烈的怒火:这些会武功的中国人真是让人心烦,而这小个子身手格外敏捷,转眼间就到了自己跟前,这是多少年没有的事儿了。

    他手腕微抖,伸出的小指,斜斜一划。

    有人说长期接受格斗训练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暴力和死亡迫近的时刻,常常会做出超于常人的本能反应。

    黑虾突然伏低身子,但仍然感到什么东西犹如刀刃般锋利地划开了他的肩膀,毫无障碍地一直切到了他的上臂骨。

    他疼得闷哼了一声。他甚至听到如同金属利器刮蹭骨头的刺耳响声,剧烈的疼痛感被大脑通过神经网络传遍全身。

    对于此刻的黑虾来说,这根本算不上什么。他压根不在乎疼痛。

    杀手见小矮个连遭打击,却没有迟疑,像是丧失了理智般地向自己猛扑过来。

    他移步后退去,却突然发现脚下被什么绊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断了双手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乱爬了过来,用残臂用力抱住了他的一条腿。

    就在这时,小矮个挥舞着两把短刀冲他的胸腹砍来,同时持日本刀的大汉也已经杀到。

    马克心中一震,他不自觉的站起了身。亚历珊德拉也提过,杀手是所谓的“红营”主力,他们与“绿营”的能力各自迥异。如果这么想,他们之间应该有相通之处。他回想起了之前和米娜的一对怪手作战的过程。从刚才杀手的几次出手来看,不管哪次切割弄伤对手,都其实有迹可循,再想想楼下大厅里的那具尸体,他身上几处不同形状的伤口,一定跟他出手方式有关。

    如果把他的攻击想做与米娜的类似,那会是怎么样?

    这时,鬼煞冲了过来,他虽然不如马克那样能领悟到那么深的地方,但他相信,对方一定会猛攻黑虾,他拼了老命,发出像野兽般的吼声,挥舞手中的长刀,很多他的敌手都曾被这股气势吓到。

    杀手冷哼一声,他见过太多这样莽撞冲动的人,别以为近身就能占到便宜?以前曾经有个黑帮杀手就曾打过这个主意,而且险些就得手了。经过那次的教训,他明白自己有这么一个致命的缺点,倘若他还能让人轻易靠近,那才真是一个笑话。

    扩音喇叭里的音乐节奏渐渐变得舒缓,房屋里回声激荡。

    黑虾离得最近,所以他最先听到了夹杂在弦乐声中的破风之声。仅仅是出于直觉,黑虾全力护住咽喉、胸腹,这些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他把下巴使劲压向脖子和胸口,身体尽量缩紧,侧身闪躲时,他另一侧的肩头又中了一下,新的疼痛降临,不过这次的刀刃只是擦过了他的皮肤,伤口不深。

    然而这并不是第一下,一道道隐形的刀刃又劈了过来。

    马克突然觉得时间似乎变得很慢很慢,一切看起来就像是在放慢动作。他仍然看不见杀手所发出的“利器”,但空气中的气流变化强烈,呼呼带响。他试着闭上眼睛,用大脑去描画一幅幻象。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巨大黑影,挥舞着一把巨大的镰刀。飘舞的黑色斗篷下隐藏着银色发光的刀锋,那黑色斗篷如同被斗牛士挥舞一般,先划过黑虾的肩膀,虽然被他低头躲了过去,但一缕缕血丝随着斗篷的走势洒落。

    接下去,隐形的镰刀横着劈向鬼煞。

    鬼煞的长刀被猛地击中,刀锋从中间劈断,他眼睛瞪的溜圆,马克甚至能看见他露出恐慌的表情,瞳孔都有一瞬间变大。被截断的那节刀尖部分,被不断的击中,在空中跳跃了数次次,最后落在了角落里。鬼煞的错误就在与把全身的力量全都握在了刀把上,当受到大力的攻击时,不但感觉胳膊震得发麻,上面又被开了几道血口子,一时间身体还失去了平衡,反倒向前扑倒。他面前正是那个种植了绿色植物的水晶玻璃温室。他唯一能做就是立起双肘遮住脸部。他重重地撞进了玻璃房里,随着玻璃的碎裂声,还听见了自己身上发出了某种碎裂的声响,几条肋骨断裂了,疼得他猛抽一口气,呻吟的倒在了地上,险些失去了意识。

    攻击并没有结束,那仿若死神斗篷的边缘分成数道尖刺,向抱住杀手腿的那个断手汉子刺去。

    那人疼得大叫起来。挣扎着爬动,但没有移动多少。

    他被一直刺、一直刺,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下,直到他体无完肤,鲜血泉水般涌了出来。近处的黑虾甚至能听到,刀刃从肌肉里拔出来时“噗”地发出的湿漉漉的声响。

    马克甚至觉得出现了幻觉,他看到那些拔出来的尖刺,忽然化成无数只小蝙蝠将人缠绕、包裹住,只消一眨眼的时间,断手汉子被吞噬殆尽,整个人就像是被高速垃圾处理器打散成了血沫,化作了一摊血水。

    一个声音闷声笑了起来,马克感觉到自己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随着战斗的进行,小提琴曲早就播完了,眼下除了杀手狂妄的笑声,房间里极其安静。

    让人无法喜欢的那种死寂。

    盖瑞立刻就听出了这个声音。二十年前他听过,这人的语音让他印象太深刻了,大脑皮层的某个专门区域储存了应激反应——启动逃离危机的信号传遍全身,身上的所有肌肉都绷紧了,恨不得想要逃离开。

    盖瑞看着眼前的杀手,往日的阴影再一次掠过他的心头。(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