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虚空棍祖最新章节!

    夜,寂静无比。

    吴晟盘坐在院落中,双腿之上,一个由精铁打造而成的齐眉棍横在正中。

    二十年来,他孤身一人在少林学艺,传承自少林的齐眉棍法已然登堂入室,成为少林坤字辈弟子中第一个出师的俗家弟子。

    一路千里归途,吴晟拜访各地名师,以齐眉棍法约战青年俊杰,打出了一个狂棍的称号。

    此时回到家中祖宅,却已物是人非。

    “是小…晟?”

    耳畔,沙哑的嗓音传来,吴晟睁开双眼,一个苍老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是我,您是海老伯?”吴晟站起身来,冷峻的面容露出一丝笑容,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也只有在见到记忆中的亲朋好友才会放松心神。

    “回来就好,好孩子,咳咳。”海老伯走到吴晟近前,右手拍了拍吴晟的肩膀,脸上亦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海老伯,不知我家小妹吴影现在何处。”想起分别二十年之久的妹妹吴影,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边叫哥哥的小女孩,这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

    过了良久,一声哀叹从海老伯的口中传来,“孩子,你妹妹吴影她…已经去世了。”

    “妹妹死了?”犹如一道晴天霹雳在耳旁炸裂,吴晟整个人木讷的站在原地。

    “唉,三个月前,影儿这丫头在辉煌酒店打工,原本好好的,可是三天前不知因为什么,这丫头竟然从七楼跳了下去,警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自杀,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海老伯抹了抹眼角,他是看着吴影长大的,心中亦是无比悲痛。

    “自杀?”吴晟的面容忍不住颤动起来,二十年的习武生涯让他的意志坚如磐石,但是妹妹的死却如同一把刀割在他的心间。

    “孩子,你回来的刚好,快去腾升殡仪馆,那里你应该记得,你妹妹的遗体马上就要火化了,去见你妹妹最后一面吧。”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海老伯催促起来。

    “海老伯,保重。”

    告别海老伯,按照儿时的记忆,吴晟几乎是以飞奔的速度奔向腾升殡仪馆。

    腾升殡仪馆距离吴家祖宅很近,吴晟小时候曾经和小伙伴在这附近玩耍,因此轻车熟路,没过多久便来到腾升殡仪馆的正门前。

    开口询问门卫,一个健步,吴晟的身影冲入三号大堂。

    此时在三号大堂内,三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正叼着烟头有说有笑,见到突然出现在大堂中的吴晟,其中一个黑衣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你是那小丫头的亲戚?那丫头已经被送到火化室了,待会等着收骨灰吧。”

    冷冷的注视着四个黑衣男子,吴晟并没有说话,而是一脚将火化室的大门踹开,接着如同一道利箭冲了进去。

    “小子,你要干什么?”原本还有说有笑的三人猛地脸色一变,想到老板的叮嘱,顿时跟着冲了进去。

    此时,火化室中,两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男子正要将一具裹着白布的尸体推入火化炉,却被突然冲进来的吴晟吓得一怔。

    掀开白布,吴晟波澜不惊的面容已然颤动起来。

    在他的面前,一具尸体静静地躺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容颜,正是他的妹妹,吴影!

    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小子,你找死?”见到吴晟掀开白布,当先冲进来的黑衣男子顿时大怒,右手挥拳对着吴晟的后脑勺便打了过去,这一拳势大力沉,丝毫不顾及后果。

    “自杀?”吴晟面目狰狞,突然一个转身,手起棍落,伴随着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黑衣男子结实的身躯猛地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身后的墙体。

    二十斤重的精铁齐眉棍,已然将黑衣男子的肋骨打断。

    “这….”其余两个黑衣男子面色骇然,紧张的注视着吴晟,其中一个光头男子正要掏出手机。

    几乎在眨眼之间,吴晟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光头男子哀嚎着,右手手腕已经被打断筋骨。

    “告诉我,我妹妹是怎么死的,是谁害死了我妹妹!”吴晟右手持棍,面目狰狞,注视着最后一个站在原地发抖的黑衣男子。

    一字一顿,不容违背!

    ……

    抱着妹妹的遗体,吴晟走出殡仪馆,他已经知道了妹妹死去的前因后果。

    辉煌集团!柳洪白!

    一个靠着父辈为非作歹的富二代,欲对妹妹图谋不轨,妹妹不堪受辱,从七楼纵身跳下。

    至此,妹妹死不瞑目!

    “小影,哥哥会为你手刃仇人,你安心的去吧。”

    吴家祖宅后山,吴晟的双手已然布满血色,他用双手为妹妹刨开一座坟墓。

    将裹着妹妹尸体的尸袋埋入土中,拾起身旁的齐眉棍,吴晟的脸冷若冰霜。

    “柳洪白!”

    “嗖!”

    夜色之中,吴晟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

    ……

    此时的辉煌酒店,灯火通明。

    作为春城市有名的娱乐场所,集餐饮、住宿于一身的辉煌酒店,临近傍晚已是热闹非凡,人群纷纷涌入其中,停车场中更是停靠着大量豪车。

    吴晟身背齐眉棍,独自一人行走在停车场,古怪的造型并没有引起人群的关注,今天是辉煌酒店一年一次的化妆舞会,人们奇装异服,早已司空见惯。

    “先生,请您这边登记,入场费五百。”

    轮到吴晟进场,一个道甜美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是辉煌酒店的美女服务员。

    从怀中取出五百块钱,吴晟面无表情地走进大厅。

    从黑衣人口中,他得知柳洪白今晚会出现在辉煌酒店的化妆舞会,作为每年化妆舞会的发起者,这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找了个座椅静静坐下,吴晟的双眼扫视四周,此番前来,他并不准备在大厅动手,这里毕竟人多眼杂,在大庭广众下杀人,他还没那么大胆。

    妹妹的死,警察给出的最终结论是自杀,这其中的猫腻自然不容分说,现在他只有通过自己的方式为妹妹报仇,即便是被国安部通缉他也在所不惜。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掌声和欢呼声从人群中传来,吴晟面色一凝。

    柳洪白,来了!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身穿白色燕尾服,在四个黑衣人的簇拥下站在大厅正中央的缓台上,只见他双手高举,示意人群安静,随即开始致辞。

    而此时的吴晟却已是双目布满血丝,他死死地盯着柳洪白,在他的眼中,整个大厅仿佛只有这一道身影,他的脑海已经容不下任何声音,任何动作。

    “我宣布,第三届辉煌酒店化妆舞会正式开始,大家尽情狂欢吧!”柳洪白双手高举,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之而来的是人群中传来的阵阵欢呼。

    化妆舞会正式开始,柳洪白在四个黑衣人的簇拥下一边挥手,一边微笑着向侧门走去。

    一旁,吴晟眼中一寒,紧跟柳洪白的脚步,悄然前行,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动。

    “少爷,刚刚赵彪打来电话,殡仪馆那边出事了,有人抢走了那丫头的遗体。”黑衣保镖附在柳洪白耳边,低沉道。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柳洪白眉头紧锁,他虽然无恶不作,但是为人却极其谨慎,各方打点早已轻车熟路,不曾想出现这么一个插曲。

    “三人被对方打昏了,刚刚打来电话。”黑衣男子开口道。

    “哼,给我查,还用我提醒你怎么做吗。”柳洪白冷哼道。

    “咚”

    这时,伴随着轻微的碰撞声,柳洪白定睛一看,一个单手拖着长棍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眼前。

    “柳洪白!”

    这出现的身影正是吴晟,此时的吴晟面目狰狞,双臂青筋爆膨,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双腿健步如飞,手中的精铁齐眉棍与地面摩擦,火花四溅,发出咔咔的声响。

    “不好。”

    见到冲向自己的吴晟,柳洪白吓得面色惨白。

    “师傅救我。”

    一旁,四个黑衣男子见状,从怀中掏出匕首,四人是退役特种兵,被柳洪白请来充当护卫,眼见吴晟已然冲到近前,为首的一人面露寒光,手中的匕首朝着吴晟的胸膛便扎了过去。

    “砰”

    一道势大力沉的撞击声响彻长空,吴晟手中的齐眉棍狠狠地砸在对方手持匕首的右臂,他的目标只有柳洪白,并不想伤及无辜。

    “砰”“砰”“砰”

    四个退役特种兵的手臂瞬间断裂,彻底丧失战斗力。

    “柳洪白,你杀我妹妹,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独自面对柳洪白,吴晟面目狰狞,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暴躁过,只有砸烂对方的头颅,才能一解心头只恨,才能告慰妹妹的在天之灵。

    “竖子尔敢!”

    “轰!”

    伴随着一道愤怒的嘶吼,柳洪白脑浆迸裂,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他至死都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辉煌酒店,死在二十三岁的年纪!

    “很好,你很不错。”

    一旁,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老者,老者面色犹如褶皱的枯木,身后背着一把鬼头刀,看了一眼地上死的不能再死的柳洪白,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老夫王天仓,你杀我世俗中的记名弟子,今日你便为他陪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