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将神养狐手札最新章节!

    文之道:“文章写作不易, 若持有章不足三成,请静候十二时辰。”

    此时兄长所问之事,白秋一样都答不上来,也不能答,便只凝望着他。

    玄英见他说了一堆, 白秋好像也没怎么听,叹了口气,眉毛轻扬,也不再多说。他又端详了她一番,问道:“对了,还有, 你怎么这么一副打扮?”

    白秋一愣, 呆了一会儿才意识到玄英说得是什么, 于是一顿, 缓缓抬起手,在额头上抹了一下。

    原先封在那里的仙术被消去, 额头上的神印露了出来, 那是一道鲜红的竖印, 正好生在眉心。白秋动了动身子, 将尾巴也放了出来, 九条洁白的狐尾舒展开来,呈扇状一次排开, 漂亮至极。

    她在凡间虽没怎么掩饰外貌, 但多少做了些伪装。

    九条尾巴不必说, 凡间没有这么多尾巴的狐狸,哪怕她自言了身份,也还是怕吓到奉玉,故而都收了起来,无论是人形还是原型,放尾巴时皆只留了一条。至于神印……原本按理来说不大要紧,但仙凡恋终究违反天规,这种印在额间的竖红在凡人凡兽身上极不常见,白秋觉得张扬太过,就一并掩了。

    许久不曾完全恢复过外貌,因此九条长尾一出,白秋的身体实际上当即放松了,然而心里却谈不上多么畅快。她抬头望了眼额间有与自己相似的红印又关切地望着他的玄英,情绪忽然便有些绷不住。白秋的泪意涌了上来,又唤了声“哥哥”,便将自己埋入兄长怀中,不久就发出轻轻的“呜呜”声。

    玄英一愣,见自己胸前衣襟很快就湿了一大片,猜到自己妹妹第一次自己下凡许是就遇到了不少事,便不再追问,慢慢拍她后背,小心翼翼地哄着。

    等将白秋哄好已是许久之后的事。玄英从她梳妆台上拿了把梳子给她,让她梳梳自己在他怀里蹭乱的头发,还有太久没有打理本来就不太服帖的尾巴毛。

    白秋这会儿眼眶还是红的,不好意思地微微红了红脸,便接过哥哥递来的梳子,抱着尾巴一下一下地梳了起来。

    玄英见白秋状况比之前好了许多,便摸了摸她的头,起身道:“我前几日原是要去与其他天兵天将集合的,哪儿晓得正好碰到你。现在你既然觉得好了,我总也要去解释一下情况,还有一些情况要问。现在我出一趟门,但保证会尽量回来,你自己好好在家里休息,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就躺到床上睡会儿。”

    白秋点了点头,连忙说好。她听到自己耽误了哥哥的公职已是愧疚,自不敢再耽搁他,听玄英这么说,赶紧乖巧地送他出门。

    玄英倒是不介意地一笑,扬眉道:“你不必介怀,其实我那日因公务和妖兽斗法,本来就误了时辰赶不上的,把你送回来反而比较好,再说本也不算是公务,不去也不要紧的。”

    说着,玄英又摸了摸妹妹的头,遂出发离去。

    白秋低头给他摸,但只当兄长是安慰自己,并没有全信。且她因奉玉低落的情绪也没有那么容易恢复,多少有怕哥哥看出端倪强打精神的意思。想起奉玉,白秋只觉得胸口空荡荡的,极是茫然。

    另一边,玄英出了自家的仙宫,转头就去了天军营。

    白秋当他是安慰,但其实玄英这回还真是一分半分都没有说谎。不过,他那日从原本出天差的远北往南走途径塞北,虽说不是公务,可也的确是因天军营里的大事,无论谁谈起来都兴奋。

    这事解释起来他难免会忍不住要长篇大论,但白秋看起来精神不振的模样,玄英也晓得她对天兵之类的事可能不会感兴趣,也就没有同她说。

    简而言之,他是去等奉玉神君回天的。

    一转眼过去那么几日,登天台上的天兵天将们早就都回了营,没事的就回自家仙宫洗洗睡了。奉玉的副将长渊远远地见到玄英过来,便朝他打了个招呼,关心地问道:“玄英,你妹妹现在如何了?”

    玄英笑着回答:“看起来身体还好,就是不太精神,这回是她第一次自己下凡,可能是被什么事吓到了。她自幼体弱,我爹娘怕她夭了,十分护着她,没有让她出过仙宫。我还记得我小时候跟着父亲学剑,十式若是记不住停下来是要被打掌心的,但等后来换了妹妹,不要说十式,她只要眨眨眼睛喊一声‘爹’,哪怕只练了半式不到都可以坐下来吃个苹果。”

    说着,玄英摸了摸下巴,微皱了一下眉,道:“其实我觉得我爹娘多有不对之处,我妹妹身体也没这么差,对待我们兄妹未免差得太多。虽说也有我小时候比较皮,总把童男童女拐出去不带回来,妹妹就比较乖巧的原因,但他们也不必将她护成这样。尤其是我爹,特别不对,若是换作我教她,她胆敢练不到半式就带着哭腔喊我‘哥哥’,还想坐下来吃苹果,我定是要亲自——”

    长渊原本听前半段还有点心疼玄英,但听后半段玄英这不似开玩笑的语气又是一惊,忙追问道:“你要如何?”

    玄英回答:“我定是要亲自帮她把苹果皮削了。”

    长渊:“……”

    长渊用颇为怜悯的眼神看了眼玄英,道:“我看你还是不要急着说你爹娘,你先救救你自己吧。”

    玄英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你不知道,当年我妹妹身量还不及我大腿高,人形走路一摇一摆还要用尾巴保持平衡,声音又甜,追在我后面喊我哥哥。她练完剑这么小小一个坐在院子石头上,小耳朵小尾巴的,抱着苹果慢吞吞地一口一口吃……很可爱的好吗?!”

    长渊无奈地摇了摇头,觉得此人多半已经没救。不过他也只是听玄英传信打了报告,不晓得他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玄英平日里也难得提起自己还有个妹妹,长渊问了几句就不再多说。

    玄英这会儿也觉得他说得多了些,笑笑及时地收了口。他顿了顿,脸上表情顿时正经了许多,问起正式道:“对了,将军呢?将军顺利回天了吗?”

    说起奉玉神君,玄英也显出几分敬慕仰望的神情。那日他先因妖兽,后因白秋,没能及时到登仙台上等奉玉回来,其实多少仍有些遗憾。倒不是没有见过将军,只是没能第一时间迎他回来,心里觉得愧疚。

    长渊回答道:“自是顺利回天了,将军他现在已经在天宫休息。”

    说着,长渊想起奉玉让他寻的人,心里又有些愁眉莫展。但是虽然奉玉那日是在登仙台上和他说的话,可实际上其他天兵天将并未听见,到底事关将军个人私事,他就算是觉得惊讶万分,也不能同别人说。

    玄英却是没看出长渊有什么为难之处,只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好。”

    玄英又报备了他在北地制服的妖兽,汇报了些工作,确认无事后,想起在家里精神不振的妹妹,索性请了几日假,准备待在仙宫里陪她。将一切都处理完,已是一个时辰之后,玄英收拾收拾就往自家的仙宫飞去,但长渊还在天军营里等待。

    不久,他派去查仙籍的几个天兵回来,长渊连忙上前问了结果,得知答案,他心中一沉,但还是说:“我去将军仙宫一趟。”

    说完,他便出了门。

    奉玉早已等了许久,见长渊进来,便出声问道:“如何了?”

    长渊神情有些古怪地看了眼奉玉,沉了沉声方才回答:“将军,没有查到。”

    “怎么可能不知道。”

    玄英失笑,又在她额上不轻不重地叩了两下,道:“你忘了我现在也就职于天庭三十六军?奉玉神君可是顶三十六军统帅,天庭的将神。”

    “那、那怎么你从来没和我提起过?”

    “和你提这个做什么?你年纪这么小又不会进军营……说起来,真没想到将军今日也会来。秋儿你在这儿等等,我去打个招呼。”

    说着,玄英便起身去了,白秋还坐在远处,只是脸上烧得愈发厉害。

    其实说起来,她在凡间第一次听到奉玉的名字时就觉得耳熟,但当时没有想起来,只当是碰到过什么名字相似的东西,现在仔细想来,说不定她之前就是听说过“奉玉神君”,只是后来遗忘了。白秋懵在座位上,想起自己一小会儿之前还挂在对方脖子上亲亲蹭蹭,顿时脑袋发烫,恨不能原地消失,因为头脑中想法太多,反而愈发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却不自觉地朝奉玉神君望去,只见玄英已经走到了奉玉神君所在的位置。从白秋这里听不清他们说了些什么,但看得出兄长与奉玉还有周围的其他神仙相谈甚欢。过了好一会儿,玄英归来,很是高兴地道:“奉玉神君前几年都在凡间,近期才从凡间回来,我上回错过了大家迎他回天的日子,之后又一直请假在家休息,算起来也有数年不曾与将军见面……嗯?秋儿,你脸色怎么不太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