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轻舞踏秦而来 第六章 宫闱暖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你似轻舞踏秦而来最新章节!

    此后,凌菲蝶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躯壳,在满地残红的院子里一坐就是一天,在麻木的状态中等待生命的终结。为了凌氏家族她必须选择以躯壳的方式存在,回云清宫的下午,阳光普照,却是逆光而来。

    精致典雅的书房墨香萦绕,在这里文房四宝的范畴领域相当高,都是采用最上乘的原料制作而成。

    据说,先前的云妃娘娘也是一个才女,最喜欢临摹字画,所以先帝特为她修建了云书房。秦二世深知凌菲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原有风格的基础上,融入了西洋风格。

    凌菲蝶白皙的手指在一幅幅进贡的西洋油画上游走,上面陈列着他们的风土人情,生活方式。以前,她和文忻梓曾约定,一匹马,两个人,周游大好河山,看遍各地异域风情,写尽红尘故事。现在只剩她一个人,每天只能用意念去行走这些地方,在意念里笑,在意念里记录着虚幻中的各个地方。

    秦雪寒端着一个托盘进来,里面是一碗冒着热气的参汤。

    “娘娘,最近你又瘦了,喝点参汤补补身子吧。”

    “雪寒,我的补品太多了,你分一点给冷宫的柳昭仪吧,她的孩子没了,人又疯了,太可怜了。”

    “在这后宫只要有妃子怀孕的,能平安生出来的不多,这都是皇后捣的鬼。”

    “一入宫门深似海,如果有来生,希望不要做帝王的女人。柳昭仪虽然疯了,但我相信她是快乐的,雪寒,把这些衣服被子也给她带过去,上次我看她的衣服都烂了,被褥也都很单薄。”

    “娘娘真是心善,处处为别人着想。”

    每做一件好事,都让凌菲蝶感到无比的欢乐,她轻笑,用勺子在碗中搅动,轻轻的放在唇边咽下。

    “娘娘,过两天就是皇太后寿辰了,你准备送她什么礼物?”

    “什么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各类补品,这些皇太后都不稀罕,寿宴我真不知道送什么好了?倘若我只是送福字画,会不会显得太寒酸了?雪寒,给我点提示好吗?”

    秦雪寒想了想,聪慧的眼睛闪出了一抹光亮,说道:“娘娘是蓝阳城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歌舞更是胜人一筹。不如,你就来个创意的节目,在大幅的宣纸上舞蹈作画,到时候一定会冠压群芳,让太后和文武百官对你刮目相看。”

    “这个提议不错,雪寒,还是你有主意,不过……”凌菲蝶收起了笑容,神色担忧:“就怕刘皇后和其他妃子会不高兴,我还是不要抢她们风头了,我还是低调行事,把画纸弄得新鲜点吧。”

    “可是,如何让画纸新鲜啊?”

    “你等着啊。”凌菲蝶挽起长袖,玉手执笔,屏息凝视着铺在桌上的空白画纸,而后一挥而就。这一刻,纸张与指尖的温度仿佛交融在一起,她的神色专注,心神合一,所有的心思都凝固在了画纸上。

    秦雪寒的眼睛随着她的画笔转动,看得入了迷,原来世间好画就是这样修练出来的!

    时间在一秒秒的流动,随着凌菲蝶手腕的起伏,四个时辰后,一幅《百子图》缓缓跃然纸上。

    一百个形态各异的顽童,被塑造的惟妙惟肖,生动传神。这差不多是画者的最高境界了,丝毫看不出竟然出自于一个弱女子的笔下。

    秦雪寒看的爱不释眼,欣喜的尖叫:“一百个顽童,活灵活现,神态各异,如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出自于娘娘的笔下!”

    “皇太后虽然什么也不缺,但是皇室的子嗣太单薄了,老人家的心愿无非就是开枝散叶,子孙满堂,多子多福。这副百子图,正好迎合了她的心意。”

    “娘娘真是善解人意,此礼物一定冠压群芳,我这就替娘娘送过去。”

    “雪寒,给我哥哥带个话。皇太后寿宴日,皇上一定大赦天下,到时候我想回家省亲,特让哥哥陪同。”

    “好主意娘娘,到时候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啊?长这么大我还没有出过宫呢。”秦雪寒的脸上迥然升起了温度,面露娇羞之色。

    凌菲蝶又如何不洞察到她的心事?她早就和凌允昌之间暗生情愫,就因为那道厚重的宫门无法飞越,只能被时光搁浅。

    “雪寒,你冰雪聪明,机智勇敢,善解人意,若世间能有一个人配得上我哥哥,那就是你。等过段时间,我就让皇上赐婚,成全你们。”

    “可是娘娘,凌允昌现在已经是一品将军了,论理说将军夫人只会在文武百官府中选取,而我,只是个小宫女……”

    “这个好办,到时候我收你为义妹,难道堂堂贵妃之妹,还配不上一品将军?”

    “谢谢,谢谢娘娘的美意。”秦雪寒满脸的欣喜,连忙叩首。

    凌菲蝶望向窗外,宫墙高大,遮挡住了三寸日光,却遮挡不住她的一双慧眼。顿时,她笑颜绽开,笑得欣慰,笑得开心。虽然她的后半生将深陷宫闱的牢笼,不能和文忻梓在一起,但是她却能造福更多的人,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种活法更具有价值!

    秦雪寒从皇太后的宫殿出来,见四处无人,便去了将军府。

    在这个深深的宫闱之内,能拥有眼里的一道风景,将是此生的安慰。

    樱花树下,凌云昌正在练剑,手中那道闪亮的光灵活的在空中舞动,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满树落花纷纷而下。

    如此剑术,如此入画,秦雪寒看得入了神。

    他轻轻一跃,一个翻身来到了她的身边,对着她轻轻一笑,如樱花绽放。

    “雪寒,正想找你,想不到转剑之间你已经在我身边。”

    “凌将军,你找我……什么事啊?”转瞬间,秦雪寒红了脸蛋。

    “想让你帮凌贵妃带个话,皇太后寿辰后,让她给皇上请命回家省亲。”

    “真不愧是兄妹,我今天来的目的和你一样。”

    “想不到小妹和我想到一起去了!她最近好吗?”

    “对于前尘往事,她已经完全释然,她在宫里找到了她的价值。你没有发现皇上最近上朝多了,处理国事也以民出发了,这都要归功于娘娘的箴言啊。”

    “坚强,隐忍,处处以大局为重,小妹真是一代奇女子!”

    “自从入宫,三宫六院的嫔妃都对她视为仇敌,就怕她太锋芒毕露了,会遭来不测。”

    “上次赵高被拒事件,让我一直都很担忧。后宫基本被赵高掌控,很多嫔妃都是他送进宫的,到处都是他的眼线,就连刘皇后都和他为谋,就怕他们联合起来对付小妹。”

    “有我在,我会誓死保护娘娘。”

    “雪寒,这些时候真是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正确的引导,小妹怕是活不到今日,我替整个凌府谢谢你。”

    “将军,你和娘娘都是好人,为你们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能和你们在一起,是我这生最大的快乐。”

    “雪寒,能有你这么一个红颜知己,我此生足矣。”

    秦雪寒低垂下长睫毛,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轻声说道:“将军,这个是我连夜做的,送给你。”说完,她娇羞的跑开。

    凌允昌打开布包,一个绣着鸳鸯的荷包展露出来,散发着令人神清气爽的薰衣草香味,等待着主人的抚摸。

    他将荷包放在脸颊,深深地嗅了一下,微笑着挂在了腰间。忆是她唯一感兴趣的事,她常常梦回云阳城,梦回静谧谷,在夕阳西下的草坪听文忻梓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