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商谋道 第一章 横财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大商谋道最新章节!

    明景六年秋天,对丰城老百姓来说根本没有收获的喜悦。

    连着三个月滴雨未下,成片成片的肥土沃田已经干成焦土,眼看着将颗粒无收。丰城内外,一群群叫花子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般又开始沿街乞讨。

    一家家,一窝窝的在破庙里、城墙边上滚了破被褥,搭起破草棚竟有长住的打算。不过这样的景象丰城人已经习以为常,老百姓过日子不过靠天吃饭,遭逢灾年大都如此。满大街都是无所事事的人。

    “听说了吗,余记的东家被人给——”说话的人压低了声音,故弄玄虚的朝支愣着耳朵凑过来的人左右打量了一番,才做了个手抹脖子的动作:“杀了!”

    “啊!”听热闹的人们立时响起一片惊呼!余记东家,丰城顶尖儿的富户死了?

    “是不是真的?”

    “那~还有假?尸首刚被运进城了,我可是亲眼得见!”自己的话受到质疑,似乎对他来说是莫大的羞辱,说到亲眼得见的时候脸都涨红了。

    市井之中最令人感兴趣的就是这类‘言之凿凿’的流言蜚语,而且与已无关偏还高攀不上的对象犹甚。

    不大功夫,这则传言便像长了翅膀的风一样席卷了丰城内外,内容并不时得到更新,让传言更加丰满、扭曲。从最初的劫匪到仇杀,甚至情杀,其中的情节各种曲折离奇、跌宕起伏到让城里悦来居的说书先生都望尘莫及。最后无一例外的都把焦点着落到余家的后继无人上,若传言不假,那余家——完了。

    其实真相简单来说也就一句话的事:丰城富商余记粮铺的东家余炳文在收粮回城途中遇到了劫匪,失了钱粮连命都丢了!

    灾年、劫匪,不太平。

    “乱啰,这世道要乱啰!”上了年纪的老人背着手摇着头喃喃自语,抬头仰望已经浑浊的目光忧郁的遥望天际,心有余悸的回忆着记忆中的灾难。

    城东茂源街,余宅。

    一大片青砖黛瓦高门大户的宅第,无论规模还是气势在丰城那都是首屈一指。此时宅内却是人人惶恐,一片兵荒马乱之相。

    “管家,怎么办,这到底要怎么办呐!”众家丁无头苍蝇似的围着这府里头最大的家丁头子余福。

    “我如何晓得怎么办?”烦躁得直挠头的余福没好气的吼了一声,“还不去请夫人出来讨个主意!”

    “哎,哎。”家丁余六口里应着,心里却打着鼓。他早通报了后院,说是夫人跟失了魂似的一言不发,再去也不过白跑一趟。怪就怪在老爷没有儿子啊!

    想到自家的老爷余炳文,众家丁都一个心思,那是既敬佩又同情啊。

    余东家本是西江吉安府名门旺族余氏的子弟,只因继母不容才被发配到丰城来,除了分得一间小小的粮铺外再无其他。可这人踏实肯干,为人又和气,没几年功夫,倒把个小小的粮铺做成了丰城最大字号,并积攒下丰厚的身家,一跃成为丰城数一数二的富商。

    可惜他子嗣不旺,自娶了本城小地主张家的女儿后,只生下一女还体弱多病,养在深闺鲜少见人,之后数年张夫人再无所出,便纳了一妾,妾室也只生养了一个女儿,便再无消息,不久前倒是又纳了个女子……唉,总之纵有万贯身家却无人继承。

    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话不是没有道理的,瞧这余家,非但无人继承家业,现在出了事连个出来主持局面的人都没有。

    留下一府深宅妇人六神无主,现在余老爷的尸身停在院内,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领了管家之命来后院讨主意的家丁余六老远就听得后院哀嚎一片,哭得好不凄惨。他摇了摇头,到月亮门前徘徊不前。过了这道门就是内宅,他这样的男家丁没有通传就得止步了。

    “嘿,保全嫂子!保全嫂子!”好不容易见着一个仆妇,余六忙上前叫住,“夫人现在如何了,可否能出来发句话?这老爷的尸首还停在院中,没有示下不知该如何是好啊!”

    “去去去,夫人现在哪有心思!大小姐刚才得了老爷的噩耗,大不好了。”被呼做‘保全嫂子’的那名仆妇不耐烦的扬了扬粗壮的手臂,“正等着热水呢,我不跟你说了。”

    忙端了木盆健步如飞的去了。

    余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家真是屋漏偏逢连夜,祸不单行啊!

    他们家的这位大小姐易姐儿,已经十五岁了,人生得标致无双,聪明伶俐,很得老爷喜爱。可就是身子骨太弱,见不得风雨,现在家里遭了这样的祸事,肯定经受不住说不定前后脚跟老爷去了也有可能,怪不得家里乱成这样夫人都没露面。

    后院东边的安福院正是余家大小姐易姐儿的闺阁,这里张夫人揽着自己唯一的女儿快哭死过去。“儿啊,你怎么能如此狠心,你爹爹前脚刚走,你也要丢下为娘的去了么?”

    “你……叫娘,叫娘怎能独活……”言语间大有跟着女儿一起死了才好的念头。

    撕心裂肺般的哭喊感染着屋内每一个人,伺候大小姐的丫头喜鹊不知所措的站在角落里抹眼睛,大小姐晕过去有一会儿了,看似已经没了生息,这可怎么办?

    翠姨娘站在张夫人身边默默的流泪,并时刻注意着张夫人,大小姐显然是不行了,就怕夫人伤心过度也昏过去,谨慎的轻言细语劝慰着:“姐姐你宽心些,大小姐只是一时背了气,应无大碍的,等大夫来了就好了。”

    喜鹊闻言目光一暗,大夫早发了话,若小姐再昏过去,怕是醒不过来了,寿数如此,这丰城的大夫还有谁敢来接手大小姐的病?不过她还是忙出了房门找人去问。“大夫,大夫来了没有?快去催!”

    床塌边上,还站着一个扎着丫髻的小女孩儿,才十来岁的样子,也跟着哭泣,声音低沉隐忍,但脸上的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串一般,划过白瓷一般的脸扑扑的往下掉个不停。这正是翠姨娘生的二小姐荣华荣姐儿,她向来与大姐姐的感情极好。

    ……

    与茂源街隔街相望的就是丰城最大的酒楼——悦来居。

    此时这里人声鼎沸,酒肉飘香,跑堂的小二哥们笑得甜,嘴也甜,一声声大爷、老爷哄得客人们飘飘然;大厅里说书先生的故事让吃肉就酒的客人拍案叫绝;楼上雅间里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唱小曲儿的小娘子娇滴滴的声音让人昏昏欲醉。这里正歌舞升平一片太平盛景,与城外的流民窝棚不过数里之遥却经纬分明得仿佛不是同一个世界。

    一个褐衣短打的下人从悦来居后院急步而来气喘吁吁的登上三楼,一脸兴奋的推开一间雅间,“真的,是真的!”人来没进门,声音就已嚷嚷开来。

    雅间内正随意坐着的两人,得了消息当即站了起来。“可打听清楚了?”高声喝问的男人四十来岁模样。身穿紫色大团福圆领员外锦袍,中等身材,方头大耳,因微微有些发福让脸形看起来比较和善。此刻他神情严肃,紧盯着面前报信的下人。

    “清楚了,都打听清楚了东家!余东家果真没了,尸首就躺在余家宅院里。”那下人笑得一脸喜色,“小人刚才还打听到,余大小姐得了噩耗,刺激太过好像也没了,余家是真正绝了户了!”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竟无比的喜庆。

    “果真!”屋里的另一个男人激动得拍了一下面前的案几,目光与东家相视而望。这人身材瘦削,满面腊黄,身上穿的也是长衫,只是质地稍次,有些皱皱巴巴的。他那一拍之后,颌下稀疏的胡子跟也一翘一翘的,看着有几分说不出的滑稽。

    这两个人正是悦来居的东家王贵义和他的心腹王管事。

    打发了报信的下人,王管事摸了摸胡子,激动之色已不复再现,眼睛微眯一脸计较。“想不到那人……说得这般准!”

    “呵呵……管事的心思我懂!那样的人接触不得,但用用还是不错的。”王贵义瞄了他一眼,显然成竹在胸。

    王管事微愣之后,忙躬身向王贵义示意,“那是,那时,咱们东家深谋远虑,自然不足为虑一切不过小人多心罢了。”并伸手向前划到胸前做了个牢牢握拳的动作:“东家的意思……”

    “那当然!这么大一注送上门来的横财岂有往外推的道理?”王贵义哈哈一笑,把已经微微凸出的肚子往外顶了顶,才把两条手臂于背后反背了,“这事得快,咱们要抢在所有人的前头。”

    “好,小人这就去安排!”得了明确的答复,王管事趁着东家心情愉悦的时候忙告辞出来。

    两人的对话极敞亮,丝毫没有商谈阴私见不得光的觉悟。此时的余家,正如王贵义所说,那就是一注横财,还是无主的的横财,手快有,手慢就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