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仙渡 第七十八章 阴险阳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万仙渡最新章节!

    宁遗听完,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程洇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听出来了,从现在开始,他在军中也不安全了。地帅的必杀密令一出,有人敢无视军法。

    李潼鹰想要护他,也是有心无力。对方毕竟是地帅,位高权重,别说李潼鹰,就是李潼鹰的直属上司玄帅,也不会轻易去得罪地帅。

    “看来我不能在这待了,得去找寇师兄商量商量。”宁遗沉声道。

    “寇前辈离开了。”周红雪道。

    “什么?寇师兄走了?去哪了?”宁遗猛的站起来,吃惊的问。

    “宁遗,你别急,先听我说。”程洇伸手拦住宁遗。

    “不是,寇师兄走了连我都不告诉,这件事太……咦,对了,难道是跟我有关?”宁遗想不通。

    程洇沉重的点头,道:“李将军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去找寇前辈商量对策,他们具体商量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来找你,是李将军吩咐的,寇前辈离开的消息,也是李将军告诉我们的。”

    “既然这样,我就去找李将军问个明白。”宁遗越加想不明白,寇冲为何离去都不跟他说。

    “不行!”程洇拦住宁遗,摇头道:“你现在不能去找李将军,那样只会令李将军难做。”

    宁遗皱眉。

    程洇叹了一口气,无奈的道:“我猜测,地帅应该给李将军下令拿你了,你这样去,不是'自投罗网'吗?难道你想李将军押着你去山海关送到地帅手里?”

    宁遗明白过来了,李潼鹰这是要私自放走他!

    虽然不知道李潼鹰和寇冲商量了什么,但是李潼鹰让程洇和周红雪过来找他,就是让他赶紧离开拒北关!也就是说,拒北关中,有地帅的人,而且让李潼鹰忌惮。寇冲的不告而别,十有八九与此有关!

    想到这里,他心头感觉压着一座大山。地帅的雷霆出手,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我该怎么办?”他看着三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离开拒北关!”王洪武道。

    “没错,李将军也是这个意思。”程洇道。

    “可是……”宁遗想说,他能去哪里,况且现在还没找到赤焰心,无法回去帝都救秦落衣。

    “就在刚刚,燕州府传来一个消息,万宝斋即将拍卖一颗赤焰心!”程洇别有意味的道。

    宁遗一听,先是大喜,随即明白过来,冷冷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人故意散播这个消息过来的?”

    程洇点头。

    宁遗冷笑道:“看来,这是一个局啊,针对我的局!”

    众所周知,他急需一颗赤焰心救人。昨夜那些人一走,地帅就得到了徐正霄的死讯,紧接着就出现了赤焰心即将拍卖的消息,这其中的种种巧合,要说不是人为安排的,谁都不信!

    王洪武沉声道:“好阴险的阳谋!”

    宁遗冷冷的道:“应该说是好算计,算准了李将军会私自放我走,先是用地帅的必杀密令逼我离开这里,然后给我赤焰心的消息,算准了我不得不去燕州府,这手段,嘿嘿……”

    周红雪担忧的道:“所以,你离开这里后,去燕州府的一路上,可谓是杀机四伏,危险重重!”

    宁遗道:“可我不得不去!”

    王洪武道:“我跟你一起去。”

    周红雪摇头道:“谁都不能跟宁遗走,因为冬战的号角已经吹响,所有修士,都必须留守军营,不得擅自离开。”

    宁遗看向程洇,冷笑道:“这是地帅的手段?”

    程洇脸上露出苦笑,道:“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不过,冬战的号角已经吹响,的确是真的,军部的战令,在今日一早就下发到各关城,战争一触即发,还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九师即将要离开这里,前往雁门关!”

    “为何?”宁遗不解。

    都说今年的冬战与往年一样,主要战场都在东部的几座大关城,越往西,影响越小。若是正常的军队调遣,应该是向东,而不是往西。

    “今年的冬战,魔族似乎孤注一掷,发动的兵力是往年的十倍,战线拉开,兵分数路南下,除了东部那几座重要大关城外,西部的几座大关城也将成为主要战场,而雁门关,正是其中之一。除了拒北关,其他关城如平型关、偏头关等也派出部分援军赶赴雁门关。”程洇沉声道。

    宁遗冷笑道:“这么巧,就选中了九师!”

    程洇无奈一叹,这个巧合背后,未必没有地帅的影子。

    她摇摇头,道:“不说这个了,你赶紧走吧,李将军那边,压力很大。”

    宁遗点头,表示明白,道:“替我谢过李将军这份恩情,就说宁遗来日必有厚报,还有,代我跟韩兄他们告辞。”

    “我知道了。”程洇点头。

    宁遗感激谢过,转头对王洪武道:“王师兄,保重!”

    王洪武重重的点头,行了一个道门礼节,道:“宁师弟,一路小心!我跟三营的兄弟们在雁门关等你过来一同并肩作战杀敌!”

    “好,一言为定!”宁遗沉声道。

    “宁遗,你可别轻易死掉了,要知道,帝都还有人在等着你回去救!”周红雪开口道,美目里带着复杂之色。

    “我从小就被人骂作祸害,命长着呢,”宁遗嘿嘿笑道。

    “对呀,祸害遗千年嘛,你这种人,至少有千年活命,哪能轻易死了。”周红雪怎么看都有种强颜欢笑的样子。

    随后,宁遗告辞,在程洇的秘密护送下,悄然离开拒北关,独自一人向东而行,前往燕州府!

    距离距北关不远,有一座村庄,村庄里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后院,有一个羊圈,羊圈里有五六只羊,其中有一只黑羊,特别不合群,肚子趴在一边呼呼大睡。

    此时,这头黑羊突然醒过来,快速站起,仰头望天,眼里闪过一抹疑惑,随后,它轻轻一跃,跃出羊圈,哒哒哒的踩着小碎步离去。

    远离村庄后,它摇身一变,从黑羊变成了黑驴,随后更是口吐人言,低声道:“这小子突然离开拒北关,怎么回事?”

    接着,它迈开蹄子,像是踩着透明天梯一样,步步登天,最后脚下生云,腾空而去。

    拒北关中,李潼鹰的军帐中,站着一个中年文士,四十岁出头,面白无须,略带沧桑,颀长的身材站得笔直,有军人的气势,尤其是一双眼睛,锐利而阴沉,隐约有杀气。

    “李潼鹰,你故意放走地帅要的人,就是违抗军令,按照军法,你该当何罪!”

    来者不善,兴师问罪!

    李潼鹰从案桌上抬起头,看着此人,淡淡的道:“哦,依刘监军之高见,李某是该放人还是不放人呢?”

    中年文士没有说话。

    李潼鹰轻轻一笑,道:“看来,刘监军仓促之间,也没有想好,不如,刘监军回去请示过地帅,问问九皇子的意思?”

    说完,他低下头,继续评阅案桌上的军情文书,不再理会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皱了皱眉,眯眼盯着李潼鹰,良久,才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