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十一章——真人稻草人(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医院里总是最安静,医生护士们总是盯着医院里的的吵闹,因为医院是病人们要休息的地方。

    窗户外面嘻嘻索索的声音无限循环着,风在打着树叶,树被吹地摇摇晃晃,仿佛下面正有一个白衣服的女人吊在树干上,似乎在下一秒,那个女人就会爆发,想窗户里面蹦进来,然后第二天一群人围着树讨论着树干上悬挂着的你的尸体。

    夏雨何坐在窗户前,轻轻地把窗户关了起来,因为树干上,只有她看到了那个女人。关好窗户她转过身,床离窗户只有一米多,但是她不想挪过去,因为累了吗夏雨何顺着墙滑下盘腿坐在地上,身上宽大的病号服穿着很不舒服,但是不穿的话那个左脸一颗大痣的护士长又会骂她。然而,夏雨何是真的不喜欢哪个护士长,因为她对待男人的态度简直是公关级别的!

    “唉”没来由的,夏雨何叹了一口气。因为怕王琴担心所以没有告诉她自己住院的事,只是说了自己睡在了工作的地方。一只手撑着额头,感觉喉咙有点干,但是水杯在柜子上,她并没有站起来的,于是忍住口干继续靠着墙坐着。她也算是个经历过比较大的事故的人了吧,被一个肥头大耳的人囚禁在冷藏库,这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可是被关在冷藏库里命悬一线的时候,她脑子里居然只想着,我还没把我的身世搞透。

    是,她醒来的时候是有一张身份证,而且上面印着的照片也和自己的脸一样,但是却很陌生。因为那张脸多了几分刚毅,多了几分阳气,和自己这张看过去柔弱的脸虽然一样,但又不一样。夏雨何觉得那个自己很陌生,她之前,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她竟然有一点害怕,她怕早上起来对着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挂着一副刻薄的嘴脸。嗯,至少她挺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她还没有去调查在她身上发生的事。是因为害怕,不想面对。

    思绪又拉回到了现在的案子。

    陈兵被抓了。

    今天下午徐向天过来的时候说,陈兵否认了杀人的罪状,他在审讯室很生气地骂着那些警察没有找到尸体没有证据就说他杀人。但警察们以监禁夏雨何的名义将他扣留,但是谁都已经知道他是真正的凶手,因为警察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有没有找到死者身体,也就是说,陈兵将陈军的尸体藏在了很隐蔽的地方,他确定警察们没有找到尸体,所以才很有信心地在审讯室里大闹。

    那么尸体到底在哪里呢

    夏雨何想不通了。陈军的鬼魂除了镜子里的那一次就再也没有找过她。要不是在陈兵家旁边的杂物堆里发现了与装陈军头颅的编织袋一样的袋子,夏雨何也根本没有底气去找陈兵的,因为陈军的身体不知去向。

    麻袋!

    夏雨何用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在床上一顿乱摸,终于找到了被她胡乱扔在枕头边上的手机。手机里还存着徐向天的电话,正好,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为关键性的证据,但是可以先把这个事情告诉徐向天。

    “喂”

    “徐组长,我是夏雨何。”

    “怎么了”

    “你们赶紧去兵家小店那里,在店旁边有一个和杂物堆一样的地方,里面有一个编织袋。”

    “编织袋”

    “嗯,和装陈军头颅的那个一样。张三说了,这里的编织袋都有自己的特色,所以一样的编织袋一般都是同一家编织的。”

    “所以说这个编织袋是陈兵家的!”

    “对!”

    “我马上过去!”

    挂掉了电话夏雨何直接躺在床上,这样的证据还是有点弱,因为陈兵可以说别人用了自己的编织袋或者别人栽赃给自己。

    “到底是在哪里呢……”夏雨何甩掉拖鞋顺便翻了个身,伸手就可以够到水杯了,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滑过喉咙的时候感觉一切都清爽了,突然,脑袋里闪过一个特殊的想法。

    “应该不是吧”

    “怎么样了”早上第一抹阳光落下时,夏雨何坐在病床上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不对,那是猪肉。”吴勋无奈地摇了摇头。

    “哦,好吧。”夏雨何说,昨晚突然想到了冷藏库里的肉,那时候没有看清,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肉,因为害怕那是人肉于是很快地通知了徐向天和吴勋。结果不是人肉,心情却很复杂,有点失望又有点庆幸,还是希望陈军的身体可以完好的,不然家里的人该有多伤心。

    “你就好好地休息,不要老是想那么多。”徐向天有点担心地说,这个小丫头片子,年龄不大胆子却不小,明知道陈兵是杀人凶手还要单枪匹马地往前闯,还好没有出啥事。

    “哎呀,你就别担心了,不就是冰一冰吗没事的!”夏雨何打着哈哈,这个徐向天,不愧为大叔,年龄大了连唠叨也变多了。

    “咚!”吴勋对着夏雨何的头又是一敲,“听大哥的话!”夏雨何切了一下就没有再讲话。

    “诶!吴勋!”夏雨何突然想起什么说。

    “嗯”

    “等这个案子结束了就可以去侦探社看看了吧”

    “哦!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你还没去过我们侦探社。”吴勋拍了一下脑门说。

    “嗯,我有点好奇。还有啊,我的工作具体是什么你让我加入了以后没有布置过什么具体工作啊而且我的工资……”这些问题可不是一时兴起,夏雨何可是想过很多次了。

    “这个啊……具体工作差不多就是当我的小跟班了,跟着我做事情,然后我跟着徐大哥!”

    “停停停!”听到这里徐向天可不高兴了,“我可没叫你跟着我,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别每次都像苍蝇一样围着我,我又不是shi!”

    “哈哈,徐大哥都嫌弃你了!”夏雨何忍不住爆笑起来,吴勋瞪了夏雨何一眼,夏雨何马上捂住嘴巴憋笑。

    “反正你的工作就跟小跟班一样,跟着我,然后破天下的所有不解之谜!至于工作时间,没有确定,每天都来侦探社冒个泡,有案件的时候随传随到!至于工资嘛……再说吧!”好嘛,遇上工资问题就闭口不谈,哼!夏雨何撇撇嘴没有再说话。

    “滴滴滴——”徐向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接通了电话,吴勋和夏雨何注意到徐向天的表情变得很严肃。

    “发生什么事了”看见徐向天挂了电话夏雨何忍不住问。

    “我怕有什么意外,所以把猪肉也拿去化验了,结果,猪肉上有陈军的dna!”

    “猪肉上有陈军的dna什么意思!”吴勋不明白了,是怎么杀人才会把dna弄到猪肉上,“难道是陈兵用冰冻的猪肉敲了陈军的头吗”

    突然,夏雨何的脑海里浮现了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肉一点一点地落下……

    “我想我知道陈军的身体在哪了。”

    陈兵被抓住了,但是陈军的尸体找不到了。

    一个男人,他喜欢赌博,但是在所有的钱都输光了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可是身无分文的他没有任何人愿意帮助。赌场的人最后终于找到了他,搜刮了他的家后那群饿狼决定将他的房子吞下。他拼死抵抗,因为那是他最后的希望。最后,饿狼们妥协了,作为交易,他要为那群饿狼寻找猎物。

    他答应了。

    他开启了他的小店,同时注意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终于在一个阴天,一个瘦弱不堪的高中生坐在了他的店门口。

    “进来吃饭吗”高中生摇摇头。

    “为什么”高中生没有说话。

    原来,那个高中生的母亲得了重病,他将所有的钱都付了医药费。

    如果把他拉去赌场,那些人应该不会打我房子的主意吧男人想。

    于是在第二天,男人将高中生带去了赌场。赌场的钓鱼计划近乎完美,高中生开心地带着三万块准备去给母亲交医药费。可是这时候男人却如同中了魔似得。

    只要拿了他的钱就能保住我的店!

    只要拿了他的钱就能保住我的店!

    只要拿了他的钱就能保住我的店!

    只要拿了他的钱就能保住我的店!

    ……

    男人用砖头打向了高中生的头,将他拖回店里,将三万块钱收为己有。

    但是等他清醒过来他开始害怕了,有一具尸体正躺在他的店里!

    他将高中生的头砍了下来,将他的血放干,放进冷藏库,将头装进麻袋里,扔进了村头的臭水沟,然后将高中生的肉一点一点的剥离出来剁碎,做成了第二天的饺子馅,把骨头炖成了汤底……可是他依旧不能瞒天过海,警察们最后找到了他,他已经包好的准备做最后一笼的腿肉饺子成为了证据。

    “可是那个头是谁放到稻草人上的”一个小刑警问。

    徐向天,吴勋和夏雨何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望着张三家中不停傻笑的儿子。

    也许哪天,我嘴里吃的饺子,也正是用人肉包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