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神养狐手札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将神养狐手札最新章节!

    数个时辰之后, 白秋和奉玉同待在飞往长安的仙云之上。

    奉玉的脸色很不好看。

    白秋不是男子,因此不大清楚一般男子若是在关键时刻被打断会是什么感受,不过,她目前可以明确地感觉到奉玉不高兴,非常不高兴, 而且这种不高兴使得他今日的脸色都显得有些阴沉。

    昨日晚上有人来敲门之后,他们两个原本在做的事情自是没有做下去。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点尴尬,白秋还靠在奉玉怀里,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瞬间绷紧的肌肉。和天兵隔门对话几句后,他压着情绪匆忙地起了身,到后院泡了凉水。因为来得是天庭的消息不可怠慢, 奉玉没有再回庆功宴, 却是在屋内临时设书房忙了半宿, 白秋不管何时看他, 眉头都是紧紧皱着的。

    然后他的脸就一直黑到了现在……白秋能够感觉到他很是生气,因为之后无论她怎么打滚撒娇、主动窝在他怀里蹭他亲他、拿尾巴圈他的胳膊、跳到他膝盖上摇尾巴、挂到他脖子上当毛领子, 都没能让奉玉重新开心起来。

    这一会儿, 白秋正保持着原型乖巧地让奉玉抱着, 在他怀里担心地跳来跳去, 九条小尾巴跟着四处乱晃。

    周围仙风徐徐,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其他人,奉玉低头看着在怀里着急又担忧地卖力试图哄他的白秋, 心头颇有几分无奈。他将她稳稳地抱好, 低头在她额间亲了一下, 叹了口气道:“乖一点,别闹了。”

    白秋被他亲了亲,又被顺了顺毛,稍微有点消停了,但她看着奉玉蹙着眉依旧阴沉的神情,还是不放心,小心翼翼地上去蹭了蹭他,小声道:“神君……你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

    “那我昨晚哄你,你怎么都看起来还是很不高兴的样子……”

    说着,白秋的耳朵都有点委屈地垂了下去。

    奉玉这种时候着实很难高兴得起来,但他听到白秋提昨晚,倒是有点被气笑了,扫了她一眼,不轻不重地隔着尾巴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道:“还好意思说。”

    他淡淡道:“说要陪我整夜办公,结果没一刻钟就团在我腿上睡着了的,真不知道是谁。”

    白秋被他说得脸红,爪子不知所措地拍了拍,有点答不上来。

    昨晚奉玉停了动作之后,明明其实好像也算不上是她的错,但白秋莫名有些心虚的愧疚之感,又担心奉玉,方才一直围着他转。况且她也很在意文之仙子的状况,便干脆提出要陪他熬夜办公。

    白秋原以为她当初在妖境中也帮奉玉看了不少文书,出来以后应当也不会太难,但熬了一会儿才发现,文之仙子的事是天庭分下来的公务,是奉玉神君个人的工作,同天军营原本的事务大有差别,与战争中的军务也极为不同。奉玉没有让她插手,但白秋光是在旁边看着就已觉得云里雾里,不由得困了起来……白秋怕打扰奉玉工作,因此见他专心后就安静了下来,只在他腿上趴着,奉玉虽忙,却还同她撒娇时一般时不时分神顺她的脑袋。被神君的气息包围,摸脑袋又太舒服,白秋作息本就规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然后这一睡,醒来就已经是今天早晨。

    ……昨夜之事,白秋自然是还记得的,光是想起离走火有多近,她的脸颊就有些发烫。

    她其实是还好,只是奉玉的状况她多少是有点察觉到了……另外,从他的神情、昨晚在冷泉中停留的时间,白秋都能感到他应当是难受的,因此虽说不能算她的错,白秋还是无比内疚。于是她顶着脸上越来越烫的温度,又轻轻在他衣襟上蹭了蹭,意有所指地安慰道:“没事啦。下次……下次再说,便是了。”

    提起这个,奉玉微微一顿,委婉地缓缓道:“等文之仙子这边的事情了结,你不是就准备回家了?”

    说着,他静静地看着白秋。白秋原先还不懂,但被奉玉如此望着,一愣,便也回过神来。

    等长安这边的事结束,她大约的确是要直接回家的,若不是在意文之仙子的事,她原本这两日就该走了,下回再回天军营、再见到奉玉,还不知道是何时。奉玉情绪不好,除了昨日之故,大约多半是这方面的原因。

    奉玉颇为无奈地轻叹了一声,凤眸中的目光在她身上轻轻掠过,只听他说:“……等到大婚之时,我提前去请三五日的假,仙宫禁制加严,天军营的公务暂交于副将。”

    干脆把东阳宫封死,禁止任何人进入和打扰,若是天军营有事,就让他们都去找长渊。

    奉玉在心里有了打算,但看着怀里软乎乎的白狐狸,转口又道:“……或是直接请一月。”

    白秋:“……”

    白秋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但想到要同奉玉分别这么久,心中却又不舍得很。

    这个时候,奉玉沉了沉声,看着白秋懵懂羞涩的神情,一时也没有继续往下说。

    事实上,尽管她没有明确地拒绝,但昨晚他从冷泉那里回来之后,白秋似乎就不大敢用人形接近他了,撒娇的时候大半个晚上都是狐形。奉玉有些疑心自己是不是吓到了她,顿了顿,问道:“……秋儿,你可会觉得我太急了?”

    白秋一愣,局促地爪子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但过了片刻,还是羞涩地摇了摇头,道:“还、还好吧……”

    她同奉玉认识的时间其实也有三年多了,若要分个先后的话,幸许还是她先的。

    白秋想想,还是静悄悄地将脸埋到奉玉怀里,小声说:“我回去以后……你尽快来看我呀。”

    奉玉“嗯”了一声,用袖子挡了挡,替她护住风。

    ……

    奉玉的仙云行得很快,一路往北面走,不久就已离目的地很近。

    等快到长安的时候,白秋明显地有些焦虑起来,时不时拉长了脖子往远方眺望,后来索性也不用奉玉抱着了,自己跳下来化成人形,继续踮着脚努力地望。

    白秋昨天晚上不知不觉就睡在奉玉膝上,她醒来时,身上盖了条毯子,约莫是奉玉怕她着凉给她盖的,而奉玉还在办公,于是他便也算是膝盖上盖了毯子。然后她大约是迷蒙之间又睡了一小会儿,等再醒来,就已是奉玉准备抱着她出门的时候了。

    文之仙子下凡一事,当初是天帝交由奉玉神君处理,算是公务,因此当初由他负责将她推上天命,自是也要又奉玉亲自负责后续的收尾。不过白秋因为十分在意文之仙子的事,听说文之仙子出事,当即着急得要命,便也跟了上来。

    奉玉自是清楚白秋与下凡的文之仙子感情不错,因此才抱了她出来。此时,眼看着云间已经出现长安城规整的轮廓,他稍稍一顿,从袖中取出一卷文卷来,递给白秋。

    白秋愣了愣,方才接过,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

    奉玉回答:“文之仙子这一世的命书。”

    “……!”

    白秋一愣,这卷命书她昨日就在奉玉的各种文卷中见过,但奉玉没打开,她便没有机会看。此时,她有些惶恐地接过,但却迟迟没有打开,只问道:“我可以看吗?”

    奉玉答:“看吧。你当初在狐仙庙中受了她的愿,也算结过因果。”

    天帝当初将文之仙子下凡之事授命给他时,他才刚刚寻到白秋,其实颇有几分心不在焉。而且这般的事,其实大多数情况来说并不需要由他亲自着手,因此安排文之仙子走上天命并不算什么难事,他几乎没有费什么心思,倒是因为他借此机会教了教白秋,使得文之仙子这件事中,倒是白秋出力不少,也是她要来得用心得多。

    白秋听奉玉这么说,便也安心了些,这才将文之仙子的命书打开来读。

    仙子下凡的命数由天道所书,关键的节点都已定好,只看她本人如何行事。天兵汇报时将话说得十分可怕,其实文之仙子所谓的“出事”,便是她走上天命后,打劫将至,离回天之人渐近,能不能渡过此劫,结果便看这几日。

    白秋不由得紧张到咽了口口水,命书上已写下了这些年来发生在文之仙子身上的事,结局还未出来,但等看清此时的情况,白秋的眼睛不禁微微睁大……

    ……

    关于文之仙子的命书,奉玉显然在她睡着时已经读过,此时并不在意,只由白秋一个人看。与此同时,奉玉继续由着仙云往文之仙子所在的位置行去。

    约莫一炷香之后,两人抵达了目的地。

    两人未显身形,轻松地进入了凡间的屋舍。

    白秋看文字看得太过专注,等看完时,都未曾发现他们已经到了……等一抬头,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文之所处的环境里。

    文之如今所在,乃是一处牢狱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