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罪 第十章——真人稻草人(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冷!

    感觉头上传来丝丝的疼痛,夏雨何慢慢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模模糊糊地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头上和手腕上传来的疼痛,以及寒冷。

    “唔……”闷哼了一声夏雨何将眼睛睁大,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好像,是一个冷藏库。手被绑在了背后,脚也被捆绑了起来。周围有很多冰冻的肉还有饺子皮之类的,地方很小,只有8平方米左右。好冷!如果不快点出去的话就会和这里的肉一样被冰冻起来的!

    夏雨何着急地想四周望去,嘴巴上贴了胶布,想喘息都困难。

    记得电视里面都是找个尖锐的东西然后划开绳子的!

    夏雨何想四周看看,这里除了冰,什么都没有!

    冰!

    不知道可不可以但是得试一试!

    夏雨何一点一点将身子挪到旁边的肉架上然后转了个身,将身子背对的冰冻的肉,用手慢慢靠近然后将肉推到角落一点一点地磨着手腕上的绳子……

    一块冰被磨平了,再换一块,终于在换了第五块冰的时候绳子被磨断了。夏雨何顾不上被绳子捆得淤青的手的疼痛飞快地将嘴上嗯胶布和脚上的绳子解开然后站了起来。不知道被冻了多久的夏雨何站都站不稳,她一步一步挪到冷藏库的门前想要把门打开,可是门是从外面锁上的,在里面做什么都没用。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夏雨何蜷缩在角落里,她的生命也一点一点地流逝……

    天色慢慢变暗,傍晚的太阳散发的光不足以让这个城市都感觉明亮。几个老人正在路边的树下打着太极拳,树叶被暮色笼罩如同灰色。路边的灯已经打开了,灯下两个人正皱着眉头交谈。

    徐向天:“臭小子,这次这个案件你觉得陈兵有没有嫌疑”

    吴勋:“嗯,不能说没有嫌疑。虽然我们没问,但是风云的老板娘说过,陈兵最近还了赌债,所以有可能是为了钱杀人。”

    徐向天:“我也是这么想。但是有一点我没有想通。”

    吴勋:“是什么”

    徐向天:“假设陈兵是为了钱杀了陈军,拿走了陈军从风云的钓鱼计划得到的钱,他肯定会尽快处理掉尸体……”

    吴勋:“说的没错,你想说什么”

    徐向天:“我只是奇怪,如果是陈兵杀的人,为什么要把头插在稻草人身上,而陈军的身体又去了哪里”

    ……

    “徐大哥,我们今晚在哪里休息要找个旅馆吗”吴勋问。

    “这种偏僻的地方怎么会有旅馆,肯定要找人收留了。”徐向天说。

    “那夏雨何这丫头去哪里住了”吴勋问。

    “不清楚,我打电话问问。”上回夏雨何给了自己电话号码,应该有存吧

    “找到了!”徐向天找到夏雨何的号码后就拨打了出去。

    “您拨打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女声突然让徐向天感到紧张。

    “怎么样有接吗”吴勋问。

    “没有,”徐向天把手机塞回口袋,“没有人接电话。”说完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有点担心夏雨何,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会不会出事了”吴勋脱口而出,“我要回去看看!”说完吴勋就调头跑去,徐向天喊了一声等等我也跟着跑了过去。

    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回兵家小店,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怎么会还有夏雨何的身影。

    “你再打一下电话看看”吴勋说。

    “嗯。”徐向天再次拨打了电话,这回依旧是一个机械的女声在回答,但同时,夏雨何的手机铃声在兵家小店里响了起来。徐向天和吴勋立即觉察到了不对劲于是去推店门,可是们被锁了起来。吴勋和徐向天一起在门口撞,撞了不知多少下的时候门被撞开了,陈兵正坐在离门不远的位置包着明天要用的饺子。

    “欢迎!”陈兵笑着说。

    “夏雨何呢!”吴勋抓着陈兵的领子大喊。

    “谁是夏雨何”陈兵笑了,“是今天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女的吗”

    “少废话!她在哪!”吴勋忍住一拳打在陈兵都是肉的大脸上的冲动继续低低地怒吼。

    “不知道。”陈兵依旧笑的憨态可掬。

    另一边徐向天在各个房间寻找,却找不到夏雨何。徐向天跑向厨房,里面的大锅里今天剩下的汤底正在散发着浓浓地气味。厨房里收拾得很干净,但是有一个帘子挂在冰箱旁边,徐向天走过去拉开帘子,竟然有一个门。门被锁了起来,徐向天用力地踹了几下,那个不坚固的木门就打开了,是一个后院!

    “吴勋!快点过来!”徐向天在厨房里叫着吴勋,吴勋一把将陈兵甩在地上然后顺着声音跑过去,看见厨房里有个隐蔽的后门吴勋的直觉就告诉他,夏雨何一定在这!

    “快!找夏雨何!”徐向天和吴勋分头寻找夏雨何,可是总共就三个房间,里面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是!”在第二个房间的桌子旁边有一个正方形的地方竟然异常地干净,仔细一看竟是一块正方形的约80平方米的石板,吴勋用手从旁边搬开石板,却发现石板不是特别重,往里一看,虽然乌漆墨黑的,也能隐约看到里面有一个石梯,吴勋顺着石梯走下去,用手机开启了手电筒……

    这是什么冷藏库吗为什么在这里

    吴勋看到面前有一个门,门上只有一个铁的插销,便打开了插销,慢慢地将门推开,却看到夏雨何蜷缩在墙角。

    “夏雨何!”吴勋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跑过去,他将外套套在夏雨何身上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夏雨何全身冰凉让吴勋打了个机灵。他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刚到地面上徐向天就过来了,徐向天看到吴勋怀里的夏雨何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他毫不犹豫地脱掉外套披在了夏雨何的身上。

    当徐向天想起要抓住陈兵的时候,陈兵正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继续包着饺子……

    “哈哈哈哈……”两个小女孩在草地上跑着,地上的野花也一点一点散落在草地上,两个女孩的笑声传遍田野。可是,突然出现的大手将两个人分开,她们开始惊讶,开始恐惧,开始反抗……

    夏雨何猛得睁开眼睛,发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但是从那股浓浓得消毒水的味道可以断定是医院。

    “呃”夏雨何一手扶着后脑勺,里面传来丝丝的疼痛,脑袋里依稀想起自己在冷藏库里被冻成冰人以及后来吴勋带她离开。

    “吱呀”房间蓝白的门轻轻地打开,吴勋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他先是将门轻轻地关上然后转过头。

    “啊!”吴勋看到夏雨何的脸时忍不住叫了一下,看表情是吓了一大跳。

    “干嘛见鬼啦!”夏雨何白了吴勋一眼。

    “你醒来了”吴勋边说边将手里的水果篮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随手将旁边的椅子抽过来坐下然后掏出手机。“我给徐组长打个电话吧,他挺担心的!”听到这话夏雨何心里暖暖的,想不到徐向天这个快奔四的大叔居然会关心自己。

    “陈兵怎么样了”夏雨何突然想起自己被陈兵抓住后失去意识,一下子打了个冷颤。

    “被抓住了。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是杀了陈军的凶手,所以只是以拘禁以及伤害你的罪名先抓起来了。”吴勋有些无奈地说。

    “没有证据找不到陈军的尸体吗”夏雨何问。

    “嗯。我们什么地方都找过了,都没有。”吴勋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拨出了徐向天的电话。

    “大哥,夏雨何她醒了。”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吴勋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吴勋从果篮中取出一个苹果,“你要不要吃苹果我帮你削皮。”

    “还是算了吧,”夏雨何表情复杂地说,“我怕削了皮还是红色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