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蓝颜,哪里跑 第80节 要勾引男人的心,就要先勾引男人的眼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出轨蓝颜,哪里跑最新章节!

    江小浪坐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肩。睍莼璩晓笑了笑,道:“傻孩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太爷爷年纪老了,总是难免生病的。娃儿不是学了医术么?何不让霜姨教你烹饪,然后,用药材和食物放在一起,做些美味可口的食物,给太爷爷吃,有时候,食疗法,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浩宇侧着头,道:“舅舅,太爷爷这样对你,你为什么不恨他?”

    江小浪淡淡的道:“没什么好恨的。爱恨情仇不过是红尘一梦。人世百年,无论荣辱,不管贫富,最终化作枯骨,埋于黄土。与其斤斤计较,郁闷一生,不如放开心怀,潇洒活一生。”

    东方浩宇眸中映着江小浪一副淡然的容颜。他的心中,对江小浪充满了欣佩之情。

    “舅舅。”

    江小浪嘴角微扬,挂着淡淡的笑容,拍拍他的双肩,道:“记住,凡事少计较,只有心胸开阔,才能包容万物。舅舅为娃起名浩宇,就是希望娃儿能有开阔的心胸,能像浩瀚宇宙一样,包容万物,太爷爷虽然伤害舅舅,但换一个角度看,太爷爷是在守护整个东方家族的利益。他是对的。”

    浩宇道:“舅舅会伤害东方家族的人么?”

    江小浪道:“会。”

    浩宇道:“娃儿不懂。”

    江小浪笑了笑,道:“你不需要懂。只需知道,人非圣贤,谁能无过。”

    浩宇叹口气,道:“娃儿的心胸,远不及舅舅。二叔公的孙儿骂了舅舅,娃儿恼他们到现在。看到他们就心烦。”

    江小浪道:“若非舅舅做错在先,又怎会被囚?又怎会有把柄落人口实,让人唾骂?若是因为他人骂了舅舅,娃儿便要记在心上,那今后,娃儿到了江湖,只怕更要不好过了。不论江湖或寻常民间,唾骂舅舅的,不知道还有多少。你可怎么过呢?”

    浩宇望着江小浪。咬着牙,道:他们若是当着舅舅的面骂舅舅,舅舅也能如此坦然么?

    江小浪望向浩宇,昏暗的油灯下,他的眼神显得无比萧条,不知为何,浩宇总觉得,江小浪的心中,似乎藏着很多很多的心事。

    许久,江小浪淡淡一笑,道:“嘴吧长在人身上,他们高兴骂就骂吧。若是不存在的罪名,别人骂骂,也不会变成真的罪名。若是真的存在的骂名,别人骂骂,也是应该的。为何要因为区区骂名,就让自己过得痛苦不堪?那岂非自己在折磨自己?

    浩宇笑了,道:“娃儿有些明白了。娃儿这就去找晓寒,他前几天才被娃儿整得窝在家中生闷气,好几天了,一直躲着娃儿,不肯见娃儿的面呢。”

    江小浪笑了笑,道:“你怎么整他的?”

    娃儿道:“前几天他带娃儿去天香院,我扮成女人的模样,把那小色鬼迷得晕头转向的。骗他吃下少量的软筋散,再收买了窑子里的妈妈,把他扣下做了苦力。直到二叔公找去,才将他救了回来。”

    江小浪宠溺的用手指戳了戳浩宇的额头,道:“你啊。只怕他心里要骂你是小魔头了。”

    浩宇皱皱鼻子,道:“他呀,以前还好,总会想着法子跟娃儿对着干。可自从那天被娃儿整过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呆愣愣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除了他,就是他家的那个爷爷,也就是二叔公,竟然在背后骂我妖孽。我又不是妖怪生的孩子,怎么会是妖孽?”

    江小浪怔怔的看着浩宇姣好的容颜和那温润如玉的神韵,叹息一声,道:“娃儿怎么会是妖孽?莫管他人怎么说,只要做好自己就行。”

    浩宇含笑道:“娃儿明白。”

    江小浪笑了笑,他年少的时候,心中对是非善恶分得清清楚楚,自从跟了东方宏后,魔性取代了善良,是非善恶的观念,在他心中,也渐渐模糊,此刻,对浩宇的作为,他也不加以评论。

    浩宇刚离开密道,就看到了东方晓燕。东方晓燕扎着两条小辫子,靠在一株白杨树上,手上拿着两串糖葫芦,站在密道外等他,看到浩宇走出密道,眨眨眼,晃了晃手中的糖葫芦。

    浩宇拿过一串糖葫芦,张口就咬。

    晓燕笑米米的道:“哪去啊?”

    浩宇懒洋洋的道:“去找你的宝贝哥哥。看看他的骨头有没有被天香院的姑娘们啃掉。”

    晓燕瞪着他,道:“以后不许去那种地方!”

    浩宇脸上扬起一抹奇特的笑容,慢慢靠近晓燕,晓燕只觉头皮发麻,往后一直退,直到退到无路可退,靠在墙边,看着浩宇慢慢靠近的脸,咽了咽口水,道:“你想干嘛?我警告你啊,我可不是天香楼的姑娘。”

    浩宇咧嘴一笑,道:“天香楼的姑娘我还看不上哩,你整天盯着我,要不,当我的妾吧,我已经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妾了,你是我第二个妾,我可以让你先进门哦,要不要?”

    “不要脸!谁要当你的妾?”东方晓燕撇撇嘴,哼了一声。哼完小脸红了红,心里却甜甜的,像吃了蜜糖似的。美目顾盼,总悄悄瞄向浩宇姣好的容颜,浩宇虽然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身形已长得高挑,婉若少年郎,一双灵韵动人的眸子,像会说话似的,望着她时,总叫她呯然心动。

    浩宇的手已摸向晓燕的脸。

    晓燕尖叫一声,粉拳砸向浩宇的脸蛋。浩宇的脸立刻肿了一半。晓燕飞也似的跑了。

    不远处,一双含恨带妒的眼睛,盯着浩宇,一张扭曲的脸,咬着牙,切着齿。似是恨不得把浩宇一咬碎,咽进腹中,才能解恨。

    浩宇回过头看着他,他脸上的恨意立刻便掩饰无踪,变成一张温和的笑脸。可是,他望着浩宇时,那眼神却分明是很复杂的,复杂得让人读不懂他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晓燕也觉得,自从把哥哥从天香院赎回来之后,哥哥整天怪里怪气的。时常一个人发呆,无论走着,坐着,还是站着,总是能呆得出神,呆得别人的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也没有感觉。

    她还记得,前天,哥哥走路的时候神游太虚,掉进了池子里,这种事情,从前是不会发生的。

    浩宇眨眨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附在他耳边轻声道:“刚才我想亲晓燕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你在吃醋。”

    说完,咯咯笑着走开了。晓寒恨得牙痒痒,可是看到他的笑容,他又感觉心里有一个地方麻麻的,痒痒的,比恨意更让人难受。

    浩宇可管不了晓寒的想法,如果说东方府中,有他讨厌的人,那就是东方紫阳。至于为什么讨厌他,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

    一种看到他,就很不舒服的感觉。大概是很不小心的听到东方紫阳骂他和他舅舅是妖孽吧?

    “敢说我是妖孽!我就妖给你看!把你孙子迷得晕头转向,让他再也看不上别的姑娘,让你后悔得罪了小爷我!”

    浩宇的脸上,挂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浩宇转身离去,只余晓寒在风中独立,望着浩宇的背景,心底有个声音催促着他,让他追上浩宇,追上那恼人的小恶魔。

    贼丫头穿着一袭粉色轻丝衣裙,身上一件红肚兜,若隐若现间,可见清瘦双肩处那精致的锁骨。

    像只小粉蝶般,穿梭在东方府的花园内。

    看到浩宇,挥舞着衣袖,扑向浩宇,咯咯笑着,转着圈圈,道:“好看么?三叔帮我买的,三叔说要勾引男人的心,就要先勾引男人的眼球。”

    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某女可有节操?

    浩宇眯着眼,一边打量着某女,一边咬了一口手上的糖葫芦。

    贼丫头自从在天香院见到那些衣着裸露的莺莺燕燕们,只觉得自己实在太老土了,回到山寨,缠着三叔帮她出主意,于是,逛过青楼的老三替她买了这么一套衣服。

    她也只不过和浩宇一样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衣服一般的姑娘都不敢穿。

    一门心思只想让浩宇笑,听到浩宇的赞。

    只见浩宇裂嘴一笑,道:“不错。好看。脸上再抹点粉就像天香楼的姑娘了。”

    贼丫头笑弯了眉,嘻嘻笑着把浩宇手上的糖葫芦抢下来,咯咯笑道:“那以后我经常这样穿给你看好不好?”

    “不好。”

    东方晓寒黑着脸走过来,不等浩宇回答,便抢过话题,声音冷冷的,一件外套套在贼丫头身上,瞪着贼丫头,道:“你是个女孩子,不能像妓女一样穿得这样暴露!”

    贼丫头扁扁嘴,道:“你又不是我爹,也不是我二叔三叔,你凭什么管我?”

    东方晓寒哼了一声,道:“浩宇还是个孩子,你这样勾引他,会把他带坏!”

    这就带坏了?那是谁把浩宇带进天香院?天香院的姑娘们穿得不都这么清清凉凉的么?凭什么带浩宇去天香院看姑娘就是正常的,她穿这样,就会把浩宇带坏?

    贼丫头一脸黑线,白了晓寒一眼,只觉得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很碍眼,很想老天能劈下一道雷,把某人雷黑了化成木碳,再扔一边去。

    等等,身上的衣服是谁的?怎么一股子难闻的汗臭味?贼丫头打量着眼前两个人,浩宇的衣服穿得好好的,只有晓寒的外衣没了。难道这汗臭衣服是那面瘫的?

    贼丫头嫌恶的将衣服甩落,哼了一声,闷声道:“你不懂欣赏!三叔说过,看这身穿着没感觉的男人,都是没用的男人!遇上了千万不要喜欢,否则下半辈子就完蛋了!幸好我喜欢的人不是你。”

    贼丫头拍拍小心肝,一副怕怕的表情。

    都是怎样一家子?晓寒心里纳闷了,那啥三叔,有这样教孩子的么?虽说他晓寒哥没下限,可那叫三叔的谁,好像更没下限,谁能对一个孩子有感觉?除非是个禽兽是吧?

    就算他东方晓寒再色再没下限,也没有没下限到当禽兽的地步是吧?

    晓寒的眼睛瞄向浩宇。

    脑海中映出的,是一袭红衣,面如冠玉,薄唇淡描,黛眉轻扫的容颜。

    搂在怀中,那细嫩的腰肢盈盈堪握,好像轻轻一掐,那腰肢都能掐断。

    他在那想得出神,眼睛一直不离浩宇。

    身上一股麻麻酥酥的感觉,冲击着他的感观,恨不能再将那腰肢搂住,捕获那对薄唇,吻住那缕甘甜。

    心念思及,身上某处讯速冲血膨胀,恨不能将那撩拨了他心弦的某人按住,问候那神秘的部位。

    胀痛的感觉让他难受,脸色涨得通红,身上那股燥热,化作火气,吼道:“女人,你可还知道羞耻?”

    贼丫头虽然在山贼窝里长大,可被晓寒红着脸这么一吼,真吓了好大一跳,眼前这人怎么阴沉不定的?好像要吃人似的。貌似山寨里某位叔叔也说过,遇到危险,惹不起,咱躲?

    贼丫头眼珠子骨碌碌打着转,瞄了瞄浩宇,有些不甘心,还没和浩宇好好玩玩呢。在山塞里两个人玩得多开心啊,可为什么浩宇回了东方府,情况就不同了?不是被浩宇捉弄,就是被某只阴晴不定的家伙吼。

    浩宇咧嘴,嘻嘻一笑,道:“别理他,他大概吃错药,搭错神经了。你是我的妾,除了我,谁也吼不得。走,我带你玩儿去。

    说完,一只手搭在贼着头的肩上,另一只手牵着贼丫头的手,置于身前。

    花园的某一个角落,东方晓燕妒忌的盯着一对壁人般的身影,心里好像有蛇在钻着,难受得让她想把心里那条小蛇揪出来捏死。

    一只不知死活的蚊子飞到她身边,盯上她的手背。

    “吸我的血!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抢走我心爱的东西,就得付出代价!我掐断你的翅膀!拨掉你的蚊脚!看你怎么飞!看你怎么去勾搭公蚊子,生下小蚊子!”

    东方晓燕恨恨的用另一只手捉住这只倒霉的蚊子,嘴角挂着一抹残忍的笑,恨恨的掐掉蚊子身上那对晶莹透明的小翅膀,再把蚊子身上那细若绣花线的小脚儿一根根掐断,再把蚊子放到花叶上,看着没了翅膀没了脚的蚊子在花叶上挣扎。

    晓燕心里一阵暗爽,仿佛这只可怜的蚊子就是那粉蝶般的人儿!

    晓燕蹂躏了蚊子之后,感觉一口气顺了许多,像只骄傲的蝴蝶,刚想走向东方晓寒,便看到东方紫阳到了晓寒身后,赶紧立住脚步,躲在一株树后,继续察看动静。

    东方晓寒气得几乎想吐血,只觉得自己周身都在冒火,火焰在头顶冒着烟。恨不能把那两个粘在一起的影子掰开。

    正气恼间,只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他身后散发,晓寒猛的转身,便看到一脸阴森的东方紫阳。

    晓寒吓了一大跳,颤声道:“爷爷,您什么时候来的。孙儿怎么不知道?”

    东方紫阳冷冷一笑,道:“我若是不来,怎么知道我的一双孙儿这么没用?连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鬼都搞不定!你看那贼丫头,才没多久,就成了小鬼的朋友了。”

    晓寒垂下了头,颤声道:“爷爷,这小鬼滑溜。”

    东方紫阳哼了一声,道:“滑溜?依我看,是你们被那妖孽迷了心智,早不记得爷爷交给你们的任务了!”

    晓寒脸色微变,苦着脸,道:“爷爷,孙儿不敢忘。可是,孙儿真不想当他的护卫。”

    东方紫阳哼了一声,冷笑道:“为什么不想当他的护卫?是不是害怕自己会越来越喜欢他?你给我记住了,虽然你是我的孙儿,可也不能任着你的性子胡来!就算你真的喜欢他,也给我把这种感觉压下去!”

    “爷爷,孙儿不是喜欢他,是气他,恼他。气他和孙儿一样同是东方家族的儿孙,可他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东方紫阳哼哼冷笑,道:“有什么好气的?他和他舅舅,就是一个样,十足的妖孽,等着看吧早晚他还得变得跟他舅舅一样,成为男宠!”

    晓寒打个寒颤,道:“他舅舅也和他一样好看吗?”

    东方紫阳回想着当年见到江小浪时的感受,叹道:“浩宇很美,但总算还是个人,可他的舅舅,却没办法让人将他跟人联系在一起!”

    晓寒吃惊的道:“不能跟人联系在一起?那是什么?”

    东方紫阳嘴角扯起一抹怪异的笑容,道:“神!仙!魔!妖!可就是没法子把他想成一个人!用风华绝代形容他,也嫌这四个字太平凡了。用飘然若仙这四个字形容他,也嫌这四个字太俗了。我没见过比他更美的人!只要他轻轻一笑,世间万物也会失色。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见了他,魂都会丢了。”

    这实在是一种很诡异的情况,一个男人,就算再美,也不可能让人丢了魂吧,就算他真的很美,在密室囚了那么久,这会也该是个老男人了,一个老男人,就算再美,也不会美到能迷走人的魂魄吧?

    见识了浩宇的美,经受过浩宇化身的女子的you惑,他自信世间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将他的魂勾走。只因,他的魂好像已经给某人不经意间给勾走了。否则,怎么会老是像个没有魂魄的人一般魂游太虚。

    可爷爷口中那囚于密室的魔,却似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绝色。

    接受了自己也喜好男色的认知之后,晓寒开始好奇囚在密室中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模样。能让他的爷爷这样描述。

    当他的头咚的一声撞上了大树之后,他吃痛的踢了大树一脚,他的耳边听到一声浅笑,抬起头,便看到树上一个似笑非笑看着他的人儿。

    东方晓寒咬牙,就是他,那邪魅的笑容!害他朝思幕想,看不到的时候万般想念,灵魂好像给什么吞噬了一般。可是,见到了,又忍不住恨得牙痒痒。尤其是某人的手中,还搂着一个小美人,说是小美人,其实只是一个穿着粉色轻纱披肩的小孩子。

    东方晓寒咬着牙,发出一声低吼:“东方浩宇!你不要整天像个发情的种马一般好不好?你一天没有抱女人,一天不舒服么?”

    浩宇眨着无辜的美眸,抱着美人从树上轻飘飘的飘落。回到地上。一只手搭上东方晓寒的肩,一只手勾起东方晓寒的下吧,很邪恶的靠近东方晓寒,好像要吻的模样,却只是将唇置于离晓寒不足一寸的地方,唇角跷起,漾着一抹邪魅的笑容。

    东方晓寒的身子好像变得轻飘飘的,心脏好像要跳出口腔的感觉,身子僵硬着,期待着那薄唇更进一步,身上的汗毛因紧张而竖立起来,恨不能将那近在咫尺的唇含在口中,再也不要放开了。

    正当他要付诸行动时,浩宇已邪恶的将唇移开,靠近他的耳边,轻声道:“别忘了,你是我的仆,我是你的主人,帮我把贼丫头送回她的贼窝去。我去太爷爷那转悠转悠。”

    水灵秀瞪着他们,咬着小嘴,心中暗想:“这是什么样暧昧的姿势?也不怕看的人长针眼了?”

    东方晓寒咬牙骂道:“小色鬼!小马屁精!老是去拍老太爷的马屁。我怎么就这么命苦!要当你的奴才!”

    浩宇嘻嘻一笑,道:“你不愿意当奴才就不当嘛。”反正我不需要奴才。

    说罢,便挥了挥手,衣袂飘飘,乘风而去。

    东方晓寒忍了好久,总算把脱口而出的两个字忍了回去。

    水大姑娘可就不想忍了,咬牙切齿的道:“妖精!”

    晓寒怔怔的看着水大姑娘,暗想:“怎么她想的跟我想的是一样的?”

    水大姑娘嘴角扬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一字一句的道:“你等着,总有一天,本姑娘会把你这只妖精收了!”

    晓寒机灵灵打个寒颤。晓寒带着水大姑娘路过那神秘的秘室入口时,悄悄停了下来。他的眼角望向入口,他知道里面有门卫守着,也知道里面囚着一个神秘的人,他很想进去看看那神秘的,让人害怕,又让人喜爱的人。

    他又想到浩宇,想到浩宇扮成女人,坐在他身边,劝他喝花酒时的媚态,那如墨玉般诱人的眼睛,那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如同粉蝶扑翅般的动人,精致的脸上,不施脂粉,头发挽个简单的发型,虽然没有珠宝妆饰,却已令天香楼的莺莺燕燕们失了颜色。

    如今的浩宇,虽然是男儿装扮,可那一袭红衣的魅人身影,早已烙印在他的心间,东方晓寒心咬牙在心里发誓:“小妖怪!总有一天,我要你后悔招惹了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