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轻舞踏秦而来 第八章 滴血落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你似轻舞踏秦而来最新章节!

    秦雪寒率领几个宫女去乾清宫忙祝寿之事,凌菲蝶推说身体不适不便前往,她不想和那些争风吃醋的嫔妃们碰面。

    随着落日的来临,云清宫显得格外清冷,她独坐与满目秋色的院子里,纤手抚琴。白色梅花罗裙衬托着她的冰肌玉肤,落寞的神情在秋日里惆怅,那流淌而出的琴韵在为谁弹奏着一曲轮回?

    今日的琴弦似乎和往日不一样,有些锋利,一曲未完凌菲蝶的手指便流出了血,滴落在长袖上,很快和衣服上的梅花融为一体。

    她将手指放在嘴里吸吮,望向了亭边。河水正流淌着夕阳褪下的胭脂,闪着一缕斑斓之色。南飞燕,秋雨绵,回眸间,痴人怨。夕照中她的脸覆盖上了一层霞光,双目也在这片红色中变得晶莹。

    那层层相叠的云,竟幻化成为朵朵鲜红耀眼的玫瑰,在天空里游移,这不是蓝阳城静谧谷的云彩吗?她仿似看见了虚拟的文忻梓站在山头吹箫,山风吹起他衣袂飘飘的白袍,一群落雁在他的上空频频留恋,摆出两颗令人心碎的心形。

    “忻梓,我来了。”凌菲蝶展开双臂,身体变得像大雁一样轻盈,穿越而去。

    “蝶儿,我在轮回中等你。”

    “等我,我现在就来了。”

    “不蝶儿!你不能来,千万不要过来……”文忻梓满脸急色,手中长箫挥动,刹那间,大雁被击碎,瞬间他消失不见,只留下她和静谧谷共舞。

    一汪秋水一难忘,一段思情两人觞,一片痴心变惆怅,一腔惆怅幻幽梦。闭眸间,连珠簌簌白衣透,不知道文忻梓转世到哪里了?下一世?下一世还有多久?

    突然间,凌菲蝶眼帘的余光捕捉到一抹金色,就在她左边的长椅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金色的长锦盒,那种光亮闪耀着一丝妖魅,又仿似带着一种期待。刚刚幻觉到文忻梓,难道,这个锦盒是他留下的?

    一个黄色小巧的身影迅速隐退到了花墙后,这张小脸上露出了细密的汗水,大口的喘着粗气,她捂住狂跳的心脏,眼前浮现出昨夜的画面……

    坤宁宫,一身红袍的刘皇后对着铜镜梳头,她的眼帘和腮部涂着很重的胭脂,嘴唇血红,烛火下她就像一个妖孽。

    “锦儿啊,听说你家里有个六岁的弟弟,不如送过来陪本宫吧。”

    “小弟天生愚昧笨拙,只怕进宫来会惹得皇后不开心,求求你皇后娘娘,不要让小弟进宫了。”

    锦儿吓得双手发抖,扑通一声跪地,男孩进宫那是要当太监的。

    “听说你家里还有一个老母,辛者库正好缺一个老奴,不如把他们母子一起接进宫吧?”

    “娘亲体弱多病,承受不了苦力。皇后娘娘,你就杀了奴婢吧,千万别伤害我的娘亲和弟弟!”

    “既然这么知道爱护家人,为什么不听本宫的话?”

    刘皇后冷笑,猛然拔下手上发簪,刺向一枚水果,顿时,果肉溅出了血红的液体,烛台上的烛火摇曳,不安的闪动着。

    地下的锦儿吓得脸色煞白,头不间断的磕向地面,额头流出了血,哭着大叫:“皇后娘娘,这件事我真的做不了啊!”

    “做不了,也得做,不然就是死路一条!”刘皇后的脸上露出了坏笑,用手指勾起锦儿的脸,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可是,这么青春漂亮的一张小脸,我真是不忍心杀掉。如果你乖乖的听本宫的话,或许本宫心情一好,一时高兴把你引荐给皇上都说不定呢。到那时,你的娘亲和小弟不都跟着享福了吗?”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只求皇后娘娘开恩,饶了娘亲和小弟,来世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来人!去刘伶西庄将那一老一少给我抓来!”

    刘皇后脸色聚变,华丽的红袍在她的转身下,就像一阵龙卷风,将锦儿那小小的身躯淹没,几枚烛火瞬间熄灭,结束了它那脆弱的生命。

    锦儿哭着从地上爬到了红袍的尾部,抱住了刘皇后的腿,一口气说道:“皇后娘娘不要!奴婢听皇后娘娘的,皇后娘娘让奴婢做什么都答应!”

    “这就对了,只要是为本宫效劳的,本宫绝不会亏待。”

    刘皇后对着铜镜搔首弄姿,发出了阴森之笑,从此后宫的铜镜中美人只有她一个!

    大雁的哀鸣声传来,望着长亭下光彩照人的凌贵妃,锦儿浑身冷颤,衣襟被汗水湿透。虽然她已经完成了计划的第一步,换掉琴弦,第二步她却良心极度不安,她几度想奔到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面前,告诉她不要碰这个锦盒,却还是控制了自己的双腿。

    “忻梓,一定是你对不对?”凌菲蝶满脸温情的望着眼前的锦盒,纤纤玉指伸向了盒子。

    对面花丛簌簌而动,在满目姹紫嫣红中,锦儿急匆匆的小脸露了出来,她的神情焦虑,拼命对着凌菲蝶直摇头。

    锦儿是她从皇后手中所救,她很喜欢这个小宫女,今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云清宫?她对着锦儿招手示意,锦儿站在原地未动,只是拼命的对着她摇头,再摇头,摇的发丝都乱了,眼神中隐藏着想说又不能说的痛苦。

    锦儿是在示意不要打开锦盒吗?凌菲蝶突然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锦盒一定和文忻梓有关,她对着锦儿微微一笑,轻轻地打开了盒子。

    锦儿的身体瘫软下去,一滴眼泪流过脸颊,呜咽着说道:“凌贵妃,对不起,对不起……”

    盒子里面装着一副绣品,一经展开,凌菲蝶的眼睛瞬间点亮。这是落日下的蓝阳城,有一片角落正是静谧谷,在夕阳的余晖下闪着金色耀眼的光芒。曲折的石桥,桥下的题莲沉睡未醒,杜鹃正盛开,白的如棉如雪,红的如火如茶,一丛丛点缀在绿树翠竹之间。

    “忻梓,果然是你,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凌菲蝶那进宫后一直绷紧的情绪舒展开来,雪白的牙齿在红唇下就像颗颗璀璨的珍珠。刹那间,花草低头,鸟儿忘记了飞翔,蓝阳城城宝的笑容竟然是如此的美!

    她爱不释手的抚摩着精致的绣品,手掌游走在静谧谷的每个角落,那因琴断而受伤的手指,溢出了点点血渍,将蓝阳城的落日染的血红一片。

    在那血迹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正一点点将绣品顶破,对着她发出了召唤。

    “来呀,来呀,到我的身边来。”

    这是一种势不可挡的力量,促使凌菲蝶伸出了玉手。那只手如铁钳,将她轻盈的身体拉入画卷中,接着,她听到了熟悉的箫声,看到了一袭白衣的文忻梓,正站在静谧谷的山顶上吹箫。

    “忻梓。”当她幸福的展开了嘴角,脸色却瞬间铁青,一股黑血从口中喷溅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