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七章——真人稻草人(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夏雨何,你为什么要进吴勋的侦探社啊”徐向天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很奇怪,就吴勋的那个垃圾侦探社,一年也接不到一个找狗的案子,居然还有人愿意加入,为了调查案子也不至于吧

    夏雨何摸了摸头有点尴尬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现在缺工作,而且想要调查案子。”说到这里夏雨何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我现在可以和你们一起去调查了吧”徐向天看着夏雨何认真的眼神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就当我委托了你们侦探社吧!”

    吃过午饭后,徐向天带着夏雨何和吴勋一起上了车。徐向天负责开车,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周围的环境已经和城里的不一样了,可以看得出是到了比较偏僻的地方,连地都变得坑坑洼洼的。

    “这~里~是~哪~里~啊~~~”吴勋的声音被地震的不清不楚的。徐向天没有理会吴勋,只是开着车,夏雨何也一直盯着窗外没有说话。

    切。吴勋闭上嘴不说话了。

    一个小时后……

    “到了。”徐向天停下了车,然后示意车上的两个人下车,吴勋拍了拍睡着的夏雨何然后一起下了车。

    几个人往小路走去,周围有几块田,路边还有一些玉米。再往前走了一些,就看到几个警察围在那里,有一些围观的人在旁边起哄。

    “徐组长!”一个年轻的警察和徐向天打招呼,徐向天点点头便让夏雨何和吴勋过去,一过去,他们就被面前的稻草人吓呆了——一个用木条和稻草粗略扎成的稻草人的“头”被人拔下扔在地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孩子的头,这个头颅活生生地插在支撑稻草人的木棍上,整个头颅上的皮肤全都肿了起来,头发黏答答地贴在脸上,脖子的伤口很整齐,没有血液,简直就是一个真人的稻草人!

    夏雨何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她感觉胃里一翻腾就冲到旁边吐了起来,连吴勋都不大敢认真看那个稻草人。

    “心里承受能力怎么只有这么点啊”徐向天没有做出多大反应,“更变态的也有,看到这个就害怕了这个头颅是一个叫做陈军的高三学生的,就读在一个比较三流的学校里。”说完便开始认真地观察稻草人上的头。

    “太恶心了……”夏雨何心想,擦了擦嘴就跑到边上坐着了,这么恶心的东西她可不想再看了!

    “吓到了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夏雨何吓了一大跳,抬起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夏雨何问。

    “我叫张三。”那个人说,“早上起来去田里,天气蒙蒙的啥都看不清,后来看到田里稻草人的帽子没了,我以为是谁拿走了,走过去一看,吓得我差点没尿裤子——稻草人变成了人!”那个人一脸惊恐说,看来他就是那个报警的农民了。

    “你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别的人嘛”夏雨何问。

    “不知道,那时候天气还是很黑,什么都看不清。”张三说。

    “这样啊,你家里没有人吗”

    “家里有一个儿子,老婆死了,儿子头脑不好。”张三有点忧伤地说,夏雨何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她抬起头往稻草人那里看去,几个警察已经把稻草人完全围住了,突然,人群里有一个声音在喊——

    “徐大哥!你快过来看看!”一听就知道是吴勋在喊,夏雨何也停止了休息跑了过去。

    从警察没有挡住的缝隙里,夏雨何看到吴勋指着稻草人的头喊,虽然刚才已经看过了稻草人,但是现在再看胃里还是很不舒服啊。克制住自己的不舒服,夏雨何听到吴勋的声音“徐大哥,你看死者头发这里的东西,白色的一小条!而且死者的头发湿漉漉黏答答地,一定是被人从其他地方带过来了,这个白色的可能是装头颅用的东西!”徐向天用袋子将那个白色的东西装了起来,然后低着头。

    “应该是在想那是什么吧”夏雨何自言自语。

    “那个我知道,是麻袋!”张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夏雨何过来的时候他也跟在了后面。

    “麻袋确定吗”

    “嗯,确定。我们这里的麻袋一般都是用那种材料编织成的。”

    “那不是全都长一样吗”

    “不是,虽然材料一样,但是编织手法不同,外表都会不一样的。”

    “你原来不是这里的人吧”夏雨何发现这个张三并不像一个实实在在的乡下人,他的举手投足很多都散发着城里的气味。

    “不是,我就是这里的人。”张三没有再说话,扭头就走了。

    夏雨何没有想太多,马上把刚才张三告诉自己的话转述给了徐向天,徐向天想了想,然后让几个小警察四处看看有没有凶手用来装尸体的袋子。

    “盘查一下案发当时在这周围的人吧!”徐向天说,“粗略的看了一下,案发时间应该是三天前了,而这个头颅一直被泡在液体里,具体是什么不大清楚。而昨晚到今早的时候这个头颅才被运来。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出现在这周围的很有可能就是运送头颅的人,那么那个人不是帮凶就是凶手了。”

    “说的很有道理。”吴勋说,“我们开始查吧!”“我也帮忙!”夏雨何听到有自己可以帮忙的地方积极地参与。

    一个半小时后。

    “没几个可疑的人,因为是乡下,第二天要干农活,他们都睡觉了。没睡觉的人也是成群结队的在一起。”夏雨何无奈地说。

    “我这里也差不多,不过我听说这边有些傻子什么的晚上会跑出来。”吴勋说。

    “我没打听到。”徐向天直白地说。

    “会不会是傻子杀得人所以才变态地插在稻草人身上!”吴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排除这个可能。”徐向天说,“但是我不认为这是傻子杀的。”

    “为什么”吴勋问。

    “因为那个学生脖子上的伤口很整齐,如果是一个傻子的话,我觉得他不会那样子切下来。傻子应该是用石头慌乱地打才对吧”吴勋听了徐向天的话觉得有些道理,就不再说话。

    “那我们的线索就又断了”夏雨何说,“而且现在天有点黑了……”徐向天和吴勋看了看天,什么时候黑的都不知道啊。

    “总之,你们两个先找个地方睡一觉吧!”徐向天说。

    “那徐组长你呢”夏雨何有点关心地说。

    “我要去管理那里的交替班。”徐向天向他们摆摆手,吴勋对徐向天点了点头便拉着夏雨何一起去找地方休息。

    往前走了不远,很多人家的路灯已经开始亮着了。一个很矮的皮肤黑黝黝的老大爷走了过来:“你们是警察吗”夏雨何被大爷突然的发问吓了一跳,吴勋说:“我们是来调查案件的,但是不是警察。”老大爷哦了一声然后点点头,大爷手机的手电筒光照在夏雨何和吴勋身上,却很微弱。

    “要不你们先去我家住一晚吧”老大爷突然开口。

    “呃,这个……”

    “好啊!”吴勋打断夏雨何的话爽快地答应了。

    “你干嘛呀!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夏雨何在吴勋旁边嘀咕。

    “你想太多了,一个老大爷能把你怎么办”吴勋用食指推开夏雨何的头,然后就和老大爷走了。

    “哼,到时候出事了了别怪我!”夏雨何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

    老大爷的家很简朴,虽说有个小小的院子,但是院子里面晒着辣椒,里面也是简单的桌子椅子和床。大爷带着吴勋和夏雨何走到旁边的客房,房里只有一张小圆桌和小方椅,床是用木板做的,上面铺着大红花的床单。

    “谢谢大爷。”夏雨何甜甜地说。

    “这丫头生的漂亮啊!”大爷笑眯眯地说。

    “这大爷眼睛不怎么样~”吴勋淡淡地说。夏雨何眉头一皱,将手伸到吴勋的腰上一掐……

    “啊”吴勋大叫。

    “哎哟你怎么能在别人家大喊大叫呢”夏雨何看到老大爷疑惑的眼神就哈哈地笑着想要掩盖过去,不想背后的吴勋正幽怨地盯着自己。

    “可以啦吴勋!”夏雨何拽了一下吴勋然后对老大爷说:“大爷,谢谢你啊!”大爷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然后就出去了。

    “呆在这干嘛,快点去隔壁!”看到大爷走了夏雨何就推搡着把吴勋赶了出去,吴勋傲娇地哼了一声就跑到隔壁去了。

    “哈哈,终于可以睡觉了!”夏雨何关了门倒在床上。今天那个真人稻草人的面容依旧浮现在脑子里挥散不去。

    “咕~”肚子饿了。夏雨何摸摸肚子准备出去找点吃的,刚准备打开门就听到老大爷在门口喊:两位要不要吃点东西

    吃的!

    “要要要!”夏雨何听到吃马上冲了出去

    “在大厅里,丫头你先过去,我去叫那个年轻人。”老大爷乐呵呵地说。

    夏雨何来到大厅,大厅桌子上放着一锅面,不管什么礼仪课,几个箭步冲过去,夏雨何盛了一碗就开始吃。

    “哟呵,一头母猪。”吴勋这家伙嘴巴真是一刻都停不下来啊。

    “捂门哄尼以(我没空理你)……”夏雨何嘴里塞着面条连话都说的不清不楚。

    “哼”吴勋没说什么,他坐在夏雨何旁边也盛了一碗面开始吃。

    “大爷”夏雨何想到了什么说。

    “怎么啦丫头”

    “你认识那个张三吗就是住在村头那个!”

    “嗯,那个小张啊。他说起来,他来我们这里差不多一年了。”大爷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一年他原来不是这里的”夏雨何停下吃面条的动作。

    “对啊。听说他杀了人入了狱,出来以后就带着儿子来了。”

    “什么!他杀了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