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新人王》录制中秋特辑,八人穿上了传统服装成为古代公子。

    宋泽辰的感冒还没好全,早上的文科考试胡乱水了一通居然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到了武科考试,第一门为射箭。

    宋泽辰对上了田正国。

    “阿泽,我会让你的。”忙内信心满满。

    宋泽辰笑着斜了小孩一眼,没有说话,轻巧地拉开塑料弓,正中靶心。

    田正国的话梗在喉咙,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没开始呢你就结束了!”

    宋泽辰摸摸小孩圆圆的脑袋,笑而不语。

    哥哥我玩这个的时候你可能拿着你的仙女棒在家看《守护甜心》呢。

    几番纠缠后,进入闵允其和宋泽辰的决胜局。

    闵允其单腿跪地,大喊一声:“东西风赐予我力量吧。”

    “那我给哥看看南北风吧。”宋泽辰自顾自地击中十环,迅速结束战局。

    宋泽辰赢了一局后,就觉得完成了今天的任务,整个人懒懒散散的,感冒引起的疲惫让他想就地躺下睡觉。

    第二门骑马

    宋泽辰坐上去的时候各种难受,观察了朴知旻和闵允其的精彩表现。他立刻融会贯通提炼出一个闪亮的结论:我腿长啊。

    这游戏我没优势,腿长不是我的错,不玩了不玩了。

    于是在一声令下后,宋泽辰眼瞧闵允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线,他就那么停在原地不动。

    等闵允其孤单一人完成比赛到达终点后,他慢悠悠地丢出一句:“我们允其哥,短腿的反击哦,做得真好。”

    闵允其:???我明明赢了比赛,为什么还是有种输得彻底的感觉呢???

    第三门斗鸡

    宋泽辰已经完全自暴自弃站在边缘单脚站立,根本无意恋战。

    他想了想,毕竟这是放送,还是坚持着蹦跶了几下,正巧金楠俊跳到了他这里。

    他上前几步,还没有碰到金楠俊一屁股坐到地上。

    “啊,我摔倒了,我输了。”

    所有人都被宋泽辰浮夸的演技弄得无语,只有闵允其悄悄挠了挠头。

    这小子是不是在学我那天的碰瓷的演技啊。

    *

    又来到了熟悉的末盘王环节。

    本场的王是今日状元及第的金楠俊,宋泽辰有点羡慕这个奖励,毕竟不必担惊受怕被整蛊,但自己没好好对待游戏,又能怪谁呢?

    Stage 1

    【品尝特制芥末打糕】

    金泰涥一马当先抽到鬼牌。

    他的脸瞬间皱成抹布,他不会吃辣。

    “可以顶替吗?我替泰涥哥吃。”

    “泰涥要让泽辰代替吗?”

    “要要要,谢谢泽辰。”金泰涥迫不及待地把手里的打糕丢到宋泽辰的怀里,动作之迅速仿佛后面有三条恶犬在狂追不止。

    宋泽辰无奈地把打糕塞进嘴里,虽然说是芥末和山葵混合,但节目组肯定加了其他的料,除了刺激的辛辣味还参杂了橡胶味,令人作呕。

    “怎么样?”

    宋泽辰没有开口,指指自己的嘴唇摇摇手指,示意现在自己不方便开口。

    “辛苦了辛苦了。”金泰涥终于想起了献殷勤,前后端茶送水,被宋泽辰笑着斜了一眼。

    Stage 3

    【喝下□□吧】

    这回中招的是田正国。

    宋泽辰再次举手:“我来帮忙内喝可以吗?”

    所有人叫嚷开:“不行,这个对你根本不是惩罚好吗?这个不可以,你之前已经帮泰涥了,不能再帮正国了。”

    宋泽辰的味觉比一般人要迟钝一些,所以喜辣但不爱甜腻,对于苦的感官也比别人弱,普通人觉得苦的东西,他有时甚至能有上瘾的感觉。

    要求被驳回,田正国瞪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哥哥们一眼,依依不舍地和宋泽辰眼神告别。坐在中间,屏住呼吸,视死如归地端起碗灌下去。

    很快他苦得现出了兔子的原型,小小的兔牙在外面露着。

    金硕真在一旁用小指轻轻沾了点:“我来代替正国。”

    “什么嘛,为什么硕珍哥可以我就不可以。”宋泽辰不满地抗议。

    抗议无效,请求驳回。

    金硕真还是成为了田正国的“黑骑士”。

    ……

    Stage 6

    金楠俊掀开盒子,牌子上写着“霜花店”。

    “阿泽,什么是霜花店啊。”田正国悄悄凑到耳边。

    “我不知道啊。”宋泽辰同样回复他一脸问号。

    “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很厉害的东西。”

    环顾一圈,金楠俊、闵允其这些年长line早已陷入癫狂状态,朴知旻也加入其中。只有他、田正国和金泰涥三人还在状况外云里雾里的表情。

    宋泽辰的直觉告诉自己抽什么都不要在这次被抽中,他盯着牌,感受到了连小学面对黑压压一大帮人演讲都从未感到的紧张。

    另一边中奖的郑浩锡跪地嚎啕。

    很快第二轮的结果也出来了,一脸懵懂的金泰涥被抽中。

    被现场仿佛举行盛典的气氛感染,宋泽辰也跟着有种热血沸腾之感,参杂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吃瓜群众的心情,没头没脑的乐呵呵的。

    顺带拍了拍金泰涥的肩,这个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上吧。

    等到郑浩锡和金泰涥面对面站定,环住对方的脖子。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和田正国对视一眼,颤抖着握住彼此的手。

    不是吧,玩得这么大。

    金楠俊在一边发着听不清音节的鬼哭狼嚎,所有人把那两人包围,好几只手无声无息地覆在当事人的头上。

    有首歌怎么唱来着:“时刻准备着。”

    比如冲在抗战一线的闵允其的恶魔之手,其用力之大连手上的青筋都露出来,全然不见平时的散漫无力,任谁都能看出他此时无处发泄的精力。

    等到郑浩锡和金泰涥终于亲在一起的时候。

    宋泽辰眼前一黑,感觉到自己的世界正在轰然倒塌重新建构。他始终保持着微张嘴的姿态,愣愣地和刚好转头的田正国对上,田正国此刻的表情与他如同复制黏贴一般,一样的微微张嘴,完全受到冲击的模样。宋泽辰深深吸一口气,和田正国互相抱头。

    弟弟,我想回家了,这帮人好可怕。

    更可怕的是,这些人也和我在同一个家,回家好像没有什么用。

    等闵允其回席后,发现宋泽辰有意无意地在躲着他,拉开和他之间的距离,他特意去碰了碰宋泽辰的手,得到的是宋泽辰触电般的收回和一个惊吓的眼神。

    是个狠人,惹不起我躲得起。

    【霜花世纪之吻】

    【宋泽辰出道以来最大的表情管理危机】

    【两个忙内满脸“我是谁,我在哪里”的疑惑,尤以Eden为最】

    【那孩子被他suga哥吓到了吧,那个表情被我截图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感觉自己掉进狼窝里】

    【少女果和震惊辰好可爱呜呜呜呜】

    Stage 7 也就是最后一局

    【传纸片】

    金硕真抽中鬼牌后开始欢呼,由于刚才的游戏规则与交易,由田正国代替他。

    “等一下,这个游戏需要两个人?再来一局挑一个!”闵允其今晚已经彻底放飞自我,用他标志性的醉酒嗓吆喝。

    语气之高昂快乐与某某院的某某妈妈桑存在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就差头顶的一朵大红花了。

    这回终于轮到宋泽辰中招了。

    众人再次欢呼,闵允其开心得仿佛中了够买一份炸鸡的彩票钱。

    “可是泽辰之前帮泰涥玩了一局,现在变成泰涥了对吧。”金楠俊一拍脑袋。

    众人叹息,情绪变化之快令人咂舌。毕竟看宋泽辰受罚一次是多么不容错过的事件。

    金泰涥本来还没从“初吻被夺”的伤感中走出,听到这话现在眼眶更红了。

    宋泽辰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我自己上吧,你欠着我这次。”

    “不过,传纸片是什么啊?”宋泽辰和田正国异口同声。

    “你们居然不知道啊。”

    等到了解完具体的规则后,宋泽辰的脸都绿了。

    一方用嘴吸着纸片,保持不掉,传递给对方,对方只能用嘴接,并保持十秒以上。

    也就是两个人之间只隔着张纸,间接亲吻。

    宋泽辰深吸一口气,拍拍耳朵都红了的忙内:“来吧。”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再怎么样也比泰涥哥和浩锡哥直接亲好。

    宋泽辰把纸张贴在自己的嘴唇上,努力控制着不让它往下掉。晃晃悠悠地赶到田正国面前,示意他速战速决。

    田正国鼓足勇气贴近纸张,尽管隔了一张纸,还是忍不住脸红。

    一直伺机而动的闵允其在一旁用力跺脚,把手凑近两人之间用力一拍。

    从今天开始他一直强调的“东西风”重新上线,高调宣布自己不容忽视的存在。

    小风就那么轻轻一吹。

    宋泽辰感觉到田正国被那一声巴掌吓了一跳,下意识抖了一下。

    不好。

    宋泽辰心中警铃大作,潜意识出现了大事不妙的预感,他慌乱地抓住田正国的手想要稳住他,告诉他别慌。

    可是到底还是晚了,田正国微微后退了一步。

    纸片飘飘悠悠地落下,在空中晃出弯弯曲曲的曲线,还故意地停留许久强调自己的存在感。

    可惜它生不逢时,此刻注定是无人问津的跑龙套。

    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到了中间的两人身上。

    田正国在宋泽辰只用了一点力的拉扯控制不住前倾,他的手惊得更加用力回握宋泽辰的手。阴差阳错之下,两人的姿势变得更加亲密,只近了几毫米的距离,就完全是不一样的光景。

    宋泽辰的心脏漏了一拍,周围所有的喧闹声都迅速远离千里之外,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但似乎是在走神,此刻唯一的感知就是面前的人。

    灼热的呼吸铺面而来,淡淡的樱桃味,柔软的触感相撞,温温热热的。

    田正国的五官从未如此靠近过,他的睫毛轻轻颤动,像蝴蝶扑动的翅膀。

    宋泽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闵允其,我要杀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