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重生:爆宠小萌妃 第55章 如你所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邪帝重生:爆宠小萌妃最新章节!

    凤邪那抱怨之声让梵墨勾唇浅笑,“小阿邪,她跳得不好?”

    “我八岁就会跳了,有什么好看的。”凤邪一想到那女人是为了梵墨这个没有心跳的家伙跳心情就很不爽。

    梵墨发现凤邪有些生气,对他来说是一个好现象,小阿邪,你心中是不是开始有我了呢?

    大家都顾着看穆尘芸灵动的舞姿,而梵墨只顾着看自己怀中小东西一口接着一口喝着酒。

    一舞结束,穆尘芸满头大汗做了一个优美的结束动作,为了今天她可是整整练了小半年的时间,就是为了在今天一展风华。

    本以为梵墨会为她倾心,谁知道看向梵墨的时候,梵墨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夺走了凤邪手中的酒杯。

    “小东西,此酒性凉,不可多饮。”

    凤邪嘟着嘴一脸的不耐,“给我。”

    周围其他人爆发了热烈的掌声,皇上更是毫不吝啬夸赞,“穆小姐果然名不虚传,舞技精湛。”

    “能再见这一支失传许久的舞,实乃我等的荣幸。”

    “妙哉妙哉。”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虽然都是夸赞的话,但穆尘芸所在意的只有梵墨,梵墨甚至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她练了半年的舞,这个舞要求本就高,就算是她也要花费无数心力。

    为达到零失误她摔倒了多少次,脚又崴了几次,她这么辛苦的练舞不就是为了得到他一声称赞。

    穆尘芸抚了抚额上的汗水,对于其他人的称呼充耳不闻,而是直接问向梵墨。

    “九王爷,此舞是芸儿为你而跳,不知道你觉得如何?”穆尘芸不在乎别人对她投来的目光,她只在意那一人的评价。

    凤邪回头看了一眼梵墨,他会怎么回答?

    说实话刚刚穆尘芸的那一支很完美,挑不出一点瑕疵,但她就不想梵墨去夸奖别人。

    他不是说了自己此生只娶自己一人,要是敢夸一个字,自己就……再喝一壶酒,气死他。

    凤邪恨恨的想。

    全场的目光都积聚在梵墨和凤邪身上,这穆小姐的心思明眼人都能看见。

    虽说她的容貌不及凤邪,灵力以及才华都在凤邪之上,在普通人之中穆尘芸的容貌已经很出众了。

    只要是男人应该都不会拒绝这送上门来的美人吧?

    梵墨不紧不慢的开口:“方才本王的小王妃有些调皮,本王只顾着照顾她并未有时间看你。”

    一句话,彻底将穆尘芸打入死牢。

    多少女人在暗中窃喜,而男人则是有些心疼,这九王爷未免太不怜香惜玉了。

    穆尘芸身子僵硬在原地,隔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男人的眼中并没有她,她垂着手离开。

    凤紫伊本来还怕梵墨对穆尘芸有些特别,听到他的话心里才放心。

    她缓缓起身,“皇上,伊儿也准备了一支曲子。”

    “好,难得伊儿有心。”

    凤紫伊抱着一把古琴迤迤然走到场中坐下,白裙铺洒一地。

    “听说有名的衡清大师曾在凤府出现,衡清大师的琴技已经到出神入化之境地,他的徒儿必然也不会差。”

    “今天我们是有福了,不仅能够目睹失传的舞蹈,还能聆听天籁之声。”

    凤紫伊调试了一下琴弦,手指游走在琴上,因为她和太子暧昧不明的关系,凤紫伊也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大殿之中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多少人甚至闭上了眼睛去聆听。

    凤邪这些年在凤鸣院所做的就是研究各种古籍,凤紫伊所弹奏的这支曲子凤邪一听就知道出处,不像其他人大惊小怪的。

    “你觉得她弹得怎么样?”凤邪问向梵墨。

    “比起你在青楼弹的那一支要稍好。”梵墨故意调侃,凤邪若是不在意便不会问自己这种话,说明凤邪的心里已经有一些在意他。

    “那时我没认真弹,我若弹的话……”凤邪眼眸光芒闪烁。

    众人都以为衡清乃是凤紫伊的师父,其实不然,他入府是来教凤邪的琴艺。

    梵墨知道小东西的实力,这么说只是激怒她而已。

    “那阿邪为本王弹奏一曲,如何?”梵墨挑眉。

    凤邪对上他那双含笑的眸子,眉眼舒展开来,“你想听?”

    “天下之大,舞者乐者虽多,但能入本王眼的人只有阿邪你一人。”

    “司梵墨。”凤邪连名带姓的叫他。

    “嗯?”

    两人目光相对,悠扬的乐曲声在耳边蔓延,她和司梵墨之间的感觉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如你所愿。”凤邪勾唇一笑,犹如一朵艳丽至极的花盛开,刹那芳华,转眼即消。

    梵墨却凝视着她的脸一直不曾离开,不由自主的托起她的脸颊,他缓缓俯身想要吻上那娇艳的唇瓣。

    阿邪,他的阿邪还在。

    凤邪觉察到他的意图,不知道是不是曲子太过于动听,她竟然忘记了闪躲,任由着他的唇朝着她靠近。

    凤紫伊本来陶冶在自己的琴声中,一抬眼看到梵墨准备吻上凤邪,心中一乱。

    “铮——”

    琴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琴弦断,琴声止。

    梵墨离凤邪的唇不过还有一寸的距离,伸手抚着凤邪的唇。

    唇上是他指腹淡淡的温度,分明不是很热,她却觉得烫人,仿佛被他抚过的地方都被烈焰烧灼一般。

    凤邪如梦初醒,方才她竟然在期待他的吻?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梵墨终究还是没有吻下来。

    “紫伊,你手怎么样?”司栩发现凤紫伊被断弦所伤,上前查看伤势。

    凤紫伊哀怨的看着梵墨和凤邪,若不是琴弦断发出刺耳的声音,方才她们是不是吻上了?

    “疼。”她娇弱道,疼得不是手,而是心。

    九年前在西郊第一次见到司梵墨,她的那颗心就遗落在那抹紫衣潋滟的人身上。

    他将凤邪抱着离开,惩罚自己和娘亲,但她一点都不怪他,反倒是脑海中时常浮现他的身影。

    后来他去了前线,凤紫伊本想既然他和凤邪没有感情基础,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可看到方才他竟然想要吻凤邪,那高高在上的人竟然会吻上凤邪…… 他怎么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