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黑啊……头……好痛……

    仿佛睡了一万年似得我挣扎着从梦魇中睁开眼睛。微微地睁开一条缝,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稍微有点发黄吊在天花板的电风扇。好刺鼻的味道,好像是消毒水医院吗我怎么在这

    “你醒了”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稍微将眼睛斜过去便看到了那个看起来40多岁女人,从她的服装可以断定她是医生。

    “我怎么了”没有第一句就开口问这是哪,我觉得我没有必要。

    “第二医院。你倒在医院的太平间门口,我正好路过办事就把你带过来了。你一个女孩子去太平间干嘛”那个女人关切地说。

    “什么太平间”我一脸茫然,“我怎么可能去太平间我如果抬起太平间吗”为什么我的记忆里什么都没有

    “你记不起来了吗”女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如果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确实也会有短暂地失忆。”

    “不是。”我打断了那个女人,“我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失忆了。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没有说什么,对着那些医生们道谢,准备离开医院。

    我收拾着我没有多少的行李准备离开。

    “诶!你等一等啊,夏雨何!”那个女人跑过来,我惊讶,夏雨何是我的名字吗

    “是在叫我吗”已经失忆的我不记得我的名字。

    “是的。”那个女人笑了一下,眼角的鱼尾纹微微地动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女人没有先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把一个身份证放在我手上。

    “晕倒时你手里握着身份证呢。”那个女人笑了一下,说:“雨何,你要是没地方去要不要去我家”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见我没有说话那个女人紧张了:“我不是坏人,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因为我没有孩子所以想让你一起回去……”

    我笑了一下,“好啊。”

    我是夏雨何,23岁。除了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

    “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吴勋看着面前这个脑满肠肥的大叔说,“我们起点侦探社生意是不怎么好,但是也是专业的好不好!”

    大叔满脸的不屑,“什么叫不怎么好你们侦探社什么时候有过生意了就你这样的侦探社收费还这么贵,活该没生意。”

    “没钱就直说!”吴勋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老子还不做你生意了!”

    “又搞砸了”林舒杰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25岁的大男孩。当初是他一腔热血地想要开侦探社,结果开了一年多一单生意也没有,哦,有一单,小区李奶奶的狗不见了让他帮忙找,结果还是小狗自己回了家。

    吴勋一脸不满地看着林舒杰,“什么叫做又啊!这只是意外!那个死胖子就是没钱,说那么多不还是没钱吗不是他不委托我,是老子不接他生意!”

    “那也是你价位提太高了啊。”林舒杰无奈地笑了一下,“再说你从3个月前就已经彻底没钱由我资助了吧”

    “哎呀,舒杰,咱俩啥关系啊~”吴勋拍了拍林舒杰的肩膀,“再说了,你这个黑社会头头没有点小钱怎么能行呢”吴勋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谁能相信这个温文尔雅的小帅哥是黑社会的老大呢

    “不要开玩笑了好吗,最近黑社会很难做的。”林舒杰甩开吴勋的手说。

    “切,小气。”吴勋瞥了一眼林舒杰,“我得去街上找找有没有适合来我这里工作的人了~”

    “就你那个侦探社,有人肯进来才怪!”撂下一句话林舒杰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着吧!”吴勋一个人自言自语,“我一定会找到的!”

    夏雨何坐在一个小别墅房子的院子里,手机紧紧地握着身份证,因为只有这个能证明她的身份。很多人想要抛弃自己的记忆,但是没想到夏雨何真的抛弃了自己的记忆。虽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愿意的,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雨何,过来尝尝看我做的莲子羹。”夏雨何顺着声音望去同时在脸上挂上了笑脸。

    “谢谢阿姨。”被叫阿姨的女人欣慰地笑了,这个女人叫王琴,在夏雨何失忆地时候收留了她。

    “多吃点,你身体才好不久,得好好补补。”王琴关切地说。

    “嗯。”夏雨何喝了两口莲子羹,笑道,“好喝!”喝了几口莲子羹,夏雨何感觉心里被满满的甜蜜填满,虽然没有了之前的记忆,但是现在也挺好的不是吗这样想着,夏雨何就微微地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碗,夏雨何的视线被院子角落里的野花,生机勃勃的,意外地开的很漂亮呢!

    咦那里怎么有个小孩

    在那几朵野花旁边,一个绑着两个小麻花辫的女孩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花里那朵特别红的花,好像发现了雨何的目光,慢慢向夏雨何转过头——她咧开嘴笑了一下,笑的却及其诡异,嘴巴如同黑洞般看不到底,似乎可以将人吞进去……

    夏雨何打了个哆嗦连忙把头扭开。

    “阿姨,那个小女孩是谁啊”夏雨何对着王琴指了指那个小女孩。

    “女孩哪有女孩你是说花吗”王琴看着雨何手指的方向,几朵野花开的很是漂亮。

    “不是,就是那个女孩啊……”雨何疑惑地看过去,那个小女孩没有离开,还是坐在那里。奇怪了阿姨怎么看不到呢那个女孩依旧看着这边,嘴巴依旧是咧的大大的。

    “阿姨你看!”雨何有点急了,“那个女孩子在笑啊!就在那里啊!”雨何的手始终指着女孩的方向,王琴揉揉眼睛然后无奈地说:“雨何,我只看到花。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夏雨何也跟着王琴揉了揉眼睛,在看向那里的时候那个女孩却不再笑了。她在哭,两行泪水流下来,不,那个不能说是泪水——鲜红的血液混合着青绿色的浓稠液体!!她的辫子从头上脱落,血混合着黄色带着绿色的脑浆涌出头皮再滑落在脸上,夏雨何再也忍不住了!

    “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