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神养狐手札 159.第一百五十九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将神养狐手札最新章节!

    白秋是当真十分得意, 一双眸子熠熠发亮,身后的九条小尾巴激动地拖在身后, 自得地左右摆来摆去, 满脸“你的夫人是不是好优秀, 你有这么优秀的妻子是不是觉得很骄傲”的表情。

    看着她一副“快夸夸我”的高兴模样,奉玉心口不自觉得柔软下来,笑着道:“嗯,我很骄傲。”

    话完, 他又故作惊讶地问道:“你真的这般厉害?你怎么将天军营这么多天兵天将都打败了?”

    奉玉这么配合的语气, 让白秋愈发得意,她扬着脑袋道:“我让他们一起上, 一口气打败好几百个呢!刚才我就像这样举起爪子, 然后挥动爪子……”

    白秋讲得神采飞扬,一边说一边在奉玉面前蹦蹦跳跳地演示动作,可谓十分生动形象。

    奉玉看着眼前的秋儿忍俊不禁, 却耐心地听着她讲,时不时还点一下头。白秋不知不觉说了老半天, 将她如何打败天兵们的事迹都详细说了一遍, 忽然,她面上一红, 往前蹦了两步,“呜”地往奉玉怀里一钻, 脸和耳朵贴在他胸口, 用力往他衣襟上蹭蹭, 接着便乖巧地不动了。

    奉玉原本听她讲话正听得开心,他喜欢秋儿无拘无束地在他面前蹦跳着说话,喜欢听她有点撒娇意思的声音,见白秋忽然钻进来,反而有点茫然。奉玉将她抱稳,温柔地问她道:“怎么了?”

    白秋没接话,只羞涩地乖乖趴在他胸前未动。

    白秋当然知道刚才那些做不得真,天兵天将并非认真在打,只是陪着她玩闹,而他们之所以如此行事,多半是因着奉玉的缘故。

    天兵天将们让她也让得着实费劲,不过白秋的确玩得很开心,且她当初好奇比武大会的好奇心亦得到满足。

    白秋觉得天兵天将总不会是要主动陪她玩的,应当是奉玉主动帮她做了什么,只是不知他是如何劝天兵天将的,也不知他拿什么作为交换没有……

    白秋想想便觉得高兴感激之余又有点羞愧,她在奉玉怀中变作女子模样,顿了顿,道谢道:“神君……谢谢你呀。”

    “……嗯。”

    奉玉听她道谢,却未说什么,只顺势将白秋抱住。

    她原本变成狐狸就跳进他怀里,这会儿化成人形,就成了自然地依偎在他胸前。两人是夫妻,白秋还习惯地往他身上靠靠,脑袋搁在肩膀上,双手环住奉玉的腰。

    奉玉一顿,喉咙轻轻滚了下,抬手拥住她的身体。

    她的腰身握在手中纤细,白秋本身柔软,从奉玉的视角,恰好可以瞧见她衣襟微微敞开露出的锁骨,还有身体姣好的曲线。

    白秋不疑有他,只抬眸望着奉玉,问道:“等会儿应当就会正式开始了吧?今天下午是三十六军中的第一军和第三军先分组吗?神君,你下午会同其他人打吗?”

    说到这里,白秋面上不禁微微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来。

    她是很想看奉玉同其他天兵天将切磋的样子,奉玉时常会教她剑法,他握剑的样子很是潇洒俊美,虽然他气质有如寒剑,目光冰冷,但白秋却是不怕的。只可惜奉玉极少与人较量,平时极少认真出剑,哪怕是白秋也未看过几次,因此难得有了机会,她便想看奉玉在天军营中用剑的英姿。

    上午陪她玩闹的这几场打斗终究是不作数的,白秋甚至都只用原型溜达了两圈。她其实带来了保养得当的剑,准备到正式之时再好好和天兵天将们比试,希望不必让天兵天将们这般费劲的表演让她,她也能从奉玉还有爹娘兄长口中得到真心的夸赞。

    想到这里,白秋就不自觉地去摸奉玉的身体,他的身体比寻常男子要硬,肌肉流畅,相当结实漂亮。她碰他的肩膀、腰腹还有胳膊,高兴地将自己的手与他重叠在一起,却未察觉到他在她的动作之下,身体隐约变得僵硬了几分。

    奉玉叹了口气,捉住她四处乱碰的小手扣在胸前,心不在焉地回答道:“……我比赛位次靠后,这几日都无事,若是要轮到我与人交手,总要几日之后。”

    白秋“噢”了一声,失望之余,却也没有太意外。毕竟奉玉实力远比别人要强,没有争议,总要留到后头些再上场。

    白秋得了答案,屋舍中安静片刻,白秋忍不住开始左顾右盼,探头朝奉玉桌案上看去,口中道:“我大概也要明日才会认真再同别人比试啦,你今日还有公务要处理吗?若是还有的话,我可以……唔……”

    白秋话未说完,唇瓣已被奉玉轻易地低头吻住。

    白秋全无准备,一惊,下意识地推了两下,但奉玉却不急不闹,缓缓地应对着她的挣扎,等她渐渐平和下来,就又一次慢慢地吻了上去。

    气息交融,唇瓣厮磨,奉玉后背微弓,将她罩在自己的阴影中。

    白秋勾着他的脖子,等两人好不容易分开些,她闷哼的声音便已有些变了。白秋杏眸里有水光晃了晃,娇羞地低头不敢看他,唤了称呼小声唤道:“……夫君……”

    “嗯。”

    称呼一换,两人之间的感觉刹那便不同了,有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弥漫而起,夫妻关系顿时变得鲜明起来,就像是两人都忽然回想起了他们是丈夫和妻子。

    “现在是比武大会,我今日之事已经处理完,下午都已经没事了。”

    奉玉回答。他低下头,与她用鼻尖互相触碰,压低了嗓子,哄她道:“秋儿,再唤一次……”

    白秋的面颊被他这般嗓音弄得通红,但又禁不住哄,小声道:“夫君……”

    奉玉说:“再唤一次?”

    “夫、夫君……”

    “再……”

    “夫君……”

    奉玉垂首吻她的额头、鼻子、下巴、脸颊、锁骨……密集的亲吻使两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小,距离越来越近,白秋呜咽,他不知不觉将她压在身下。奉玉撑着身子从她上方望下来,白秋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此时已有些恍然,她能够感觉到奉玉身体渐渐绷紧,力量已经逐渐调动起来。

    他说道:“秋儿,我……”

    “在、在这里?”

    白秋面色赤红,却熟悉奉玉眼神中的意思,她不大敢看他的视线,目光交汇一瞬就慌张地移开。白秋小声道:“会……会有人来的……”

    “不会。”

    奉玉沉着声答她道。

    “其他人都在准备比武大会,他们会围在校场那里,我这边已无事,十分清闲……他们不会来的……”

    他一顿,手指擦过白秋温暖的面颊,凑到她耳边,低声询问道:“……可以?”

    白秋哪里好意思与他说话,只恨不得自己挖个洞钻进去。

    奉玉看着她的神情,不禁闷笑一声。他抬袖一挥,便将青元殿的门窗尽数合上,光线被遮挡,室内马上就暗了下来……

    等青元殿的门窗再度打开,外头已是黄昏。

    凌乱的屋室已经重新用术法收拾一新,所以洒了一地的书卷笔砚都物归原位。奉玉整整衣衫,只着中衣在桌案坐好,将卧在他膝盖上熟睡的小白狐往自己这边抱了抱,整理好盖在她身上的自己的外衫,再将她用袖子拢住。睡熟前她的脸颊还有甜美的红晕,这会儿睡着了,她的样子看起来仍是十分安稳。

    到底都是头一回成亲,白秋在两人房|事上着实生涩,倒不是躲避或者不愿,但奉玉能感到,即便成亲已有月余,她仍然不是太放得开手脚。

    奉玉经验亦不比她来得丰富,只是终究要主动些。可无论他怎么放得温柔,怎么用耐心平和的语气哄她、让她放松下来,白秋仍旧是紧张得很,令奉玉感到有些心忧。

    他摸了摸白秋睡梦中温顺垂着的耳朵。不知是不是感到他的动作,她的狐狸耳朵在睡梦中颤了两下,不自觉地又往他身上贴了贴。

    她累了以后就困得支撑不住睡着了,自己化成个乖巧的狐狸睡在他身上,奉玉怕她冷,就将外衫留着盖她。这会儿看着白秋这般模样,奉玉难免有几分无奈之感。

    奉玉一顿,正思索着日后该如何做,日后该如何让白秋情绪不要这么紧张,还未考虑出结果,青元殿外却响起三下礼貌的敲门声。奉玉被敲门声惊动,暂时收起思绪,道:“进来。”

    天军营内会来敲奉玉门的自然是天兵天将,长渊得了令,推开门看见白秋仙子又变成小狐狸睡在将军膝上了,奉玉只着中衣,外衫却盖在了白秋身上。

    尽管不知为何屋内会是这般情形,长渊一愣,但未想太多,只忍不住觉得好笑。他问道:“小夫人睡着了?可是累了?”

    奉玉回答:“可能是上午同天兵天将们打闹有些累了吧。”

    “是吗?”

    长渊想到早晨天兵同白秋一起玩耍的场景,亦是不禁一乐,夸奖道:“上午时别看是随意的玩闹,小夫人也没怎么认真,但她装着打架时的架势却是很不错的,即便是狐狸模样亦是如此……平常想必功底还是很扎实,哪怕不是动真格,亦有不少值得夸赞之处。”

    奉玉颔首,不置可否,唇角却淡淡地笑了下。

    他喜欢同别人一道聊秋儿,但白秋毕竟刚睡下,奉玉怕提她名字太多,不小心将她唤醒了,便有意压低声音,话题一转,问道:“你这个时间来找我,可是比武大会已经有结果了?怎么样?第一日情况如何?”

    提起这个,长渊精神一震,将手中文卷摊开呈上,明显感兴趣地道:“很好!从妖境出来后,不少天兵天将修为都提升得很快,应当是困难的任务激励了他们……另外,今日获胜的是这么些人,主要有第一军的……”

    长渊兴致勃勃地将获胜的人名都报了一遍,尽管是天军营内部举办的比赛,可到时却还是要正经排名的。

    长渊说了一下大致的状况,又向奉玉汇报之后几日的行程安排。正如奉玉所料,他被排得位置相对偏后,是给那些实力本身已经较强天将亦或是天兵做对手的。

    奉玉的手一直在安抚小动物睡觉似的顺秋儿的毛,这会儿他脑海中忽然想到些念头,灵光一闪。奉玉低头看了眼依赖地靠着他的秋儿,又算算自己需要回来参加比赛的日子,忽然道:“长渊,在我上场前,我想要出去几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