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蓝颜,哪里跑 第111节 晓寒与浩宇间的小插曲:你娶我,要不我娶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出轨蓝颜,哪里跑最新章节!

    命运弄人,就是英雄,也备感无奈,就算是东方宏或段秋毫这样的绝代枭雄,在命运面前,也无从抵抗。悫鹉琻晓

    世间有什么比有缘无份的情更令人撕心裂肺?

    世间,又有什么比血亲之间隔着冰山更催人泪落?段秋毫与江小浪之间,又何止隔着冰山?父子之间,明明近在咫尺,可却如隔天涯,父子之间,明明触手可摸,可是,却偏偏如同天地之远。

    他曾做过多种偿试,可父子之间总隔着无形的墙,怎么也无法跨越。

    儿子的心,就好像是冰雕的,怎么捂也捂不热,怎么也无法将之融化。

    段秋毫一生吒咤风云,唯独对这唯一的儿子倍感无力。

    看着专心翻阅书籍的江小浪,他的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江小浪虽然不肯认父,但总算肯从墓室中出来,进了书房。虽然,他们依旧说不上几句话,但总算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的身影,这对他而言,已是莫大的安慰。

    当他看到江小浪眉心紧紧皱在一起时,段秋毫的心仿佛也揪在了一起,暗想:“他好像是在寻找什么资料。若是我能帮得上他的忙,也许,他能与我多说几句话。”

    段秋毫把水端到桌上,柔声道:“子俊,你看了整天的书了,该喝点水,吃些点心了。你要是想找什么资料,可以跟我说说,也许,我能帮上些忙。”

    江小浪抬头,看着段秋毫,想了想,道:“我在寻找蛊毒相关的资料,有一种蛊,能在千里之外掌握人的行踪,这是什么蛊?”

    段秋毫皱眉,道:“我曾听你二娘提起过,有一种蛊,相当于传说中的他心通,这种蛊,是用人的心血提炼而成,又名亲缘蛊,这种蛊的提练之法,是鬼界历代相传的一门秘术,除了历代鬼王之外,几乎已无人会用。”

    江小浪叹口气,道:“二夫人也不会吗?”

    段秋毫道:“是的。亲缘蛊一向传儿不传女。除非鬼王愿意传授。”

    江小浪皱眉。

    段秋毫道:“据说这种蛊不易提练,所以,就算有人练成这种蛊,轻易也不会使用。除非是用在自己至关重要的人身上。”

    江小浪在心底叹口气。

    段秋毫道:“就算中了这种蛊也没关系,苗壃的蛊和中原的药草一样,有苦口良药,也有害人的毒药。蛊也有好和坏之分。亲缘蛊于人无害。根本就不需要去解除。”

    江小浪哦了一声,不再多说,只是用心翻阅书籍。

    段秋毫道:“子俊,吃点东西再查。”

    江小浪道:“我不饿。不劳段教主费心。”

    段秋毫叹气,声音明显有些哽咽,唇齿颤动,道:“你……”

    江小浪抬眸看了段秋毫一眼,垂下眼睑,片刻之后,拿起一块糕点,咬了几口。

    段秋毫暗然伤神,挥袖弹泪。亲情如此,叫他情何以堪?

    浩宇走进书房,看到正在擦泪的段秋毫,不由叹息一声,走过来,道:“外公,小甜找你呢。”

    段秋毫望向江小浪,良久,终于走出书房。

    浩宇走到江小浪身边,道:“舅舅,娃儿是来辞行的。”

    江小浪道:“要回京城了么?”

    浩宇道:“是。太爷爷身体不好,浩宇要回去照顾太爷爷。”

    江小浪道:“嗯。好。你去吧。”

    浩宇道:“舅舅。”

    江小浪道:“怎么了?”

    浩宇叹口气,欲言又止。

    江小浪看到浩宇的神情,知道他是想替段秋毫说话,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浩宇道:“舅舅,娃儿不小啦。再过两年,娃儿满十八岁了。”

    江小浪笑了笑,道:“是。娃儿不小啦,妻妾都快成群啦!又是贼丫头,又是晓燕。呵呵。”

    浩宇嘿嘿一笑,正想说什么,水灵秀已闯了进来,她的身上背着个大包袱。嘻嘻笑道:“大萝卜。快走啦。呆在这闷也闷死了。”

    水灵秀一蹦一跳的蹦过来,拿起桌上的糕点,张口就咬。浩宇瞪了水灵秀一眼,道:“这是外公给舅舅准备的点心,你怎么吃了?”

    水灵秀道:“点心这么多,就算多几个人吃,也吃不完啊。你们这的点心,跟我们山寨的,就是不同。我们山寨哪有这么多精美的点心啊。”

    江小浪笑了笑,道:“你要是喜欢,打包了,带路上慢慢吃。”

    水灵秀笑米米的道:“谢谢舅舅。还是舅舅最好,不像那个大萝卜,整天就知道欺负灵儿。”

    江小浪奇怪的道:“大萝卜?”

    水灵秀道:“花心大萝卜啊。见一个爱一个,不是大萝卜,是什么啊。”

    江小浪哈哈大笑,道:“大萝卜。呵呵。”

    浩宇道:“舅舅,我冤啊。我才不花心呢。娃儿只是跟她们开玩笑的嘛。又不是真的就轻薄了她们。娃儿跟舅舅学艺十多载,舅舅还不知道娃儿么?”

    江小浪含笑道:“还称呼自己是娃儿?在江湖上行走,可要叫人笑话了。”

    浩宇红着脸,笑道:“我这不是习惯了么?呵呵。舅舅。我去啦。”

    江小浪点头,道:“去吧。把霜儿带上。有霜儿在你身边,我放心多了。”

    浩宇道:“可是,霜姨要是给我带走了,谁来伺候舅舅。”

    江小浪笑米米的道:“舅舅又不是千金大小姐,哪里需要人来伺候?水姑娘,你帮我去找霜儿来。”

    水灵秀哦了一声,走出书房。

    江小浪望着浩宇,道:“你回了家要小心些,你二叔公狼子野心,将来,你爹若是将族长之位传你,你千万不要对他委以重任,就让他像现在这样,只打理家中杂事就行了。”

    浩宇点头,道:“娃儿明白的。爹跟我提起过,二叔公是太爷爷的义子,对爷爷多有不服,当年,还与爹一起计划谋害爷爷和舅舅。只是爷爷念及太爷爷的面子,所以一直不曾追究。娃儿听太爷爷说起过关于二叔公的事情,二叔公的父亲因为救太爷爷一命,反遭太爷爷的仇家杀害,当时,二叔公还只是襁褓中的婴儿。太爷爷才会将他带回家,并认作义子的。”

    江小浪嗯了一声,道:“所以,他虽然对不起主人,但我却没有取他性命。只要别让他掌权,就不怕他做出伤害东方家族的举动了。”

    浩宇笑了笑,道:“娃儿晓得。”

    江小浪道:“你太爷爷的病,是心病,只要舅舅离开,你多花些心思,逗他开心,兴许,他的病就能全愈了,能多活好些年也说不定呢。”

    浩宇道:“舅舅,为什么太爷爷不能容你?”

    江小浪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打听。我听到水姑娘的脚步声了。这丫头走路大咧咧的,大老远就听到她的脚步声了。”

    “舅舅,我把霜儿阿姨带来了。”

    人未到,声先到,水大姑娘的声音从屋外传来。随着她的脚步声,凌霜从屋外进来,凌霜的脸色不太好,双唇瓣儿紧紧的咬在一起,似是知道离别在即,心中对江小浪万般的不舍。可却知道,纵然再多的不舍,分离总是注定。

    江小浪望着她,道:“替我照顾浩宇。”

    霜儿望向江小浪,道:“霜儿这一去,今后,可还能再见大哥?”

    江小浪道:“相见不如不见。”

    凌霜咬牙,玄然欲泣。就是粗神经的水灵秀,也看出凌霜对江小浪的情意。暗想:“舅舅好无情。霜儿阿姨对他情深义重,他竟然也不感动。”

    江小浪看着凌霜,柔声道:“好妹妹,大哥未娶,膝下无子,浩宇就像大哥的儿子一般。今后大哥不能再照顾浩宇了,唯有把他托付给你,大哥才能安心啊。”

    凌霜含首,道:“是。霜儿定不负大哥所托。”

    江小浪笑了,笑容中,有些许宽慰,道:“走吧。我送你们下山。”

    段秋毫远远的看着他们,看着江小浪嘴角挂着的浅笑,心里头酸楚难耐,叹口气,思忖道:“这孩子始终不肯为我而笑。浩宇在的时候,碍于浩宇的面子,还肯与我说几句话,偶然还能一起吃上一两顿饭。可浩宇一离开阴冥山,只怕以后别说是吃饭,就是说说话,只怕也是难了。”

    他的心中愁肠百结,江小浪的心中,又何偿好过?送走浩宇,回到山中,却见下山的路口处,孤独如石雕般的段秋毫。

    江小浪神情暗然,面对他,心中有几分渴望亲近,可偏偏又有那拨不去的刺儿刺在心口。

    父子相见,只有默然以对。

    江小浪的眼神飘向他处,竟似不愿意在段秋毫的身上多做停留。

    段秋毫苍老的容颜,刻着岁月的痕迹。

    眼中,有一股难言的痛楚。

    父子两人迎着山风,驻立许久。

    谁也不知道是谁先发出一声叹息。就是那呼啸的寒风,也不禁染上几抹凄凉。

    不知是夕阳先临?还是浪子先离。段秋毫一头白发,凌乱于风中,衣裾飘飘,映着满山的霞色,却更显苍茫。

    阴冥山上,湖岸边,江小浪坐于石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段秋毫一如即往的,在远远的看着他。

    他与儿子之间,真的只有三年时光?

    南方是秋天,越往北上,天气越是寒凉。

    人们都穿上了厚衣。

    浩宇一行人,衣服却单薄。

    黄昏日落,晚风习习,寒意更袭人。水灵秀打了个喷嚏,鼻涕冒了出来。

    尴尬的别开脸,将鼻涕甩去。

    晓寒微微皱眉,钻进一家服装店内,习了一件貂皮披风,出得店来,浩宇他们己走了老远。

    不由苦笑,一路追赶,赶上了浩宇,将披风披在浩宇身上。

    浩宇看了看晓寒,又看看不胜寒意的水灵秀,将披风解下,披在了水灵秀身上。

    水大姑娘身子是暖了,可却意外的接收到来自晓寒的森森冷眸。

    不由尴尬的咬了咬唇。

    浩宇的手,揽在她的肩上,轻笑一声,道:“别管他。他就那鸟样。再往前点,应该有个客栈,咱们到客栈投宿。煮点姜汤暖暖身子。”

    水灵秀感动的看着浩宇,热泪盈眶,道:“浩宇,你对我太好了。”

    浩宇呵呵笑道:“你是我的妾,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晓寒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心里恨恨的,牙痒痒的,真想把某个嘴欠的家伙狠狠的咬上一口,磨磨牙。

    进得客栈,也不管浩宇,晓寒直接就去订了客房。

    “掌柜的,来两间上房,男一间,女一间。”

    浩宇叫道:“四间。”

    晓寒哼了一声,道:“只能两间上房!钱不多了。还有那么长的路程要赶。”

    浩宇闷声道:“我还有钱……”

    晓寒瞪了浩宇一眼,道:“你这败家的孩子!不知道要节约吗?这里多花一点,那里多花一点,还没到家,钱就花光了,到时看你怎么回家!”

    节约?

    浩宇纳闷的想着,东方家族真的到了需要省住宿费的时候了么?

    掌柜的虽然很想一口气租出四间客房,可看到晓寒眼中红果果的威胁,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硬着头皮道:“客官,小店今天只有两间空房了。”

    “好吧。两间就两间。”浩宇无奈的叹了口气。掌柜既然说客栈没了客房,自然只好将就着男一间,女一间了。

    客房内,只有一张床。

    晓寒心里那个爽啊,进了客房,关起了房门,泡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只穿了件白棉裤,便钻进了被窝。

    浩宇怔在屋子里,坐在桌子上,不知如何是好。浩宇的手臂裸露在外,浩宇眼眸扫过,不经意间看到那古铜色的肌肤,不由一阵脸红心跳。

    晓寒嘻嘻一笑,道:“你敢不敢像个爷们?”

    浩宇瞪着他,道:“什么意思?”

    晓寒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像个爷们就该大大方方的去泡个热水澡,然后大大方方的钻进被窝,捂热了身子,好好睡上一觉,明早才有精神赶路。”

    浩宇红着脸,咬了咬牙,拉过屏风,挡住热水桶,脱光了衣服,钻进了桶内。

    水声哗哗从屏风后传来,晓寒脑补着各种美人沐浴的画面。甚至想像着自己绕过屏风,进了水桶,与浩宇一同沐浴,将浩宇搂在怀中,在温热的水中,亲吻心上的人儿。在水波荡漾中向浩宇索取他的渴望。

    脑海中的激情画面刺激着他的感观,男人身上的二两是非肉,忠诚的反应了晓寒的渴望,迅速涨起。在棉被内,将那薄薄的棉裤撑起。

    晓寒瞪着那屏风,恨不得燃起一把火,将那屏风烧成灰。

    沸腾的血液涌上脑门,鼻孔一阵温热,竟然流出两道鲜红的鼻血。

    浩宇泡完了澡,披上宽松的棉布中衣,绕过屏风,见晓寒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屏风,鼻孔处流出鼻血,不由一阵担心,握住他的手腕,替他把脉,皱眉道:“晓寒哥,你哪里不舒服么?”

    泡过热水澡的手,一阵温热,温热的手感从手腕处传达全身,一阵难言的舒畅感,让晓寒发出一声低吟。

    看着浩宇一脸的关切,晓寒心念转动,故作愁态,眉心紧锁,捂着心口,道:“浩宇,我快要死了。”

    浩宇皱眉,道:“瞎说,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要死了?”

    晓寒扁扁嘴,道:“我也不知道啊,忽然间,心跳加速,流了鼻血。可能是要死的节凑了。”

    浩宇眉心紧皱,伸出温热的手掌,抚上晓寒的额头,额头处一阵滚烫。皱眉道:“你可能染了风寒,你等我,我去弄碗姜汤来。”

    说罢便要开门出去。

    晓寒低吼道:“浩宇。”

    浩宇回过头,疑惑的看着晓寒。

    晓寒盯着他,道:“该死!你就穿着这样去找小二?”

    浩宇打量自己,不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不妥,虽然穿着中衣,但那中衣很保守啊,连脖子的皮肤都不会被人看到。

    晓寒咬了咬牙,他可不敢承认虽然浩宇穿着中衣,对他而言,也是莫大的引诱。他小心眼的不想别的人看到只着中衣的浩宇。

    眼珠转了转,只好把话题扯开,道:“外面冷。”

    浩宇哈哈一笑,道:“我们习武之人,哪有那么娇气?一点风寒也受不了?”

    说罢,不再理会晓寒,开了门,走了出去。

    晓寒恨恨的咬牙发誓,谁要是敢盯着只着中衣的浩宇看,他必定要找机会把那人的眼珠子给挖了!

    一个人窝在床上等浩宇的时间里,晓寒总觉得格外的难熬。

    好不容易盼到浩宇端来姜汤,晓寒竟然有一种嘘一口气的感觉,恨不能上前将浩宇搂在怀里,诉说他的思念。虽然分享不到一个时辰,可在晓寒的感觉中,却好像度过了好漫长的岁月。

    浩宇坐到床前,将姜汤端到晓寒面前,含笑道:“来,喝点姜汤,驱驱寒。”

    “你可知道我染的不是风寒,是相思。唯一能医治我的药,便是你啊。”

    晓寒痴痴的看着浩宇,却忘了张口喝那姜汤。

    浩宇皱眉,道:“快把汤喝了。”

    晓寒回过神来,含笑道:“不喝。我最讨厌的就是姜的味道!”

    浩宇抿嘴轻笑,道:“讨厌也得喝。听话。”

    晓寒道:“除非你喂我。”

    浩宇怔了怔,道:“大哥,你比我还要年长,怎么反倒像个孩子?麻利的,快把汤喝了。”

    晓寒嘿嘿一笑,道:“你不喂我,我不喝汤,病死就是你害的。”

    浩宇苦笑,只好用调羹喂晓寒喝下姜汤。

    晓寒偿了一口,把脸翻开,皱着眉,道:“好难喝。”

    浩宇有一种想要强灌晓寒喝姜汤的冲动。

    晓寒闷声道:“不信你自己偿偿,姜汤真的好难喝。”

    浩宇侧头想了想,用条羹舀起姜汤,喝进口中,道:“不难喝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姜味,特意叫伙计加了黑糖。味道甜甜的。你再喝几口,习惯了就不觉得难喝了。”

    晓寒看着浩宇又递过来的条羹,这一回却不再别扭,张口将条羹里的汤喝个干净。

    这条羹你喝过我也喝过,你和我算是相濡以沫了吧?晓寒的小心思活跃着,心里带着几分激动,几分兴奋,竟不再觉得姜的味道有多可怕。

    在浩宇半哄半诱之下,喝完了一碗姜汤。

    如果东方紫阳知道一向怕姜味的晓寒竟然能把一碗姜汤喝完,一定会大喊奇迹。

    汤喝完,晓寒满口的姜味虽然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可看到浩宇和衣躺在床上,晓寒觉得,就算是满口的毒药,他也甘之如怡。

    脸上扬起邪魅的笑意。

    床不大,两个男人躺床上,身子稍稍动上一动,便碰到彼此。

    晓寒更是故意贴近浩宇。浩宇僵着身子,动也不敢动。身子周围涌动着晓寒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包裹着他。

    浩宇悄悄侧了侧头,看着睡在里面的晓寒,晓寒的眼睛己经闭上,嘴角扬着一抹浅浅的笑。

    浩宇见晓寒己经睡着,嘘了口气,绷紧的神经总算有点松弛。

    许是连日赶路,实在是困了,浩宇的眼皮渐渐合上。

    眼睛刚刚闭起没多久,便感觉到晓寒的手扒了上来,环在他的腰际。

    浩宇心里一阵紧张,刚生起的睡意,立马消失。警惕的看向晓寒,却见晓寒双目紧闭,呼吸沉稳,浩宇不由苦笑,觉得自己是神经过敏了,人家不就是熟睡中番个身么?

    大概是十二岁那年,晓寒对他的粗爆行为,让他心生了阴影,晓寒一举手,一投足间,浩宇总觉得晓寒别有深意。

    小心翼翼的将晓寒的手拿掉,身子往床外挪了挪,尽量的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他往外挪,可晓寒却又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又靠了过来。

    浩宇无奈,只好再挪。挪着挪着,不知不觉的,挪到了床沿。身子一空,险些掉到了床底。

    晓寒伸手一捞,将他捞住,带到了床里面,这一来,变成了晓寒睡在外面,浩宇睡在里面,晓寒的手,仍然环在他的腰上。

    张着一双眼睛,盯着浩宇,带着几分邪魅的笑意,道:“娃儿就是娃儿,这么大人了睡个觉还能摔床下去?”

    浩宇脸色绯红竟一时间没注意晓寒捞在自己腰间的手正轻轻的蠕动。隔着薄薄的棉布中衣,探索着渴望的身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