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神养狐手札 163.第一百六十三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将神养狐手札最新章节!

    等东阳宫的一众人散去后,奉玉仍是回不过神来, 样子有点呆呆的。

    若是换作往常有人说冷面将神奉玉会因什么事出神到发愣, 不要说旁人,便是奉玉自己都不会太相信。然而此时, 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竟是真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相比之下,白秋倒是要来得好些, 医仙一走, 她就洗洗干净自己窝成一团睡了,这会儿已经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奉玉躺在她身侧, 自觉地给她当暖身子的暖炉兼枕头。白秋睡着后好似不大安稳, 忽然耳朵一垂,在梦中不高兴地“呜呜”叫唤,四只小爪子乱拨乱蹬,奉玉见状连忙将她搂入怀中, 用自己的气息将白秋包裹住,安慰地摸她的脑袋。

    白秋感受到奉玉安抚温柔的仙气, 终于渐渐安心下来,呜咽声变小乃至没有, 她往奉玉身上蹭蹭, 将脑袋窝进他脖颈间,尾巴自然地缠到手臂上, 总算乖巧地不动了。

    见白秋熟睡, 奉玉一顿, 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她腹部。

    仙胎先有气息而后成仙身,仙子怀孕正常前几年都不会有明显变化,时间也容易控制。这会儿孩子应当身体还未成型,但奉玉将手放在她腹上,已能感到里面有几团小小的仙气,大约是因为母亲已经睡了,几团仙气也安安稳稳地趴在她腹中,跟着睡着了。

    这回他们是撞了大运,白秋孕有不止一子。

    奉玉听闻白秋有孕,本来就已很懵了,医仙如此说得时候,他简直是懵上加懵,只能呆愣地站在那里听注意事项,医仙说什么他就点头,或者“嗯”一声,最后让对方写了一张需要注意的清单留下来,他熄灯之前起码看了有十多遍。

    奉玉自己都还未反应过来,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却已经变了,尤其是长渊仙君。他和灵舟仙子万年未有孩子,仙界众人皆知他们夫妻其实都很想养孩子,无非是没有缘分,刚才在大殿内,长渊仙君瞪他的眼神差不多可以用“怒目而视”来形容。

    不过长渊瞪归瞪,奉玉亦想不好该如何对待他,事实上,他自己都还极为茫然。

    奉玉的思绪乱了一夜,只在天将亮时才稍稍睡着小会儿,等他醒来,白秋竟是比他先醒了,见他睁开眼,就在他身边跳跳,开心地朝他“嗷”了一声,然后在他脸上蹭蹭。

    奉玉一怔,赶忙白秋护进怀中,担心地问道:“你还好吗?身体可有不适?”

    白秋昨日那般虚弱的模样,还是齐风仙君送她去看得医官,奉玉也晓得女子有孕可能身体会吃力些,虽说仙子同寻常凡间女子不同,按理来说怀孕的影响很小,但也不是没有例外。奉玉看白秋昨天的模样,难免觉得担心。

    然而白秋欢快地摇摇头,回答道:“没事了,我今天早上醒来就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不过说完她又一顿,有些遗憾道:“只可惜我昨天离开得太早,都没看完你和长渊如何比试,虽然后来天兵们过来和我说你赢了,但是我没有亲眼看见,还是……”

    “你身体要紧。”

    白秋还未说完,奉玉已经打断了她,有点不安地说道:“你昨日走的时候,应该和我说一声。我和长渊打完没看到你,慌神了许久。”

    白秋为难地道:“可是你同长渊仙君比试,还挺重要的吧?我听其他人说,最后对决的不是你同灵舟仙子,就是你同长渊仙君……”

    “无妨。这世间有什么能重要得过你?”

    “噢……”

    白秋被他说得脸红,都有点无法同奉玉那双凝视着她的眸子对视了,仓促地移开视线。

    奉玉说这话却是认真,他看白秋面上仍是有些遗憾的样子,想了想,说道:“天军营内的比试,其实算不上什么重要之事……昨日我与长渊的比赛,接近于决赛不错,但终究不是最后一战,你要是在意,接下来还有机会再看的。”

    奉玉的语气可谓温柔,他这么一说,白秋总算高兴了起来。

    白秋怀孕的事不可能不告诉她爹娘,昨夜消息到的突然,后来拖得太晚也就罢了。

    奉玉和白秋夫妻俩原本准备先去旭照宫一趟,然后再一起去天军营,谁知还未等他们收拾好出门,从玄英那里得到消息的白及仙君和云母仙子,大清早便已急匆匆地亲自上门来了。

    一道来的当然还有玄英,可谓一家人齐聚。

    云母仙子和白及仙君来势汹汹,白秋当着父母之面还是觉得不好意思。迎上他们二人的目光,白秋的两只前爪便不由得往里缩了缩,她局促不安地挪了挪身子,努力装作一只什么都没做的小白毛团。

    不过都还未等他们说什么好,云母已经先将她叼起来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放好,然后让她躺在自己柔软的尾巴上,上去蹭了蹭她。

    白秋被母亲蹭得很舒服,渐渐放松下来,大白尾巴也跟着一摆一摆的。

    云母无奈地道:“我先前问你怀孕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你还说不会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成真了。”

    白秋脸红,说:“我也不晓得的呀……”

    云母又低头蹭了蹭她。

    现在这会儿再敲她脑壳也来不及了,而且秋儿已怀了有三两个月,算算日子,幸许她提醒她的时候,就已经有些迟了。

    另一边,奉玉当着白秋父母的面总有些紧张,但见白秋同她母亲玩得甚是开心的模样,又稍稍松了口气。

    天界不重子嗣,他们这般成亲才数个月就有孩子的,实在算是少见。

    等白秋同她娘亲撒完娇跳回来,奉玉便赶忙伸手去扶她,生怕秋儿哪里跌了。

    白秋感激地朝他嗷了一声,便在奉玉身边化作人身坐好。她今日梳妆梳得相当整齐,乌黑的长发从鬓边落在,并着装饰得珍珠垂在肩上,一双漂亮的杏眸乌亮。白秋梳妆整齐,身上的衣服腰带却系得比平时要松几分,大概是因为哪怕知道仙胎前几年都只有气息,腰带无论怎么系都压不到什么,但腹中到底有了不同的东西,白秋还是下意识地想要将他们保护得更好些。

    白及、云母和玄英当然看得出她这点细腻的小心思,白秋被他们瞧得害羞,转移话题道:“爹,娘,说起来你们昨日可来天军营看我比试了?”

    她昨日赢了齐风仙君,虽说齐风仙君本不善剑术,本身又散了千年修为,但毕竟是曾经与奉玉、长渊、灵舟他们一道的仙君,能够取胜,白秋还是觉得相当振奋的。

    玄英本就在天军营中,自不会错过她的比试,问题在于白及和云母。

    白及闻言一顿,沉默片刻,便伸手摸白秋的脑袋,应道:“……你做得很好,这段日子以来……又进步不少。”

    白秋心中一喜,知道言下之意,便是他们果然来看了,高兴道:“谢谢爹,谢谢娘。”

    白及看着她眉眼弯弯,心中感慨,他将放在女儿头上的手缓缓收回,便未再多言。

    白及他们本来就是为了来看看怀孕的女儿,这件事谈论得差不多了,见秋儿无事,他们便告辞归去。奉玉他们送走白及仙君一行,因还有比武大会之事,便立即去了天军营。

    白秋昨日胜了齐风仙君,因为后头没有其他合适她继续练手的对手,白秋原本就不准备继续了。而奉玉因秋儿怀孕之事分神,便无心再投入于这般比试,只想快些了结。

    于是这一日之后,奉玉在比武大会上明显狠厉了许多,与他对阵的天兵天将无不哀鸿遍野,输了都躺在地上不肯起来。好在奉玉这段时间看起来心情甚是不错,即便他比试风格有变,天兵天将们也没吓到,反而看出他握剑之时拳头都很紧,显然是情绪兴奋,便免不了要打趣他与小夫人,天军营气氛甚是活跃欢乐。

    奉玉在比试中更为干脆利落的效果显著,本来计划至少还要比试一个月的比武大会,只用了半个月不到便决出了前三名。哪怕长渊和灵舟两人对他羡慕嫉妒得不行,在比试中一直死命瞪他,奉玉也未手下留情一二。待他的比试切磋都结束,奉玉将天军营丢给未决出名次的天兵天将们自己玩,便带着白秋回到东阳宫中。

    白秋看奉玉的比试很高兴,她喜欢长渊和灵舟,却更喜欢奉玉,故而他赢便让白秋的情绪激动起来,整只狐狸兴致很高,倒是自己赢了的奉玉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一路小心翼翼地护着她,怕她从云上滚下去。

    或许是因为白秋被医仙看出有孕那一日,她身体状况不太好的模样让奉玉有点紧张,之后他好似都极为注意她的身体,但其实自那一日后,白秋再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就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的,奉玉没比试的时候,她还回去旭照宫跟着爹娘练琴练剑。

    现在想想,那天大概是她腹中的小狐狸觉得自己诞生那么久了,爹娘居然还没发现他,于是委屈得要命,这才使劲弄出了些征兆来,等引起爹娘的注意,就安安稳稳地躺回去继续当安静的仙气团了。

    白秋摸摸肚子,其实她同奉玉一般,亦对自己怀孕之事没什么真实感。她在奉玉的照料下回房间坐下,想了想,唤道:“夫君。”

    “嗯?”

    奉玉扶着她腰的手都还未松,正要看白秋,便觉得胸口一暖,秋儿已温顺地靠了上来。

    她依偎在他胸口,听奉玉有力的心跳声,正如他之前所说的一般,他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心跳会比寻常来得快。

    白秋喜欢他身体的温度,喜欢他沉稳的心跳声,她在他胸前蹭蹭,羞涩地小声说道:“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们将旁边几间屋子腾出来给他们住吧?”

    “好。”奉玉一笑,将她抱得愈发紧,“或者到时也可以直接建上新的,看情况便是。”

    白秋点点头,仙胎孕育得久,其实现在还不急着决定,她只是忍不住想提前打算起来。

    白秋搂着奉玉的腰,差不多整个人埋在他怀中,她想了想,又小声地唤道:“夫君。”

    “嗯?”

    白秋用更小的声音红着脸说:“我喜欢你……”

    “……!”

    突如其来的表白令奉玉心脏猛地跳了一下,敲出一个有力的节奏。

    他低头看靠在胸前的白秋,却见她害羞地将脸埋在他怀里。他摸了摸她的长发,“嗯”了一声,缓缓说:“我爱你。”

    白秋被他这么一引导,这才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准确,赶忙慌张地纠正道:“我也爱你!……唔。”

    她生怕奉玉觉得她是因为他这么说才改口的,慌乱之下声音倒比之前大了许多,只是话刚说完,就被对方低头堵住。

    奉玉在极近的地方闷笑了一下,温柔地印上她的唇,吻了又吻,良久才压着声道:“嗯,我晓得。”

    白秋被他弄得面颊赤红,双手抵在他肩上动弹不得,但奉玉已揽着她的腰,着实无处可逃。他的凤眸很漂亮,随着动作一点点地压下来,两人一起倒在地上。

    他们拥在一起亲热了好一会儿,白秋懒洋洋地靠在他怀里。奉玉侧抱着她,看着秋儿的样子有些好笑,他的声音几乎压不住爱意,顿了顿,才温柔地问道:“秋儿,你今天需要我帮你梳一下尾巴吗?”

    白秋本来已经想要睡着了,听到这话又蹦了起来,高高兴兴地取了梳子出来给奉玉,然后九尾放出,将她自己往奉玉怀里一塞,开心地等着被梳尾巴。

    白秋等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忍不住回头,看着奉玉疑惑地歪脑袋。

    奉玉顺势抱住她的腰,在她唇上点了下,轻笑道:“没什么。”

    话完,他将白秋抱好,搂她在怀里,拿起梳子慢慢梳起来。

    花窗之外,两人的影子相拥而映,时光静好。

    -正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