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九章——真人稻草人(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猫头!”三人不约而同地说。

    “对的,就是那个赌鬼。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把赌债还了,店里也开始认真打理了。”老板叹了口气,“你们要吃什么呢”

    随便要了几碗牛肉面三个人就开始了狼吞虎咽。

    “我们等会去兵家小店里面看一看吧”夏雨何将一根芹菜夹出放在桌子上。

    “去是肯定要去的……”吴勋说,“你怎么不吃芹菜啊”

    “我不喜欢……”夏雨何说。虽然她失忆了,但是碰到芹菜的时候依旧会条件反射地将它丢出去。

    “不能挑食!”吴勋皱着眉头然后将自己碗里的芹菜全都夹到夏雨何的碗里。

    “你干嘛!”吴勋边夹夏雨何边丢。

    “吴勋,差不多得了!”徐向天再也看不下去了,“你自己不喜欢吃就别找借口让别人吃了!”

    什么意思吴勋也不喜欢吃吗

    “吴!勋!”

    在去陈家村的小路上,一辆黑色的吉普车正不快不慢地行驶着,车内,徐向天坐在驾驶座叹了口气。

    “你们两个怎么跟狗和猫一样,一在一起就炸毛!”徐向天无奈地说。

    “哼!”坐在后面的夏雨何把头别过,都是那个吴勋,明明自己讨厌为什么还要丢到我的碗里!

    “徐大哥!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想不到你是个隐藏的土豪啊!”吴勋对着徐向天挤了挤眼。

    “什么意思”

    吴勋拍了拍车凳,这车子一看就知道价钱不菲。

    徐向天没有理会吴勋而是继续开着车。

    “哦!回到陈家村了!”夏雨何趴在车窗上说。

    “我们还是回到案发现场那里看看吧!之前让那些小刑警们去找陈军的身体了,不知道找到了没有。”徐向天说。

    车子慢慢开到了原来的那个田地,稻草人依旧插在那里。

    “不管看几次都会被那个稻草人吓到!”夏雨何嘟喃了一句从车上下去。待吴勋也从车上下去了以后徐向天走到几个留在现场的刑警了解情况,过了几分钟,徐向天走了回来。

    “怎么样有什么线索吗”夏雨何问。徐向天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那我们去找一下那个猫头陈兵吧!”吴勋说。“我去问问有没有人认识。”

    吴勋向前走了一会,在稻草人旁边的田里有一个农民样子的人,吴勋便向他打招呼。

    “大哥!”吴勋挥了挥手。农民听到有人在叫便抬起头,看到吴勋看着自己有点惊讶。

    “大哥!大哥!”吴勋继续想他招手,农民便向吴勋走了过来。

    “什么事”

    “大哥!你知道兵家小店怎么走吗”吴勋问。

    “又是兵家小店啊,最近陈兵真是赚翻了!”农民感叹了一下就为吴勋指了一下方向,吴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有一条小路,便连连道谢然后跑到徐向天那里。

    “从那条小路走。”吴勋说完便开始带路。

    陈家村虽然不是很小的村子,但是里面也是非常得安静。顺着小路走了一会突然前面开始嘈杂了起来。

    “老板!我的面怎么还没有来!”

    “老板!还有没有位置!”

    “老板!老板!”

    “买单啊!”

    “……”

    看来就是那里了。三人对视一笑便往那家闹哄哄的店里走去。刚走过去就被里面的场景惊呆了,里面挤的满满当当的,门口摆的几张桌子也全围满了人。正当三人惊讶时,一个听着大肚子笑呵呵如同弥勒佛的男人端着四笼热气腾腾的饺子从店里走了出来——

    “哎呀!饺子来啦!”

    饺子刚端到一个漂亮的女人面前,那个女人就抛掉了自己所有的矜持开始狼吞虎咽。

    “老板!”吴勋对着那个大肚子男人叫到,果然,那个男人转了过来。

    “哎哟!现在没有位置了!要不你们先等等”那个男人有点尴尬地说。

    “好嘞。”吴勋对着那个男人笑了一下,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猫头陈兵了。

    “生意真好!我也要考虑开一家店了!”夏雨何忍不住感叹。

    “得了吧,做的好吃生意才会好。”吴勋把手肘搭在夏雨何的肩膀上说。夏雨何白了一眼吴勋然后抓住他的手从肩膀上甩下去:“我做饭也是很拿手的!”吴勋耸了耸肩然后转过去和徐向天拉家常。

    夏雨何轻轻地切了一下然后自己往旁边走去,两个男人聊天内容总是少不了荤的,感觉没有共同语言。看到明明不是饭店却热闹非凡的小店她心里还是满满的惊讶啊,真的可以试试这条路!

    “咦”才走了几步夏雨何的视线就被一旁的杂物堆吸引了,不是因为她没见过这些乱七八糟如同垃圾般的东西,而是因为里面……

    “夏雨何!”是吴勋在叫。

    “来啦!”一路小跑夏雨何又和两人在一起了。

    “你去哪里了”徐向天问。

    “没有啊,就随便走走。”夏雨何随口答道。

    “刚才问了一个这里的客人,他说这家店下午4点准时关门。”徐向天说。

    “4点为什么”夏雨何问,“按理来说不是应该等到过了饭点吗之前7、8点这样啊”

    徐向天摇了摇头,“不清楚,所以才觉得很奇怪。”低头看了看表,快要4点了。

    三人在门口等了很久,一直都没有位置。突然,陈兵大喊了一声:“今天关门时间到了,还没吃的老板们就先回去吧,正在吃的吃完就可以回去了!”陈兵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不少抱怨的声音。徐向天看了看表,4:00。

    待客人们走了之后,陈兵准备走进厨房。“老板!”吴勋对着陈兵的背影喊到。陈兵转过身来,依旧是笑呵呵的表情:“我们已经打烊了哦!”

    “我们不是来吃饭的。”

    “你们想问什么”陈兵坐在三人对面问。本来陈兵有些不耐烦要赶他们走,徐向天告诉陈兵自己是警察后陈兵就乖乖地配合三人了。

    “听说你最近生意不错”徐向天有点试探地问。

    “嗯,最近研发出了新的做菜秘方,结果大家都很喜欢呢!”陈兵有点骄傲地说。

    “什么秘方”

    “这个可不能说。”陈兵皱了皱眉。

    “好吧。”徐向天没有再问关于餐馆的话很快地将话题一转:“听说你喜欢赌博。”

    “……”这回陈兵什么话都说不出。

    “认识陈军吧”

    “不,不认识。”陈兵的表情明显是有点慌了。

    “风云赌场的老板娘,你应该认识吧”

    “……”

    “她说是你带着陈军到赌场来的,你不认识陈军吗”

    “是,我认识陈军。”陈兵把眼睛一闭承认了:“他已经成年了,我看他那么可怜又急需要钱,也知道赌场里面有钓鱼计划,知道那孩子进去肯定能先尝到甜头……所以我,我,我带他去了。”

    “你们是什么关系”徐向天一步一步引诱着陈兵,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们就只是认识。因为是一个村的,所以会认识。”陈兵说。

    “那你怎么会想到带一个学生去赌场呢有那么多地方可以介绍。”

    “因为,因为我只能想到这个,总不可能叫他像我一样开店吧”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

    “你知道那个钓鱼计划让陈军拿了多少钱吗”

    “呃”陈兵愣了一下。

    “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会尝到甜头。”

    “你明明知道是赌场的钓鱼计划,你为什么还要进去”

    “没有办法……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钓鱼计划,但是我已经欠了赌场的钱,于是我帮他们找客人——也就是下一个被骗的人。我以此还债。”陈兵低着头说,声音里满是懊悔。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默默听着徐向天与陈兵对话的夏雨何忍不住问到。

    “问吧。”徐向天说。

    “我想问……”夏雨何认真的说,“你的饺子是怎么做那么好吃的”

    “咚”

    吴勋重重地敲了一下夏雨何的头,“严肃一点!我们正在审问!”夏雨何捂着头委屈地说:“我很严肃啊……”

    “哈哈哈……”陈兵被面前的两个人逗乐了,“真是服了你们了!我的饺子之所以好吃,是因为饺子的馅很特别,肉和别人的都不一样,很独特。”

    “哦怎么独特了”夏雨何问。

    “这个可不能说哦小妹妹!接下来就是我最重要的秘方了!”陈兵说到关键的时刻就刹住了。

    “哼,我就不信那么好吃。”夏雨何不满地嘟喃,声音不大却被陈兵听得一清二楚。

    “哈哈!你一定没有尝过我的饺子,尝过了你就知道了。”

    “得,还是算了吧。”夏雨何拒绝了陈兵。

    “怎么了你就不好奇味道吗我倒挺想尝尝!”吴勋说。

    “不,不好奇。”

    徐向天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说:“没什么事了,我们回去了!”听到徐向天的话,吴勋和夏雨何也连忙站了起来。

    “嗯,有空记得过来尝尝这里的饺子!”陈兵笑着送他们离开。

    从兵家小店出来以后,夏雨何就说自己累了然后与吴勋徐向天分开自己去寻找可以住下的旅店。看着徐向天和吴勋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街头,夏雨何望向兵家小店,总感觉,那个老板不对劲。

    “老板”夏雨何在店门口敲了敲门。

    “你怎么还没走啊小妹妹!”陈兵看到夏雨何有点惊讶,但依旧乐呵呵的。

    “我只是想问你,你觉得谁是杀了陈军的凶手”夏雨何开始下套。

    “谁知道呢不是说怀疑张三吗”陈兵随口答道。

    “可是张三会在那里杀了陈军然后搬回家呢”

    “张三哪里搬得动,只用麻袋装了头罢!”

    “咦”夏雨何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你怎么好像很早就知道陈军死掉的消息”

    “呃”陈兵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不是你们刚才跟我说的吗”

    “我们并没有说陈军死掉啦!”夏雨何心里偷笑,呵,这回让我抓到你的把柄了吧!

    “哦!”陈兵又换上一脸笑容,“因为今天在我店里的客人聊天有说到这个。”

    “可是,我们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头是用麻袋装的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夏雨何的笑容慢慢转变了,“难道是你装的吗”

    “这……这个……”陈兵开始结巴了,说不出一句话。正当夏雨何准备打电话叫吴勋和徐向天回来地时候,陈兵却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呵呵……”陈兵那张看上去十分亲切的脸此刻却拧巴在了一起,那个表情,那个笑声,夏雨何想跑,但是她害怕。

    “对!是我!我杀的!但是你想怎么样呢你的下场也会和他一样!”陈兵说完又放肆地大笑了起来。觉察到不对劲的夏雨何不顾心里的害怕,先冲出去再说!夏雨何刚迈出前脚陈兵后脚就跟了上来。

    “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