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十六章——嫉妒(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吃过牛肉面大家肚子都饱饱的,徐向天突然想起下午还要问夏琪一些问题,付了钱后大家都回了学校,准备了录音笔后他们一起找到了夏琪。

    “有什么问题要问就赶紧问吧!我不像你们这些所谓的警察一样无聊。”夏琪的语气依旧是很不好,夏雨何很听不惯别人这么趾高气扬,但是徐向天在前面,她也不好说什么了。

    “好,那我们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开始吧。”徐向天说。临时找的地方有点仓促,只是在音乐楼里随便找了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摆着两架斯坦威三角钢琴,旁边是个半圆的台子,徐向天坐在台子上,夏琪则靠在钢琴上一脸鄙夷的看着徐向天。

    “舒然死的时候你在干嘛”徐向天果然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舒然什么时候死的你不跟我说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在干嘛。”夏琪说。看她的样子不是很想主动配合。

    “早上10点左右的时候你在干嘛”徐向天很耐心地配合夏琪的公主病。

    “10点不记得了,都过了那么长时间……”夏琪漫不经心地说,手指还在钢琴上敲击着节拍,在只有四个人的音乐室里显得有点孤寂。

    “咳!”徐向天干咳了一下然后拿起录音笔挥了挥,“你再这样,我们只会更怀疑你是凶手。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凶手,如果你是凶手倒是无所谓,到如果你不是凶手,你应该不想再查案期间被别人用有色眼镜看吧”

    夏琪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站直了一点冷笑了一下,“呵!你是在威胁我吗”徐向天学着夏琪的样子冷笑了一下,“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夏琪的眉头皱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舒展开了,“舒然死的时候,我也在音乐楼。”

    “所以你承认舒然是你杀的吗”徐向天问。

    “我没有承认!”夏琪显得有些激动,“我只是和她在音乐楼见过,然后她就离开了,谁能想到她会从楼上掉下去……你们不会自己看监控吗楼道里的监控应该都是开着的吧!”

    “即使看了监控,我们还是希望可以你可以主动配合我们回答我们的疑问。”徐向天面不改色。

    “那你快点问,我可不像你们这些整天游手好闲的警察一样没事干!我下午还要去学芭蕾,你快点问完结束。”夏琪没好气地说。

    “能不能快点结束还是要看你!”徐向天说,“你和舒然为什么要一起去音乐楼”

    “有些事情要谈。”徐向天的视线让夏琪有点不舒服。

    “什么事情”

    “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夏琪说到这里躲开了徐向天的视线,见徐向天没有说话她抬头看了看徐向天似笑非笑地样子叹了口气,“关于金拉的事。”又是金拉!夏雨何抬起头认真的观察着夏琪,舒然的死真的会和金拉有关吗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夏琪慢慢打开了话匣……

    从几个个星期前开始,夏琪不止一次在睡觉的时候感觉在空荡的宿舍里,在高高的天花板上,有一双血红的眼睛在注视着她,恶狠狠地盯着她,似乎恨不得要将她的血肉一口一口地撕扯下来……一开始,夏琪以为她只是因为压力过大,平时也看了不少恐怖电影,所以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随着时间消散,这种感觉慢慢延伸到了日常,吃饭,上课,甚至连走在路上都感觉后脑勺被那个血红的目光紧紧包围。夏琪开始慌张了,她想到了死去的金拉,她开始恐慌了。夏琪瞒着家里人偷偷咨询了心里医生,但是医生只丢下了一些听不懂的话还有一些安抚情绪的药。最后,夏琪决定去找舒然。

    夏琪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面,舒然的号码依旧存在里面。虽然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感情怎么可能会说没就没夏琪每次看到舒然的号码时都会想,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模样

    夏琪给舒然发了信息约在金拉跳楼的那个音乐楼下,本来以为舒然不会来,看到舒然的时候夏琪真的吓了一大跳,只是舒然和以前的样子不一样了,变得憔悴,敏感。未等夏琪开口舒然就已经说话了,舒然也被一双眼睛盯住了!!舒然的性格没有夏琪这么坚强,她很快就想到了金拉,她受金拉的折磨很痛苦。突然,舒然瞪大了眼睛对着夏琪歇斯底里地怒吼:“都是你!都是你杀了金拉!!都是你把那个贱女人从楼顶推下去!!!可是她却来找我了……”舒然开始变得疯狂,她瞪着眼睛拽着自己的头发,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可是她却在笑,“为什么要找我哈哈哈哈……为什么明明杀了她的人是你!!!”舒然一边吼着一边把东西砸向夏琪,夏琪吓得跑了出去,结果夏琪刚刚离开音乐楼就发生了前面夏雨何所看到的一幕。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夏琪捂着头蹲了下来,她大声地哭了出来,什么无情,什么冷血,全都是她装出来保护自己的,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都不怕,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什么都不在乎,你不行,夏琪也不行。

    “你冷静一下……”夏雨何有点心疼地走过去,轻轻地将手放在夏琪的肩膀上,以此来给她安慰。

    “我真的……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金拉她……金拉她……金拉她是被鬼杀的……”夏琪颤抖的声音说。

    “鬼杀的”

    “鬼……金拉抢了我的男朋友……我们约她到了楼顶……她……她是自己掉下去的……不是我……”夏琪激动地肩膀不停地颤抖,夏雨何连忙抱住了夏琪,可是夏琪的情绪就是平复不下来。

    “不是我……不是我……”夏琪的表情呆滞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不是我……”

    “不要说了!”夏雨何紧紧地抱住夏琪用手抱住她的头,“停下来!不要说了!”夏雨何的心纠在了一起,眼泪不自觉也掉了下来,她心疼这个女孩,在别人面前装坚强的女孩。

    夏琪躲在夏雨何的怀里“哇”得一下就哭了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夏雨何抱着夏琪不停地摸着她的头安抚着她的情绪。徐向天和林舒杰在旁边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个人都被吓到了。

    “呜呜……”夏琪不停地哭着,“呜呜……呜呜……呜呜……咯咯咯……咯咯咯……”怀里突然传来的笑声让夏雨何吓了一大跳,她慢慢松开抱着夏琪的手就看到夏琪的脸上挂着泪珠,但是表情早已变得狰狞,她不停得咯咯笑着,夏雨何吓得一把推开夏琪然后将身子往后跳,本以为可以跳开的,可是夏琪猛的拽住了夏雨何的手腕。

    “夏琪!你干什么!”夏雨何吃痛地低吼。

    “咯咯……”夏琪转过脸对着夏雨何笑,就是这个笑!和舒然死时一样的笑!

    徐向天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立刻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枪。这把枪是徐向天从警局带出来的,里面没有子弹,但是吓吓女学生还是可以的。林舒杰看到徐向天掏了枪也向四周望了望,找了一根铁棍握在手上。

    “你!你不是夏琪”夏雨何望着夏琪眼睛吼。

    “金拉……我杀的……舒然……我杀的……”夏琪断断续续地挤出了几个字,脸上挂着奇怪弧度的笑容。

    “夏琪,你现在是在承认你的罪状吧。赶紧放开夏雨何跟我们走吧!”徐向天边说边向前挪着步。

    “等下组长!”夏雨何大喊了一声,徐向天立刻停止住了脚步。夏雨何把视线再次转向夏琪,此刻夏琪的手正紧紧拽着夏雨何的手腕,夏雨何尝试着挣脱,但夏琪的力量却大的吓人。夏雨何放弃了挣扎,“呵,力气还真大啊!”夏雨何冷冷的目光打在夏琪脸上,“差不多了吧……阿娇”

    夏琪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不,应该说是阿娇。

    阿娇放开了夏雨何的手,夏雨何连忙跑到了发蒙的徐向天旁边。

    “怎么回事什么阿娇”徐向天和林舒杰一脸莫名其妙。

    “等会再说!”

    “差不多怎么会差不多”开始放肆地大笑,“你说说,什么叫差不多!”

    夏雨何揉了揉发红地手腕说,“当初是你违反校规谈恋爱被校长抓住了!你自己选择的自杀,为什么要找这些无辜的人她们没有做错什么啊!”

    “呵哈哈哈哈……无辜无辜!”阿娇瞪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愤怒,“你以为那么容易就被抓吗我是被陷害的!就是那个金拉!她陷害我!”

    “就算是这样,那舒然呢夏琪呢你为什么要害她们!”

    “舒然夏琪她们该死!她们都是一群心机婊!就是应该去死!!!”夏雨何的话刺激到了阿娇使她的情绪达到最激动的情况。

    “雨何,怎么办”徐向天问。

    “我怎么知道!”夏雨何说。

    “靠!那我不是要死了”徐向天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先开溜吧!”林舒杰说着,拉着夏雨何往教室外面跑,徐向天也跟着跑了出去。

    “想跑!”阿娇注意到了他们的行动怒吼着冲了过来……林舒杰大喊了一声快跑三个人冲出了教室,阿娇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可是速度却跟冲刺一般地快,夏雨何体力不支地倒在了地板上,林舒杰和徐向天也停下了脚步。

    “雨何!快点!”徐向天急忙扶着夏雨何。

    “不行!我的脸扭到了!”夏雨何一脸哭相,“你们快走,别管我了!”

    “来不及了!!!”夏雨何抬起来正好对上了阿娇伸过来的手……

    “阿娇”千钧一发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阿娇停了下来。趁着阿娇松懈,徐向天和林舒杰立刻搀着夏雨何躲到一边。

    “阿娇是你吗”是秦老师!

    秦老师从楼道里走出来,看着“夏琪”泪流满面。

    “姐……”“夏琪”看到秦老师脸上的狰狞消散全无,她慢慢移动到秦老师的面前,秦老师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她抱着“夏琪”的腿不停地哭“阿娇!你回来了!你知道姐姐多想你吗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掉只剩我一个人无依无靠,连你也走了……阿娇……”阿娇静静地站着,眼泪一滴一滴地顺着脸滑下滴落在秦老师的肩膀上。

    “阿娇……你忘了姐姐怎么教你的吗不要再错下去了……好吗”秦老师抽泣地说,“我希望你做鬼也可以善良……”

    “姐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