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万仙渡最新章节!

    午夜,青州城南门突然裂开,一支铁骑从里面掠出,金戈铁马,杀气腾腾!

    为首的是青州节度使左宗大将军,左宗身为大周王朝仅有的九个大将军之一,不仅战功显赫,自身实力也是非常了得,早已跻身一品武道大宗师之列。

    天下武道,三品入流,二品小宗师,一品大宗师。像左宗这种人,一个个都是战场万人莫敌的恐怖存在,即使是入江湖,也是一派宗师级别。

    然而,他此时却眉头紧皱,神色凝重,心情沉重复杂。

    这种状况,即使是他单枪匹马面对敌军三军大阵时也不曾有过。

    可偏偏对面那个白衣书生,仅仅是一个人,仅仅是这么站着,就给他莫大的压力。

    白衣书生站在距离城门十丈左右的官道上,青巾束发,左手捧书,右手置于背后,随意,悠闲。

    皎洁的月光洒下,让他的脸轮廓清晰,很普通,是丢进人海里找不着的那种普通,却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左宗知道这种独特的气质,似乎就叫做道韵。

    身为一品武道大宗师,左宗比别人了解这个世界更多,甚至,他不止一次听说“凡俗之外有仙神,武道之外有修真”这句话。

    眼前这个白衣书生,似乎就是触摸到了那样一个传说中的世界。

    正因为如此,他这个一品武道大宗师今夜才会如临大敌。

    看着白衣书生安静看书的样子,左宗眼前一阵恍惚。十年前,他还不是大将军时,去淮安拜访好友,在那淮水边上,他遇到一个赶考的书生,书生满腹经纶,才华惊人,正值意气风发。

    两人萍水相逢,却秉性相投,一见如故,在淮水边上把酒言欢,抵足而眠,畅所欲言。

    书生曾言理想是“入庙堂,死谥当文正!”。他受了影响,大胆豪言武功盖世。

    十年之后,他成了大将军,算是做到了当初的豪言。可是,那个“入庙堂,死谥当文正”的书生却没能如愿,反而是读书读出了一个新世界。

    十年沉浮,再相见,却是沧海桑田。

    唉,真是世事难料啊。

    左宗心里一阵喟叹,摇摇头,暂时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目光投向白衣书生,正要开口,却看见白衣书生抬起了头,那一双眼睛明亮、深邃,宛若星辰。

    白衣书生看着左宗,微微一笑,开口道:“大将军不欢迎我进城啊?”

    左宗欲言又止,最终再次一叹,收起心里的那一份私心,正了正色,沉声道:“门禁时间,任何人不得硬闯,违抗者,杀无赦!”

    随着他话音落下,他身后的那一支铁骑齐刷刷动作,迅速拉开阵势,只要军令一下,必定会向前冲杀。

    白衣书生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杀意,语气温和的道:“大将军,别来无恙!”

    左宗心里一颤,几次想下马上前与故人话旧,可偏偏职责在身,无法偏私。

    他忍住心中波澜,沉声道:“元稹,你若当我左宗是朋友,就走吧,若是你硬要进城,那就从我左宗的尸体上跨过去。”

    闻言,白衣书生的眼里不仅没有露出失望之色,反而是笑意更浓,像个孩子一样灿烂。

    他道:“大将军永远都是元稹的朋友,若是大将军信得过元稹,就退到一边,让元稹进城,待元稹斩杀了仇人,再找大将军同饮,如何?”

    左宗心里一沉,咬牙道:“职责所在,恕难从命!”

    说着,他提枪在手,身上气势开始攀升,准备死战。

    见状,白衣书生元稹的眼里闪过一抹失望,淡淡的道:“我不愿与大将军为敌,但是赵家的人,我必杀之!”

    话音落下,他右手一抹左手上的书籍,一道白光飞出,直掠入城中。

    左宗面色大变,却无法阻止,下意识惊呼道:“书生意气!”

    紧接着,他怒视元稹,大喝道:“元稹,你势必要害死你我才罢休!”

    说完,他纵身一跃,离开马背,冲向元稹,十丈距离眨眼而至,手中的长枪划出一道半圆弧,内力吞吐间,发出音爆声,像是割裂了虚空。

    元稹不慌不忙,右手中多出一支笔,虚空一点一画,只见天地间有莫名的力量汇聚,凝在他身前。

    当的一声响,空中穿出金鸣声。

    左宗的长枪在元稹的身前一丈处停下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芒凭空出现,坚不可破,任凭左宗如何发力,也无法寸进。

    这就是修真世界的力量?

    左宗面色难看,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与天地法则为敌一样。

    “原来情报上的信息没有夸大,他真的拥有斩杀一品大宗师的力量。”左宗心头苦涩,感觉有些心累。

    元稹看了一眼左宗变化的神色,忽然抬手拂袖,那一道挡住左宗的长枪的白芒猛然消散,但是也将左宗震退十余步。

    “你拦不住我,可你是我朋友!”元稹平静的道。

    左宗神色黯然,他想不到会死在此人手里。

    “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掺和进来,我也不进城了,赵家的人应该会出城来,我就在这里等着。”元稹没有闯城门关,而是席地而坐,埋头看起书来,不再理会左宗等人。

    ......

    距离青州城北百里,有一座矮山,名为落黄山。落黄山上有一座道观,名为云龙观。云龙观过去也曾香火鼎盛,只是如今破落,除了观主青云道长,就只有一个小道士。

    小道士名为宁遗,是青云道长收养的孤儿,自幼修道,干的却是偷鸡摸狗的勾当,附近的十里八乡都曾遭受过他的光顾。

    这也怪不得宁遗,云龙观多年没有香火,值钱的东西估计早就被青云道长变卖没了。自打他记事开始,就是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青云道长除了静坐冥想什么都不会,这些年若不是他偶尔上山下乡“借粮”,两人早就“羽化”了。

    青云道长常说静坐冥想可以悟长生,宁遗对此嗤之以鼻。连肚子都填不饱,还谈什么长生。

    可他也无法抗拒青云道长的威逼利诱,从小就跟着青云道长学习打坐吐纳修行,十多年下来,温饱没解决,长生也看不到,倒是强身健体不少,从没病过。

    今夜,刚刚结束吐纳,正准备睡觉的宁遗却被青云道长拉了起来。

    青云道长把一个包裹和一柄黑乎乎的看着像是已经发霉的桃木剑扔给他,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现在下山去!”

    宁遗看了看天色,跳下炕深受摸了摸青云道长的额头,皱眉道:“师父,你没烧啊。”

    青云道长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斥道:“没规矩,赶紧收拾东西滚下山去。”

    宁遗翻了翻白眼,重新躺回炕上,道:“师父你没事就早点睡吧,别闹了,我明早还得起来去牛家村借粮呢,听说啊,明天牛家村的一个员外娶媳妇,嘿嘿,这回咱们应该能吃上一顿好的了,啧啧......啊--好痛!”

    青云道长拧着宁遗的一只耳朵,将宁遗从炕上拖下来,怒道:“兔崽子,赶紧下山去,都快要死人了,你还在这里念叨着吃吃吃,反了你!”

    宁遗一边惨叫,一边疑惑的道:“师父,什么死人啊?死人关我们什么事啊?”

    青云道长哼了一声,道:“那家伙死了,你也活不成了,你说关不关你的事?”

    宁遗愣了愣,随即惊呼道:“书生?”

    青云道长怒道:“可不是那家伙,他现在就在青州城南门,要进城杀赵家的人,结果被左宗拦下了,你要么现在去救人,要么明晚去收尸!”

    宁遗苦着脸,道:“师父,你都说拦下他的人是左宗了,左宗是谁,那可是名震天下的一品大宗师,我这细胳膊细腿的,上去都不够人一口气就吹死了,我怎么救人呐,师父你道行通天,这救人的事,当然是师父出马啦。”

    啪的一声,青云道长一巴掌将宁遗拍的跌在地上。

    青云道长怒道:“小兔崽子,这些年让你跟我修道都是白修了,让你去救个人也唧唧歪歪,你自己的命,凭什么让我去救,你想死就继续在这待着吧,跟我有个屁的关系。”

    说完,他转身就出门而去。

    宁遗反应过来,噌的从地上跳起,恳求道:“师父,我去还不行吗?我其实就是想请师父跟我一起下山,好让我随时服侍师父左右,我就是担心师父饿肚子而已。”

    “闭嘴,我还不至于饿死!”门外传来青云道长冷冷的声音。

    宁遗苦笑,知道请师父无望了,只好回应道:“那是当然,师父道行高深,早已达到辟谷境界,既然如此,我这就下山去,师父保重。”

    说完,他立即捡起包裹和把柄黑乎乎的桃木剑,出门而去。

    嘶!

    刚走到小院,一声响音传来,宁遗抬头,就看见一头驴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头畜生暂时就借给你,我可先警告你,不要打这畜生的坏主意,若是这畜生有个三长两短,哼!”青云道长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最后那一声冷哼,让宁遗浑身冷颤。

    “师父放心吧,我一定会待这畜......啊不,待驴兄为手足,呵护有加的。”宁遗对着青云道长的房门恭敬行礼,然后走到驴子跟前,捧手作揖,笑眯眯的道:“驴兄,有劳了。”

    驴子扫了宁遗一眼,厚厚的驴唇动了动,喷出一个响鼻,转身就往山下走去。

    “师父,我走了。”宁遗对青云道长的房门一拜,然后迈步追上驴子,翻身上驴背,骑驴下山。

    许久过后,青云道长出现在云龙观的观门处,他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山道,然后抬头遥望无尽的夜空,久久出神。

    “子落棋盘,我已经先手了,你们也该出手了吧……”

    良久,他的身影无声消逝,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观门处萦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