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十五章——嫉妒(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金拉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雨何问。

    “等等,谁是金拉呀,你们在说什么啊”徐向天被夹在两个人中间,搞得一头雾水。

    “你们现在应该查的是舒然的死吧跟金拉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也没有必要讲。关于舒然,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从我这里问不出什么的,我一直都在这里,所以请你们出去,我要收拾东西回去了!”夏琪一点也不客气的说。

    “我劝你还是别这么早回去了,不然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是凶手!很多人都知道,舒然不是一个人去的音乐楼,和谁一起去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才对。”夏雨何也毫不示弱地说。

    “你什么意思”夏琪有点恼怒的说,“你是在怀疑我是凶手对吗”

    “如果我让你有那种感觉了,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案子还没结束之前,谁都有可能是凶手!当然,最早离开案发现场的人更有可能是凶手。因为所有人都会怀疑那个人想要逃跑,难道我说的有错吗更何况你和舒然又是那种关系,你是最大的嫌疑人。”

    “好,我留下来留下来,可以了吧但是我留下来不代表我承认我自己是凶手,我留下来是为了证明我不害怕,因为我不是凶手,你们没有资格怀疑我!”夏琪的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那么一刹那,夏雨何仿佛看到夏琪在笑,那个笑容如同在音乐楼顶上舒然的冷笑一般,让夏雨何感到后脊梁一阵冰凉。

    “我们先走了,今天下午会有很多问题要问你先做好准备吧。”徐向天说完就带着夏雨何和林舒杰出去了。

    呵呵……

    “奇怪,今天的小子怎么不在啊”徐向天喃喃自语。

    “怎么啦,你想他了吗”夏雨何淡淡的说。

    “小丫头片子,说话挺犀利啊哈”徐向天做了个要敲夏雨何的动作。

    “哼!”

    “林舒杰,”夏雨何说,“如果你有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林舒杰看了一眼夏雨何皱着眉头说,“怎么,这么不想跟我在一起”“不是这样的!”夏雨何有点慌了,“因为我等会得去一个地方。”“我陪你呀!”无奈,只能让他陪着了。

    夏雨何翻了翻自己的背包,终于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地图,将地图递给了林舒杰,“我不大会看地图,我要去这,你帮我找找看吧!”林舒杰低头看了看地图上面有一个地方用红色的笔圈了起来。“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怎么了”夏雨何问。林舒杰抬起头奇怪地看着夏雨何,“去这个地方是坟墓啊,你去这干嘛”听到他的话,夏雨何整个人都呆住了。“呃呃,这这,我,我,我就是去看一看。”这个地方居然是个坟墓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好像就是这里了,你要到的地方,就是这吧”林舒杰将车子靠在路边,然后将车子停下。

    “不大清楚,按地图来说应该就是这了吧!”这个就是吴勋的朋友帮他找的阿娇的地址了这个地方周围都没有房子,四处杂草丛生。几块墓碑立在那里现在有点孤零零的。

    “这附近没有房子”夏雨何有些吃惊。

    “唉,小员工,过来看看这个!”林舒杰指着一块墓碑对着她喊。夏雨何跑了过去,那次是一块普通的墓碑,墓碑上的灰尘积了很久,但是墓碑的主人却让夏雨何很感兴趣,金拉。

    这是金拉的墓!

    这样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

    金拉,舒然,夏琪,他们三个之前都是好朋友,可是金拉有了男朋友以后,她们的关系就有了微妙的变化。他们变得不再那么友好,后来舒然和夏琪误将金拉从楼顶推了下去,然后含冤而死的金拉回来复仇了,金拉将舒然杀害,下一步,就是夏琪了!

    “夏琪!我们要保护夏琪!”夏雨何紧张地说。

    “怎,怎么了吗”林舒杰看见夏雨何紧张的神情吓了一跳。

    “我们快点回学校吧!”夏雨何着急地说。

    “哦好!”

    “组长组长!”一回到学校夏雨何就连忙跑去找徐向天。

    “哦,丫头啊,什么事那么着急啊”徐向天看见夏雨何满头大汗吓了一跳。

    “保护夏琪,一定要保护她!”

    “为什么”徐向天莫名其妙。

    “金拉是第一个,舒然是第二个,夏琪是第三个,一定要保护夏琪!”夏雨何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但是丫头啊,是你第一个怀疑夏琪的,现在又叫我们去保护夏琪,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能不能先跟我说清楚啊”徐向天无奈了。

    “组长,你就别问了。”看着夏雨何坚定的神情,徐向天,叹了一口气只好答应了。

    “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啊”林舒杰把手放在夏雨何的头上揉了两下。“你刚才是想去找谁来着”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是一个名为阿娇的人写的。我想找出那个阿娇,因为我有事情要问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里是墓地,而且,居然有金拉的坟墓。”夏雨何双眼空洞的说。

    “阿娇,不会是……”林舒杰欲言又止。

    “不会是什么”

    “没有,就是突然又想到了这个学校里的另一个故事。不过这个不是我不大清楚,你想知道的话,估计得问一下那些学弟学妹了!”林舒杰说。

    “是关于什么的故事”

    “阿娇学姐。”林舒杰刚说完,夏雨何就跑了出去。

    得找个人问问看这个故事,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刚才出去没几步路就看见了,昨天问问题的那两个女生,夏雨何跑过去打了招呼,两个女生也很快认出了她。

    “我想跟你们打听一个事儿!”打完招呼后,夏雨何开门见山。

    “嗯,你先说吧,什么事啊”一个女生说。

    “关于阿娇学姐……”

    两个女生的脸色突然就变了,然后一个女生拉了拉另一个女生衣角,“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是阿娇学姐,你去问别人吧!”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不知道啊!”夏雨何有点捉急了。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你就去问秦老师,秦老师不让我们乱讲话!”说完两个女生就走了。

    可是那个秦老师到底在哪里呢夏雨何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平时她只要一问别人问题,这个秦老师一定会冒出来,但是突然让自己去找她,还真的找不到,再说这个秦老师是真的很让人烦。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摸摸肚子,还真的是有点饿了呢!

    就先这样吧,夏雨何这样想的,然后就向原来的地方走去,看到了徐向天,夏雨何打了个招呼。“组长!我要去吃午饭了,你要一起去吗”“嗯,可以呀,就像林舒杰吧,他估计也没吃午饭吧!”“哦,好啊!”叫上林舒杰,随便在校门口找了一家店。

    “吃些什么呢要吃饺子吗”徐向天看着菜单说。一说到饺子夏雨荷就想起了,真人稻草人里面陈兵用人肉包饺子。

    “你你你,你怎么还能吃的了饺子啊,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到饺子,太恶心了!”

    “这就叫有专业素养,看多了这些东西,司空见惯了!”徐向天不以为然地说。

    “哎,组长,我有个事情很好奇呀!”

    “什么事啊”徐向天点了三碗牛肉面说。

    “陈军的头是怎么跑到稻草人的身上的”

    “呵呵,”徐向天说,“那是在张三的儿子带回来的,他说过,他有个傻儿子。陈兵只是把陈军的头扔进水沟里而已。”

    “你小声一点啊!”林舒杰低声说,徐向天这才注意到周围的人都有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们继续吃继续吃,别理我啊!”徐向天尴尬地笑着。

    “你们调查今天的案子,有没有什么线索”夏雨何问。

    “暂时还是没有多少线索的,不过楼顶确实只有一个人来过的痕迹。疑点也不是没有,”徐向天低声说,“音乐楼楼顶通常都是锁着的,但是那个舒然,居然会从楼顶掉下来,如果还真的是被别人陷害的,那么陷害他的人,就是拿着钥匙的人!”

    “那这个线索就很明显啦!谁有带着钥匙”林舒杰问。

    “校长是里有一串备用的,还有就是学校里的秦老师,她那里也有一把钥匙。”

    “嗯,可是我和校长是一直都呆在的校长室里的,没有任何人来过。”林舒杰说,“除非是有人提早把钥匙偷出去的。”

    “有这个可能,但是你那时候在校长室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钥匙挂在墙上”徐向天问。

    “我……”

    “牛肉面来喽!”随着一声叫唤,老板的端着三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过来。

    “谢谢老板!”因为是老板,大家就没有在讨论案件的事情,而是纷纷拿起了筷子吃面,这个面味道很足,味道真心的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