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将神养狐手札最新章节!

    文之道:“文章写作不易, 若持有章不足三成,请静候十二时辰。”  白秋心里乱跳, 明知信上的字不会变,却还是来来回回读了几遍。等回过神,她收了信,赶忙往外走。

    白秋又并非真是奉玉在金屋里藏的娇, 她生来便是仙身仙骨,想去哪里都可以。虽说神仙下凡游玩不可随意干涉人间事务, 尤其还是战争这种大事, 可是她看不到奉玉总会心神不宁, 担心他会出事, 要亲眼看着才好,所以白秋早已打定主意是要跟着奉玉去战场的……只是她晓得自己若是提前打招呼,奉玉定然不会同意, 这才没有说。

    她好歹也是仙子,脚程要比凡人兵马快上许多。白秋原本准备收拾收拾就去跟奉玉, 但此时她却忽然不安起来, 想来想去,还是想先知道战争的结局。于是,算算日子确定时间足够后,白秋便离了家, 并未立刻去追奉玉, 而是转身去了司命星君的仙宫。

    ……

    转眼数月。

    塞北已完全入了烈冬, 寒风肆虐, 冰雪漫山。奉玉与其名下的军队驻扎在避风处,然而饶是已选了相对安稳之地,营帐内仍是能听见“呼啦呼啦”刺耳的风声,帐幕摇晃,似是随时会被这烈风刮走。

    奉玉的军帐内亮着灯火,塞外不比长安,烛火也分外幽暗,哪怕点了柴火,室内仍是冰冷得很。文官向奉玉汇报完了今日的军情、军队的状况还有长安来的消息,长呼一口气,那口中的余温就化作了一重白雾。他看了眼坐在桌案后紧蹙眉头的奉玉,不禁顿了顿,唤道:“将军!”

    奉玉一顿,抬头看他。

    文官笑了笑。

    奉玉出征后并无败仗、短时间内连夺数城,战绩可谓辉煌,但许是因近日天气太过恶劣,哪怕是如此卓越的战绩,将军的军帐这里气氛总还是有些凝重。文官看奉玉神情严肃,有意换个好些的话题,好让他宽心,便笑道:“明日过了峡关,便是最后一城了。待夺回这一城,便是江山大定,到时我们回长安,士兵们也可过个好年……此回恰是将军亲自领军的第十次大战,等胜利归去,想来将军的威望必当再升许多,加官进爵的天子册里,将军必将有最华美的一席。”

    奉玉听了文官的话,一顿,神情却未舒展,只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他说得这些话奉玉未尝不知,只是不大在意,比起这些,他更在意战场本身,然而近日他有些头痛,故而心中某处总觉得怪异得很。

    事实上,他头痛已不是一日两日,自他这次往北出征起,他的脑袋就时不时觉得痛得很。不过如今出门在外,士兵军心士气皆随他而动,奉玉怕动摇军心,便不曾与人说过,虽说这痛似也不影响他发挥,可终归令人在意。

    奉玉想想无解,从袖中摸出一物来,拿在手中摩挲。

    这是他出门那日,早晨醒来以后,怀里的小狐狸小心翼翼地塞给他的,交代他要好好拿着,似是她拿自己的狐狸毛做得护身符。这护身符外头是一个小小的绣着桃花的袋子,打开后,便会瞧见装了用不知什么植物的茎系好的白毛。

    也她不知是什么时候做好的。

    既然是白秋临别前赠的东西,无论是不是护身符,奉玉自是仔仔细细地收着,只当是定情信物。他拿在手上把玩了会儿,便又将它收了起来,转头看向文官道:“今日晚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是。”

    文官行礼道。

    他刚才便看到了奉玉手中拿的东西,单是看到那绣着桃花的样式,就能瞧出定是女子所赠之物,想来就是先前那位美得不像凡人的将军夫人赠的。

    将军在此时拿出这个,文官隐约猜到是奉玉思家,却不便多言,待行完礼就安静地退了,回去准备明日之事。

    ……

    然而第二日,便是大战。

    奉玉醒来时,便头疼得厉害,疼得他不禁狠狠皱了皱眉头。说来奇怪,他虽然脑中钝痛,可思维却仍是清晰不已,身体也没有异状。

    因是早就挑好的决胜之日,这天的风雪比之前半月都要小。军队在雪中行进,因他们此前一段时间早已扫荡过附近的敌军,一路上便未曾碰到什么敌人,轻易地过了峡关,又走不久,就在雪中看见了城池坚固的城墙。

    奉玉下了令,战旗飞扬,战鼓喧天。大军连着数月还不曾吃过败仗,士气高昂至极,号令一响当即气势大盛,高呼着朝目标之城冲去。然而城内早有消息知道附近有驻军要来夺城,自是十分警戒,听到号响就反应过来,飞箭如玉一般从高墙上射下,一时间城内城外斗作一团。

    白秋在天上看得紧张,一边看着乱得分不清敌我的战况,一边拼命在人群中寻找奉玉。按理说在这般混战之下,奈何她有天生仙狐的耳聪目明,又如何能在乱军之中轻易找到不过一颗黑子大小的人影,然而奉玉却是不同,白秋急急地跟着战场上的节奏在人群中乱寻了一会儿,竟就真的找到了奉玉!

    ——或者说,奉玉只要在军中,就是好找的。

    他骑在高马之上,一骑单走冲在最前。他眉峰如刀,目宇似剑,眼中凝结着冰霜,奋力冲入敌军之中如若无人之境,但凡他经过之地,敌军便如墙垣倾颓一般坍塌后退,丝毫无回旋之地。奉玉硬生生劈开一条大道,直破城池大门,他冲在最先,后头的军队看到将领如此势不可挡,势头大震,宛如焦油逢火,瞬间就爆了起来,吼得更加厉害,一举杀入城下!

    知天文,通地理,懂兵法,善择人,单骑扫千军。

    奉玉一人就要将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尽,饶是攻城向比守城难,见到城下之景,城中敌军心中仍是一片黑不见底的绝望,唯有节节败退,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顺着墙檐爬上城来。

    白秋因跑去司命星君那里未能问出结果,这会儿看得极为专注。

    仙凡恋不可声张,白秋自是不敢直接问奉玉,只得委婉地从旁敲击。人间孰昌孰盛是由天数定,而天数自有其法,她原以为去星君那里问个天下大势没问题,谁知司命星君听她要问的是这一战,脸上便露出了些古怪的表情,只笑着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就不肯再说。白秋也没有太多时间在他那里追问,只好跑回来亲自看着奉玉,每每看着有利箭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擦着他的身体飞过,白秋都要吓个半死。

    她本不该干预凡间之事,也不该改动不属于她仙职范围内的凡人命数,然而遇险的若是奉玉,她总还是想着要偷偷将他救回来。

    这时,奉玉领的军便黑压压地聚在敌城之下,撞开城门冲了进去。

    奉玉身体精神状态都不错,唯有头始终还是疼得厉害,尤其是撞开城门的一刹那,他只觉得脑中一处狠狠一抽,不禁吃痛地皱了眉头。

    “——将军?!”

    在他身侧的小兵本欲与其他人一起冲入城中,然而他还未动,却察觉到身边的奉玉将军神色似有几分不对,忍不住担忧地停下脚步。

    奉玉眉头不过是皱了那么一下,等再舒展开,眼中已恢复了昔日的冷锐淡然。他道:“无事,冲!此城遗落已有三十余年,今日便是我们雪耻之日!”

    “是!”

    士兵本就在热血之中,备受鼓舞,连忙向前冲去。

    奉玉未动,心中却是澎湃,纵然头疼欲裂,仍热血沸腾。

    其实他心里清楚,局势至此,敌方早已无可挽回。他已领兵破了城防,战争最为艰难、最为惊心动魄之处也就在此处,剩下之事,不过扫尾而已。

    想到这里,他不禁觉得头愈痛,不同于先前头疼却不影响思路,这一回猛然袭上的刺疼之感,竟让他神魂一震,险些跌下去马去——

    “神君奉玉,奉天命,下凡历劫为将,为天道立江山,定十胜而返。”

    不知名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奉玉一顿,还来不及细思,忽然听他身后的士兵惊恐地叫道:“将军小心!”

    奉玉抬起头。按理说城墙上早已无弓箭手,可此时一支金箭却划破云空朝他射来。

    若是昔日奉玉定能抬剑挡下,但今日不知何故,他竟愣在原地未动,于是下一瞬,便被那金箭直直射穿胸膛,锋利的箭矢没入肉中。

    奉玉跌落马下。

    “将军!!!”

    “将军!!!!”

    目睹这一幕的士兵震惊地大叫,然而此时,忽然一声凄惨的狐鸣破穿天际,不等士兵反应,便看到一只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白狐飞快地冲向了奉玉,她惊慌失措地围着他转来转去,凄厉的狐叫声一下子就转成了带着呜咽的哀鸣。她用脑袋蹭他、顶他脸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