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蓝颜,哪里跑 第67节 不醉不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出轨蓝颜,哪里跑最新章节!

    琴音萧萧,寒冬尽,树上压枝的雪,正消融,偶然有水珠儿从叶尖儿滴落。睍莼璩晓天地间,依然还是一片冰凉。

    东方静踩着院中青石,听着琴音,走出清枫院的大门,他的心中也有无尽伤感。

    马车内钻出一个绝色的容颜,一袭白衣如雪,含笑看着东方静。

    东方静坐上马车,车夫扬鞭,驱赶着马车,马车辗着地上的碎冰屑儿,缓缓离去。

    “阿静。真的就不杀他了?”

    “我己经尽力替你寻找报仇的机会。你也看到了,好几回都是差一点就将他杀了。”

    小七暗然,含泪道:“我家三十多口人命,就这样算了么?”

    东方静道:“要报仇,我也不能赔上我爹的命啊!他再怎样不好,也是我的爹!”

    小七咬牙,道:“你爹的命是命,我爹我娘,我哥哥嫂嫂们的命,就不是命么?”

    东方静疲惫的靠在车窗边,道:“小七乖!阿静己经尽力了。就算不杀他,以后他也不得自由了。这也算是报了仇啊。”

    小七道:“不!我一定要他偿命!要他偿还严家三十多口人命!”

    东方静沉默许久。

    小七粉拳紧握,眼中是冰霜般的怨恨。

    东方静叹口气,仇恨的滋味,他太熟悉。带着仇恨的生活,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是折磨。

    东方静怜悯的看着小七,叹息一声,道:“七七,想听故事么?”

    小七迷茫的望向东方静。

    童年无忧的记忆中,有慈母坐在床前,用慈爱的声音,讲着动听的故事,哄她入眠。

    曾经的无忧,曾经的温馨与慈爱,如今离她好遥远……

    东方静道:“你知道蜗牛吗?”

    小七点头,道:“知道,蜗牛背着一个壳,缓慢的爬行。”

    东方静含笑道:“古老相传,从前的蜗牛和毛毛虫一样,没有壳的。可是,为什么我们所见到的蜗牛会有壳呢?”

    小七迷惑了,道:“不知道。”

    东方静道:“没有壳的蜗牛,只是一个软绵绵的虫儿,爬行比现在快了不知有多少倍。”

    小七捂嘴轻笑,道:“那肯定了,背上一个壳,多了一个负担,爬得肯定要慢得多了。”

    东方静笑道:“不错。多了一个壳,肯定爬行起来慢得多了。”

    小七捂嘴轻笑,道:“蜗牛为什么会有个壳?你还没说呢。”

    东方静道:“因为,蜗牛和所有的虫儿一样,有天敌。那就是小鸟。当小鸟肚子饿的时候,就会去找虫儿吃。虫儿们想尽办法躲避鸟儿的捕捉。”

    小七道:“小鸟吃虫儿是天性。虫儿又哪能躲得了鸟儿的捕捉?”

    东方静道:“蜗牛的祖先很聪明啊。它发现,下雨的时候,躲进屋子里,雨就不能把自己淋湿。于是,就想,鸟儿来袭时,要是能躲进屋子里,那就不怕鸟儿了。可是,出门在外,总会遇到鸟儿啊。”

    小七点头,道:“是啊。不管是人还动物,都不可能一直躲在自己的家里的。”

    东方静道:“于是,蜗牛的祖开始冥思苦想,要想出一个长远的办法。”

    小七皱眉,道:“这办法,肯定不容易。”

    东方静呵呵笑道:“说容易不容易,说难也不难。很多时候,很多想不通的问题,总能因为偶然感触而得到解决。”

    小七道:“那蜗牛的祖先是怎样解决问题的?”

    东方静道:“这就要从蜗牛的祖先在海边散步时,看到乌龟说起。他走到海边,看到背上背着壳行走的乌龟,蜗牛的祖先脑中灵光乍现,拍手笑道:原来,把屋子背在背上,无论到哪都带着,遇到危险的时候,就能躲进屋子里,那样即能避雨,也能躲避危险。”

    小七捂着嘴笑道:“这个办法,可真够笨的,背着屋子到处行走,岂不是太费力气了。”

    东方静呵呵笑道:“可不是嘛,可是,当时蜗牛们一致觉得这个办法实在太妙了!于是,每只蜗牛都钻进了壳子里,千年万年不肯将壳子脱下。久而久之,蜗牛壳与它的身子沾在了一起,再也脱不下来了。”

    小七叹道:“这代价也太大了。”

    东方静点头,道:“嗯,这代价真的好大!七七,你我背着仇恨的壳子,岂非与蜗牛一样?”

    小七猛然醒悟,东方静讲这个故事,是在告诉她,仇恨就像蜗牛的壳,是一种负担。

    冷笑一声道:“可是,很多人明知道这个代价很大,还是心甘情愿的背着这个壳子!”

    小七握紧了拳头。

    东方静叹口气,不再多说。

    疲惫的眸子望向车窗外,窗外,道旁的树丫上,仍有碎雪银花。

    务家的村夫农妇们,已经开始准备新的劳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期盼着勤劳的耕作能让他们摆脱贫困,能让家中老少吃上一碗饱饭。

    家的负担,正是他们的蜗壳。

    世间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责任和负担。每一个人,都背负着一个隐形的蜗壳。

    江小浪也有一个壳,一个令他伤痕累累的壳。

    诺大一个清枫苑,显得异常的冷清。清枫院内的杂役奴仆已被遣退,

    朱珠的葬身之处,已经找到。江小浪替她立了一个坟,幕碑写上龙子俊之妻,坟前空酒坛子扔了一个又一个。

    清枫院的藏酒,全给他搬了出来。

    他的身体情况根本就不能喝酒,每喝下一口酒,肠肚里都是火辣辣的疼。

    那些大大小不的伤,早将他的身子骨伤透了。

    而赐给他这种命运的人,正是他的生身父亲——段秋毫!

    ** **

    北国春初,依然冰冷,可到了南方,却是春暖花开,蝶舞花从,处处草长莺飞。

    白衣少年单骑缓行。

    如玉容颜散发着一股与世无争的懒散气息,骑着马儿,行走于纤陌林间,悠然如仙,独成一道风景。

    阴冥山下,白衣少年驻足下马,神情孤寂,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用力一拍马屁股,马儿吃痛,撒蹄逛奔。马蹄过处,踩碎了不少野花,惊飞了不少花从飞舞的蝶儿。

    有一只蝶儿来不及飞离,被马蹄踩中,蝶儿碎成烂泥。少年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又造了一桩杀孽。”

    阴冥山,红云别苑。

    红叶树上,新生的红叶,嫩叶鲜红如血。

    用手轻轻一掐,便能掐出红红的叶汁儿。红叶虽美,却始终美不过那石桌上绣花的人儿。

    精致的容颜上,柳眉微弯,眼如丹凤,鼻尖俏立,薄唇微微上扬,不笑时,也含着三分笑意。

    纤巧的洁白的手上,拿着一个红肚兜而,绣着花儿。

    “子韵。”一声轻轻呼唤,声音中,似是有些哽咽。

    夕阳斜照,一道人影投到子韵的绣着的红肚兜上。

    龙子韵听着那声呼唤,心猛的一颤,手微微轻抖,针扎入了指尖。

    指尖沁出一粒红色的血珠儿。

    血珠如玛瑙般鲜红欲滴。

    疼痛的感觉还没来得及传递到她的痛神经,她的手,便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指捏住。

    龙子韵顺着那修长的手指往上看,看到一个身着白衣,容颜憔悴的少年,明明人正年少,却偏偏给人一种饱经苍桑的感觉。

    “哥哥!”

    子韵张了张唇。却只是个唇形,哥哥二字,怎么也唤不出来。

    声音好像卡在了咽喉。

    江小浪眼中含雾,半蹲在她面前,将她那被针扎了的手指含在口中,吸去血珠。

    再抬眸望向龙子韵。两张一模一样的容颜,血与脉的相连,枫林劫难造就了天南地北的生离死别。

    再相缝,却又是面临离别。

    不远处,段邑轩在红叶林中舞剑练功,忽然看到一抹白衣人影半蹲在子韵身边,吮/吸着子韵的指尖,心头微恼,只以为是哪来的轻薄汉子,竟敢轻薄他的子韵,气恼之余,也不多作细想,提剑便袭向江小浪。

    子韵惊呼一声,颤声道:“不要!”

    子韵表情初动,江小浪身形已动,只见他双腿一滑,身形一偏,手轻轻一托,人已滑到段邑轩身边,将段邑轩的手托住,段邑轩虽然刺出那一剑,却怕伤着子韵,也没敢出全力,这会握剑的手被托住,剑再也刺不出去,不由吃了一惊,望向那张与子韵一模一样的容颜,惊呼道:“是你!”

    江小浪含笑眨眼,道:“你就这样招呼你的舅子?”

    段邑轩脸色微红。

    江小浪呵呵笑道:“实在该罚!”

    段邑轩腼腆一笑,道:“我……我还以为是谁家少年如此不知礼仪呢。”

    江小浪爽朗一笑,道:“不管,你若是不拿酒款待,我可不依。”

    段邑轩呵呵笑道:“有酒,有酒,包你喝个痛快就是了!教主……”

    江小浪脸色一沉,道:“别担他!也别告诉他我来了,我不想见他!”

    段邑轩暗然,道:“这么多年了,你……”

    江小浪神情落寞,萧然叹道:“有些事情,纵然过个千年万年,也是不能改变的。你要是想与我痛痛快快的把酒言欢,可不要再提那人!”

    段邑轩叹息一声,道:“好,我去温酒,弄几个小菜。”

    说完,便起身离去。

    龙子韵看着江小浪,眼眶含泪,见段邑轩离去,才颤声道:“哥哥!你终于来看我了。这些年,我一直想去看你。可是,他们不让我下山。”

    江小浪含笑道:“哥哥在外面过得很好,不需要你牵挂。他们不让你出去是对的。外面的世界,即肮脏,又龌龊。”

    子韵叹口气。

    江小浪将她额前的发丝捊到额后,柔声道:“走。陪哥哥去看娘。”

    子韵点头。陪着江小浪走到顾琴儿的墓地,顾琴儿的墓旁边,有一座龙震庭的衣冠冢。墓地一直被打理得干干净净,不长杂草。

    江小浪跪在墓前,用手抚摸着墓碑,眼眶蓄满泪水。

    龙子韵陪他跪着,悲泣道:“娘,哥哥来看您了。”

    江小浪跪在那,一言不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子韵与他,即是同胎所生,心中自然有所感应。他虽然没说话,但她仍然感觉到一种沉闷的痛楚。

    子韵望着江小浪,道:“哥哥。”

    江小浪轻轻嗯了一声,道:“子韵,哥哥已不是自由之身,不能常回来看你,你可怪我?”

    子韵含泪道:“子韵知道,东方前辈救了哥哥性命,哥哥理当报答,子韵怎会怨怪哥哥?”

    江小浪拭去她脸上的泪水,道:“别哭。要开开心心的,我的小外甥才会快乐。”

    子韵脸色微红,轻轻抚了抚还未隆起的腹部。

    江小浪道:“主人对我有活命之恩。我不能离开他太久。以后抽着空闲,我一定会回来看你。如果妹夫敢欺负你,就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杀了他。”

    子韵叹口气,道:“看你,开口就说杀。从前你可不是这样。”

    江小浪苦笑,道:“这不就是在江湖中学的么?所以说,妹妹千万不要出去。在外面要学坏了。”

    子韵吐吐舌头,道:“子韵不出去就是了。光听就觉得怕了。外头都是打打杀杀的事儿,子韵不喜欢。可是,哥哥在外面,要当心啊。别给人害了。”

    段邑轩提着酒,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呵呵笑道:“就算别人有心要害子俊,也要有那能力呀。子俊的武功,在江湖中少有敌手。加上东方宏,世间根本没有人能抵挡他二人联手一击!”

    子韵叹口气,道:“老杀人也不好嘛。”

    江小浪道:“晓得。妹妹放心好了,以后哥哥再也不会胡乱杀人了。”

    子韵点了点头。

    江小浪目光闪动,道:“子韵,哥哥想与邑轩喝个痛快,你回屋弹琴给我们听可好?”

    子韵垂眸思索片刻,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回了里屋。

    把屋外一片空地留给了两个男人。

    江小浪望着段邑轩,道:“谢谢你。”

    段邑轩道:“谢我什么?”

    江小浪道:“谢谢你没有将我这些年的遭遇告诉子韵。”

    段邑轩道:“不需要谢。她是我的妻子,保护她是我的责任,我绝不会让她为任何事操心!”

    江小浪含笑点头。

    段邑轩道:“这些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没有来过阴冥教,这次为什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会发生?”

    江小浪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事会发生。我只是想我娘和妹妹了。”

    段邑轩道:“娘的墓,我一直照顾得很好,子韵我也不曾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江小浪看着子韵放在石桌上还没绣完的婴儿肚兜,叹道:“可惜我不能看到孩子出世。”

    段邑轩道:“难道孩子出生你不来?”

    江小浪点头,道:“也许,以后我不会再来了。若子韵问起,你只管告诉她,我过得很好,无灾无病。”

    段邑轩道:“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江小浪淡淡一笑,道:“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只是,每次踏上阴冥山,心里头都有种很难受的感觉。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能不来,就尽量不来了。我想求你一件事。”

    段邑轩道:“什么事?”

    江小浪道:“今后,无论听说我的任何事情,无论是好的,或是坏的,都不要让她知道。更不要让她离开阴冥山。”

    段邑轩道:“好。你为什么不回头?就算你不想见教主。你可以住到这别苑里。”

    江小浪道:“我早己没了回头路。”

    段邑轩皱眉,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江小浪鼻子嗅了嗅,道:“喝酒,喝酒,闲话家长什么的,还是改天再说。今天我们不醉不休!”

    段邑轩笑了笑,道:“只怕你醉了,我还没醉呢。”

    离别最是断人肝肠,何况是生离死别,江小浪自己也不知道,东方府中,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只是,他心里却知道,进了东方府,就再也别想出来了。听着屋内子韵的琴音,他心中离愁万千。脸上却笑脸相陪,半分也不让人看到他心中愁苦。酒入愁肠愁更愁,可他心中愁苦,又有谁能知晓?

    月上中天,琴音依然悠悠。

    江小浪眉头微皱,叹道:“夜已深,子韵该休息了。”

    段邑轩嗯了一声,道:“我进屋里叫她休息。”

    江小浪点头,道:“嗯。去吧。”

    段邑轩从屋内出来,江小浪己不知去向。

    ** **

    京城,效外。

    蓝天,白云朵朵,飘于天边。

    微风轻轻抚过,东方莫茹漫步在柳堤,走到一个石头上坐下,呆呆的出神。

    凌霜走到她身边,道:“小姐,为什么每天你都会到这来。”

    东方莫茹淡淡一笑,道:“我只是不想呆在家里。那个家好大,可是,好冷清。”

    凌霜叹了口气,冷的不是那大得像宫殿的家,而是人心啊!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东方莫茹呆呆的坐着,心思却不知飞到了哪里。

    她的手中,握着白玉箫,玉箫置于嘴边,吹凑着江小浪常弹的琴曲。

    曲音如旧,可人却已变。

    太阳西移,天边的白云,己慢慢染上浅红。

    凌霜看了看天色,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东方莫茹道:“霜儿,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自从他又重现江湖,东方家又不太平了。就连爹爹,也被囚进了密室。”

    凌霜叹口气,道:“听说他死了,小姐伤心难过,知道他活着,小姐又担忧害怕。”

    东方莫茹道:“他死了我难过,毕竟这世间,只有他能与我琴瑟相和,从他的琴音可知,他心性高洁,不是那种肮脏龌龊之人,他活着,我担忧害怕,因为,我不希望他与我爹爹在一起。”

    凌霜叹息一声,道:“小姐心中,对他还是爱么?”

    东方莫茹摇头,道:“我不知道。”

    凌霜道:“可怜的小姐。”

    东方莫茹叹息一声,道:“可怜的爹爹。如今己不得自由。却不知道他是否知道,他若是知道,是不是会来救爹爹。”

    凌霜道:“小姐不要太忧伤了,小心腹中的胎儿。”

    东方莫茹道:“我想见他。”

    凌霜脸色惨白,道:“小姐见他,又能如何,小姐与他,既然无缘,何必再凭添痛苦?”

    东方莫茹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我爹爹真的被囚一辈子。他既然对我爹忠心,那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我要找到他,将爹爹被囚的事告诉他。”

    凌霜暗然,道:“要救老爷,唯一的办法,就是拿他去换。小姐真的忍心让他再死一回吗?”

    东方莫茹道:“姑且不论爹爹是对是错,总归是爹爹。自小到大,爹爹都是最疼我,最宠着我的,如今,爹爹年事已高,却反而受了牢狱之灾,你叫我当女儿的,情何以堪?”

    凌霜叹口气。喃喃道:“你为了主人,宁愿委屈他,他岂非也很无辜?”

    东方莫茹惨然一笑,道:“如果换作你是我,我爹是你爹,你会怎么办?”

    凌霜想了想,道:“我毕竟不是你。我爹也不是主人。我只知道他是爱小姐的。”

    东方莫茹心中悲凄,喃喃道:“他真的爱我么?”

    凌霜嗯了一声,道:“从前每一天,我都有留意他的一举一动。我看着他在走过松风院,望向松风院的神情。我看过他,在小姐身后看着小姐时,那种痛彻心扉的表情。但,都是我悄悄留意的。在人前,他总是装着漠不关心的样子,可小姐永远想不到,他心里有多在乎小姐。他看着你的时候,那神情,叫人心碎。”

    东方莫茹叹口气,道:“只怕整个东方府,就你最关心他,最在乎他了。”

    凌霜道:“其实,他比任何一个人都可怜。为了东方家,他牺牲了他的一切。自由,生命和尊严。他本该是人间的精灵。本该是集世间荣宠于一身的天之骄子。”

    微风轻抚,树影微摇。湖水中,波光潋潋,一道白影,停立在不远处,望着东方莫茹,听着东方莫茹和凌霜的谈话,一个人喃喃自语:“不论你怎么看待我,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不怨你。一切,只是命运弄人。”

    东方莫茹猛然回过头,望向那白影,颤声道:“是你!”

    江小浪走向她,道:“是我。我原想悄悄看看你就走。”

    东方莫茹道:“那为何又不走了?”

    江小浪道:“因为,你说想见我。”

    东方莫茹道:“我想见你,你就让我见?”

    江小浪点头。

    东方莫茹道:“你不该来的。你知道,我想见你,只是想要你去送死。”

    江小浪淡淡一笑,道:“我来,顺便跟你道个别。”

    东方莫茹道:“道别?你要去哪?”

    江小浪摇头,道:“也许,我哪也不去。也许,我要去遥远的天国。我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会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