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轻舞踏秦而来 第九章 死于非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你似轻舞踏秦而来最新章节!

    为了迎接太后的寿宴,后宫的歌舞坊,杂技坊,都开始了严密的训练,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一阵阵乐声歌声。

    金碧辉煌的銮驾由远至近,里面坐的不是皇帝而是身着红袍的赵高,他那张白色的奸臣脸趾高气昂的扬着,小黑豆眼半眯,手心里握着两只黑耀球,享受着皇帝般的奢侈。

    皇上的銮驾都敢坐,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两个路过的官员急忙跪地行礼,头磕的“哐哐”响。

    “小人得志!”骑着白马的凌允昌也行到此处,他气愤的将马缰绳一拉,不屑的冷笑而过。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赵高,瞬间奸臣脸抽搐,将手心里的黑耀球握的“铮铮”响,发出了阴森之笑。

    “凌允昌啊凌允昌,本宫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和你计较,就让你再威风这最后一次,凌菲蝶已经一命呜呼了,看你以后还能仰仗谁?”

    凌允昌在乾清宫停下,他的目光在出出进进的宫女中搜索,没多久一个出众的女子便走向了他。

    “凌将军。”秦雪寒满脸红晕,挂着羞涩又好看的笑容,虽然她和众宫女穿着一样,但却是显得那么的鹤立鸡群!

    “我从这里经过,想着你一定在这里。雪寒,太后寿辰忙的怎么样了?”

    “细节上的都安排妥当了,就差歌舞艺技了,听说,这次赵高特意安排了新花样,说是要给太后一个惊喜。”

    “这个老奸臣,后宫一手遮天,执掌朝政,害死了多少好官,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

    “现在后宫的大多数嫔妃都已为他所用,就连刘皇后都和他同谋,唯有你们兄妹不把他放在眼里,我担心赵高会对付你们,已经有很多先例了,敌对他的官员都莫名其妙的身亡了。”

    “赵高这个老贼竟然将云清宫的守卫换成了他的人,我怕他会对蝶儿不利,就派遣了手下暗中保护蝶儿。雪寒,这个送给你,如果遇到危机情况吹响它,我就会出现。”

    凌允昌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小黑陶,挂在了秦雪寒的脖间。

    “嗯,我会一直珍藏。”

    秦雪寒的神情陶醉,感受着黑陶所带来的温暖,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凌允昌的眉心皱起水波,他那持剑的手急忙捂住了胸口。

    “凌将军,你怎么了?”透过凌允昌的衣襟,能清晰看到他胸膛起伏的节奏,秦雪寒被吓到,不顾男女授受不亲扶住了他。

    “胸口好痛……”

    忽然间,秦雪寒的小指一阵痉挛,那上面戴的黑色指环发出了一道黑光,这是进宫前祖母送她的巫环。

    她大叫一声:“不好,娘娘出事了,赶紧去云清宫!”

    凌允昌的脸瞬间发白,一下将她拽上了马,扬起一道烟尘,向着云清宫飞奔而去。

    云清宫瞬间由天堂变为地狱,花草褪色,大雁哀鸣。在那片被夕阳映照的长廊上,躺着那个美丽的身躯,她的脸色暗沉,嘴角带血,手里握着一个红色的小瓶子,那受伤的食指变得乌黑,只是她的神情很安详,在走之前看不到任何的恐惧和挣扎。

    “蝶儿!”

    “娘娘!”

    凌允昌和秦雪寒凄厉的叫声在上空盘旋,传到了养心殿,正在喝茶的秦二世手里的杯子掉落在地……

    等到秦二世清醒过来的时候,太医告诉他一个“事实”:“启禀皇上,凌贵妃由于太思念故乡,一时想不开,服毒自尽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爱妃已经接受了朕,她还对朕笑,为朕跳舞,陪朕下棋,太后寿辰她还特意画了一副百子图,怎么会突然间想不开服毒自杀?一定是有人害于她!”

    “皇上,微臣已经查过御药房的记录,凌贵妃的确在昨日派一名叫嫣儿的宫女拿过一瓶鹤顶红。”

    “传嫣儿。”

    一名瑟瑟发抖的小宫女走过来,眼含恐惧之光,“扑通”一声跪地。

    “求皇上饶命,向来主子吩咐做事,我们只是做不敢问,嫣儿的确不知道贵妃娘娘要鹤顶红是要服毒自杀的。”

    “爱妃,你够狠!即使你不喜欢朕,可以告诉朕,朕保证不来打扰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死朕最心爱的女人啊!”秦二世绝望的摇头,两行泪水蔓延到胸前。

    那张白面奸臣脸从嫣儿身后露了出来,双小黑眼一转,皮笑肉不笑地说:“皇上,人死不可以复生,为了万民,应该保重龙体啊!既然凌贵妃不喜欢皇家,走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皇上应该为她高兴才对啊。”

    秦二世满脸泪水,显示着不属于帝王的伤心和绝望,他喃喃地说:“朕可以坐拥天下,却得不到一个女子,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嘘!皇上这话若是让想谋权篡位的人听到了那还得了?”赵高夸张的将手指放在嘴边,语气就像女人一样嗲。

    凌允昌猛然转头,厉声说道:“只怕凌贵妃的死是有人故意设计安排,我一定会查出来的,让他不得好死!”

    “呦!凌大将军这话何意啊?这满朝文武,整个后宫都知道凌贵妃是皇上的专宠,想讨好巴结都来不及,谁不要命了敢去害她啊?”赵高耸耸肩膀,表情作呕。

    “谁做了亏心事,一定会怕鬼敲门的,夜里小心点吧。”凌允昌那喷火的眼光扫过赵高,扫过刘皇后。

    刘皇后本能打了一个寒颤,却又假仁假义的举起手帕,大声哭喊起来。

    “我那可怜的妹妹啊,皇上那么宠爱你,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啊?你走了不当紧,留下那么多思念让我和皇上怎么承担的起啊?”

    其他皇妃也都跟着效仿刘皇后,举手帕,大哭喊。

    秦二世痛苦的摆摆手,发出了沙哑的声音:“传朕话,厚葬凌贵妃!”

    “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