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密爱原配最新章节!

    如果说沈墨骁的话深深刺痛了梅思雪的神经,那么此刻,梅思雪就同样用冷血尖酸的言语反驳了回去,一手指着旁边的商弈笑,勾着嘴角满脸的讥讽之色。

    “怎么当初那个戏子死了,你就找了个长的相似的替身,可是她上高中的时候就和姓谭的在一起了,沈墨骁你到底有多么眼瞎,才会一次又一次的看上这样自甘堕落的贱人!”

    当初商弈笑身处娱乐圈,在梅思雪看来那就是三教九流的戏子,不单单上不了台面,更会丢了自己的脸,难道日后让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嘲笑自己,她梅思雪的儿媳妇竟然是个人尽可夫的戏子?

    “我的眼瞎或者遗传母亲你,否则你怎么会和父亲离婚跟了邓鹤翔。”当初的忍让换来的只是痛苦,如今沈墨骁对梅思雪这个母亲再没有半点温情和尊敬。

    不提沈天刈的话,梅思雪即使再暴怒、口无遮拦,至少她还有理智,但是听到沈天刈的名字,想到他竟然和林蔓那个护士长在一起之后,梅思雪立刻气的失去了理智。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沈墨骁的脸上,梅思雪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我生了你当初还不如生一条狗!”

    梅思雪结婚这么多年了,她一直看不上沈天刈,认为自己是为了梅家不得不牺牲下嫁到了沈家,所以不管沈天刈对她多么包容多么忍让,梅思雪都认为是应该的,她的态度高高在上,凌驾于任何沈家人之上。

    可是当沈天刈竟然选择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梅思雪气的五脏六腑都痛了,但是心高气傲的她不认为自己错了,她也不可能低头选择道歉。

    所以梅思雪只能固执的一条道走到黑,死心塌地和邓鹤翔在一起,努力直起腰杆,不让任何人嘲笑自己。

    “我没事。”看着眉头直皱的商弈笑,挨了一巴掌的沈墨骁不在意的一笑,原本冷硬的表情瞬间柔软下来。

    黄子佩冷眼看着表情前后变化的沈墨骁,不由愤恨的攥紧成了拳头,他宁可要一个替身,对一个替身温柔关怀,却不看自己一眼,对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无动于衷!

    当初黄子佩认为“商弈笑”已经死了,所以即使再有一个同名同姓的替身也不足为惧,可是如今,看着沈墨骁的态度,黄子佩知道自己放心的太早了,想到此,黄子佩眼底有着阴狠之色一闪而过。

    梅思雪这一巴掌打的很重,沈墨骁的脸片刻就肿了起来,商弈笑冷笑一声,“梅小姐好大的脾气,从小你没有教导过沈总一天,你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来对沈总裁指手画脚?除了伤害在乎你的人,你对沈家有任何付出吗?”

    被沈墨骁针锋相对已经让梅思雪愤怒不已,如今被商弈笑这样嘲讽,梅思雪更是气的怒火中烧,“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

    “母亲,在我眼里,笑笑比你更重要!”沈墨骁冷冷的回了一句。

    当初自己如果能这样想,无视了母亲的门第之见,不想着让母亲点头同意,或许自己和笑笑就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梅思雪面色一白,她即使打了沈墨骁,训斥了沈墨骁,可是在她的认知里这是自己的儿子,不管自己什么态度,他都要忍着受着。

    可是此刻,看着沈墨骁对商弈笑的维护,梅思雪在愤怒的同时更加感觉到了一股恐慌和不安,所以她不敢再对沈墨骁怒声斥责,只能将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商弈笑。

    即使在梅思雪的眼里,如今的商弈笑只是一个替身,可是一想到是她亲手将人推下阳台摔死的,梅思雪心里头依旧有些的惧怕和忐忑,如今只感觉是商弈笑阴魂不散,死了都不让自己安生,弄了个替身来迷惑沈墨骁,同时来膈应自己。

    “当初商弈笑没有死,她也不敢对我这种态度,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替身而已,我儿子聊以安慰的工具罢了,你竟然敢和我顶嘴,谁给你的胆子!”大声怒斥着,梅思雪将所有的情绪一股脑的都撒到了商弈笑身上,遮掩自己内心的惶恐不安。

    看着面容狰狞的梅思雪,商弈笑突然感觉没意思,当初自己的确诸多忍让,那是因为她是沈墨骁的母亲,值得自己尊重和退让,可是如今……

    “我们回去吃饭吧。”商弈笑说了一句,不管是梅思雪,还是黄子佩,商弈笑都不想和她们有什么交集,可她们一个是沈墨骁的母亲,一个怀着沈墨骁的孩子,商弈笑避而远之,懒得浪费口舌。

    看着转身走回餐桌的商弈笑和沈墨骁,梅思雪气红了眼眶,目光死死的盯着两人的背影,丈夫另寻新欢,儿子漠视自己,梅家这边父母兄长没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这边,梅思雪真切的体验到了众叛亲离的苦涩滋味。

    “妈,你不要生气了,要不我们换一家餐厅吃饭。”黄子佩拉了拉梅思雪的胳膊,柔声的安抚着。

    “不,我们为什么要换餐厅,就在这里吃!”梅思雪冷声拒绝,凭什么让自己退让,就算要走,也该是沈墨骁避开自己!

    对沈天刈父子很失望,但是梅黄子佩这个儿媳妇,梅思雪一直很喜欢,更重要的是她肚子里可是沈家的孩子。

    从不去勾心斗角算计的梅思雪这一次却想的长远多了,有了这个孩子,日后不管是沈家还是梅家都不会置之不理的,通过孩子,梅思雪认为自己至少可以回到梅家。

    她不是不想回沈家,但是沈天刈已经和林曼在一起了,年前两人甚至都拿了结婚证,虽然很低调,连婚宴也只有两桌。

    参加婚宴的除了沈家旁系的重要亲属之外,梅家这边梅建业也出席了,林蔓那边则是尤佳和田振江参加了,所以梅思雪即使再后悔,她也不可能和沈天刈复合了,梅家就成了她唯一的希望。

    黄子佩眼中有着算计之色一闪而过,随后和梅思雪在不远处的桌子边坐了下来。

    田采莲并没有进梅园,而是坐在一墙之隔的另一家餐厅包厢里,沈墨骁和梅思雪的冲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的,所以田采莲很容易从梅园服务员口中打听到了事情的经过。

    “你们四个既然是岳琳的人,我相信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你们都很清楚。”田采莲语调冰冷的开口,目光落在面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四个男人身上,没想到岳琳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有本事,面前这四个人绝对不简单,估计是岳家暗地里培养出来的精锐。

    这种人,在古代就是死士,在现代好一点,但是对家族也是无比的忠诚,都是自小培养出来的,说是被洗脑了也不为过,田家也有,以前田父派了四个暗中保护田采莲。

    只不过田采莲不喜欢有人盯着,尤其这四人还是听命于田父,她最后自己找了几个身手顶尖的保镖,不单单脸面长得好,身手也不错,给足了钱,田采莲空虚寂寞了,也能拉一个保镖上床,所以田父最后将自己的人撤走了。

    “田小姐尽管吩咐。”四人里,看着最矮小的一个男人沉声开口,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配合田采莲行动,不折不扣的完成任务。

    半个小时之后。

    卫生间里,梅思雪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面容,她已经不年轻了,毕竟黄子佩肚子里的孩子都要出生了,梅思雪已经是奶奶辈了。

    不过以前在梅家过的无忧无虑,偶尔闹点悲春惜秋的清高情绪,但是生活的的确舒心,所以保养很好的梅思雪看着半点不显老,说是三十多岁也绝对有人相信。

    但是现在镜子里的面容却显得沧桑了许多,眼角已经有细密的鱼尾纹,神色里带着几分怨气,不说面目可憎,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已经从中年步入到老年的人了。

    再想到刚刚碰到的沈墨骁,心情更加压抑的梅思雪板着脸大步向着卫生间外快步走了去,不曾想和旁边出来的男人一下子撞到了一起。

    “你他妈的怎么回事啊?”身材魁梧的男人暴躁的怒喝了一声,可是当看到梅思雪的保养白嫩的肌肤后,男人表情从暴躁转为了淫邪,一手按住梅思雪的肩膀,“没想到是个半老徐娘。”

    “呦,老三,这么快就找到419的目标了?”又一个男人从洗手间走出来,轻佻的吹了个口哨,目光赤裸裸的打量着梅思雪,笑的更加猥琐下流,“你怎么就喜欢这种老女人呢,白嫩的小姑娘不是更可口吗?”

    梅思雪气的脸都铁青了,一把甩开肩膀上的咸猪手,恶心的连刚刚吃的午餐都要吐出来了,她当初连沈天刈都看不上,认为嫁给了他是一辈子洗不去的污点。

    如今被两个恶习男人这样调侃着,梅思雪声音气的发抖,怒斥着两人,“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温温柔柔的,没想到脾气挺烈,这样的女人在床上肯定更带劲。”魁梧男人言语更加的下流,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似乎真的要对梅思雪用强。

    “别胡闹,这里是梅园,能来这里吃饭的女人估计身份都不简单。”另一个男人似乎有些畏惧了,一把拉住魁梧男人。

    梅思雪高傲的昂着下巴,她就算离开了梅家和沈家,那也不是什么人能折辱的,至于面前这侮辱了自己的男人,梅思雪冷着脸,一会自己就打电话给鹤翔,让他派人过来收拾了这两个恶习至极的男人。

    “怕什么,我们手里头犯的事还少吗?之前在W省,那个死女人得罪了我,还不是被老子狠狠收拾了一顿,听说她家里有钱有势,可是老子现在还不是在帝京潇洒。”魁梧男人嗤笑着,似乎很不屑同伴此刻的畏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梅思雪原本只想着教训这两个侮辱了自己的恶心男人,可是听到他们的话之后,梅思雪眸光闪烁了几下。

    她虽然不久前才打了沈墨骁一巴掌,可是离开梅家的梅思雪,已然不是目下无尘的清高性格,她迫切的想要重新得到梅家的认可,得到沈墨骁这个儿子的尊敬,这样一来,她又会变成以前那样尊贵优雅的女人,而不是为了一套首饰为了一点钱就要精打细算。

    再想到刚刚冲突的时候,商弈笑竟然敢和自己顶嘴,还不就是凭借着沈墨骁对她的在意,新仇旧恨涌了上来,梅思雪语调阴森的开口:“这里是帝京,你们以为冒犯了我,你们还能逃出去吗?一个小时之内,说不定你们就已经进了派出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